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天地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收藏本站

赴一场青春的约定

时间:2018-09-17   栏目:情感口述   来源:网络

  30岁以前总是跟同龄人混在一起,30岁以后渐渐有了年少的朋友。这是一种什么迹象呢?我也搞不清楚,只知道自己越来越插不进同龄人的话题,跟少年们却能一夜聊到天明。到底是我止步不前,还是少年们走得太快。这个盘旋在心头的疑惑竟意外地在一次澳门之行中找到了答案。 
  曾计划出差时顺道去澳门探望老友,享受一下娱乐之城的不夜魅力,可惜生活就是不断搁浅的计划,不断定下时间又取消行程,其实我们都清楚,若不是顺道,澳门很难成为我们旅途的目的地。 
  后来因为沉迷“吃鸡”(手游绝地求生),渐渐在虚拟世界里结交了一些作战、处事风格相近的好友,恰巧我的好友鬼鬼是个澳门小哥哥,在游戏里有勇有谋将我们保护得好好的,还有求必应,高级装备、医疗物资总是女士优先,就算手持一把UMP9也能勇杀数敌带妹吃鸡。我和友人都好奇这虚拟小人背后,讲一口港式普通话、作风绅士、满满男友力的小哥哥到底长什么模样,这也为我们前往澳门多找了一个理由—与小哥哥面鸡(当面开黑、面对面玩绝地求生)。 
  可惜这样的好奇心并没有持续多久,我们又打消了将澳门作为旅行目的地的念头。澳门作为途经之地,曾到访过两次,每一次都是点到为止,不过看看著名景点而已,从未深入街巷探究澳门人的生活,即使港剧常常连带着澳门生活的种种,各式八卦媒体联播着澳门赌王比剧情更精彩的豪门故事,依然不能激起我对澳门的向往。 
  要不是有足够的情感依托,想必这次的澳门之行也难以成行。这还要从我沉迷吃鸡这件事情说起,网络游戏犹如西部世界,也正因为如此,那里面充满了遐想与魅惑。穿梭于游戏战场,带入感将我们置身于一个宛如电影片场般的世界,而玩家扮演着各种角色,或热血刚烈,或沉着冷静,凭借自我个性展现魅力,在网络世界真实社交,一言一行让剧情随着时间发酵变化。随机匹配的队友,从语音交流开始到互为好友,我和鬼鬼也正是这样渐渐从陌生人变成了天天相约组队的固定队友,有时候说不上是为了游戏还是为了随意聊聊,一起奔走战场变成了一种习惯。从跳伞驱车渡河到互相支援,再到最终决胜的丛林荒漠对战,何尝不是一次漫长的旅途,途经的风景是我们平日穿行于都市楼宇间难以深入的探险秘境,只有互相信任、默契配合,才能在紧张刺激的旅途中感到愉快,分享探索见闻也成了一种习惯。经过无数个三十分钟的磨砺,从网络游戏到现实交流,彼此之间的信任感就这样一步步建立起来了。在我心底发酵的情谊说不上是兄弟情或是依恋,只觉得有他在场,即便在枪林弹雨中前行,也很踏实。 
  所以当鬼鬼发出邀约时,我又燃起了前往澳门的念头。跟友人商量无果,正当我为单独前往犹豫不决时,全明星阵容的“澳门电竞嘉年华”适时地放出了消息,而这也成为了我下定决心前往澳门的理由。看着手机屏幕上鬼鬼传来的票券信息,脑子里并有没太多的顾忌,只觉得是去见一位从未谋面的老友。其实,我们认识的时间并不长,不过短短两三个月,谈论的话题却很广泛,对彼此的过去算得上有所了解,从未见面却熟悉彼此的日常活动。然而,友人的几句提醒却把我拉回现实—这也不过是一场网友见面嘛!想想,确实是一次网友奔现。当然,网恋是不可能的。谁也不知道对面的是猫是狗,那些流传已久的网恋爆笑贴的笑音仍在回荡,我可不想为此多增一则笑料。再说,24岁的鬼鬼早已有了相恋四年的女友,我这位大他9岁的老姐姐怎么拼也拼不过青春无敌和深厚感情。 
  那见面是为了什么?友人觉得凡事必须有目的,不然纯属浪费时间。我本来没什么顾忌,被友人如此一说心里倒是慌了起来,联想了无数可怕的社会新闻,深怕不久后一则“内地单身大龄女子赴澳门见网友被卖淫窝”的头条新闻轮番出现在各式媒体警醒着世人,油腻的想象让我开始相信虚拟世界的伪装,平日里贴心温暖的鬼鬼不过是背后青面獠牙的假象。某一瞬间,真的就想算了,那些预定金的折损远没有安全来得重要。也正如友人所说,我已经三十好几了,竟然还像个十几岁的小女孩那样痴狂。 
  要说这个决定是一时冲动也可以,蓄谋已久也可以,既然彼此都有相见的心,倒不如放胆跟着心意走一回,别问目的是什么。人生旅途,独行、冒险都不会仅此一次。 
  前往澳门短短几个小时的旅程,鬼鬼不时发来问候信息,指引行程,途中一切顺利。在拱北通关之后,在关闸的左边停车场里可以找到酒店的免费接驳大巴,不需要出示任何凭证,排队上车即可。入住酒店已临近傍晚,离鬼鬼下班还有些时间,洗漱之后便在酒店所属的新濠影汇四处逛了逛,满眼的外星人场景让人误以为身在环球影城,LED大屏幕轮番播放着近期的明星演出拳王赛事,门楼高耸的名牌精品店摆放着各式新款名表手袋,米其林评星餐厅高朋满座。还有博彩娱乐,从普通客人到VIP专属,只需用力一搏,当然,这一搏也可能是两极颠倒,倒不如晚上到号称澳门最值得一去的夜店PACHA随着电音摇摆来得轻松。我眼界所及的一角已是五彩霓虹,不知外面的世界是不是更色彩斑斓。 
  走出新濠影汇就能看到巴黎人和金沙城,再往前走就能抵达威尼斯人,那些早年在拉斯维加斯崛起的著名度假酒店都集中在这一区域,与澳门半岛相比,宽阔的马路与宫殿般的气派建筑自成一派,站在街道上放眼望去,谁会想到这些光鲜沉着的外表之下竟是激情暗涌。 
  鬼鬼在巴黎人里从事销售工作,与人打交道也算得上是他的强项,这让初次见面的我们少了几分尴尬。 
  在人群中一眼认出了谁是你,如果是剧情一定浪漫。看着手机里鬼鬼传来的视频,我如蚂蚁般的身影走在对街。寻着镜头的视角,我找到了远处的他。他向我挥挥手,看不清面容也知道笑容灿烂,在闷热潮湿的天气里这一刻如凉风拂面,令人欣喜。在巴黎人的微缩铁塔下,我们第一次面对面,期待又稍显紧张的心情并没有让我们激动得立刻给对方一个大大的拥抱,感受一下真实的存在。从虚拟到现实,陌生又熟悉,眼前的鬼鬼比我想象中更优质些,清新利落的装扮给人一种干干净净的大男孩感觉,没有丝毫油腻的成分。起初,他一直担心脸上突然冒出来的痘痘会被扣了印象分,此時应该放心了,反倒是带着一脸过敏印记的我更需要担心被人绕道爽约。我们沿着巴黎人一路到金沙城没有踏出室内半步,途经的每一个度假酒店都有自己的娱乐场、秀场、商场,如此密集依然人头涌动,它们之间是对手也是伙伴,也可以说是命运共同体。跟着鬼鬼的指引,一路看看这个看看那个,肆意闲聊。看着身边行事有礼有度的鬼鬼,我心底的防备悄然卸下。 
  人们都说知己难寻,一见如故又何尝不难得呢?二十出头的鬼鬼与三十出头的我像老友谈论着当下,并没有产生鸿沟。填补其中空白的是他的成熟还是我的晚熟?答案就在“澳门电竞嘉年华”一整天的相处中。 
  次日早晨,鬼鬼如约而至。在酒店大堂见到精心打扮过的彼此,感觉很奇妙。我们乘坐的巴士很快从氹仔跨过友谊大桥到达澳门半岛,马上就能在澳门综艺馆见到余文乐、何猷君本尊了。综艺馆里有些冷清,我们随意找位置坐了下来,为了观看明星表演赛一坐就是6小时,等待本该是个乏味的过程,还好身旁有人不厌其烦地聊着天,笑着闹着,也就没那么难熬。综艺馆是澳门最早期的赛事演出场馆,灰白水泥建筑有一种工业风的气息,与它相连的旧政府办公大楼也走着同样的路线。从白天到黑夜,嬉笑玩闹,要不是鬼鬼常常不经意间提起与女友生活的种种,我怕是要陷入恋爱的错觉了。看着眼前这个大男孩,我才发现是我的脚步太慢了,当同龄在谈论子女时,我还在期盼爱情,当后辈谈论生活琐碎时,我还在追寻自由。 
  离开综艺馆,我们一路步行,经过新葡京、炮台山到大三巴,历经沧桑的百年建筑都集中在这一区域,看起来很是陈旧,这就是澳门,小小的澳门,走一圈下来也不过30分钟。晚上,大三巴停止对外开放,台阶上坐满游客,鬼鬼和我也坐在其中,讨论着我们十年后的模样,那时的我是真正的中年人,而他刚好到我现在的年龄。我不知道十年后的我会是什么样的生活状态,是否还是一个人漂泊不定或是匆忙结婚生子,但我相信十年后的他已经有了自己快乐的小家庭。回看十年前,我实在想不起自己二十出头的模样,是不是也跟某人许诺过一辈子,憧憬着十年后的今天我已为人妻为人母,过着稳定的生活。 
  我们常常发问,什么是旅行的意义。我想,发现自我便是每一次离家的意义。这次澳门之行,短短两三天,看到的风景不多,更多的是看清了自己。庆幸自己还有赴约的勇气,没有错过一个从虚拟到现实的好友鬼鬼,也庆幸自己到现在仍然对生活保有热情,即使怀疑、失望也从未放弃。 
  旅途不是必须的,但我愿随时踏上旅程。既然如此,又何必在乎青春何处今年贵庚,随心所致岂不活得更痛快,人生更精彩。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