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天地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收藏本站

纳兰性德的爱情悲歌

时间:2018-07-09   栏目:情感口述   来源:网络


  爱情之花,艳丽诱人,绚烂多姿,拥有时幸福,失去时痛苦。明明知道彼岸之花可望而不可即,古往今来,又有多少才子佳人不惜做扑火的飞蛾,去尝试那“昙花一现”的爱情。但往往是秋风过后,空留一地的花事。 
  清初,皇室贵胄、文武双全的大词人纳兰性德,也没有逃过这一劫。他短暂的一生裹进了几个女人的爱恨情愁,剪不断,理还乱。 
  几百年过去了,纳兰性德透过他的词集《饮水词》,仍在向世人诉说着他那缠绵悱恻、感人肺腑的凄美爱情。 
  俗话说得好:“三个女人一台戏。”此话不假,纳兰性德的爱情大戏,随着表妹惠儿的进府而拉开了序幕。情窦初开的纳兰性德与小他3岁的表妹一见倾心。金童玉女,两情相悦,坠入爱河。“十八年来堕世间,吹花嚼蕊弄冰弦,多情情寄阿谁边。紫玉钗斜灯影背,红棉粉冷枕函偏,想看好处却无言。”甜蜜的初恋让纳兰性德不知所措,心如鹿撞。 
  然而,好景不长,惠儿应召入宫,纳兰性德惨遭打击,不久病倒,陷入无边的相思之中。纳兰性德为能与朝思暮想的表妹见上一面,趁国丧之际,冒死假扮喇嘛进宫,天遂人愿,他们相见于回廊。宫廷禁律森严,相逢无语,只能以玉镯叩栏发出的响声来传递心声。后来的两年之中,痴情的纳兰性德借公务便利,经常到上次相见的回廊,始终没能再见表妹一面。“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花扇……”一样情怀,两处相思,痴心的惠儿不堪感情的折磨,吞金自尽。纳兰性德悲痛欲绝,给表妹披麻戴孝,并在表妹的闺房墙壁上题词:“谢家庭院残更立,燕宿雕梁,月度银墙,不辨花丛那瓣香。此情已自成追忆,零落鸳鸯。雨歇微凉,十一年前梦一场。” 
  纳兰性德的情感高潮发生在与爱妻卢氏之间。表妹惠儿入宫后,纳兰性德奉父母之命,娶侧室颜氏,但他此时已心如止水,两人并未擦出爱的火花。 
  后来,纳兰性德又娶正室卢氏。卢氏乃两广总督卢兴祖之女卢婉君,乳名惠,字雨禅,端庄秀丽,满腹诗书,温柔贤淑,善解人意。纳兰性德起初多次想方设法冷落她,但卢氏一如既往地细心照顾他。卢氏冒雨打伞护花一幕感动了纳兰性德,让他从此爱上了这个纯朴善良的女人。 
  纳兰性德与卢氏相亲相爱、如胶似漆、夫唱妇随。纳兰性德不办理公务时,两人便去西花园散步,然后再到书房吟诗作赋。“赌书”成了纳兰性德夫妻的一大乐趣,猜某事或某诗词,哪年哪月哪日,记在哪本书的哪一页哪一行。纳兰性德输了喝酒,卢氏输了喝茶,他常常被罚,喝得酩酊大醉,吐得一塌糊涂,卢氏不厌其烦,耐心收拾。 
  作为康熙殿前的一等侍卫,纳兰性德常常伴驾南巡北狩,一去就是几个月,身居塞外,寂寞孤单,对爱妻的思念只能付诸笔端:“别绪如丝睡不成,那堪孤枕梦边城。因听紫塞三更雨,却忆红楼半夜灯。书郑重,恨分明,天将愁味酿多情。起来呵手封题处,偏到鸳鸯两字冰。” 
  正当他们爱得如痴如醉之时,厄运降临,卢氏因难产而亡。生离死别,纳兰性德的身心再一次受到重创。3年,短短的3年,幸福生活才刚刚开始,还没来得及珍惜,瞬间化为泡影。“谁念西风独自凉?萧萧黄叶闭疏窗,沉思往事立残阳。被酒莫惊春睡重,赌书消得泼茶香,当时只道是寻常。”纳兰性德抱憾终生。 
  纳兰性德肝肠寸断,把爱妻暂厝于双林寺中,7天没有离开,天天夜里守灵。他常常夜里与爱妻交流,倾诉衷肠,情真意切,泪眼婆娑。一次,他想到唐朝进士赵颜用诚心打动画中神仙真真,真真从画中走下来,两人结为伉俪这个典故。于是,他开始为卢氏画像,一画就是七八天,以后每天盼望奇迹出现,爱妻能起死回生。他写道:“春情只到梨花薄,片片催零落。夕阳何事近黄昏,不道人间犹有未招魂。银笺别梦当时句,密绾同心苣。为伊判作梦中人,索向画图清夜唤真真。”可见夫妻相爱笃深。 
  卢氏走后的3年,纳兰性德情无所寄,心灰意冷。后来,家里又给他续娶了官氏,官氏是大臣索额图的妻侄女,满族人,虽然贪慕纳兰性德一表人才,苦等了他两年,但两人缺乏共同语言,婚姻也是名存实亡。 
  经受过一连串的致命打击,纳兰性德意志消沉,只能借酒消愁,借词表意,身体也越来越糟糕。他的好友顾贞观绞尽脑汁想办法,欲唤起他生命的激情。他介绍了一个江南名妓沈宛给纳兰性德。沈宛,字御禅,浙江乌程人,天生丽质,能歌善舞,诗词歌赋琴棋书画无所不通,18岁还出过词集《选梦词》,曾在江南名噪一时。 
  纳兰性德与沈宛心有灵犀,相见恨晚,频频鸿雁传书寄相思。沈宛书:“燕书蝶梦皆成杳,月户云窗人悄悄……醒来灯未灭,心事和谁说,只有旧罗裳,偷沾泪两行。”纳兰性德回:“窗前桃蕊娇如倦,东风泪洗胭脂泪……”相思泪打湿张张信笺,一来二去,纳兰性德苦涩的心灵得到滋润,重新燃起了对爱的渴望。纳兰性德无视家人的反对,把沈宛接到京城,安置在德胜门内,并把书房也命名为“鸳鸯社”。由于沈宛的身份,她不能名正言顺地进入纳兰府,没有名分并不影响两个人真心相爱,他们彼此之间惺惺相惜,琴瑟和鸣。 
  好景不长,患病的纳兰性德遭受风寒,撒手人寰。沈宛满怀遗恨,带着身孕返回江南。红颜知己,一见钟情,流水知音,短短半年的甜蜜恩爱,给沈宛留下一生的思念,“惆怅凄凄秋暮天,萧条离别后,已经年,乌丝旧咏细生怜。梦魂飞故国,不能前。无穷幽怨类啼鹃,总教多血泪,亦徒然。枝分连理绝姻缘。独窥天上月,几回圆。”这刻骨铭心的爱恋作為动力,让她历尽千辛万苦,把纳兰性德的一脉骨血抚养成人。 
  纳兰性德匆匆走完了他短暂的31年人生路,他身后留下的词作婉转凄怆,苍凉壮阔,历经岁月的打磨,至今仍熠熠发光。“世人争唱饮水词,纳兰心事谁人知?”只有他自己知道他想要什么,他要的是“一生一世一双人”的爱情。他在爱妻卢氏去世8年后的亡故日那天猝然离去,他要与相爱3年、相思8年的爱妻永远相伴、相守!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