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天地网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收藏本站
  • 贼心

      小李是黄老板的司机,他第一次来到黄老板的车库便惊呆了,车库里全是名车:保时捷、法拉利、奥迪……可让小李纳闷的是,车库的正中央居然停着一辆破旧的桑塔纳2000,在这一堆豪车里,显得可真刺眼。
    所属栏目:情感故事作者名称:佚名
  • 城里来了个牧马人

      毕友三曾是边防线上的养马兵。在一次军事演习中,他受了伤,为不拖累部队,他主动打了退伍报告,回家乡小城自谋生路。    出人意料的是,毕友三是带着一匹马回来的,这匹红色的西南马,马蹄坚实、擅跳跃,长于走山路,毕友三给它
    所属栏目:情感故事作者名称:佚名
  • 路精

      老杨独自从村里来到一个陌生的城市。他吃最简单的饭菜,住最便宜的旅馆,在城里找了好久,终于找到一份工作——蹬三轮。    拿到三轮车那天,老杨比娶回老婆还高兴,他把三轮车上上下下擦洗了一遍,欢欢
    所属栏目:情感故事作者名称:佚名
  • 菩萨落泪

      传说很久以前,有位名唤卢秋云的女子突然临盆,产下一个男婴。多事之人向官府举报这卢秋云有奸情,那男婴也是野种。县太爷立刻派人把卢秋云押到官府问话。    县太爷问:“大胆刁民,有人告你私会他人产下野种,可有
    所属栏目:情感故事作者名称:佚名
  • 美女半夜照CT

      孙宇是县医院放射科的医生。这天上班的时候,他发现来拍片的人中,有一个女孩有点奇怪。她没有拿单子来,只是站在登记室的窗口外站着,好像心事重重的样子。    孙宇之所以注意到这个女孩,并不只是她神色不对,而且还因为这个女
    所属栏目:情感故事作者名称:佚名
  • 可爱的数学王

      上初中时,我们的第一任数学老师是个古板无趣的老学究,号称是学校所有民办教师中学问最高的一个。这个50多岁的女人齐耳短发,除了会算题,听说还会说俄语,那个卷起舌头最难发的音,她都能说得相当标准。我们没听过,因为她在我们
    所属栏目:情感故事作者名称:佚名
  • 银臭熏天

      一    清朝雍正初年,京城户部街有个鸿志酒馆,虽然门面不大,但掌柜彭维艰为人热情,买卖公道,因此,虽然不是地处繁华地段,但每日来吃酒的人络绎不绝。尤其是那些户部的官差,由于位置便利,散朝后都三三两两地到此处听听小曲
    所属栏目:情感故事作者名称:佚名
  • 喋血的玉带

      一、冒死相救    靖康二年,金兵攻陷都城汴梁,俘获了宋徽宗和宋钦宗。随后金兵继续南下,一路烧杀抢掠,沿途各州军民纷纷前往江南逃难。    这年夏天,一支金军气势汹汹扑向明州城,把它围得铁桶一般。明州兵微将寡,知州又
    所属栏目:情感故事作者名称:佚名
  • 永不失手

      杰克是一名职业杀手,枪法精准,经验老到,号称永不失手。    这天,弗兰德先生请他上门一见,想出五十万美元雇佣他去暗杀戴维斯先生。    弗兰德先生是城里首富,生意做得很大,当然违法的事也没少干。但仗着他妻子的家族势
    所属栏目:情感故事作者名称:佚名
  • 蜥蜴的报恩

      卢克回家路上,突然听见树丛里的,他走过去,发现一只蜥蜴不知被谁钉在树枝上,已经奄奄一息了。卢克心一软,拔掉了蜥蜴身上的钉子。    没想到,得救后的小蜥蜴开口说话了:“好心人,为了表达我的谢意,请收下这个
    所属栏目:情感故事作者名称:佚名
  • 鬼来电

      我二伯母十六岁就嫁给了我二伯,生了三个子女。她人特别勤快,四十出头了半夜还去背矿。但只是没读过书,大字也不识几个。    四十二岁生日那天,她女儿送了一部手机给她。二伯母做工厉害,但对于用手机却只会按接听和几个数字。
    所属栏目:情感故事作者名称:佚名
  • 都是赌气惹的祸

      任自雄是滨江市税务局局长。这天,他到省税务局开完会,刚走出办税大厅,迎面与一位戴墨镜的男人撞了个满怀。    不等任自雄说话,那个趾高气扬的男人就喊了起来:“你瞎了眼啊,怎么走的路?”任自雄正
    所属栏目:情感故事作者名称:佚名
  • 那一年的一碗面

      一碗救命面留下的心结,横亘在两个好兄弟心间长达三十年。转眼青丝变白发,曾经形影不离的小伙伴,而今形同陌路的老伙计,他们该如何逾越这道心头的鸿沟呢?    1。遭遇饥饿    那一年,大春和江山刚刚二十出头,两人要好得
    所属栏目:情感故事作者名称:佚名
  • 不是冤家不聚头

      朝阳小区的18幢楼最近搬来了两个新住户,住三楼的女人名叫张珠联,住四楼的女人名叫楼璧合。两个女人都是五十岁上下的胖块头,那体形上大下小,走起路来摇摇晃晃的,大风一刮,就好像要栽倒在地似的。她们虽同住一幢楼,但相互之间
    所属栏目:情感故事作者名称:佚名
  • 来者不善

      1、灵堂闹鬼    路城市药品采购公司牛科长失踪十多天了,公司为他在会议室里设了灵堂。灵堂墙上高挂着他加黑框的照片,花圈放了好几排,堂里哀乐低回,显得庄重肃穆,牛夫人阿雪披麻戴孝立在遗像前,接受一拨又一拨人的吊唁;来
    所属栏目:情感故事作者名称:佚名
  • 岳父的面子

      我这些年的工作干得很憋气。在科室里,论业务能力没有人比得上,可就是提不起来,至今三十好几了还是个小科员。个中的原因我清楚得很,就是不擅长请客送礼,用领导的话来说,就是不够随和。现在提倡建设和谐社会,你不随和点怎么可以
    所属栏目:情感故事作者名称:佚名
  • 天使面具

      失业已久的詹姆斯好不容易找了份当“蜘蛛人”的工作。这天,他在为一座大厦清洁玻璃幕墙时,由于高空作业保险绳断裂,意外从三楼处滚落了。    万幸的是,当时只是头皮一点点擦伤,詹姆斯比谁都明白,自
    所属栏目:情感故事作者名称:佚名
  • 格子间里看美女

      我在一家商贸公司工作,公司在市中心一栋写字楼的第三层,我们办公室一共八个人,只有我和小范、小琳是年轻人。    我工作的那个格子间的风水不好,它就在办公室大门边上,每天公司老总都要经过我们办公室,只要他一抬眼就能看见
    所属栏目:情感故事作者名称:佚名
  • 送人玫瑰

      最近柳东烦死了,他上的是夜班,白天最需要的就是睡眠,可租住的出租屋隔壁那对夫妻三天两头吵架,偏偏隔开两间屋的墙壁很薄,虽听不清那夫妻俩到底吵什么,可高一声低一声的,足以扰乱柳东的好梦了。    这天当再次被吵架声惊醒
    所属栏目:情感故事作者名称:佚名
  • 鸳鸯泪

      深秋的夜,人雨渐歇,只剩细雨蒙蒙,瑟瑟秋风让路人行色匆匆。    在轩逸花园五号楼的顶层,一个二十五六岁的女孩穿着一袭白衣长裙,长裙上喷溅的殷红血渍如点点梅开。她两眼呆滞,缓缓走向围墙边缘,清秀的面庞让秋风吹得无一丝
    所属栏目:情感故事作者名称:佚名
  • 也是富二代

      小高最近谈恋爱了。女朋友名叫嘉嘉,是个电力十足的美女,走起路来,屁股扭来扭去,说起话来,腔调嗲声嗲气。小高一时被嘉嘉迷得魂不守舍,发誓这辈子非她不娶,还催着父亲老高赶紧给他买房结婚。    可是,这天小高回家后,却躲
    所属栏目:情感故事作者名称:佚名
  • 宾馆偶遇

      周末,大军和妻子玉莲到省城旅游。下车后,大军问住哪里,玉莲不假思索地说:“张局长到省城出差,每次都住帝豪宾馆,我们也住帝豪宾馆吧。”    张局长是玉莲单位的领导,生活非常节俭,袜子破到脚趾头
    所属栏目:情感故事作者名称:佚名
  • 奇怪的规矩

      有时候,看似淳朴平静的地方,却经不起一点诱惑,稍有风吹草动,就会出现意想不到的结局……    小李是个年轻的白领。到了周末,他经常会开车到农家乐住两天,呼吸点新鲜空气。    这天下午,小
    所属栏目:情感故事作者名称:佚名
  • 畅销的原因

      小林开了一家数码店,让小舅子帮忙看店。小舅子今年刚满二十岁,人长得帅气,也挺机灵的,很讨女孩子的喜欢,可就是做事不怎么认真,所以小林不太放心。    这天,小林来到店里,看见小舅子正在接待一个年轻漂亮的女孩。那女孩想
    所属栏目:情感故事作者名称:佚名
  • 潜藏的酒量

      最近,一家酒吧推出一项活动:谁能喝完两瓶白酒,不吐不醉,老板就奖励5000元!活动吸引了许多酒鬼,可谁也没能拿走奖金。    这天,酒吧里来了个小个子,一副志在必得的样子,可他还没喝完一瓶,就醉了。小个子大着舌头说:
    所属栏目:情感故事作者名称:佚名
  • 阿P巧治孤独症

      这天早晨,阿P开车到公司上班。下车后,门口的保安一见到他就差点笑岔了气。原来此时已是春天,可阿P居然还穿着一件军大衣!只见他缩着脖子哈着腰,脚步飞快地跑向自己的办公室。    进了办公室,阿P把门关好,这才解开军大衣
    所属栏目:情感故事作者名称:佚名
  • 高考加工厂

      如今,许多学校一味追求升学率,拼命给学生施压,到最后学生会变成什么样?且看这个故事……    赵清华是个特级教师。最近,他上了新闻头条,因为他带的学生都考上了重点大学。    这天,一个私
    所属栏目:情感故事作者名称:佚名
  • 整容风波

      小张相貌平平,但他偏偏想当大明星。他跑到影视城当了三年的群众演员,还是没有导演愿意重用他。他心中十分苦闷,便向那里的工作人员老王倾诉。    老王说,那是因为他长相太平凡,建议他去整个容,并给他联系了一家整容医院。嘿
    所属栏目:情感故事作者名称:佚名
  • 致命书法

      北宋徽宗年间,右丞相曾布与左丞相韩忠彦在朝中明争暗斗,互不相让。为了得到皇上的赏识,两人常常暗暗较劲。这不,眼看皇上的生日就快到了,两人想尽办法四处搜罗礼物。    这天上午,曾布得到了大书法家钟繇的真迹,他不禁暗自
    所属栏目:情感故事作者名称:佚名
  • 刘阿姨教子

      刘阿姨在城里儿子家住了几天,就发现一个问题——儿子是个“妻管严”。    虽然儿媳小云在刘阿姨面前已尽量掩饰,但事实还是逃不过刘阿姨的眼睛。儿子对儿媳唯命是从,从不敢顶
    所属栏目:情感故事作者名称:佚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