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天地网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收藏本站
下一章:我给你照一张相好吗

一个小女孩的阴阳眼

所属栏目:鬼故事   来源:网络   编辑:网上天地网

  爸叹气,牵着洁走出门诊。

  「爸,刚刚那女人好可怕喔。」洁天真。

  爸愣住,什么女人?

  「就是一直掐着医生脖子那个女人啊。」洁笑笑:「头发长长的,眼睛都是红色的那个阿姨啊。」

  「掐…脖子…….?」爸想起,刚刚医生不断咳嗽的样子。

  眼睛全是红色的?

  爸倒抽一凉气,女儿真的……

  洁发现爸的手心,一直渗出冷汗。

  「不折不扣,阴阳眼。」

  地下道,独眼的算命老人铁口直断。

  「那怎办?」妈紧张问,抱着洁。

  「天生带着阴阳眼,多半是宿命,习惯就好。」独眼老人露出一口黄牙。

  「这种东西怎么可以说习惯就好,小孩子整天都在害怕啊!」妈开始哭:「无论如何都请你帮帮忙,看要怎么解……」

  「解?那倒也不必。」独眼老人补充:「如果是宿命嘛,就要等阴阳眼的因缘结束,到时候自然就看不见了,强求把阴阳眼关掉那是万万办不到,时机未到嘛。如果不是宿命,只是莫名其妙有了阴阳眼,长大就看不见了。」

  「长大就看不见了?」妈彷佛看见一线曙光。

  「很多人小时候都会看到那些脏东西,只是长大以后忘记了。十个人里面少说也有两三个是这样的,没事没事。」独眼老人安慰着妈。

  坐在妈身旁的洁突然眯起眼睛,开始咯咯笑,身子扭动。

  「还有没有办法?」妈叹气。

  「要不就是去大庙,请神明作主把阴阳眼给收了,这是没办法中的办法。」独眼老人建议,又说:「不然,先在身上放符保平安就好啰,就算不小心看到了,也不会给缠上。」

  妈点头称谢。

  独眼老人开始画平安符,一张一千元。

  洁好奇歪着头,伸手拨弄独眼老人脸旁的空气,还发出轻声的责备。

  「洁,别玩了。」妈皱眉,拉住洁不断挥动的手。

  「我没在玩啊,是这个绿色的小孩好顽皮,一直遮着老先生的眼睛。」洁解释。

  独眼老人身体僵住。

  「什么绿……」独眼老人呆晌,瞳仁混浊的瞎眼格外怕人。

  「就头上长角,还摇着尾巴啊?」洁大感奇怪:「他一直遮着你的眼睛,不让你看见东西……你怎么都不赶他走?」

  独眼老人剧震,喉头发出「喔呜」一声。

  不说话了。

  不再说话了。

  独眼老人心脏麻痹猝死后,洁说了句「那绿色小孩突然捂住他的鼻子、用脚一直踢他的胸口」。

  妈突然觉得,自己的女儿很恐怖,很恐怖,很恐怖。

  也很可怜。

  但更需要爱。

  伤心又焦急的妈跑遍了各大庙,求了更多符。

  洁的手上多了一串昂贵的佛珠,颈上挂着菩萨式样的项链,衣服口袋里,都是行天宫、妈祖庙、地藏王庙、天后宫、观音亭求来的平安符。

  但洁的阴阳眼始终没有阖上的迹象。 !

  洁越来越常看见过世的老奶奶。

  她说,脸泛黑气的奶奶常瞪着她睡觉、上厕所、洗澡,脸色不善。

  她又说,奶奶常作势要推倒她,害她跌倒,膝盖上都是瘀青。

  「妈,你带走振德还不够吗?我们就剩下这个小女儿了……你就饶了洁吧。」爸在奶奶的照片前痛哭,无法理解自己的母亲为什么这么狠心。 S

  爸妈除了烧很多纸钱,也如影随形看顾着洁,生怕再有闪失。

  洁也成了小学里知名的灵异神童。

  她说一年级教室前无故摆动的秋千上,总是坐了一个长发女人。

  遮盖住女人脸庞的长发下,有一双怨毒的眼睛,小朋友在秋千上翻倒不是没有原因。

  六年级的女生厕所倒数第二间,曾吊死过一条黑狗。

  那只黑狗到现在都还翻着舌头,寻找当初吊死它的坏小朋友。

  黄昏的低年级音乐教室,有张烤焦的脸会唱歌。

  那张烤焦的脸有个***名字,从日据时代就开始在老旧的教室里弹琴。

  每次洁的阴阳眼启动,校园恐怖传说就又多一桩。

  下课时,同学喜欢围在洁旁边问东问西。

  老师也常找洁,问问自己有无被鬼缠身。

  同学间玩笔仙钱仙碟仙,洁更是最佳的技术指导。

  这天班上来了个转学生,是个干干净净的男孩。

  是洁喜欢的那型,洁第一眼就知道了。

  老师也注意到洁发亮的眼睛。

  「新同学,去坐洁的旁边。」老师微笑。

  男孩扭捏坐下,举止有些畏缩。

  洁大方传过纸条。

  「你叫什么名字?」洁娟秀的字迹。

  「张胜凯。」男孩传回纸条时居然在颤抖,字迹更是歪七扭八。

  「我叫林佳洁。」洁报以甜甜的微笑。

  凯勉强点点头,不再回传,却掩饰不了他的坐立难安。

  「你很害羞呴?」洁笑,一手半遮着嘴。

  「没啊。」凯断然否认,却将椅子又拉远了些。

  洁回写纸条时,却闻到一股尿臊味。

  凯脸色铁青,裤子竟湿了一片。

  「你……千万不要回头!」洁突然脸色苍白。

  全班安静,都注意到凯的怪状,更留心洁战栗的警告。

  连老师的粉笔都停在黑板中央,深呼吸,看着洁。

  「你……你才不要回头。」凯畏缩,牙齿打颤。

  「为什么?」洁愕然。

  「你背上七孔流血的小男生……是怎么回事?」凯几乎要哭了出来。

  洁呆掉。

  「他一直哭说……姊姊,你干嘛推我下去?」凯终于昏倒。

  这里就是结局了,反正弟弟是被他姐姐杀了

  结局意料之外又情理之中................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