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本大全】

    死神的赌局

    作者:佚名来源:未知时间:2019/08/12

       滚滚的河水挟着泥沙静静的流淌,此时竟看不到一朵浪花,不过很快就会有浪花了,而且是一朵很大的浪花。人生之于岁月,又何尝不是如此,又有几个人能在岁月的长河里掀起浪花。而今,自己唯一能做的,就是在脚下的这条大河中掀起一朵浪花了。

      又要过年了,小凡最害怕的就是过年。二十七八了,还是一事无成,整天抱着写书出名的梦想,丢了工作,自己的梦想也是镜花水月,永远只在自己的梦里。

      蹉跎了青春,辜负了至亲的期望,活着还有什么意义。站在大桥上,小凡的心里无比的绝望,结束了,一切的一切都要结束了。

      其实,小凡不止一次有了轻生的念头,他一直觉得他生不逢时,恨这个时代,恨无知的芸芸众生。今天他终于鼓足了勇气,站在了栏杆上,只要轻轻的纵身一跳,一切的烦恼,孤独,憎恶,都没有了。

      小凡还没有跳,他的脑中一片空白。那个创作才思泉涌,想象天马行空的小凡,哪里去了?此时此刻,应该想点什么才适合,应该有很多想法才对。

      不到几分钟的时间,小凡周围已经聚拢了不少人,有人拿出手机拍照,有人打电话给某某报社打电话提供线索。

      小凡机械的转过头,看着一双双满怀期待的眼神,眼中一片死灰。

      小凡松开了抓住栏杆的手,闭上眼睛,直直的站在那里,此时只要一阵不大的风,就能把他吹下去。可是,今天没有风,天空布满了灰色的云,异常沉闷。

      “唉!好可惜啊,大好的生命就这么丢到水里喂王八了,真是浪费。”一个沧桑的声音在人群后响起。

      众人回过头,看到了一个带着善恶面具的黑衣人,于是拿手机的人又是咔咔咔的一阵连拍。

      今天这是什么日子,刚有一个跳河的,又来一个神经病。

      的确,大白天,穿着黑袍,带着面具,说话神神叨叨,不是神经病又是什么。

      小凡还没有跳下去,他也看到这个奇怪的黑衣人。

      黑衣人丝毫不在意众人嘲笑的眼神,径直走到了栏杆边上,“我最喜欢不怕死的年轻人,小伙子,你愿意用生命跟我赌一把?”

      小凡面无表情的看着黑衣人,眼神中甚至还有一些怜悯,又是一个可怜的人,不知道他又经历了什么,才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怎么?难道你也和他们一样认为我是个神经病?”黑衣人的语气有些失望“我以为不惧生死的人,已看破世事,没想到又是一个糊涂鬼。”黑衣人摇了摇头转身要走。

      “等等”一向认为众人皆醉我独醒的小凡,最受不得别人说他糊涂,哪怕是要死了也不能接受,若不然,他便不要寻死了。

      黑衣人停下了脚步,他在等。

      “我和你赌,不过赌什么你要说清楚吧。”

      “赌你的命,我赢了你的命归我,我输了就满足你一个最想实现的愿望。”

      “我凭什么相信你?”

      “你不需要相信任何人,一个连死都不怕的人,还怕受骗吗?最多还是个死,有什么好怕的。”

      “说的好,我就用命跟你赌一次,怎么赌?”

      “你跟我走就知道了。”

      小凡从栏杆上跳下来,跟着黑衣人上了一辆车,走了。围观的人群中有人破口大骂,“两个神经病,害的劳资等半天,不跳河爬那么高作死。”人群也在两人走后,一哄而散了。

      车子开到了荒无人烟的郊区,在一栋破旧的别墅前停了下来。

      小凡不问,黑衣人不说,两人进了别墅,别墅的大门也从里面反锁了。

      别墅的房间里弥漫浓浓的檀香味儿,似乎还有一点消毒水的味道。四周的墙壁上是斑驳的壁画,历尽了岁月的沧桑,成片成片的色彩渗透在一起,昔日的风采已然不再。

      黑衣人从墙上摘下一串钥匙,打开了一扇隐蔽的小门。老式的灯泡,挤过狭窄的小门在房间里投下一片模糊的黄晕。

      小凡犹豫了一下,还是跟着黑衣人走进了小门。穿过一段曲折狭窄的台阶,光线忽然一亮,眼前竟是一个宽敞的地下室。

      一厘米厚的钢化玻璃,干净明亮,透过玻璃可以清楚的看到房间内整齐的书架,古朴的桌椅,冒着热气的茶炉,还有一些造型别致的花瓶。

      别墅中有地下室不稀奇,但是,破败的房间下隐藏着布局如此精致的地下室,就算是稀奇中的稀奇了。

      黑衣人将面具摘下,挂在门口红木衣架上,转身冲小凡一笑,“小伙子不错,很有耐性,我越来越欣赏你了,你叫什么名字?”

      “小凡”小凡看到面具后竟是一张慈眉善目的脸,老人矍铄的眼神正上下打量着他。

      “好,小凡。我倒觉得你不甘平凡,却又不得不平凡,我想到我们要怎么赌了。”老人推开玻璃门,走了进去。

      地下室的空气格外的好,扑面而来的是淡雅的茶香花香,任谁嗅到,心情都会变好,小凡也不例外,他甚至又开始留恋活着的感觉了。

      老人提起茶壶,倒了两杯热茶,“跟我赌过的人很多,你不是第一个,也不是最后一个,他们都叫我死神,因为我只和别人赌命,而且从来没输过。我很挑剔,庸庸碌碌的人我不和他赌,畏惧死亡的人我不和他赌……”

      小凡捧着手里的茶杯,他从来没喝过这么香的茶,他现在的心思都在茶里,老人说什么他一句没听到。

      “小凡”听到有人喊自己的名字,小凡才从茶香中清醒过来,小凡抬起头看着老人。

      “我们的赌局是:你十年后会选择什么样的生活?不凡还是平凡,我赢了你的命归我,你赢了我帮你实现愿望。”

      “死神对吗?你知道要一个一心求死的人再活十年,是何等的痛苦,何不干脆杀了他?”

      “你和别人不一样,我决定不管输赢,都会先帮你实现愿望,然后再履行我们的赌局,说说看你最想要的是什么?”

      “喔?我的愿望是成为一名像古龙、金庸先生那样的作家,说说看你怎么帮我实现愿望。”

      “呵呵,这个简单。出名除了你的才华还要会炒作,你不过缺少一个机会。这个房间里随便一件东西,都价值百万,要把你捧红太容易不过了。”

      “我不要你捧,我想要的是读者和时代的认可。”

      “认可?时代就是潮流,不管是引领潮流还是被潮流引领,结果都是认可。这个也不难,我可以让你的作品成为潮流,势不可挡的潮流。你的选择是什么?”

      “真如你所言的话,我选不凡,我想没有一个人骨子里甘愿平凡。”

      “好,我去安排一下,你好好睡一觉,睡醒了,我们的赌局就开始了。”

      老人说完,小凡果真倒在椅子上昏昏睡去了。

      ……

      “等哥有了钱,天天去潇洒,开车开宝马……”熟悉的手机铃声,将小凡从睡梦中惊醒,睁开眼睛,小凡发现自己躺在那个熟悉的出租屋内,一张床,一个桌子,一台旧电脑,一部破手机。

      “你好,哪位?”

      “请问,是小凡吗?我是辉煌中文网的主编,请问《魔箫传》是你写的吗?”

      “是啊,怎么了?”

      “我们网站想和你签约买断这部作品,你看什么时候有时间,来我们总部一趟,当然所有差旅费用由我们承担……”

      十年,可以让小芳变成老芳,也可以让菜鸟变成大神。

      看着自己一部部作品被改编成电视剧,电影,自己也成了风靡全国的神级作家,小凡却一点也高兴不起来。

      每天除了应酬还是应酬,除了演戏还是演戏,哪怕是在最亲最近的人面前,也不敢摘下面具,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引领的潮流泛滥肆虐,自己已无力掌控。

      有多久没有灵光一闪了,有多久没有动笔了,有多久不曾废寝忘食了,小凡突然很怀念那些端着泡面码字的日子,很怀念那时候看到读者鼓励的小幸福。

      十年,小凡已经忘了那个和死神的赌局,可是死神没有忘。

      终有一天,死神找到了他,就在他的私人会客室。

      死神还是和十年前一样,他的脸上看到任何岁月的痕迹,他就坐在小凡对面不紧不慢的喝着茶。

      “你还是来了,我都差点忘了还有一个赌约。”

      “我记得就行了,这十年过得如何?”

      “不好,一点都不好。”

      “这可是你曾经最想要的生活。”

      “贫穷望着富有,富有望着贫穷,精神上的空虚远比物质上的匮乏更让人难以忍受,我输了。”

      “输了,可就没命了。”

      “这样活着,不如去死。”

      ……

      “教授,实验对象的脑电波终止了,我们要不要抢救?”

      “算了,没用。看来强行介入对方意识的电波长度还要修正,唉!又要去搜寻实验对象了。”

      ……

      破败别墅地下室的书架背后,是一间摆满了长方形盒子的实验室,两个穿着白大褂的人在交谈着什么,其中一个正是那个慈眉善目自称死神的老人。

      小凡,静静的躺在其中的一个盒子里,这一次他真的死了。

      打赏
      百度分享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