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天地网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收藏本站

我爱你,很久很久了

所属栏目:健康之路   来源:网络   编辑:网上天地网

                       1


   辛雪不记得这是第几次同康成分手了。虽然分手的原因各有不同,但每次都绕不过康成的妈妈。 
  这次,她依然是内心想要复合,却又有个声音告诉自己,不能再妥协。 
  所以,两人就这样耗着。 
  直到两个月后,她从别人口中得知康成与别人谈恋爱的消息。 
  虽然在心底早盘算过会有这么一天,可是那个消息扑面而来的时候,她还是感到猝不及防。 
  她想,关系虽然断了,可是七年的感情,至少应该悼念一下吧。 
  她生平第一次去酒吧买醉,醉到分不清东南西北,醉到包被人偷走了都浑然不觉。 
  还好手机一直放在桌上。 
  于是她在午夜十二点含糊不清地挨个给朋友打电话求助,有的人关机了,有的人发过来一个红包。 
  她摇摇晃晃在保安鄙夷的目光中走出酒吧大门,夜晚的凉风让她瞬间清醒了几分,她看到一辆车像箭一样冲了过来,在她身边停住。 
  顾子恒一脸焦急地下了车,看到她安然无恙,轻轻松了一口气。他什么也没说,只是脱下身上的风衣给她披上。 
  她想冲他笑笑,嘴角牵了牵,泪水却不争气地流了下来。 
  辛雪突然想到一些往事。 
  那时顾子恒还在医学院读书,是她大学室友秦薇的男朋友,他每次来看秦薇都会买很多好吃的,寝室里的姐妹都很喜欢他。 
  后来秦薇去美国继续深造,留在了那里,他们便分手了。 
  秦薇说,爱情总有一天会消失的,可是事业却是受益终生的事情,我不想为一份前途未卜的爱情放弃自己的大好前程。 
  辛雪觉得秦薇的决定对顾子恒不公平,谁都看得出他很珍惜这份感情,他心无旁骛地爱着秦薇,不应该收获这样一份苦果。 
  所以秦薇走了之后,辛雪在顾子恒最难过的日子里,一直留在他身边关心和开导他,他们倒成了好朋友。 
  他说,你对我的帮助和关心我都会记在心里,若有一天你需要我帮忙,我一定义不容辞。 
  辛雪只是笑笑说,若有一天我和康成分手了,只希望你能借个肩膀给我靠一下。 
  结果,一语成谶。 
  回去的路上,顾子恒什么也没问,只是沉默地开着车,而辛雪一直一直地流着泪。回忆她和康成曾经相爱的岁月。

                  2 


  她还记得大学毕业前,两个人兴致勃勃跑去见家长,准备把毕业证和结婚证一起领了。 
  康成那身为教导主任的母亲只是神色冷淡地看着辛雪说,你们拿什么结婚呢?连个正经工作都没有,要钱没钱要房没房,万一来年再添个小的,指望我给养活不成? 
  辛雪知道她这话是说给自己听的,康成的父亲是一家国企的中层干部,他的毕业去向根本无需操心。 
  倒是她自己,读着二流大学里的三流專业。 
  她的自尊心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打击,于是一气之下加入考研的队伍, 把一腔的愤怒全部化成了学习的动力。 
  她如愿考上研究生,却因为用脑过度,患上严重的神经衰弱。 
  辛雪毕业后去了一家外资银行,两年里,她从一个小职员一直做到理财主管。 
  可是事业的一路开挂并没有缓和她与康母的关系,她对她的态度还是一如既往的冷淡。 
  辛雪突然感到很累,这么多年她不是没试过去讨她的欢心,那感觉就像试图去唤醒一个装睡的人。 
  可是康成却不这样认为,他觉得自己的母亲虽然有些严厉,但是非常通情达理,倒是辛雪,钱越挣越多,脾气也越来越大,往日温柔娇俏的女孩变成了喜怒无常的神经质。 
  也许,她与康成,终归是没有缘分吧。 
  辛雪做了一个让许多人大跌眼镜的决定,从银行辞职,去澳洲玩一圈。 
  回来之后,整个人变得又黑又瘦。她自我解嘲,之所以黑,是因为她把整个墨尔本的阳光都挂在脸上带了回来。 
  所有人都觉得她这么做,是受了康成的刺激。 
  只有顾子恒说,看气色就知道,你终于能睡到自然醒了,可喜可贺! 
  她感到欣慰,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 
  辛雪留在家里帮父亲打理自家的汽车配件商店,她觉得父亲现在的经营模式有些落后,便在网上注册了一家电子商店,自己亲自设计推广,半年之后,营业额竟然比实体店还大。 
  母亲再没有因为她失去工作发牢骚了,却给她找了一个新的任务:相亲。 
  辛雪也不知道她从哪里搜罗来那么多形形色色的奇葩男,她记得其中有一个是父亲朋友的儿子,家里是开二手车行的,一见面就对她说,我不喜欢美女,美女爱钱又矫情,不好养活,像你这样的正合我意! 
  辛雪说,我真没听出你这话是夸我还是骂我,我虽然是个丑女,可是很遗憾,我也很喜欢奢侈品,我更喜欢花钱,对我不好的话,我说不准也会跟别人跑了,所以我们不合适!

              3


  顾子恒把这件事当笑话一样听。 
  他说,这个男的不会说话,眼光也有问题,不是良配。 

  辛雪看着窗外渐渐落下去的夕阳,淡淡地说,我真觉得自己一个人挺好的,不必为了谁改变,想去哪儿便去哪儿,想睡到什么时候都可以,自由自在,为什么非要找一个男人呢?

  顾子恒追随着她的目光看向远方,他突然说,如果那个人不需要你改变自己,也给你一片自由的天空让你尽情翱翔,你会考虑一下我吗? 
  辛雪有些吃惊地看向他,目光触到的是一张棱角分明的脸,被落日的余辉染上了一层淡金色的光晕,整个人看上去熠熠生辉。 
  辛雪的心跳突然失去了节奏,她觉得这简直太疯狂了!她们寝室的人要知道她和顾子恒在一起了,一定以为这是个恶作剧。 
  然而更疯狂的是,她心里除了惊,竟然还夹杂着一种难以言说的甜蜜。 
  和顾子恒在一起之后,辛雪才知道,恋爱还有另一种谈法。 
  没有惊天动地,亦不患得患失,一路走来,他一直在那里,是她触手可及的温暖。 
  好的爱情并不需要你爱得多深多用力,而是和他在一起感觉很舒服,彼此都是自己的最佳状态。 
  顾子恒是一个很好的男朋友,他温柔儒雅,风度翩翩,细心体贴,很会照顾人。 
  和他恋爱后,她不再失眠,不再偏激,不再纠结痛苦。辛雪的父母都对他很满意。 
  大概两个人太熟悉了,有点老夫老妻的感觉,辛雪有时也不免遗憾。 
  他们见证了彼此在爱情里的分分合合,那些最好年华里最天真的勇气都给了另外一个人,剩下的是沧海桑田过后的细水长流。 
  她想,如果秦薇这个时候出现求复合,他会如何选择呢? 
  很快她担心的事便发生了,的确有人不识时务求复合,不过不是秦薇,而是康成。 
  康成的母亲住院了,肝癌晚期,她的主治医生正好是顾子恒。 
  辛雪去找顾子恒的时候,在走廊里遇见了康成。 
  得知他母亲住院,辛雪还是去看了看她。 
  康母瘦得脱了相,身上那种冷冰冰高高在上的气质消失得无影无踪,整个人看上去柔和了很多。 
  她握着辛雪的手说,以前觉得你太要强了,以为我儿子跟你在一起会受气,让你受了不少委屈。 
  你不要怪康成,他之所以选择别人是因为我得了这个病,他不想再惹我生气。 
  可是他不快乐,他心里一直喜欢的人还是你,他和那个女孩已经分手了,我希望你能再给他一次机会。 
  辛雪哭了,但没说话。

           4


  康成要送辛雪下楼。 
  辛雪正在推辞,顾子恒突然跳了出来。 
  “你母亲需要人照顾,我也正好下班,辛雪就不用麻烦你了。” 
  谁都看出康成眼中深深的失落,他用极低的声音对辛雪说:“我等你,多久我都等。” 
  回家的路上,顾子恒闷闷地开着车。 
  因为在意,所以担心她会回去找康成,因为在意,他刚刚把她从康成身边带走的时候,手都是颤抖的。 
  顾子恒把车停在路边,一脸认真地看着辛雪说: 
  “我第一次见到你,心里就想,這个女孩子真的很特别,她的眼睛比星星还亮,笑容比阳光还灿烂。 
  可惜的是,我们在彼此的爱情里都迟到了,所以我只是远远欣赏你,并没有别的心思。 
  后来秦薇走了,我很难过,是你帮我度过了生活最灰暗的日子,你安慰我开导我,甚至帮我照顾生病的祖母。 
  那时我就想,我愿一直留在你身边,不管以什么身份,哪怕只是最普通的朋友……” 
  “所以呢?”她小心翼翼地问。 
  “所以我爱你,很久很久了……不论康成说什么做什么,我都不会轻易放手。” 
  辛雪看着眼前的男人,忽然间酸了鼻子,却咧开嘴笑了。 
  “我也要你明白,不论康成说什么做什么,我都不会离开你。因为我也爱你啊。” 
  顾子恒愣了愣,伸手抱住了她。 
  此刻,夜色如墨泼黑了整个天空,有迷人的星光透出来。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