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天地网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收藏本站

你是我戒不掉的心动

所属栏目:健康之路   来源:网络   编辑:网上天地网

                  谈谈恋爱不是挺好吗


  马红带着男友去参加最好朋友的婚礼。 
  在现场,当新娘子坐着月亮模型像个仙子似的飘下来时,作为伴娘的马红,可比新郎激动多了,她的妆都要哭花了,抓着身边的高大宇声讨,“这个该死的妞,明明说好陪我一起到老的,却这么急着把自己嫁了。”高大宇回握着她的手,安撫她,“你不是有我了吗?” 
  新娘扔捧花的时候,在人群中搜寻马红的影子,用眼神儿示意她,马红却远远地躲在后面。不知道是闺密手劲儿太大,还是故意看准她的方向扔的, 一群伸着胳膊等着的姑娘,眼睁睁地看着那束捧花划出了一个长长的抛物线,最后被高大宇一伸手,轻轻松松地接下了。 
  大家哄笑起来,调侃着,“这新娘子可真有劲儿,以后要是小两口吵架,新郎该担心一下自己的生命安危了。”高大宇捧着那束花,顺势单膝跪在了马红面前,“我们也结婚好吗?” 
  马红一下子成了全场瞩目的焦点,有几个反应快的家伙带头鼓起了掌。她心里有点慌,有点乱,高大宇这求婚可真是投机取巧,借了人家的花,用了人家的场地,连吃瓜群众们都是现成的。 
  可是,那么梦幻的灯光,那么热烈的场景,马红根本顾不得埋怨他偷懒,就接过高大宇的花,戴上他递过来的戒指,虽然镶的只是碎钻,依然点亮了她眼晴里的小星星。 
  晚上,没等闹完洞房,马红和高大宇就牵手回家了。一路上,两人回味着婚礼上的忙乱。护城河边的柳树已经抽出了嫩芽,轻风已经是吹面不寒。 
  高大宇摩挲着马红手指上的戒指,突然兴奋起来,“下一对办事的是不是就该咱们了?你觉得什么日子好?” 
  马红这时才想起来,自己刚刚答应了高大宇的求婚,可是,她可从没想过要结婚的事啊,只能顾左右而言他,“大宇,你还记得吗,咱们刚认识那会儿,也是现在这个时候,叶也绿了,花也开了,一切都是崭新的样子,真好。” 
  高大宇拉住她,一脸认真,“我现在在跟你说结婚的事。”马红皱了眉,“咱俩现在这样不挺好的吗?” 
  高大宇急了,“马红,你不会这么快就要反悔了吧?”

             老妈看不惯就对了


  那天,马红好说歹说,总算暂时安抚住了高大宇。 
  回到家,她拿钥匙一开门,却发现门从里面反锁了。她轻轻敲了敲,里面没人应,她打爸妈的电话,都关机了。后来,她慌了,也顾不上吵到邻居了,使劲儿敲着门,大声喊着爸、妈。好一会儿,老妈才过来给她开了门,没好气地说,“以后再这么晚就不要回来了,我们都睡了。” 
  马红看着才刚刚过了九点的表,哭笑不得。老妈一直嫌她不结婚,整天念叨她,“马上就30岁的人了,你还拖着不结婚,小区里的邻居们问起来,我都不知道该怎么说。” 
  “您不至于啊,你是怕我啃老吧,我每月上交生活费,总行了吧?”马红死皮赖脸地跟老妈撒着娇。没想到,老妈干干脆脆地回了一句,“你还是用这笔钱出去租房子住吧。” 
  马红的老妈是那种很传统的女性,觉得女人就该到年龄结婚,承担起一个家庭的柴米油盐。所以,马红刚上初中的时候,她就着手训练她,手洗自己的袜子和内衣,还让她到厨房做帮手。马红学习方面很厉害,每次考试都是年级前三,可惜,她偏偏在生活上是个白痴,不管试过多少次,她每次倒完油之后,都迟迟不敢往锅里放菜。 
  自从有一次炒菜未遂,却烫伤了手背之后,马红就再也不肯进厨房了。老妈看不惯她饭来张口的劲儿,每次都恶狠狠地高能预警,“连个饭也不会做,我看看你结婚以后怎么办?”马红笑嘻嘻地回嘴,“我以后就不结婚,一辈子赖在你和爸身边。”结果很不幸,她居然一语成谶了。 
  其实,马红不想结婚,是因为爸妈的婚姻。老妈一直是这个家里的全权负责人。一直到现在,老爸在别人眼里依然是风度翩翩的帅大叔,老妈却是连面相都变了,她年轻的时候,也是个眉目如画的娇憨少女,这些年的婚姻生活,让她的脸上都是掩不住的凌厉之色。 
  这样的婚姻让马红害怕,她很害怕自己也会在婚姻中日复一日的熏染,最终变成了另外一幅模样。爱情不爽了,就可以离开。一旦进入婚姻,就算糟糕,也得坚持下去。 
  老妈越看不惯她,她心里就越笃定,有关婚姻的决定,只要是老妈反对的,那就算做对了。

             婚姻也需要演习


  那天在公司,跟马红关系挺不错的小蕙跟她大倒苦水,她和老公的每个月工资一到手,还完房贷也就剩不下几个钱了,连最基本的日常花销都得严格控制着,就目前的经济状况,连怀孕都不敢想。她眼看着这个月的蚂蚁花呗又还不上了,只好偷偷向马红求助。 
  马红爽快地在手机上转给她两千元钱,小蕙感慨地说:“好好享受单身生活吧,自己挣钱自己花多好啊,这结了婚以后啊,压力可大呢。”她嘴上虽然抱怨着,却一脸甜蜜地拿出新家的装修效果图给马红看,“你看看我家的电视墙,两侧改成书柜了,不但省了装修的钱,还能装装文化人。” 
  马红看着小蕙家的电视书柜,还有书柜旁边的懒人沙发,她越看越喜欢。她查了查自己的帐户余额,每个月刚刚收支平衡,别说装修电视墙书柜了,就连房子都不知道猴年马月才能有。 

  那天,高大宇听说马红要从家里搬出来住,就陪她去了房产中介,他们看了好几个房源,终于订好了一个一居室的出租房,虽然老旧了点,但位置不错,在他们俩公司的中间,也还算得上物美价廉。

  马红看着那个破旧的小居室,叹了口气。高大宇买来了乳胶漆,自己动手粉刷了墙壁,又做了简单装饰,那间小房子焕然一新,总算有了点家的感觉。马红点了份外卖,高大宇一边吃,一边告诉她,“我爸妈可是有意见了,说咱俩老这样可不行,都耽误他们抱孙子了。” 
  马红突然想起小蕙家的新家,就问高大宇的帐户里有多少钱了。大宇拿手机查了查,马红凑过去一看,这几年,他还是攢了些钱,确实比自己强多了。可她嘴上并不服气,“这点钱连个首付都不够,你还想结婚呢?” 
  高大宇心里一动,“你愿不愿意和我先试试婚?”大宇跟她解释,如果她不想现在就结婚,他们可以先来个婚姻演习。他俩先共同生活一段时间,有利于彼此生活习惯的磨合,如果还能靠他们自己的力量,共同攒出一套房子的首付,就证明适合结婚。 
  马红考虑良久,答应了。

                我们结婚吧


  高大宇和马红入住新家的那一天,他们决定好好庆祝一下,结果发现,家里停电了。大宇给房东打了个电话,才知道这房子的线路老旧,总是会出现这种情况,应该是保险丝断了,让他们自己买一根换上就行。 
  他们一起去了超市,高大宇买好了保险丝,马红买了几袋速冻水饺,回去后,她拿着水饺进了厨房,他拿着保险丝去找电表,两人相视一笑,顿时有了一种“你耕田来我织布”的默契感觉。 
  那天,马红在厨房里给老妈打了个电话,让老妈远程指挥她,怎么把锅里的速冻水饺煮熟。彼时,高大宇正蹲在楼道里查百度,如果更换保险丝。 
  高大宇在换了第三根保险丝后,屋里的灯终于亮了起来,他掩饰不住内心的喜悦,冲进厨房,刚要邀功请赏,却发现马红正对着一锅煮得皮馅分离的水饺赌气。那天,他们手拉手去楼下的小店吃了两碗炸酱面,味道还不错。 
  过了一段时间,高大宇和马红迅速学会了两道家常菜,酸辣土豆丝和西红柿炒蛋,虽然口感总是有点一言难尽,但至少能填饱肚子。他们还学会了在晚上八点半后去超市抢购,那个时间有很多东西都在打折。每到发工资的日子,他们盘算着卡里的余额,离一个新家的距离越来越近。 
  那天,高大宇感冒了,嗓子疼得厉害,马红跑到厨房给他炖了一碗冰糖雪梨,虽然一不小心把水蒸干了,卖相也有点惨,高大宇还是吃得很有滋味,马红迫不及待地要好评,“我煮的这个味道怎么样?” 
  高大宇满足地吧唧着嘴,“嗯,特别好,以后再生病,终于不用听你说,多喝开水了。”那晚,马红失眠了,她想了很多,婚姻生活似乎没有想象中那么可怕,两人一起面对,难题总会解决的。而且,在这个过程中,他俩不但提高了独立生活的技能,更是有了一种在同一战壕做战友的感觉。之前,她内心深藏着对婚姻生活的恐惧,自以为避开了生活的琐碎,其实也放弃了很多快乐。幸好有高大宇,不管婚姻会有多难,他都愿意陪她一试。 
  她伏在高大宇耳边,悄悄说了句话,“大宇,咱们结婚吧。” 
  高大宇把她揽在胸前,在黑暗中偷偷笑了,自己曲线救国的计谋终于得逞了。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