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天地网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收藏本站

母亲的“事业”

所属栏目:穿衣搭配   来源:网络   编辑:网上天地网


  我已经和母亲说过很多次了,不要再捡那些纸箱子塑料瓶子了。本来就狭窄的楼梯口俨然成了垃圾回收站,就算对门的邻居不提意见,自家人进进出出也不方便。 
  母亲每次都唯唯诺诺地点头答应,可是等我下班回到家里,楼梯口的纸箱子塑料瓶非但没有被处理掉,反而又多出来一堆。 
  我有些生气,但是也不好发作。 
  母亲不缺钱,每月我和姐姐都会给她钱,日常消费就是每天出门买菜,菜钱妻子都是每星期给一次,每次都多给,生怕母亲倒贴钱。 
  真不理解为什么她还每天捡废品卖,再说这也不值什么钱啊。 
  单单是这些,我还没有必要生气。我之所以生气是因为母亲这样做会让我脸上无光。 
  我好歹也是一名受人尊敬的大学教师,虽说不像那些做生意的大老板们那样日进斗金,但也能做到让家人衣食无忧啊。每次下班回到小区,远远地看见母亲在垃圾箱里搜寻能卖钱的废品时,心里总会感到一阵别扭。有时候会想,母亲这不是在给我丢人现眼吗? 
  有一次,我看见楼梯口已经堆满了纸箱子塑料瓶,连开门都有些费劲儿。我没能克制住自己,一脚把母亲码好的塑料瓶子踢开。那些被母亲码得整整齐齐的塑料瓶子散开来,有的直接滚到了楼梯下面。 
  母亲听到声音,来到门口,看着眼前狼藉一片。 
  我气冲冲地迈进屋子,连招呼都没打。 
  她知道我生气了,不敢说话。或许到了依靠子女的年纪,每个母亲都会对子女有所忌惮吧。 
  那天下午,母亲悄悄地把楼梯口的废品都卖了。而且,从此以后她再也没有往家里捡回过一张硬纸片。 
  几天后,我在电视节目上看到一个倪萍的访谈节目。 
  倪萍回憶自己已经过世的姥姥。 
  姥姥患了脑萎缩,行动能力和思考能力渐渐丧失,倪萍为了缓解姥姥脑萎缩的速度,就给姥姥布置工作。她先是从单位拿回一摞旧报纸,让姥姥按照名称日期分门别类地整理叠好。倪萍骗姥姥说叠一张报纸单位给发五分钱,姥姥每天就这样坐在阳光里戴着老花镜叠报纸。后来倪萍心疼姥姥叠报纸太费眼睛,就让她用手嗑瓜子,磕满一瓶瓜子姥姥可以得到三元钱的工资。 
  主持人问倪萍,为什么姥姥都脑萎缩了你还骗她干活,为什么不让她好好休息呢? 
  倪萍说,我怕姥姥一旦躺在床上休息,就再也起不来了,只要她能动,就能锻炼身体的机能,就能多活一天。 
  看这期访谈节目的时候,母亲正坐在自己的屋子里,眼睛空洞地看向窗外。 
  我看着母亲佝偻的背影,突然意识到自己可能做错了。 
  母亲被我从农村接到城里,就像一棵被连根拔起的树,从农村肥沃的土壤被移栽进城市里的钢筋水泥地。她很少开口说话,她不会像小区里其他阿姨那样跳广场舞,在此之前她唯一的乐趣就是自己一个人去小区周围寻找那些被人遗弃的她眼中的“宝贝”。 
  可是自从我上次发火后,她就很少出门了。 
  几天后,我提着一摞被叠好的纸箱子回家,站在门口按门铃,母亲开门。 
  我笑着说:“娘,出版社今天来我们教研室送书,这些装书的纸箱子本来是要扔掉的,我一想还能卖些钱,就给你带回来了。” 
  母亲先是惊讶,然后笑逐颜开地把那些纸箱子放在地上。 
  从此以后,母亲又开始重操旧业,我大力支持她的事业,经常把学校里那些不用的纸箱子给她带回来。为了不影响家人和邻居进出,每个星期我都和母亲一起把楼梯口的废品卖掉。 
  每天上午和下午,母亲都会出门在小区周围搜寻那些能卖钱的废品,有了这项“事业”,母亲的城市生活不再乏味,每天都是精神饱满的状态。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