范本网

成龙 花甲之战

img alt="" src="uploadsimages20 4 2284e8 4edde338529d.jpg" >

这一年,20 4,绝对是成龙五味杂陈的一年。原本坐享的荣誉被儿子的丑闻打破,瞬间让自己卷入舆论的风暴中心。

躲闪、辩解、突围……

成龙在媒体夹缝中艰难前行,人们已经习惯了他憨厚的大鼻头、眯起的小眼睛、温暖的笑容,正式场合下永远一身的唐装。这次人们看到了功夫巨星的疲惫,“大哥”不再威风八面,“失败的父亲”成为被奚落的新标签。60岁,对于普通人来说,已经颐养晚年。但成龙仍挥动着拳头,与看不见的对手搏斗。言论、人心、眼神、时间、隔阂、误解……明年,他带着筹备5年的巨制《天降雄狮》再入江湖,打斗不如昨日灵动,人越发沉稳。也许这才是一个真实的成龙。面对挑战,霸王从不卸甲。

中国式父亲

成龙的60大寿“气势如虹”。

盛大的北京演唱会百余明星来捧场,豪掷4000万在上海装置“成龙电影艺术馆”,来自52个国家 000位粉丝的吃住行全包,北上港三地五天生日会,筹得善款7000多万……这些数字足以证明成龙的影响力。

2月 4日,成龙再次当选为香港演艺人协会会长。60岁,享受多年声誉的成龙,几乎接近人生圆满。然而世事无常,房祖名涉毒案件的爆发,让“大哥”几乎坠到谷底。习惯了赞誉和荣耀的成龙,并没有做好成为负面头条主角的准备。

作为禁毒大使,却有一个8年“毒史”的儿子,这对于经营多年正面形象的成龙来说,不啻是一个绝大的讽刺。在十几年明星父子的光环之后,人们看到了隐藏的阴影—成龙父子的隔阂仿佛一条鸿沟,一边是年少轻狂的叛逆,一边是家教无方的无奈。

“我以前是不称职的父亲,希望以后做一个称职的父亲。”成龙面色凝重。“我教子无方,也要负起责任。”

忙碌于事业,与亲人聚少离多,父亲这份事业,成龙进行的不如电影那样成功。房祖名小时候的最大愿望是,“爸爸能来接我放学”。终于有一次,成龙找到机会临时从香港飞去美国,他兴奋地给司机打电话:“告诉祖名,我今天去接他放学!”可是他在学校门口看孩子们都走光了,也没见到儿子出来。成龙去的是儿子小学的门口,房祖名当时已经上中学了。

“父亲”对于成龙来说是一陌生的字眼。从小缺失的父爱,让他对于这个角色充满着陌生。 954年4月7日,当成龙的母亲陈莉莉由于分娩的阵痛入住医院的时候,他的父亲陈志平甚至没有足够的医疗费。这个体重达 2磅(约合 斤)的大胖小子,只能靠剖腹产手术才能顺利生下来。为此,父亲还向朋友借了钱才付清了医生的费用。

成龙的父亲是个小厨师,而母亲是一名保洁人员。无论放在哪个时代,都算不上是富裕的家庭。因此在成龙长到6岁的时候,他被父亲送入于占元师傅创办的“中国戏剧学校”学习京剧。在那时,这无疑是一种“遗弃”。清早五时起床练功,晚上 2时才能睡觉,每天如是,戏班也很穷,整个班子如同乞丐,要数人头去领救济品,在科班里打骂是常事,甚至生死都听凭师傅发落。成龙一学就是十年。这期间,他的父亲带着母亲去了遥远的澳大利亚做厨师。成龙的童年就是在这种和父母分离、在电影里做武师和临时演员的状态下度过的。

7岁的时候,成龙从学校毕业,随即就面临失业的窘境。在那个时代,京剧已经不再流行。从来没有人教会成龙如何读书和写字,惟一适合他做的工作似乎还只能是无需任何特殊技能的苦力和武师。直到之后几年,他远赴澳洲,才能和家人团聚。

在成龙长大的过程里,他没有领略过家庭的温暖,在他的世界里,只有弱肉强食的人类生存哲学——这落实到他的人生里,就是他总在说的人要“自强不息”,他把人生所有的力量都用在了工作和赚钱之上,他几十年都在搏命工作,他把那视为自己最光荣的性格,因为他是那么“拼”。

成龙的世界里,对儿子只有教训,没有陪伴,房祖名的回忆里“我父亲连背影也没有”。在房祖名成长大部分时光里,父亲都是不存在的,忙碌的成龙每年只有两周时间和房祖名的母亲呆在一起。勤奋地为家人提供最好的生存资料,但情感疏离仍然给这对父子带来了很多遗憾。

朴素人生

花甲之战,敌人还有心态。从富而奢到回归朴素,成龙打了个漂亮仗。

成龙正式踏上了他成功的演艺职业生涯,在经过一段短时间的调整之后,成龙以“功夫+幽默”的电影特色成功跻身超级巨星行列。成龙出道近四十年,作品超百部,其主演的电影全球总票房超过200亿元。身家丰厚毋庸置疑,有媒体最近盘算了成龙的身家,将近二十亿。向他求证,他笑言,一定没有马云多,但也不少。

刚功成名就时,成龙也曾经像暴发户那样炫耀过自己的财富:他买过美国洛杉矶比佛利山庄的豪宅;还拥有约30辆价值千万元的跑车;他也曾坦言,在吴绮莉身上犯下了“男人犯的错”。

但很快,成龙发觉这种原以为很奢侈的生活,却给他带来了空虚的感觉。从小学京剧和做武行的那段艰苦而穷困的生活经历,一直给成龙以深刻的影响。成龙的内心一直深感隐隐不安,于是他决心要找回曾经朴素的自己。他成功了。

上海跟随他多次活动的一位记者,至今还记得成龙在五星级酒店里如何节约用水用电的。即便是工作人员喝过几口的瓶装水,成龙离开时一定会要求大家喝完再走,他甚至有一次拿起一瓶不知是谁喝过一口的水一饮而尽,让旁人瞠目结舌。剩下小半瓶或者只有三分之一的瓶装水,他通常会拿去浇酒店的花草或植物。

成龙有自己一套洗衣哲学,他说自己每天收工回到房间,搓洗衣物的时间刚好可以让他好好用脑子想事情,非常重要。大明星自己洗衣服,的确不常见,所以每一次各地记者去外景地探访成龙时,他的浴室一定是热门观光景点,因为浴室里晾满了成龙的内裤。

成龙曾在接受采访时说:“我住比佛利山饭店的时候,只用过饭店的香皂一二次。我会用浴帽把用剩的香皂包起来带走,在旅途中继续使用”,“新生代都不爱惜香皂。我们年轻时根本没有香皂可用。”

慈善教我怎么做人

“我的职业是分分钟早上出去晚上就有可能回不来的,我这个给谁,那个给谁,哪栋楼给政府,都全部分好了。我拼命赚钱,但我死的那一天银行(账户)一定要为零,那我就很开心了。我是赚很多钱,但我买的东西,会全部送掉。”成龙说。

成龙是和阿诺德·施瓦辛格、史蒂芬·斯皮尔伯格等名人一起入选《福布斯》杂志“全球十大慈善名人”名单的华人明星之一。国际巨星汤姆·克鲁斯曾说:“我是成龙的超级影迷!”作为成龙的好朋友,他为这句话付出了2万美元,捐款给了成龙香港慈善基金。

4月一直是成龙的“生日月”,他把整个月的时间用来做慈善。他会要求来参加他的生日宴会的嘉宾们只送现金礼,在生日派对现场设下收款箱,客人只有放入现金后才能进入派对大厅,然后把这些收来的礼金原封不动地汇入成龙慈善基金,用来进行慈善活动。

六十岁大寿晚会当晚,成龙准备了六件竞卖品,姜文《一步之遥》剧组友情提供了一套葛优戏服和Louis Vuitton特别定款旅行箱、王中军和冯小刚分别献出了自己的画作、赵本山亲手书写了一套书法《心经》作为即兴竞卖。当晚共募得善款7000多万元,全部捐赠给中国电影基金会,用于支持中国电影的发展。

成龙说:“其实我目前所参加的所有演出,都有慈善的目的在。当年我也曾经想过,自己成为百万富翁之后,就买个游艇去加勒比海晒太阳。可是当你的名气越来越大,世界各地都有影迷把你当做偶像时,负担就会很大。其实是别人教会我怎么做慈善的,可以说是慈善在教我怎么做人。”

作为联合国儿童基金会的大使,成龙把拍摄之余的时间全给了需要帮助的人们。近几年来他参与了上百个慈善活动。他利用尽可能的时间去参加慈善活动。中国新疆、越南、柬埔寨、印尼……世界各地都能看到他那温暖的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