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天地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收藏本站

陪你一起看细水长流

时间:2018-09-26   栏目:最新消息   来源:网络


  三月的一天,张莉去商场逛,看到自己去年冬天超喜欢的一件皮草正在打折,去年一万多,现在只需六千多,她兴奋地赶快往家里跑,去向林浩申请买衣服的资金。  
  去年冬天,初见这件衣服时,她的眼前猛然一亮,那颜色款式都是她最喜爱的,她绕着衣服转了好几圈,可最后看一看价钱,只能一步三回头地离开了商场。 
  以前的张莉可不是这样的,一个月的工资多数用来买衣服,只要看到自己喜欢的衣服,没有不下手的。可自从结婚后,她把财政大权下放给了林浩后,她买什么都得向他申请资金,还要听他的唠叨。 
  这件衣服去年没买到,她心里总是在记挂,看到同一写字楼里有人穿在身上美美的,她心里不知有多羡慕。现在,价钱降了一半,她决定下手给自己也储存一件,等冬天了也美一美。 
  她兴冲冲地跑回家向林浩申请资金时,林浩一听要六千多,眼睛睁得比牛的还大,惊诧地问她:“是啥衣服这么贵!我看几百块钱的羽绒服穿在身上也暖和。” 
  后半句话把张莉呛得心疼,她委屈地说:“几百块钱的羽绒服能和六千多的皮草比吗?两者穿在身上的气质能相同吗?” 
  可林浩根本没有察觉到张莉的情绪变化,他还耿耿于怀于六千多这个数字,他回应道:“穿衣服的第一目的是为了暖和,气质是次要的。” 
  张莉的眼泪终于忍不住流了出来,她回敬一句:“那你回到远古时代,去穿树叶吧!那样还省钱。” 
  结婚前的林浩可不是这样的,张莉要天上的星星,他也会搬个梯子试一试。 
  有一次,张莉不小心把手机掉进了水里,她用吹风机吹,用干毛巾擦,好在救治及时,手机开机后还能正常运转。可林浩看到后,早偷偷跑出去给她买了一款新手机,当时感动得她只想流泪。 
  可自从结婚,家里的财务大权由他掌管后,他就像脱胎换骨般生活中处处斤斤计较,花钱时缩手缩脚。 
  张莉现在用的手机就像一辆濒临报废的汽车,时不时会自动关机,上个网像老牛拉破车,可林浩却视而不见,还美其名曰“多看手机对眼睛不好”。 
  日子越过张莉心里越恨,她恨当初结婚时,自己怕被油盐酱醋捆绑住,把财政大权交给了林浩,顺便也把家里鸡零狗碎的事交给了他,让他穿梭于超市,在琳琅满目的货架上挑选生活用品,回家再变成美味佳肴。 
  这样做自己倒是轻松了,可想买个大件的东西也要请示他。但他这个“葛朗台”却把每一分钱都看在眼里,抓在手上。


  刚结婚时,张莉本性不改,会时不时买件新衣服取悦一下自己。可当她穿上新衣服跑到林浩面前想让他赞美自己几句时,他每次都会装模作样地把衣服拿在手里观看半天,摩挲半天,然后故作专家似的说:“这衣服质地不咋地,根本不值这些钱,有个商场搞活动时打折的一件衣服比这件质地要好,但价钱比这便宜得多。” 
  这是什么鬼逻辑,打折的衣服能和专门从商场精挑细选来的衣服相比吗?张莉买新衣服的好心情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继而引起的是对婚姻更深的幽怨。 
  她想一想自己的后半生将会永远生活在这个“葛朗台”的阴影下,花每一分钱都要缩手缩脚,这样的生活让人不寒而栗。 
  她决定,为了让自己拥有一个美好的人生,她要变被动为主动。 
  过幾天要同学聚会,张莉在衣柜里大翻一通,然后故意大声说:“整个衣柜也挑不出一件好衣服来,过两天要同学聚会,这穿什么好啊!” 
  果真,林浩听到她的喊声跑了过来,问她:“一衣柜衣服,怎么就没穿的呢?” 
  张莉把衣服从衣柜里一件件往外扔,边扔边说:“这件颜色太暗,不适合聚会;这件款式已过时,穿不出去;这件不适合这个季节……” 
  听她还在碎碎念,林浩略一思考后说:“没有合适的那就买吧!总不能让我媳妇在老同学面前丢人。”边说边从钱包里掏出一张卡给了她。 
  张莉不被觉察地笑了笑,接过卡,把自己打扮得漂漂亮亮,然后一刻也不耽搁地奔赴商场。 
  计谋得逞,她怎能不高兴,如果不哭穷,他永远想不起让自己买衣服。 
  进了商场,张莉直奔那个皮草店。生怕衣服被别人抢去,好在进店时看到那件衣服还挂在那里。她兴奋地让服务员把自己梦寐以求的衣服打包后,潇洒地去收银台刷卡。 
  服务员拿着卡在刷卡机上来回试了几次后,面带不屑地抬头看了一眼她说:“你这卡里钱不够。”“卡里有多少钱?”“三千元。”听到这个数,张莉刚才还在云端的心情立刻跌落到了凡尘。皮草要六千多,林浩只给了自己一半的钱,这分明是难为自己! 
  回家的路上,张莉在怒气的驱使下,脚步如飞,此刻的她真想跑回家去,和他一拍两散,各走各路。她边走边在心里不停地诅咒那个“葛朗台”。 
  当她气愤不已地跑回家时,林浩正围着围裙在厨房做饭,看她回家,让她快点洗手吃饭。不听他说话则已,一听他的声音,张莉心里的愤懑立刻喷涌而出,“吃什么吃,我都被你气饱了!你给我那么点钱,怎么够买皮草,你存心是想让我在商场丢人。”说完眼泪不由得流了出来。 
  她的眼泪吓到了林浩,他一脸惊愕地说:“我以为你是要买参加同学聚会的衣服,没有想到你是去买皮草。” 
  她坐在沙发上,边抹眼泪边说:“你真好意思说,就算我买参加同学聚会穿的衣服,那点钱也是不够的,买了衣服没鞋子,买了鞋子没包。” 
  看她哭花了妆,林浩怔了一下后,从自己的钱包里又取出一张卡来。张莉生气不接,他把卡放在了她的包里,然后默默不语地走进厨房继续做饭。 
  隔了几天,张莉用林浩给的卡如愿以偿地买回了自己想要的皮草,她在心里为自己初战告捷点赞。 

  从此后,每当林浩稍有让自己不高兴的地方,她就会变着法地哭穷,让他出钱来哄自己高兴。


  一段时间后,林浩这个“葛朗台”果然大有改观,张莉买什么东西,他都会积极给钱,也不再提意见。只是,张莉发现,他对她的态度却没有以前热情,晚上下班回家越来越晚,有时还会彻夜不归。 
  想想老公最近的表现,她心里狐 疑不已。再想想自己最近变着法地花钱买衣服,他是不是对自己有了什么看法了?她有点心虚。 
  一天下午,林浩又在微信上发语音,说他晚上要加班。张莉听后,匆匆忙忙吃了点就直奔他的单位。 
  坐在出租车上,她眼前闪过一个妙龄女子正含情脉脉地看着林浩……这种剧情电视剧里太多了,只有这样的事才会让一个男人下班不想回家。 
  她轻手轻脚地来到林浩的办公室门前,像一个小偷一样,眯着一只眼透过门缝向里看。但她没有看到自己想象中的电视剧场面,看到的却是林浩低头俯腰在电脑前忙碌的情景。她想那个“狐狸精”有可能藏在别处,可转身看看偌大的办公楼,每个房间都黑灯瞎火的,连个人影都看不到。 
  没有看到自己想象中的一幕,她本想悄悄转身走,可没想到,匆忙中竟然碰到了边上的一把椅子,椅子和地板发出的刺耳声响惊动了林浩。 
  他打开门看到是张莉时吃了一惊,转而问她:“家里是不是有事?” 
  她慌乱中有点结巴地说:“没事,我就是顺路来看看你。” 
  林浩看了看她的表情说:“你的表情出卖了你,是不是来侦察我的?”张莉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林浩拉着她进了办公室,让她坐在自己的电脑前,给她看电脑上的东西:“这是我给一家公司兼职做的项目本子,这段时间一直在忙这件事。” 
  张莉惊讶地说:“你怎么没告诉我。” 
  “我就是不想告诉你,这样你进商场刷卡时,才会理直气壮。再者,你不是一直想换套大点的房子吗,我想好好攒点钱,过一两年给你换一套。” 
  听到这些,张莉的脸上泛起了红,原来,他是因为自己才变成了“葛朗台”。 
  这段时间闹情绪,她从来没有仔细观察过这个男人,现在仔细看看,因为长时间熬夜,他的眼睛下面有了明显的黑眼圈,神情特别憔悴。 
  她的心里突然有点温热,有点内疚,這个男人对自己何曾吝啬,他只是比自己懂得过日子需要细水长流,而且,他是在用自己最大的能力改变生活现状。相反,是自己结婚后做起了甩手掌柜,不当家不知柴米贵,由着自己的性子花钱,对未来生活没有一个长远打算。 
  她泪眼朦胧地想,有些情,细水长流最为长久,有些钱,省着花才看清真情。 
  她突然觉得面前的这个“葛朗台”越看越可爱,忍不住踮起脚亲了他一口,在他耳边轻声说:“老公,我要和你过细水长流的后半生。”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