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天地网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收藏本站

好孩子不是夸出来的

时间:2018-07-06   栏目:情感口述   来源:网络

惩罚天使的必然是魔鬼


  我发现,在教育孩子的问题上,我们真是倒霉的一代。我们小的时候,育儿理论是:什么都是孩子的错,孩子不打不成才。这个小孩不听话,那个小孩不用功,这个小孩调皮捣蛋,那个小孩撒谎骗人。终于轮到我们做父母,结果育儿理论变成了:什么都是父母的错、孩子打不得。父母没有尽到责任,没有有效陪伴,没有教养内涵,没有给孩子好的教育条件…… 
  头头是道,句句在理,听起来还真是这么回事儿。 
  我是一个焦虑的母亲,自从有了孩子,一直自觉学习,看了很多儿童教育书籍。书里讲的都是正面鼓励,积极赞美,用心陪伴,但是没看到哪本书,有提到惩罚。就算提到,也仅仅是在陈述弊端。一句话:现代育儿理论的基点是,孩子们都是天使,惩罚天使的必然是魔鬼。你是不是想下地狱?

正面鼓励,不等于沦为孩子的奴隶


  如果说,我们那一代是打大的,现在的孩子就是哄大的。惩罚成了一个禁忌的话题。每个熊孩子都集宠爱于一身,是满腹经纶的小皇帝。天文地理,国学英语,无所不知,可是行为粗鲁,自私冷漠,无视规矩。 
  父母彻底沦为给孩子打工的奴隶,对孩子而言毫无权威性。带孩子去参加试听课,开课之前,十几个孩子满地乱跑,大喊大叫。有个六七岁的男孩,跑到讲台上,边扭屁股边脱裤子,故意让大家看小内裤。他妈妈坐在人群里看着他,用手指刮脸,意思是说:羞羞。男孩却不以为意,把裤子拉上去又脱,反复三次,大家都围着他笑。妈妈无奈,索性扭过头去不看他。作为妈妈,我明白,这个妈妈不是不想管。她比谁都更明白,若是出言制止,将会当场上演一出怎样的闹剧。当男孩第三次把裤子提上去时,这个妈妈居然做了鼓掌状,表示鼓励。我相信这个妈妈一定也读了很多育儿书,因为都说教育要正面鼓励,耐心引导,才不会伤害孩子脆弱的心灵,让孩子自由成长,成就快乐的童年。 
  我确信大家做了父母之后,对孩子说过的最多的话,绝对不是“我爱你”,而是“不行”“不要”“不可以”!从我这个粗鲁母亲的角度来看,在育儿的过程中,最重要的,绝对不是如暴风雨一样猛砸下来的赞美和鼓励,而是:制定规矩,透明公平,奖罚分明。 
  三千年前孟子就说过:没有规矩,不成方圆。

养花,七分靠管,三分靠剪


  我婆婆在她的院墙边种了很多蔷薇,每年她都要花很多时间去修理。蔷薇科的植物都带刺,修理一整墙的蔷薇,并不是一件美事。有一次我问:“让它长成自然的样子,也省了你的事儿,不好么?”婆婆摇头:“养花,七分靠管,三分靠剪。单浇水施肥是不行的,剪不能随便乱剪,但是想要它盛开到荼蘼,就要及时剪。”人也是一種动物。教育的本质,其实是在努力泯灭人类骨子里面存留下来的野蛮天性,把一个软软的、眯着眼的小动物训练成一个遵守规矩的人。整个社会规范也不过就是一堆人给自己制定规矩,框定了自己,也方便了自己。 
  一次,我带两个孩子去赶火车。3岁的子觅看见别的小孩吃巧克力,她也要。包里有,但是检票时,抱着她,牵着思迪,拉着箱子,背着包,还提了一个袋子,实在没法拿。我跟她说:“等一会儿,上了车就给你。” 
  子觅一听,坐到地上,号啕大哭。火车站的地多脏啊,我试图把她拉起来,她却使出全身的力量,拼命往下拽。一个卷毛混血儿在地上号叫,恨不得全候车厅的人都来围观。人越多她哭得越厉害,我怎么提也提不起来。 
  所有人的票都检完了,再不走就晚了。没办法,我一咬牙,使劲把她提起来。她还想再往下坠,我一巴掌狠狠地拍在她的肉屁股上。子觅被震住了,一下子止住了哭声,惊恐地看着我。我把她抱起来,厉声道:“不许再哭了。抱住我,我们上火车。”旁边的思迪看到妈妈发脾气了,也有些惊恐,跟着我拼命地跑,没有和平常一样,喊累喊跑不动。我们如逃难一样,跑上车。还没坐定,火车就开了。我想如果这一段被拍成视频,请专家点评,肯定会说:“今天子觅的表现一定是有原因的,而且她能坐在地上哭,那是因为平常的时候,妈妈对她放任。打孩子是不对的,尤其当着乌泱泱好几百号人。”可能还会有更有效的建议:“最好不要一个人带着两个幼龄孩子出门,火车站是非常危险的地方,总要有个照应……” 
  很有道理,但是作为一个成年人,我首先要完成的事,是赶上火车。其他的事儿,容我喘过气来再说。现实生活中,有很多时候,我们真的没法如说的那样,细心、耐心。

不推崇惩罚孩子,但一定要制定规矩


  如果说我打孩子是个意外,那我朋友儿子挨打,则是厚积薄发的必然。  
  朋友的儿子3岁时,喜欢拿家里的厕所刷,当作一柄剑迎风挥舞。为了增加效果,还会去马桶坑里沾点水,甩得客厅一地水点。3岁的孩子,是从婴儿期到幼儿期的一个转型。孩子需要不停地挑衅父母,从中证实自己对于世界的认知,探索自身能力,吸引注意力,扩张自己的根据地。朋友给儿子买塑料剑,木头剑,甚至干净没用过的马桶刷,都没有用。因为小孩知道,只要他一挥马桶刷,所有的大人都会朝他靠拢。有阵子,朋友把马桶刷藏起来了,可没想到,去朋友家玩,儿子会把别人的马桶刷拿出来,在别人家的客厅里舞。到底该怎么解决这样的问题呢?后来,朋友把儿子提起来,裤子拽下来,朝着屁股啪啪啪一顿打。儿子白白的屁股上,全是红色的巴掌印。打完之后,朋友把自己锁在洗手间里,对着镜子说:“你真是个不称职的父亲。”但从此儿子知道,玩马桶刷会屁股疼。在自己长得比爸爸高之前,这个家里还是老爸的地盘。他偶尔还会偷偷再玩,阿姨警告:“再玩,我就去告诉你爸爸。”他一脸不满,摸摸屁股,放弃了。 
  我并非在推崇惩罚孩子,我只是推崇规矩的制定。而且,规矩制定后一定要严格遵守,不可以轻易放弃。成人不应该依仗自己更高更大更强壮更有力,把惩罚作为一种优于孩子的特权。但是在育儿的问题上,惩罚也不应该是一个有意被淡化的话题。惩罚是一把锋利的宝剑,可以切肉,也可以切手指头,但就因为怕切到手指头而锁到抽屉里面,是一件非常愚蠢的事情。 
  如果说,规矩是垒起来的墙,惩罚就是孩子们失控后,撞到墙上的蘑菇包,撞得越狠,记得越牢。孩子都是一个个的小人精,这次在这里撞到了,知道了疼,下次绝对会尽早拐弯,只留个优美背影。
AD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