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本大全】

    荒草丛生的青春

    作者:佚名来源:未知时间:2019/08/12

      红色的液体滴溅在我的脸上,我能感觉得到,它顺着我的脸颊下滑着。

      一滴一滴地落回盆子里。

      盆子里出现了一个人,她的样子,好可怕。

      她 有着很重的黑眼圈,看起来很疲倦,就像是很久没有睡过,她的嘴角微微上扬,露出胜利的喜悦。

      长长的头发遮住了她的大半张脸,不巧的是这些发丝分布不均匀,但却很乖巧的贴在脸上,红色的液体顺着脸颊滴落到盆里,盆子里的影像微微地震动了一下,她的面容看起来是那么地扭曲、狰狞。

      是的,她就是我。

      我在洗脸,我在用血洗脸。

      我觉得我的脸好脏,上面布满了血腥,布满了仇恨。

      可是我用水洗怎么也洗不掉,洗不掉,我总是能在梦里看见它们。

      它们就是我的过去,我想要离它们远点,可它们总是缠着我,不愿意离开我半步。

      我想,解铃还须系铃人吧?

      这只是抽象的说法,也许,以毒攻毒呢?

      所以,我用血来洗脸。

      可是,为什么我的脸越洗越脏呢?

      它们为什么总是要缠着我?

      也许,我把我的脸割掉就好了吧?

      会不会,很痛?

      我脸为什么会这么脏?

      事情还得从几天前说起。

      那天,雨下得很大,我在教室里补课。

      不知道是过了多久,我终于补完了,是时间该回家了。

      我在我的柜子旁看见了一把伞,这是我的伞。

      但是我没有带伞啊,这把伞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算了,我没工夫去想这么多,也许是我明明带了却忘记了呢?

      我拿着伞到了教学楼出口处,正准备出去。

      突然,我看见了前面两个熟悉的身影。

      我能明显地感觉到自己在紧张、害怕。

      我撑着伞,跟在他们后面,像个小偷一样。

      我终于看清楚了。

      前面是一男一女。

      男的是我男朋友李羽,女的是我闺蜜秦曦。

      李羽为秦曦撑着伞,送她到我们公寓的楼下。

      李羽和秦曦并没有看见我。

      为什么伞下面的人不是我?

      呵呵......

      那个晚上,我没有睡好。

      我早早的起了床,刷牙,洗脸。

      我一个人去上课。

      秦曦在课间找我一起说话,我没有理她。

      她问我是不是心情不好,我没有理她。

      她也终于没再理我。

      很快,又到了放学的时间。

      我用最快的速度收拾好了书包。

      出门,我看见李羽站在外面。

      我没有理他,与他擦肩而过。

      他在后面喊着我的名字。

      我在楼道的转弯处等着他,我等着他来向我道歉。

      我是有点吃醋,也许昨天那个是巧合呢?

      可是他并没有来。

      我把头望过去。

      我看见秦曦站在那里,和他说了些什么,我听不大清楚。

      然后他们一起从另一边下楼了。

      我就像傻逼似的狗仔队一样,悄悄地跟着他们。

      他们去买了冰淇淋,我不知道是谁买的单。

      太阳在天空里挂着,放射着五彩光芒。

      李羽的汗不停地钻出来,他应该很热。

      而此刻的我,感觉心都凉到谷底了。

      因为我看见秦曦给他擦汗,嘀嘀咕咕说了些什么,他的脸有点红,但是并没有拒绝。

      又是一个没有睡好的夜晚。

      我的心在一点一点的融化。

      这样的感觉,真不好受。

      春去秋来的茂盛

      却遮住了黄昏

      寒夜剩我一个人

      等清晨

      又是新的一天,我重复着昨天所做的一切。

      我早早的起了床,刷牙,洗脸。

      我一个人去上课。

      秦曦又在课间找我一起说话,我没有理她。

      她问我是不是心情不好,我也没有理她。

      她也终于也没再理我。

      很快,又到了放学的时间。

      我用最快的速度收拾好了书包。

      出门,我又看见李羽站在外面。

      我没有理他,与他擦肩而过。

      他在后面喊着我的名字。

      切,谁知道你是不是来等秦曦的?

      我在的话,也许会让你尴尬吧?

      我又看见他和她一起走了。

      不同的是,他们进了一家礼品店。

      他要给她买礼物?发展很快呢。

      她抱着一个非常可爱的大白熊绒娃娃出来了。

      我可是,很喜欢大白熊的......

      为什么抱着熊娃娃的不是我呢?

      她有点生气地把熊给他,说:“你自己拿好啊!”

      他有点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说:“谢谢你。”

      原来是她给他买礼物?

      呵.....

      我闷闷不乐地回到了自己房间里,估计等会儿她就要回来了吧?

      她住在我楼上。

      我是不是该和她说清楚?

      对,我是应该和她说清楚!

      “小夕,你在吗?开下门好吗?”秦曦在外面敲着门。

      就是应该作了断了么?我没去找你你反而来找我了?

      我走过去,打开了门。

      我看见李羽站在她身后,抱着娃娃。

      秦曦默默地上楼去了,李羽有点尬尴的站在外面,正要说什么。

      我打断了他,说:”你给我滚。“

      “小夕......我......”

      “给我滚!”我把门重重的关上了。

      愣了一会儿,我跑到窗户的地方,看着楼下。

      李羽站在那里,停留了有一会儿,走了。

      他抱着的娃娃呢?

      现在,我该去找秦曦了。

      我上了楼,敲门。

      秦曦开了门,有点高兴的说:“啊,小夕是你来了啊?”

      呵呵,对,是我,你不高兴吗?

      突然,我看见了静静地躺在沙发上的小熊,刚才李羽都还抱着的小熊。

      原来是他给她买的啊......

      本来是想和你好好谈谈的。

      我默默地倒了一盆水,洗着脸。

      我觉得我的脸上蒙着一层东西,好脏。

      为什么水洗不干净?

      我抬起头,看了看镜子里的自己,我的脸好脏,我为什么这么丑?

      她的脸很好看,当面膜好吗?

      我走到厨房,拿起了刀。

      ......

      她静静地躺在沙发上,没有一点生气。

      她的脖子在淌血,染红了和她躺在一起的小熊。

      小熊的颜色红白相间,为什么我觉得好看了许多?

      ‘砰砰砰’外面的敲门声响起。

      “秦曦,开下门,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我能和你聊聊吗?”李羽说着。

      原来是李羽来找她了。

      我拿起了刀,开了门......

      现在她和他躺在一起,我把她的脸一点一点地割下来。

      空气凝固了,静得吓人,我能听见她的脸皮与本体分离的声音。

      我把她的脸皮敷在脸上,可是我的脸还是很脏。

      我把他们的血弄到盆子里,准备用来洗脸。

      我把他们丢到房间里,锁上。

      而今天,我也用血洗脸。

      我觉得我的脸好脏,上面布满了血腥,布满了仇恨。

      可是我用水洗怎么也洗不掉,洗不掉,我总是能在梦里看见它们。

      它们就是我的过去,我想要离它们远点,可它们总是缠着我,不愿意离开我半步。

      红色的液体滴溅在我的脸上,我能感觉得到,它顺着我的脸颊下滑着。

      一滴一滴地落回盆子里。

      盆子里出现了一个人,她的样子,好可怕。

      她 有着很重的黑眼圈,看起来很疲倦,就像是很久没有睡过,她的嘴角微微上扬,露出胜利的喜悦。

      长长的头发遮住了她的大半张脸,不巧的是这些发丝分布不均匀,但却很乖巧的贴在脸上,红色的液体顺着脸颊滴落到盆里,盆子里的影像微微地震动了一下,她的面容看起来是那么地扭曲、狰狞。

      是的,她就是我。

      简简单单的收拾了下,我去上学了。

      学校里,我的同桌好奇地问:“你怎么几天都没来上学了?”

      “我请假。”

      “你闺蜜和你男朋友也没来上学呢。”

      “他不是我男朋友,我们分了。”

      “他那么好,为什么要分啊?你们闹矛盾了吗?”

      “他哪里好了?”我非常生气地问她。

      “我就觉得挺好的。那天你补课呀,我看见他在楼下等了你很久呢,后来见你闺蜜没带伞,他把给你带的伞放在那里之后又送你闺蜜回去。你不理他,他还问你闺蜜你喜欢什么,特地去给你买了礼物呢,你没有收到吗?”同桌说。

      听到这里,我觉得我整个人都不好了。

      我疯也似的奔到秦曦的家里。

      我坐在沙发上,抱着熊娃娃,这只小熊身上的味道有点臭。

      我亲手杀了爱我的人和我爱的人。

      呵呵......

      我眼睛花了么?

      我看见那个被我紧锁着的门被打开了。

      里面传出来一阵阵的恶臭。

      是他们来找我玩了吗?

      一只掉了色的干瘪的手撑着门,缓缓地走了出来。

      她是秦曦,她还是那么美,没有了脸皮还是那么地美。

      她走过来,伸出手。

      我把手递了过去。

      她牵着我往前走着,她的模样也变回以前的样子,很美。

      她转过头,对我笑,指着前面。

      我看见前面,李羽对我笑,对我招手。

      世间最毒的仇恨,是有缘却无分。

      荒草丛生的青春倒也过得安稳。

      我看着秦曦,点了点头。

      她开心的拉着我走了过去......

      我的意识越来越模糊,闭上眼睛的最后一刻,我看见了漫天的血红,多么美丽的颜色呢。

      我承认,曾幻想过永恒......

      “啊!死人了!”

      “啧啧啧.....年级轻轻地就想不开了.....”

      --------------------------

      不久,出了这么一则新闻:

      女孩杀了两个同学后畏罪自杀。

      杀人原因不明。

      作者寄语:- -、 我真倒霉

      打赏
      百度分享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