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本大全】

    床底下的女人

    作者:佚名来源:未知时间:2019/08/12

      李键,一名上市公司的副经理,由于快到年底了,所以公司要了解各地区的销售业绩,如果销售业绩好的分部,那肯定会有奖励,反之销售不好的分部,那么,很有可能会取消这个分部,继续营业的资格了……

      这次李键被公司叫去出差某地,因为复杂事太多,还有关于各分部的去留问题,所以要好长时间……

      哎,这也可以理解,哪次出差不是十天半个月的。可是,这次和以往不一样,以前出差花的都是公费,全部报销,还可以享受一下,可如今不同了……

      这次公司只会按照,一般人正常每天的标准来报销,要想享受一下,那只能自己掏腰包了。

      对于一个勤俭节约的李键来说,怎么可能会自己掏钱,为了省钱,李键找到了以前出差的同事,打听了一遍又一遍,终于找到了一家比较廉价的旅馆住下了,虽然看上去破旧了点,但确是这方圆几里旅店中,最便宜的一家了。

      “红梦旅馆”,就是这家了……

      李键走了进去,刚一进去,就打了一哆嗦,只见在破旧昏暗的屋子里,一个没头发的老头正坐在柜台上抽烟,使这个破旧昏暗的屋子,显的更加阴森。

      我是来住店的,李键轻轻敲了下门。

      奥,住店啊!快进来吧!那老头热情地把李键请了进去。在招呼李键的同时,还不忘介绍到说:我们这家旅馆,可是这个城市里最便宜的一家了,你别看它外面看上去,破了一点,但是这屋子里面,确实干净的很…………

      不一会,李键交了三天住宿费,便拿着自己的钥匙回房间了。

      打开房门,刚走进去,就闻到一股发霉味,仔细一闻,空气中还有些淡淡的腐烂味,就好像死老鼠腐烂了一样,也许是旅馆长时间没人住的缘故吧,李键没有多想,就躺下休息了……

      晚饭后,李键便回房间睡觉了,先睡个好觉,明天在去工作。

      不知过了多久,貌似现在已经是傍晚了,正在熟睡中的李键被一股强烈的尿意惊醒,不得不起来上趟厕所,李键打开灯下了地……

      虽然李键这是单人间,但这间房子并没有厕所,简陋的只剩下一张单人床,设施非常的不全,要不然也不能这么便宜了…… 李键推开门,准备去走廊西侧的厕所,看着那昏暗的走廊,李键不禁心砰砰跳,虽然有声控灯照着,但还不如没有呢!

      只见那暗暗的声控灯一闪闪的,更是吓人……

      李键的房间和厕所只隔了4间屋子,看上去还不算远,走着走着,李键发现有些不对劲,因为李键发现他的隔壁居然有动静……

      难道还有人在这住宿,也是啊!这么便宜,自己能住,别人也肯定知道这,想了想李键便急忙往厕所走去,因为他是在是憋不住了……

      不一会,李键就急急忙忙地从厕所跑了出来,原来李键在上厕所的时候,忽然发现那头顶上的声控灯,总是一闪一闪的,尤其是在这个阴森的厕所里,能坚持到小便完事,就已经不错了……

      李键快速地向着自己的房间走去,真可谓是怕什么来什么! 本来李键就害怕到了极点,可就在这个时候,突然听见一声开门声……

      “嘎吱”……

      李键呼吸急促地继续向前走着,看着开门的方向……

      啊,原来是我隔壁啊!李键心里踏实了一些,因为他上厕所时,听见这屋子有动静,那肯定是有人在这住了……

      李键慢慢走过自己的隔壁,

      并看向这间屋子,看看是什么人在住,只是令人失望了,因为只看见黑漆漆一片……

      突然, 正当李键要把头转过来的时候,只见在那张床底下 ,有一个女人在向外爬,而且最令人恐惧的是,那个女人好似知道李键在看她一样,只见她那贴着地的脸,也台起来看向李键……

      “啊” ,李键尖叫了一声,因为他看见那个女人的脸,非常红,红的吓人……

      李键不敢在看了,飞快地跑回屋子,蒙上被子,可是即便这样,李键还是不停的回想着刚才那个女人,也许是刚才那个女人,到床下找东西也不一定啊,李键在心里安慰自己

      明天一定要问问老板……

      第二天,只听一声尖叫……

      李键从睡梦中醒了过来,原来是李键做了一个梦,被吓醒了……

      李键昨晚梦见,他不停地重复着那一个梦,就是那个女人,从床底下爬出来,反复重复,直到快天亮时,那个女人告诉李键说自己被人害死,要李键去床底把她抬出来……

      李键回想起昨晚看见的女人,和昨晚做的梦,不敢有一丝耽搁,马不停蹄地来到楼下,找到那个老头,把这件事告诉他……

      那老头一听,根本不信,可最后李键以退房为由,才逼着他上来,来到那间屋子,只见迎面传来一阵腐臭味。

      闻到这股味,李键心里更加确定,昨晚的梦是真的…… 很快来到那个床前,慢慢把床单拿起来,赫然发现,在那床底下躺着一个女人。

      虽然有些腐烂了,但从大体轮廓上看,就是昨晚看到和梦到的那个女人……

      老头看到床底下那个女人,心里咯噔一下,完全相信了李键的话。看那女人脖子上的掐痕,明显是被人掐死的……

      啊,我想起她来了,这时老头惊叹道。紧接着只见老头叹了口气说:三天前,这个女人和一个男人来住店,可是后来只看见那个男人离开了,并没有看见这个女人,当时我以为,这个女人已经提前离开了。

      后来,收拾房间的时候也就没注意,可如今……

      很快,老头在李键的催促下,报了警,而李键以害怕这个女人缠着自己为由,也就退房离开了…………

      打赏
      百度分享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