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天地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收藏本站

降低幸福的沸点

时间:2019-06-23   栏目:情感口述   来源:网络

  标准这个东西就像烧水时的沸点,沸点低了人自然就容易幸福快乐,而沸点高了,人会经常处于“温吞”状态,什么都感受不到。所以适宜降低一下标准,就会获得幸福的主动权。 
  朋友小云生活多有不顺,老公挣钱少,还曾出过轨,那男人在信用卡上透支了四万元花在情人身上,终了却无力偿还,还是小云从娘家借来钱替他还账。当小云平静地向我陈述这件事的时候,我都快气炸了,质问她这样的男人为什么还要,早就该远离他。小云却说,可是我爱他呀,没发生这事的时候他对我挺好的,冬天的时候洗脚都是他给我洗,就算他出轨了,最后他选择的不也还是我吗?我挺知足的。这番话说得我哑口无言。 
  我第一次去邻居陈松和慧慧的家简直被吓到了,屋里就像刚打过架一样,多日来用过的盘子在客厅的地上摞着,衣服满房间都是,一摞脏衣服甚至在沙发上堆着,他家四岁的儿子都是坐在满是灰尘的地板上穿袜子和鞋。我以为慧慧会不好意思,但她看起来就像平时一样正常,竟然还邀请我在她家吃晚饭。后來相处的时间多了,谈到卫生这个问题慧慧直言不讳地说,陈松就是个邋遢人,但也就是邋遢,没别的不好,所以她就降低了自己对于卫生的要求,有空的时候她会打扫一下房间,没空就让它乱着,反正又不会少两斤肉。我听了暗自思忖,对爱人的要求难道是随时可降的? 
  我有一个远房表弟,三十岁的人了仍是烂泥扶不上墙,离过两次婚,生过三个孩子,最终什么都没有落下。他父母替他张罗了第三次婚姻。我是不怎么看好的,因为他被父母宠坏了,一辈子活该是烂泥的下场。可是两年过去,表弟就像变了一个人,再也不嚷嚷着换工作了,懂得了节俭,每天早早起床做早餐,按时上下班,对父母也常是和颜悦色的。我问他为什么转性那么彻底,他一点都不避讳地说,他遇见了小林,这是他一辈子的幸福。小林就是他的第三任妻子。通过和小林聊天,我得知她是个要求相当低的女人,她也有过一次不幸的婚姻,嫁给表弟时她就深知表弟的优缺点,她说表弟这个人其实很善良,又重情义,有这两点就够了,其他的可以改造,或者干脆忽略不计。 
  以前,在我看来,小云、慧慧以及表弟的生活都是爬满了蛀虫的朽木,外表不光鲜,自己也受罪。可通过聊天,当事人都表现出一种幸福的神情,我开始暗自思索,难道所有看似不幸的婚姻都有幸福的潜力?或者婚姻中的不幸都是自己的意识制造出来的? 
  我一直认为自己的婚姻是不幸的,因为我常常感到家庭的重担都落在我一个人身上,我经常因此而委屈。可是当我将这种想法说出口的时候,小云却“哧”地一声大笑了,她问我,你有什么重担可担呀?不用工作、挣钱,也不用伺候两家的老人,不就是养个孩子做个饭吗?这也叫重担?什么都不做你还不成废人了!我承认小云说得对,可我有我的苦衷,先生除了挣钱,家里的大小事包括孩子他都不管,洗衣机不会用,做饭像猪食,臭鞋烂袜子乱扔,喝多了酒还会把家里的客厅吐成沼泽地。但是小云又说了,他就是那种人,不会做家务,为了挣钱还不得不喝酒,你比谁都明白这个道理,真不明白你是和他过不去还是和你自己过不去。 
  我阮然大悟,难道多年来都是我自己按照自己的标准在过活?如果谁达不到我的要求,我就认为自己是不幸的?比如我挑剔先生做的菜没洗干净,味道也不好;我嫌他挤牙膏的时候不从底部往上挤而是从中间挤;怪他和客户谈事情的时候不接我的电话。昨天就发生了一件让我大为恼火的事,先生夜里喝酒回来,直接就在卫生间的地砖上撒尿,因为卫生间的地漏上面放了一只垃圾桶,尿流不下去,于是整个卫生间被漾满酒气的尿泡了一个晚上,第二天早晨我才发现。我嗷嗷地跑去卧室将睡梦中的先生扯起来,让他看自己昨晚干的好事。他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表情说,不就是把尿尿在地上了吗?有什么要紧呀?我声嘶力竭地对他说,你是不要紧,可是我要紧。我不依不绕地骂了他一个早晨,直到他厌倦地摔门而去。我觉得这日子是没法过了,为什么所有倒霉的事情全让我摊上? 
  半月后表弟家的儿子摆满月酒,我去参加,席间和小林谈起我和先生的遭遇,小林只说有什么要紧的啊?姐夫是喝多了,他又不是故意的,把卫生间收拾一下就好了,天又没有塌下来。我愣住了,怎么在我看来极严重的问题到了别人那里都不是问题了?小林又说,你之所以不能忍受,是因为他干了与你的期望不相符的事情,可是谁又能那么精准,干一些完全在别人期望之中的事呢?期望这个标准本身就是虚的,以它作为衡量快乐或者悲伤的标准是不是太主观了? 
  我仔细想,确实是这样啊,标准这个东西就像烧水时的沸点,沸点低了人自然就容易幸福快乐,而沸点高了,人会经常处于“温吞”状态,什么都感受不到。所以适宜降低一下标准,就会获得幸福的主动权。 
  我想到先生平时是怎样对我的。比如我丢了钱包,我自己先会气极败坏了,打电话给先生,他却说不就是两千块钱吗?我补给你。我就更生气了,我说你补给我的钱又不是那些丢掉的钱。他说,你看,我这么说是想让你高兴一点,本来你丢了钱包就已经很难受了,我再骂你不中用你不是更难受?再比如冬天时我喜欢去洗浴中心洗澡,让服务员替我抹一身橄榄油、蜂蜜和奶膏,然后去干蒸房蒸上二十分钟再去冲洗,之后全身的皮肤既使在北方寒冷干燥的冬天也会弹指可破。这种花费一次就要好几百元。我向先生提起这件事,没曾想过了没一个星期他就给了我一张那家洗浴中心的钻石卡,说里面有八千元,拿着这卡去里面的健身房或餐厅都是免费的。我问先生卡是怎么弄的,先生说他存了五千块钱,洗浴中心又赠了三千块,这是他们那里最高级的卡了。我就开始埋怨先生乱花钱,我不过那么随口一说,他还真当真了。诸如此类的事情生活中有很多,以前我总觉得先生很没有原则,我说什么做什么他都无所谓,现在想来,那是他对我要求低:我丢了钱包,他要求只要我的人没事就行;我说喜欢去洗浴中心,他就觉得只要我高兴就行,其他都是次要的。 
  难怪先生总说他和我在一起生活很幸福,因为他对我没有什么不满意的。而我却恰恰相反,我一直觉得生活中缺点什么,总在不停地寻找,弄得自己满心疲累。却原来,是我自己要求太高了,谁如果达不到我的要求,我就会对谁不满,心里的不满多了,自然就没有多余的力量去体会幸福。 
  有人说幸福是一种发现和感受的能力,不幸的人并不是不愿去发现美好或感受能力低下,而是他们的价值观人生观多少偏离了些方向,他们的标准太高、固化而单一,他们把自己围在一个狭小的范围里,因为别人达不到他们的标准而认为是老天遗弃了他们。我很庆幸自己悔悟得足够及时。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