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天地网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收藏本站

下一站幸福:我们都是迷途知返的孩子

所属栏目:健康之路   来源:网络   编辑:网上天地网


  和俊宇结婚后,我搬进了他的家。没想到才一个月,我就觉得浑身不自在。 
  那是个小两居的房子,俊宇妈妈离异多年,她单身一人住在隔壁。一天,饭桌上婆婆微笑着对我说:“小林,你们的内衣散落在房间,我给你们洗了,下次可要统一放脏衣篮啊。”我想起昨晚和俊宇亲热过后的内衣也在房间,一时间脸红不已。俊宇没察觉到我的尴尬,竟一脸得意地对我说:“你看,我妈对我们多好!”原来婆婆有我们房子的钥匙,她隔几天就要进来,帮我们打扫卫生,整理衣物。这让我很不习惯,感觉没有了自己的隐私空间,一切都暴露在婆婆的目光之下。 
  吃完饭我把俊宇拉进房间,对他说:“以后能不能别让你妈帮我们做家务了,我们可以自己做,再说我们也需要有自己的独立空间。”他有点不开心:“我妈这么好,愿意帮我们做家务,你应该懂得珍惜。”听了他的这番话,我一口气堵在了心里。 
  前夫出轨,我从上一段婚姻中仓皇逃离,一年后,伤痛逐渐抚平,在朋友的介绍下,认识了俊宇,他是上海本地人,在一家国企做软件维护,因为前妻怕影响身材,一直不肯生孩子,俊宇不能接受,提出了离婚。接触一段时间后,我们彼此感觉良好,在父母的催促下领了证。本想着我们都没孩子,婚后的相处应该也很简单。只是,等到真正生活在一个屋檐下,我才发现没想象的那么容易。 
  比如周末的时候,我们偶尔去超市,俊宇也总是带上婆婆,他说婆婆一个人在家挺孤单。好不容易我和他周末都不加班,去佘山郊游,他也叫上婆婆,我顿时没了兴致。


  有一天,我和俊宇去逛街,在商场我看中一件外套,卡里钱不够,我让俊宇帮我付,他面露难色,支吾着没有行动,却小声反问起我:“你刚发工资怎么又没钱了?”我无奈地脱下那件外套,对营业员挤出一个尴尬的微笑,表示我再逛逛。 
  转身离开,我的脸色一沉。刚才他一语戳中了我的痛处,发了工资我刚还完上个月的信用卡,口袋里就所剩无几了。我每月总忍不住买买买,到了月末捉襟见肘就开始后悔没能存住钱。再回想起平时出去吃饭,他也是小心翼翼地跟我轮流着买单,心中顿时五味杂陈:都说男人愿意为女人花钱,才是爱对方的表现,他这不是表明了不爱我嘛。是他对我们的婚姻不看重,才会这么在意金钱的付出吧。 
  回到家,我生着闷气,对他爱理不理,见我脸色有些难看,他问我是不是哪里不舒服,我只说逛街有点累了,语气里却分明带了刺。临睡的时候,我忍不住问他是不是对我们的婚姻没信心,平时才会算计着付出。明白了我所指,他有点急:“工资卡在我妈那兒,我平时的生活费也不多。”他支支吾吾地解释完,我更来气了:“平时没有独立的空间不说,连经济也被控制了,你妈可真是无处不在。” 
  听我这么一说,他也恼火起来:“我的工资给我妈管着也好,你成天乱买东西,哪个月的工资够自己花过?你又为这个家付出过多少?” 
  他连续发问呛得我一时语塞,等我想出言反击时,他显然不想就这个问题继续说下去,嘟囔了句“困了,先睡吧”,翻了个身,不再搭理我。 
  我睡意全无。第二段婚姻,远比想象中难经营,之前是我想得太乐观。婚前我们约定今后一定要坦诚相待,共度余生的美好憧憬,就这样变得模糊起来。我不得不面对一个事实,我们俩都还像个孩子:我只顾自己花销,没承担起家庭的经济责任,而俊宇过于依赖他妈妈,太不独立。这些问题,第一段婚姻里应该就存在,只是在第二段婚姻里,我们都不肯去正视、去改变。 
  那段时间,住在同一屋檐下的两个人,慢慢有了些生疏冷漠。这种感觉很糟糕,我甚至想,当初选择俊宇是不是一种错误。


  那天晚上,我突然接到我妈的电话,说我爸住进医院急需十万元手术费。他们的积蓄大多买了国债,一时拿不出,而我平时一点存款也没有,我急得直哭。看我满脸泪痕,俊宇一把抱紧我,怜惜地说:“没事,有我呢!”他接连打了好几个电话,跟朋友凑足了钱,随后买好火车票带着我连夜往江苏老家赶。 
  一场虚惊,我爸是肠血栓,手术很成功。那几天,俊宇忙前忙后,每天坚持陪夜,找话题跟我爸聊天,逗得我爸那张原本愁云满面的脸笑成了一朵花。这样的俊宇简直比我这个亲生女儿还贴心。得知我爸手术的钱是俊宇筹来的,我妈挺感动,私下对我说:“俊宇这孩子不错,好好跟他过。” 
  我听了这话愣出了神儿,忍不住问自己,俊宇这么好,我们之间怎么就在婆婆问题上产生了这么大的隔阂呢?都说患难见真情,这次他这么帮我娘家,说明是真心爱我,之前我怪他把钱看得紧,对我留一手,看来是错怪他了。纵然平时他有不妥的地方,我也该好好跟他沟通,何况我平时只顾自己花销,家里的开销从没出过半分,如此不负责任,也让俊宇产生了不信任感。想到这,我有些脸红。


  在回程的火车上,我主动跟俊宇长谈了一次。我们的婚姻都曾失败过,只有正视自己的问题,做出改变,共同成长才能把婚姻经营好。在这点上我俩达成共识。 
  我接着说:“我能理解你妈妈的做法,你从小学跟她一起生活,她又当爹又当妈地把你抚养大不容易,已经习惯了什么都帮你管着,但是现在我们结婚了,可以自己经营小家庭了。做家长的也要懂得适当放手。”俊宇点点头,表示婚姻生活的不独立是我们之间的主要矛盾,以前他一直回避这个问题,现在他决定好好去处理。 
  回到上海的那个周末,俊宇早早地去菜场买了菜,叫我一起下厨。我有点疑惑,问他:“怎么,今天不跟妈一起吃饭?”他在水池跟前边洗菜边回答:“我跟妈商量过了,以后周末我们小家自己开伙。”我知道这意味着什么,会心一笑。帮他戴上围裙,我从背后给他一个轻轻的拥抱。 
  一天,婆婆把房子的钥匙拿给我,她微笑着对我说:“小林啊,以后你们的家务还是你们自己做吧。”说完她就神采奕奕地出了门。我正疑惑着呢,俊宇告诉我,他让婆婆的妹妹劝说了婆婆,要让儿子媳妇有自己的生活空间。婆婆本意也是希望儿子再婚幸福,意识到自己的问题后,愿意去改变自己。这段时间,俊宇又给她报了个老年舞蹈班,时间久了,她结交了不少舞伴朋友,爱上了跳舞,有了自己的精神世界,也就乐在其中了。 
  那次借钱的事给我很大感触,手边没有存款太没安全感。那天,发完工资,我第一时间把工资卡递给俊宇:“以后我的每笔消费你替我把关,家里开销也算我一份啊。”看到我主动要求控制消费,诚意满满,俊宇乐开了花。没几天,他也从婆婆那拿回了工资卡,在他的建议下,我们去银行办理了共同账户,商量好每月从每人的工资里拿出一部分钱存进去,我们一起来管理小家的财务。 
  不久后,我惊喜地发现自己怀孕了,父母们知道了都非常开心。那晚,俊宇神秘地递给我一张卡,他说这是婆婆给我的,这些年她帮俊宇存下的钱都在里面。俊宇搂住我,跟我商量:“老婆,现在我们有了孩子,该好好规划以后的生活了,我们把现在的房子卖掉加上这些存款,换一套学区房吧。” 
  我拥紧他,想起过往的烦愁与艰辛,一路走来,婚姻里我们这对迷途知返的孩子终于找寻到了自己的幸福,抚摸着不断隆起的小腹,我的眼眶湿润了。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