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天地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收藏本站

“隐婚”罗生门

时间:2018-09-17   栏目:情感口述   来源:网络

  像往常一样,距离公司大楼两百米开外的拐弯处,杜星瑶从董家玮的车上下来,她嘱咐他的话跟平时也没什么不一样:“到点下班回不了家提前给我发个微信,我就不用做晚饭了。”董家玮“哦”了一声算是回答。 
  进了公司,同部门的女同事徐怡然比杜星瑶早到一步,递给她一杯咖啡:“亲爱滴,你黑眼圈怎么这么重啊,昨晚是不是跟男朋友约会到天亮?”杜星瑶喝了一口咖啡,嗟叹道:“我要有这命就好了,昨晚开了个大夜车赶策划案,女人年纪大了,真是熬不起夜喽!”徐怡然颇为同情地递给她一片急救补水面膜,苦笑着开始工作。 
  杜星瑶昨晚是没睡好,不是为了赶策划案,而是她揣着一桩心事。杜星瑶与董家玮一前一后入职同一家公司,二人“地下恋”半年,“隐婚”9个月,“隐婚”的主张是杜星瑶提出来的,董家玮极力赞成的,虽说现在的外企对男女职员谈恋爱、结婚早已没兴趣过多约束,但公司内部一直有个不成文的规定,如果是夫妻员工,那么只能重点培养一个,而且多半是提携男员工,放弃女员工。理由很简单,女员工结婚后多半以家庭为重,紧随其后的就是十月怀胎、半年产假、一年哺乳期,基本上孩子上幼儿园前一个人能当半个人使就不错了!好不容易等孩子上了幼儿园,“二孩”计划就差不多要开始实施了!因此,公司对已婚女员工的重用和提拔是慎之又慎的。 
  杜星瑶一流大学毕业,工作业绩出色,胸口当然也揣着事业有成的那点小野心,她不甘心十几年的东窗苦读、5年的职场打拼就在这一道坎上被绊趴下!杜星瑶给自己的人生规划是,26岁结婚,35岁生娃,在这之前,她要奋斗成年薪六位数的企划部部长!作为销售部副部长的董家玮当然支持杜星瑶的决定,毕竟,在房价堪比天文数字、养娃负担压力山大的大北京,夫妻俩多奋斗几年供完房、买了车、有了厚厚存款再步入妇唱夫随、生俩胖娃娃的小康日子比较靠谱,也比较现实。

  让杜星瑶心烦意乱的是,因为“隐婚”,她不好公然与董家玮出双入对,而董家玮部门新招了几个员工中一个刚毕业没多久的女大学生对董家玮流露出过分的好感。杜星瑶为此警告过董家玮几次,如此一来,董家玮竟找各种开会、见客户的理由晚回家了,明显是对她表示抗议。杜星瑶今天下车时对董家玮说的话明显是有所指,可他偏偏假装听不懂! 
  一个星期后,董家玮接到了委派他去北京总部进修半年的通知。这意味着他要被公司委以重任。董家玮没有当场答应下来,而是希望领导给他两天时间跟家人商量一下。 
  家人,当然指的是杜星瑶。商量,当然是董家玮非常在意杜星瑶的意见。杜星瑶听完这些却笑了,她笑董家玮矫情,这么难得的进修机会他应该第一时间紧紧抓住就好,跟她商量什么?他们地下恋情乃至隐婚的初衷,不就是要左手事业、右手感情,双管齐下,同进共赢么?这是他们的初衷,是奋斗目标,还用商量个毛啊! 
  董家玮却说,他有点累了,对现在这样遮遮掩掩的日子厌倦了,他在公司也想喝她亲手煮的咖啡,他看着男客户对她献殷勤时想走过去大声说“老婆,今晚下班吃什么”,他想跟她生一个孩子…… 
  杜星瑶又笑了,这次是甜蜜幸福的笑,看来上一次的阴霾终于烟消云散了,他心里装着的还是她。杜星瑶信誓旦旦承诺,等他进修归来升了职加了薪,他们就大宴群同事,向大家亮出他们的结婚证红本本,准备生娃大计。董家玮只好点头同意。 
  董家玮不过才走了一个多月,杜星瑶就心慌气短地发现以前忙得脚不沾地的日子空出好大一片空白,白天还用工作可忙,还有客户、项目可打发,一到了晚上,卧室里的那张双人床又大又冰凉。 
  星期五下午,杜星瑶埋头写策划案。对桌的徐怡然边补妆边心不在焉发问:“星瑶,你心可真大,就一点不担心董总见了胸挺、腿长、媚眼如丝的北京大妞后意乱神迷乐不思蜀么?”有一次,杜星瑶趁办公室没人给董家玮发远程视频,被捧着盒饭进来的徐怡然撞破了他俩处心积虑隐瞒许久的隐婚事实,杜星瑶用两只圣罗兰的限量版口红才封住了这鬼机灵丫头的嘴。徐怡然比杜星瑶早进公司半年,能说会道人缘好,业务能力强,穿衣打扮时尚前卫,比杜星瑶大两岁,传说中的黄金剩女。 
  徐怡然这么一发问,勾出了杜星瑶的隐忧,她幽幽一叹,不知如何回答。徐怡然继续追问:“你也真沉得住气,搁我早慌神了,你这么干等着可不行,我给你出个主意,保管你放一百个心。” 
  徐怡然拿出手机给北京总部一个相熟的女同事打电话,托她密切注意董家玮的行迹,时刻向这里汇报。杜星瑶心里这才稍微松了口气,能知道董家玮的日常行动,总比自己胡思乱想的好。 
  下班时间到,徐怡然盛情拉着杜星瑶去了酒吧,看着徐怡然在舞池里扭动的舞姿,浑身光芒的她天生就是吸引异性的发光体,杜星瑶感叹,原来,女人还可以活得这样多姿多彩,洒脱自如。 
  一来二去的,徐怡然成了杜星瑶的铁杆闺蜜和感情顾问,杜星瑶跟董家玮视频聊天聊了半夜后春風满面的来上班,徐怡然神秘兮兮地向她汇报前几天总部聚会上有美女同事仗义替董家玮挡酒;董家玮给杜星瑶快递来北京小吃没多久,徐怡然就向杜星瑶密报董家玮昨晚送妩媚女客户回家的确切消息…… 
  一次两次三次,再接到董家玮打来电话时,杜星瑶的语气难免多了一丝询问、质疑:“是吗?真的吗?你没骗我吧?”电话那端的董家玮被这些疑问搞的不胜其烦,两个人联络的次数像条抛物线,从顶峰缓缓匀速下降。 
  有几次,杜星瑶沉不住气想给董家玮发条求和微信,文字写好了,徐怡然的话又在她耳边响起,“咱们女人就不能对男人太迎合太迁就了,你越给他脸,他就越不把你当回事!”杜星瑶一咬牙,一个字一个字删除了微信。 

  一个周六晚上,徐怡然登门,不由分说拉着杜星瑶去了个私人聚会。聚会上,杜星瑶看看身边像油画一样绚丽奢华的徐怡然,看看浑然一副寡淡素描人物画的自己,再想想现在人在北京指不定怎么风花雪月的董家玮,“恨”向胆边生。

  酒至半酣,杜星瑶被一个颇有艺术气息的男人死死盯着看得一头火,忍无可忍的她干脆虎视眈眈回瞪着他,以示警告。那男人不怂,笑着向她走来:“我叫潘伟明,美女,你的妆好特别呀,今年流行‘猫须妆‘么?”杜星瑶取出化妆镜,嘴角有几条若隐若现的铅灰色线条,估计是下午她趴到打印件上小睡的成果。杜星瑶脸上一热,笑了。 
  聚会之后,潘伟明攻势强烈,难以抗拒的杜星瑶与他有了一些单独接触,也不过是接她下班回家,偶尔吃个饭,间或看场电影。杜星瑶心里清楚,她跟潘偉明之间什么都不可能发生,她只是喜欢被人追逐着、讨好着的感觉! 
  距离董家玮归来还有一个月,杜星瑶终止了与潘伟明的一切往来,她谢谢他这几个月来的陪伴,认识他这个朋友很高兴,但,她老公要回来了,他们以后不方便再见面。 
  董家玮回来这天,杜星瑶把家里里外外打扫得一尘不染,把自己打扮得活色生香。董家玮进门,脸比窗外多云的天气还阴沉。董家玮拿出手机,给她看一张照片,质问她照片里的男人是谁。 
  杜星瑶心头一震,点开照片,是她跟潘伟明双双从电影院走出来的有说有笑瞬间。 
  杜星瑶和盘托出她跟潘伟明从开始到结束的所有章节,言辞之中饱含着委屈和心寒。董家玮没有大吵大闹,而是心平气和跟她提出分手,他说:“咱们不是一路人,我不贪心,我就想要一个踏实温暖的家,可你什么都想要,而我已经给不起了。”杜星瑶万念俱灰。一个星期后,两人复合无望,杜星瑶递了辞职信,结婚证换成了离婚证。 
  几个月后,仲夏时节中最闷热的一天,杜星瑶在咖啡馆等客户,有人走过来跟她打招呼,是董家玮手下那个热情好问的“女大学生”同事,她几乎把她们共同认识的同事近况一一叙述了一遍,突然想起来了什么,咋咋呼呼道:“杜姐,你还不知道吧,刚升了公司第一副总的董总和徐姐上个月结婚了,大家都觉得有点不可思议。婚礼那天,徐姐脸上那股得意劲儿,跟中了福彩头奖一样……” 
  杜星瑶只觉得头上嘁哩喀喳打炸雷,炸得她两耳嗡嗡作响,魂魄出窍。等她好不容易缓过神来,对面座位上已经空无一人。 
  她哆嗦着摸出手机,悻悻给徐怡然打了过去,铃声响了一遍又一遍,没人接。不一会儿,徐怡然发来一条微信:好姐妹,别怪我,爱情这东西没有手段高低,只有结局胜败。要怪,就怪幸福这东西太诱人了,你不紧紧守护、不珍惜的他,即便不是我,也会有别人去争夺。 
  杜星瑶紧紧攥住手机,仿佛要紧紧攥住已经被她弄丢的婚姻,以及她视而不见的幸福。此时此刻,她终于明白,有所舍才能有所得,什么都想要的人,往往什么都抓不住。婚姻是天堂门还是罗生门,要看迈进这个门槛的人,是初心不改还是贪念丛生……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