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天地网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收藏本站

斜视的人

所属栏目:鬼故事   来源:网络   编辑:网上天地网

   白浩男从小就患有斜视,但因不明显,小时候也没及时发现和治疗,随后到了他青年时期时,斜视现象就越来越明显,但此时的白浩男也来不及治疗了。

  白浩男的视力还算正常,所以斜视并不妨碍他看东西,但是这无疑为他带来了很多的烦恼。

  因为眼睛是斜视,很多人都嘲笑白浩男,经常说他是斗鸡眼了之类难听的话,每当听到别人的诋毁,白浩男的心里无比的自卑,说的人多了,白浩男的内心也变得无比的封闭,他觉得,那些人总是带着有色眼镜去看人,自己没必要多接触他们,白浩男也习惯了一个人独来独往。

  因为有些斜视看人,白浩男每次撇向别人的时候就像是在藐视他人一样,为此,白浩男也因为眼神的看法引来了无数的敌意。

  转眼间白浩男已经高中,来到这所新学校时,新的环境并没有让白浩男感到丝毫的窃喜。

  的确,在班上同学还在水深火热的打招呼慢慢深入认识时,白浩男只能孤零零的坐在那里,因为,刚刚又因为他多看了别人几眼就惹上人家的讨厌,甚至还有些同学在背后议论他的斜视和看不起人的样子。

  他们说话的声音也很大,白浩男听到后心里无比的自卑和尴尬。

  明明没有敌意,就因为自己是斜视,搞得自己撇看向别人就像在蔑视别人一样。

  高中生活也没有白浩男想象的那么美好,他以为只要自己考上了好学校就不需要受到很多些没素质的人都嘲笑,然而,并没有他想的那么美好。

  白浩男在偶然的一次走在走廊上时碰到了一个高二的男生,男生的行为举动好像很吊的样子,顶着一头黄发,衣服敞开,校服不穿,走路也是很有霸气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周围的人看到他也好像充满了些惧怕。

  白浩男看了看走过来的人,知道这种人就应该离远点,低着头,自顾自的走。

  男生就好像不依不饶一样,走过来揪住了白浩男的衣服,“小子,你刚刚看我的眼神很不屑啊?”

  男生一副老大模样,语气也有些犀利,白浩男也有些不知所措。

  “我没有不屑你的意思。”

  白浩男双手挥动努力解释,他不想惹麻烦。

  但是这个男生就故意要小事化大一样,并不理睬白浩男的解释话语,“小子你那么吊啊,要不下午放学留一下我们好好切磋?”

  放开了白浩男,男生朝他竖了个中指,随后很是闹怒走了。

  白浩男以为那个男生只是随口说说,自己只是看了他几眼,这种非主流应该不会找人来找自己麻烦吧。

  可是一放学,那个男生就带了几个本校的不读书的其他几个男的来围堵了白浩男。

  只是因为多看了那个男生几眼,白浩男就无情的遭到了一顿打。

  “老子今天刚好不爽,你居然还给我摆出不屑的眼神,让你吊,我打死你!”

  男生越打越起劲,瘦弱的白浩男根本打不过眼前几个高大的人。

  因为是在一个无人的天台上打架,所以并没有人知道这里在发生殴打现象。

  五六个男的兴致勃勃一样的就往白浩男身上使劲的踹和踢,领头的男生打的最用力,还支持其他人用力打,白浩男苦不堪言的在地上打滚。

  没注意到,破旧的天台上的围杆早已损害,男生丝毫没有停下的意思,白浩男只得在地上求饶的打滚减轻点痛,一个稍微,白浩男就这么从天台了滚了下去摔在了地上……

  男生看到从天台上滚下去的白浩男惊呆了,他们没想到只不过多踢了他几脚他就摔死了?

  几个男生吓的赶紧跑了。

  倒在地上的白浩男死不瞑目的瞪着眼看着四楼天台……

  没有人证物证,校园暴力被判断为了自杀跳楼。

  白浩男的父母亲哭的死去活来,就这么的一个儿子,也走了。

  那是在白浩男过世的第七天,风雨大作,树叶被暴雨折磨的左右摇晃。

  白浩男突然睁开了眼睛,他好像又看到了世间的一切。

  白浩男站起来,望向自己的身体,可是自己不是已经死了?怎么还能?我这是在天堂吗?

  自己已经哭成泪人的父母正在不舍的守着自己的尸体,白浩男意识性的望望身后的棺材,明白了什么。

  他试着去拍拍母亲的肩膀想安慰下她,可是已经穿过了母亲的身体,父母也就像看不到他一样。

  为什么自己还在人世?死了不是应该回归地府了吗?

  白浩男想着想着,总感觉自己心里好像有什么东西一直梗塞着,好像有什么事情没有完成一样。

  那冰冷的尸体回躺在那里,父母哭的死去活来看的白浩男心里无比哀怨。

  本来自己也不会死的,父母也不会如此的伤心。

  对,自己还没有做完。

  白浩男突然重新振奋起来,想到了什么,谢谢现在的自己能够有这次机会。

  反正自己现在已经是“鬼”了,做什么事情也是轻而易举了吧。

  意识到后的白浩男想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迅速的在全方位搜索那天那个男生。

  这个夜晚,白浩男在KTV里找到了那个男生,此刻,他正在和狐朋狗友喝酒划拳。

  飘落在KTV里,白浩男一直看着他们玩游戏。

  男生因为喝的太多,受不住的就想吐,他摇摇晃晃的走到洗手间,白浩男也就跟在他的身后。

  男生大快的吐了许久,洗手擦擦脸,白浩男就在身后一直看着他。

  男生看到镜子里的自己,瞪大了眼睛。

  他居然看到了一个面色苍白吓人的人站在他身后怨恨的看着他?

  疑惑的男生立马转头一看,没人?

  他又眨了眨眼,“真是喝多出幻觉了。”

  他安慰了下自己,又若无其事的走了出去。

  原来你在可以看到我,晚上真是个杀人的好时机,白浩男对着男生笑了笑。

  怎会轻易的放过这个人,白浩男巴不得立马杀了他。

  白浩男站在男生的身前,笑呵呵的看着他。

  男生不屑的看着眼前不认识的人“你谁啊?”

  白浩男还是尖牙咧嘴的笑着,二话不说,立马就掏出了他的眼珠子,男生痛的在地上打滚。

  周围的人都看着男生在地上打滚喊痛,骂他神经病自己弄自己。

  白浩男在一耍手,男生立马飞撞到了墙上。

  真是好玩并痛快着,白浩男激动的在耍几手,男生在两边墙上互撞,看到他痛的死去活来的样子白浩男高兴极了,

  伸出长手,白浩男直接掐向了他的脖子,轻轻的一用力,男生就断气了。

  然而周围的人只看到男生一个人在那墙上撞和掐死了自己。

  弄死了仇人,白浩男的心里好像舒畅了许多,渐渐的消失了……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