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天地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收藏本站

当婚姻的滤镜消失

时间:2018-09-17   栏目:情感口述   来源:网络


  听说市场部新调来个总经理,我赶忙发消息给袁亚昆证实。 
  盯着微信瞧,可是很久都没有消息,嫁给袁亚昆这闷葫芦真是憋屈死了。他心里要是不开心,谁的信息都不爱回,看来新总经理的事儿不假。 
  郁闷,老公这次又是升职无望了。 
  其实从前年开始,大舅总是有意无意地跟老公说,有合适的机会就提拔他,可是等了两年又扑了一场空。 
  大概是在快要下班的时候,袁亚昆终于回来一条消息:“是的,今天刚刚来任职,晚上新的经理请客,你不用等我,可能要迟一点回来。” 
  其实还在恋爱的时候,我就知道袁亚昆一家人都在他大舅的公司工作,袁亚昆在市场部,他爸妈在仓库。公司在福建,我嫁给他的话就要离开家。 
  袁亚昆当时说:“不用担心,大舅会给解决你的工作。大舅对我们一家可好了,他家的孩子都在外国念书,也不打算回国发展,大舅以后需要我的地方肯定更多,当然会帮我的。” 
  袁亚昆这么信誓旦旦地保证,打消了我最后的疑虑,决定嫁给他一起到福建打拼。 
  当我到福建以后,才发现很多事情跟袁亚昆说的不太一样,他说他们在福建有房子,但没说房子只有八十平方都不到;大舅的确给我安排了工作,不过不是之前说好的秘书岗,而是普通的跟单员,工作量非常大,工资却很低。我当时就很疑惑,不是说大舅很重视袁亚昆么,那怎么会给我安排这么鸡肋的岗位? 
  我跟袁亚昆吐槽不喜欢这个岗位,他安慰我说其他岗位现在没空,一个萝卜一个坑,让我先做着,等以后有机会再调岗,就当是磨砺。他温声细语地安慰,我也没办法发脾气,而且出去找工作也不容易,只能将就做着,但是心里的不满也在累积。 
  新来的经理是从别的公司过来的,业务能力很强,袁亚昆说跟这样的人比起来,自己的确没底气,所以当我让他去找大舅问问升职的事时,他直接拒绝了:“太丢人现眼了,我不去。” 
  “当初是谁跟我说大舅重视你,会提拔你,要不是看在你有那么强大的后援的份上,你以为我愿意我跟你来福建啊?”情绪一上来,就口无遮拦话,说出口顿时意识到有些太伤人。 
  “对,当初是你眼瞎选了我,满意了吧?你怎么不长双火眼金睛看准点?”袁亚昆直接怼了回来。 
  我俩脾气都急,谁也不肯低头,互相骂了一个晚上。倒是公婆体谅我,知道我俩吵架之后指责袁亚昆不体谅我。 
  来福建第三年,我终于怀上了宝宝,本来想着老公如果升职的话经济压力会小点,现在没指望了,养孩子太费钱,一想到钱脑袋都大了。 
  来福建之前,袁亚昆为我描绘了一幅非常吸引人的蓝图,可是现实远远没有想象那么美好,滤镜正在一层层消失,最后露出的是狰狞的模样。 
  更让我沮丧的是,我不能把责任全推到袁亚昆身上,毕竟我走入这段婚姻也带有目的性。我把太多的希望寄托在另一个人的身上,这样的寄托非常虚无和幼稚,可我偏偏一直都没意识到,只能说我和袁亚昆都不够成熟吧。 
  我身子本来就弱,妊娠反应又很强烈,本来想撑到七八个月的时候再休假,可到第五个月就撑不住了,只能请了产假。大舅让我安心养胎,说等我回去上班给我安排一个更好的岗位。 
  从前要是听到大舅这么说我心里肯定乐开了花,现在我不会了,我很礼貌地向大舅表达了谢意,心想以后的事顺其自然吧,没盼头才不会有心理落差。 
  “有什么难处跟大舅说,大舅能帮的都会帮。” 
  “真的没事,我和亚昆也不能总靠你,我们自己会解决的。”我很笃定地告诉大舅,同时也在心里默默给自己打气。 
  一个人在福建养胎实在太寂寞,袁亚昆下了班才能陪伴我,我打算回家生产。我爸妈退休了能照顾我,袁亚昆也能专心工作,而且最近我俩的情绪也不太稳定,分开一段时间或许更好。 
  当我把这个想法告诉袁亚昆的时候,他有些忧虑:“是不是前阵子吵架的事你心里还有气,我当时说的也是气话,你别往心里去。” 
  “就是想家了,而且我爸妈也觉得回家他们能照顾我,你和你爸妈也能安心上班。”距离那次争吵已经过去两个多月,我和袁亚昆心里都扎着一根刺,没想到这次我想回老家,刚好给我们一个互相说心里话的机会。 
  袁亚昆陪我回老家,被爸妈围着问在福建的生活情况,袁亚昆支支吾吾,可能觉得辜负了岳父岳母的期待。看他那么尴尬我赶紧替他解围:“我俩过得挺好的,亚昆很照顾我。” 
  袁亚昆投来感激的眼神,我笑着回应他。 
  在家养胎的时候,我重逢了初中同学阿岚,那个被很多人笑话和孤立过的阿岚,现在自己做电商风生水起,光仓库都租了整整三间房。 
  六年前她在一间饭店里当服务员,现在变成了老板娘,她那个在工地搬砖的老公也成了个小小包工头,有了自己的事业。 
  听着阿岚说这些,我不禁感慨他们白手起家,为自己创造了这么好的生活,真的很励志。 
  “天底下哪有这么多幸运儿,有爸妈产业可以继承自然是好事,没有的话那就自己闯呗,努力总会有回报的。” 
  阿岚简单的一句话让我自惭形秽,我和袁亚昆有个大舅帮扶算是幸运的,但人总是太贪心,总是希望得到的越多越好,正是因为有了这种依赖所以从一开始就滋生了惰性。 
  那天我给袁亚昆发了条信息:“要是你不在大舅那儿上班,你说情况会不会好点?总觉得这些年咱有点原地踏步的感觉。”正因为有大舅撑腰,袁亚昆不用担心被裁员或被为难,竞争意识也就没有其他人那么强烈,或许有时候跳出舒適区,更能让人成长。 
  我以为袁亚昆不会回信,没想到过了五分钟,就看到他来了消息:“最近我也在想这个问题,我也感觉太依赖大舅了,可能真该自己出去闯荡闯荡。”, 
  “加油,今年还有几个月,争取业绩冲一冲,我相信你。”这么肉麻的话,我还是第一次说,惴惴不安地等着袁亚昆回消息,滴滴,屏幕上蹦出几行字:“好的,老婆,遵命,其实我这个月拿了业绩第二名,还算有进步的,下个月争取更好。” 
  也许婚姻刚开始的时候,我们的眼里都有很多的滤镜,对未来的婚姻生活也会有自己的想象,这其实是一种美好的期望,但不能沉溺。 
  当婚姻褪下滤镜,所有梦幻泡泡消失以后,更要懂得面对现实生活,懂得夫妻之间互相扶持的珍贵,我们要做的是成为对方往前走的动力。 
  以后无论继续待在大舅的公司,还是是出去闯荡,变得没那么重要。我和袁亚昆已经明白,想要更好的生活,只有自己努力打拼,对别人的依赖感觉像是一张温床,让人深陷其中不愿起来,唯有在生活里剔除掉这种依赖,我们才有能力去面对竞争丛生的社会,才有能力走得更远。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