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天地网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收藏本站
  • 谢尔的散文诗

    董继平丽比·谢尔(Libby Scheier,1947-2000),加拿大女诗人,生于美国纽约,早年在萨拉·劳伦斯学院及纽约州立大学学习,1975年移居多伦多后,加入约克大學教师团队,担任文学创作系教授,同时还是著名报刊
    所属栏目:诗词歌赋作者名称:佚名
  • 报世界以颂,颂是我们必须的言辞

    潘志远想到泰戈尔诗句“世界以痛吻我,我要报之以歌”。倘若抱定此心态、此胸怀、此境界,“痛”便不再重要,剩下的都是“歌”,这才是高尚的文字,美的文字。歌即颂,或者两者孪生。在诗人看来,这无限世界的无限事物,被造物主創造出来
    所属栏目:诗词歌赋作者名称:佚名
  • 世界散文诗:在思想的隐喻里展开或释放(二)

    黄恩鹏一、经典文本创作的精神向度恩斯特·卡西尔( Enst Cassirer)在谈及审美情感在艺术创造的作用时说:“在这个世界,我们所有的感情、本质和特征上,都经历了某种质变的过程。情感本身解除了它们的物质重负。我们在艺
    所属栏目:诗词歌赋作者名称:佚名
  • 乡村叙事:可能与难度

    霍俊明我和辰水是同时代人,这不只是强调我们的“出生时间”,而是为了突出我们处于同一时代的生存语境和现实命运之中。辰水最初的诗歌写作就将精神视线投注到了乡村(安乐庄)事物和乡野普通人物的命运上,并且多年来他一直都保持着“乡
    所属栏目:诗词歌赋作者名称:佚名
  • 叙事:乡村

    辰水创作手记出走与坚守二十多年来,我曾在自己的诗里多次写过自己的村庄,细致到每一条路、每一个沟沟坎坎……可这个叫做安乐庄的村落,随着时间的流逝,它自身也在发生着变化。有时是细微的,比如老梁家把他家门前的一棵树砍倒了;有时
    所属栏目:诗词歌赋作者名称:佚名
  • 边界

    梦也拉哈曼拉哈曼!拉哈曼?他是谁?它是我无意识中喊出的一个人的名字,其实没有任何实际意义。当时我正在厨房里帮老婆剥葱。——天黑了,那是我往阳台上看时注意到的。拉哈曼!只是一晃而过的阴影。可我知道:在我生活着的这个世界上,
    所属栏目:诗词歌赋作者名称:佚名
  • 千禧年的花儿

    马雨萱你们的爱是圣洁的你们的爱是圣洁的。旁观者小心翼翼却又掩不住讶异的神情,如同一座蜿蜒山峦的横切面,一只被刀削去青色表皮的苹果。苹果里的蛀虫在颂唱,你们爱得如此祥和安静,宛如一只帆自愿被风吹熄,而连大海都不愿探测睡眠的
    所属栏目:诗词歌赋作者名称:佚名
  • 幽深之花

    洪放序章我们常常纠结于序章。万事万物的开始,在南方大地上其实都有定数。但更多的时候,我们在等待。河流会从冰封中化开,泥土会从冬眠中苏醒,蚯蚓会从墓碑的深处蠕动身体,古老的坟茔上会冒出丝丝的热气….然而,每一次在等待序章的
    所属栏目:诗词歌赋作者名称:佚名
  • 这样的风

    贾文华潜质的生活并非奢侈,覆在打瞌睡的旧家具。恬然的夕光,拭着老者的额。不愿介入,不想占据。表面的引诱,只对没有企图的蜜蜂。花朵的温唇,可以想象,但不该去嗅。抵御一种沉湎,需要一分淡泊。风来过,云又走;云在走,风不动。雨
    所属栏目:诗词歌赋作者名称:佚名
  • 在你与石头之间(外二章)

    沙冒智化思念的呼吸,憋在石头体内的那个部分将成为伤口。他用烟雾把疼痛吐出体外,把你的声音织成月亮挂在心间。夜闭上眼睛,也能分享你的梦。他不是怕看不到你!而是怕时间耽延你眨眼的那一刻。黄河上的波浪不能归咎于风,石头是痛苦这
    所属栏目:诗词歌赋作者名称:佚名
  • 王道

    陆晓旭有一条道,讓许多王,从黑走到黑。 ——题记狼王狼其实渴望融入一个群体,然后,做王。即使退一万步,也可以做自己的王。四肢有力。脚下的风,像欲望的车轮。滚滚红尘,弥漫着追逐的硝烟。一声长啸,引来更多狼,组成阵营。在王的
    所属栏目:诗词歌赋作者名称:佚名
  • 心理地标

    径山遇茶在大径山的大中,禅意变得更加宽广。晨钟暮鼓,长在高处,已经上千岁了。它的一部分很久前就东渡扶桑,响在异国的敬仰中。在大径山的大中,每一片竹叶上,都有新鲜的交谈;每一片被春雨惦记的茶上,都有相遇。茶园遇见人,遇见陆
    所属栏目:诗词歌赋作者名称:佚名
  • 时间插图

    崔国斌桑树下的晌午它总是出现在种种情形中,引述画面、段落:无需区分,是观看还是想象。这里,有一些情调。有一些浪漫。有一些久违。否认,不能制造出田野。惯例曾经柔美过,仿佛在赞同我。我拍落露珠,用日光解开多年的回顾。远景从不
    所属栏目:诗词歌赋作者名称:佚名
  • 湿衣服(外一章)

    陈润生河里洗澡的孩子,都有一对白屁股,纯洁无瑕。你不能说他下流。如果你说了,他爬到对岸扔一块石头过来,就会打湿你的衣服。在故事里的人,都有一吨爱情的糖,美好,甜蜜。你不能走进去,或者其它形式也不行。如果你走进去了,那些甜
    所属栏目:诗词歌赋作者名称:佚名
  • 一个被忽略的生辰

    滤心1春风早该习惯了。去年那只燕子衔来最后一根稻草,随了别人的姓。羽翼渐渐稀疏、零落。——咳吧!咳出血,就可以滋补人类的五脏六腑。——咳吧!苦难无边。《易经》里跳不出水和火。无法拔节的甘蔗,在他乡苦苦扎根,甘苦自知。一梦
    所属栏目:诗词歌赋作者名称:佚名
  • 冬日窗花(外一章)

    祝成明雪压乡村。屋后的河流睡着了。飞鸟匿迹,偶有几声犬吠,坚持着零度以下的抒情。一场大雪怀抱着辽阔和寂静,怀抱着大地、山脉、屋舍和风声。乡村在安逸的睡梦中,偷偷地长出一串串冰凌。此刻,有一扇窗戶醒着,灯光照亮了玻璃上贴着
    所属栏目:诗词歌赋作者名称:佚名
  • 世界散文诗:在思想的隐喻里展开或释放(—)

    编者按:诚如耿林莽先生所言:“恩鹏是活跃于当代散文诗界一位富有才华的实力派作家,同时又是一位具有深厚学养、勤于钻研,有着独立思考胆识的学者型诗评家。”近年来,黄恩鹏不仅个人散文诗创作硕果累累,同时他亦沉潜于散文诗理论研究
    所属栏目:诗词歌赋作者名称:佚名
  • 在域高原朝圣

    周启平朝圣布达拉宫雪域高原的王,你的威仪,让我肃然起敬。奇伟。纯净。圣洁。是我内心悬挂的图腾。矗立在灵魂的宫殿,经卷一样展现在面前。在你的面前,我词穷。只有敞开,接纳,让慈爱的光辉醍醐灌顶。圣殿庄严,我是那个需要点化的孩
    所属栏目:诗词歌赋作者名称:佚名
  • 哀歌及其他

    沉沙哀歌:如何行走在梅花清香之上而不跌倒大清早,我误入了奇梅王国和异石世界。梅花说:这是我的蜡梅王国。石头说:这是我的顽石世界。“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千年以前,一个诗人已预言了梅花的清香在天空中到处奔跑。可
    所属栏目:诗词歌赋作者名称:佚名
  • 马岭散章

    青槐燕子转过山坳。世界消失了……一房老屋停在春天的额头,是世界的源点。燕子绕屋三匝,穿窗投入梁下的旧巢。昨天的体温,还暖在巢沿。此时,人间是一扇虚掩的窗。源点与终点,都栖在窗棂上。屋外,鹑鸠在枞树林里唱歌,土鸡在啄食,柴
    所属栏目:诗词歌赋作者名称:佚名
  • 石榴

    龙红年闲置多年的锯,或一个嗓音生锈的练习者。每晚,他准时出现在对面三楼,磕磕绊绊,趔趔趄趄。一个人的病反复发作,绝望的结局,却无法更改。米啦嗦,嗦嗦嗦……车轮陷入泥坑,闪电强行劈开天空,雨水在玻璃上滑过,一个人的脸,装满
    所属栏目:诗词歌赋作者名称:佚名
  • 秦岭朱鹮记

    耿翔简体的飞翔众神亮出,指尖的光环。而朱鹮,只用一次简体的飞翔,就把一座秦岭,迎面打开。守候在季节的,二十四个画面里,我看到农事之外,这些生性孤立的鸟,一天比一天,飞得苍凉。穿越天空,它们的身影,在我无力追赶的风中,多么
    所属栏目:诗词歌赋作者名称:佚名
  • 在物象里遇见我

    王景云一定会长成遗憾,山啊深远的山,被静给爱了。嗯,再爱!树林踩在你的肩头,你胸膛就杂草丛生,错综繁杂的根,呼应着野花的开落。你,照样呼吸阳光,倾听小虫呢喃,鸟群啾啾。你,幽谷迷雾;你,小河奔流。我循着小径上山,云看见了
    所属栏目:诗词歌赋作者名称:佚名
  • 天色暗下来的旷野

    诗情画意天色渐暗,晚鸟去了哪里?晚钟悬在哪座高山?古桥,夕阳,随一脉溪水消失。高铁从村庄,呼啸而过。从高空俯视,大地悬浮。铁轨千米之外,一位老人,置身旷野,仿佛一粒蚂蚁,缓缓挪动。他的衬衫,被大风吹起,轻轻飞扬,让人想起
    所属栏目:诗词歌赋作者名称:佚名
  • 行走或字里行间

    紫藤晴儿咳嗽于冬天的文字一张纸也在颤抖。感冒于冬天的风寒,也是生活的歌唱。咳嗽如火的嗓子似乎站在生活深处,成为火焰的一部分。喝过水的喉咙也喝着一个冬天的孤寂。不能被风吹得说出失败。要在它的热烈之中找到至高点。可以是发烧的
    所属栏目:诗词歌赋作者名称:佚名
  • 幻醒(外三章)

    邵彦山伤口,在暗夜里,请歇息。那么多的痛,层层叠叠,如飞蛾扑进半明半灭的梦境,燃不尽。一会儿是你的脸,一会儿是你的手,一会儿是危山峻岭,一会儿是高岩峡谷。当那条急湍的河,莽撞地循进大海,一会儿是浪花喘息,一会儿是波涛呻吟
    所属栏目:诗词歌赋作者名称:佚名
  • 草原

    苏和蒙古包白色,比原野更静。虽然一肩风尘,满身雪花。炊烟如情人一样憔悴,寸寸望断。以一个圆,藏匿远方。蒙古袍的艳影,在草地的空间,闪动秀丽。狼群在山洼里密谋,羊儿屏住呼吸,倾听草尖上的风吹。牧人再一次折叠起蒙古包,迁徙。
    所属栏目:诗词歌赋作者名称:佚名
  • 正常的上午(外一章)

    李凌阳光照进屋子,宁静安详此刻,我將一册有关大自然的书籍翻来翻去,透过纸张的背面我看不见生活的焦虑,也感受不到风声泛滥的情绪书里和书外,并无本质的不同阳台上的长寿花突然凋谢,失色的花朵,仍然保持着燃烧的姿势鱼缸里一尾鱼的
    所属栏目:诗词歌赋作者名称:佚名
  • 殷墟与酒河南

    徐慧根在殷墟,肯定有什么比太阳醒得更早,譬如那一聲划破黎明的鸟鸣,那枚挂在妇好出征前的酒爵与旭日,几千年了,被酒水熏蒸得还是那样气韵芬芳。肯定有一朵点燃的莲花,在暗夜里把日出提前演练了一遍。在古之正气蒸腾的地方,这初升的
    所属栏目:诗词歌赋作者名称:佚名
  • 雷州半岛

    蔡旭海洋馆谁也不知海洋有多深。其实,也不知道有关海洋鱼类的知识之海有多深。我来到海洋博物馆,听一千种鱼给我上课。鳄鱼从非洲而来,红鲍从南美洲而来,乌燕鸥从印度洋而来,墨鱼、带鱼、大小黄鱼从东海游来,金枪、马鲛、鲨鱼、石斑
    所属栏目:诗词歌赋作者名称:佚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