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本大全】

    我与鬼同住一个屋檐

    作者:佚名来源:未知时间:2019/08/12

      我叫江雨,在我小时候我爸爸经常带着我搬家,从我有记忆开始就没有见过我的妈妈,爸爸说我妈妈在生我的时候难产死了,我们经常从一个地方搬到另外一个地方,有的时候我会经常问爸爸为什么不干脆自己买幢房子,搬来搬去我身边几乎连个小玩伴都没有,那个时候小不懂事,认为没有自己买就好了,长大了才知道买房子是多么的困难,爸爸拼死拼活的把我拉扯大,身体给累垮了,在一起搬家中倒下了,爸爸临终前最大的愿望就是希望有一栋自己的房子,能够给我一个安稳的家,所以从那个时候开始我就在心里暗暗的发誓,我一定要完成爸爸的这个遗愿,我每天拼命的工作,拼命的攒钱,几年以后终于存了一些钱,爸爸的遗愿终于能够完成了。

      我一大早来到了楼市看房子,可是看了一些楼盘才知道,房价是贵的惊人,最差的房子我都买不起,交个首付我这一点存款都等于大海里的一滴水,远远不够,新房我是买不起了,可是强烈的买房的执念在我心头缭绕,我颓废的在大街上走着,眼泪不自觉的在眼眶里面转悠。

      “爸爸!”我一定会挣够钱完成您的遗愿的。

      “小姐,要买房子吗?”一个矮矮瘦瘦的中年男子向我走了过来说道。

      我看了看他没有理会他,这年头骗子那么多,谁知道是不是不安好心,一般这种主动找上门来的我都习惯性的忽略,从小看到太多的人心冷漠了,所以我对陌生人都特别的防备。

      那个中年人看我一脸戒备的表情也不以为然的说道;小姐,我刚才看你从泰宏小区售楼处出来一脸颓然的样子是没有看中合适的房子吧,我这里有一套房子房主刚好前几天移民了,价格绝对公道,怎么样要不要去看一看。

      内心深处我还是想去看一看的,可是又怕遇上骗子,所以我在原地犹豫不决,那个人见我犹豫不决的样子又继续说道,其实你也不用担心受骗上当什么的,咱们都是实在人,再说了只是去看一看大白天的也不会有什么损失,如果不喜欢的话可以走,但是如果万一非常合适呢,这年头找个合适的房子不容易哦。

      我承认心中强烈的买房执念让我心动,那个人见我还是有一些犹豫不决,直接就拉着我进了他的店里,给我看了一些房子的照片,房子确实不错,还有一个大阳台,阳台外面是一片湖,而且屋内的装修也都感觉听新的,所以我一看便也心动了,那人见我拿着照片看个不停知道我有点意向,不得不说这些人的口才真叫一个好,我都被他说的天花乱坠的,最后我们商定吃完午饭就一起去看房子。

      午饭匆匆吃了下,我脑海里全部都是那个房子的景象,就在这个时候电话响了,是那个中介的人打来的电话,我们商量好以后就留了电话在他那里,肯定是叫我去看房子了,果然我一接起电话就是哪个人热情的声音,问我现在方便不方便,我说我在餐厅吃午饭,他说他过来接我,于是便挂了电话。

      不大一会一辆黑色的大众轿车就停在二楼餐厅门口,我走了出去上了车,就朝着房子驶去。

      车子行驶了大概十来分钟,我一看前面不是泰宏小区吗,难道我们去泰宏小区看房子吗,我不解的问道。

      哪个矮个子说当然不是,车子朝着泰宏小区边上一条马路行驶了上去,泰宏小区背后是一座光秃秃的小山,山包上有一幢一层楼的房子,车子在房子面前停了下来,我下了车跟那个人走了进去,里面的空间还不错,一个客厅,客厅边上是厨房,还有几间卧室,我一走进客厅就看到了那个阳台,坐在阳台上能够看到下面的那条河流,也能看到底下凌乱的房子,我心里简直是喜欢极了,不过虽然心里喜欢但是我也不能表现出来,不然这些商人看到了肯定要加价,所以我深吸一口气故作镇定的说了句,还不错,只是这里上来这么远,没有车子也不方便呀。

      虽然上来有一点路,但是这里下去就是公交车站,很方便的啦,中年人说道。

      其实一点路算啥,我只是希望能够少一点就少一点,因为我也确实没有多少钱,当初商定好的价格是十一万,其实十一万能够买到这么一幢房子可以说是相当于用一百块钱买一台一千块的手机一般了划算了。

      最后我们商谈十万元就成交了,成交以后我总觉得一阵诡异,这个人怎么这么痛快,不过我才不愿意多想呢,最重要的是我有自己的房子了,我一口气付清了钱,签了合同,房产证转让书,这栋房子就是属于我的了,当晚我兴奋的几乎一晚上没有睡着,第二天天一亮,我就搬着行李告别了我的蜗居,来到了新房子处,我收拾收拾屋子,把行李等东西全部放好,收拾几乎花了我大半天时间,最后大汗淋漓的坐在客厅里面,又买了一些沙发之类的,晚饭前那些工人就给我送来了,还是有钱办事效率高呀,我不禁感叹。

      就这样,终于脱离了那种居无定所的生活,全部都忙活好了,冰箱里面还是空空的,于是我走到了下面超市去准备填补一下冰箱,超市的老板很热情,走了过来说道;“小姑娘,是刚搬来的吧!”

      看超市的老板是一位大娘,我也就说道,是啊今天刚搬过来呢,以后还要大娘你们多多照顾了!

      好说,我经常去泰宏小区串门的,你住在哪一栋,到时候没事去你家坐坐。

      我住在泰宏小区对面那上面,那栋房子我刚买下来的,我还有点小得意的说道。

      大娘一看我说我住在那栋房子里面顿时一脸害怕的走开了,莫名其妙,我心里有一些不爽。

      选好东西去结账,那个大娘说;姑娘啊,你还是赶快搬走吧,那儿不干净。

      我理都没有理会那个大娘,笑话,我钱都付了,那可是我好几年的存款,就因为你一句话就搬走,哪有那么多鬼怪,现在都什么年代了,所以我直接付了钱就离开了超市。

      回到家,脱掉鞋子,走了进去,脚下一滑我差点没有摔倒在地上,定眼看了看,地上都是水,怎么搞的,哪里来的这么多水,我把东西放在了冰箱里面,拿拖把拖了一遍。

      坐到了沙发上,忽然间我感觉背后有冷风,我转头一看,窗帘在吹动,好像有一个人一般,我走了过去一下子拨开了窗帘,原来是窗户没关上,大晚上的自己吓唬自己,我就把窗户关了起来。

      一个人晚上在家里无聊,我坐在沙发上拿起一包薯片,打开了电视机看了起来,一边吃薯片一边看电视的感觉真爽。

      突然间电视里面那个男人径直的盯着摄像机,那感觉就好像隔着一块玻璃跟我对视一般,我一下子像是被人施了定身术一般,定在了那里,只见突然电视里面的那个人开口说话了。

      “江雨,这是我的房子,滚出我的房子,不然要你的命”那个人说道。

      “天呐,我一定是在做梦!”

      就在此时那个人双手突然从电视机里面伸了出来,再紧接着慢慢的头也从电视里面跑了出来,之后是身体,我吓得差点没昏过去,拿起遥控器一下子关闭了电视,那个人突然就不见了。

      我心有余悸的看着电视,四周突然安静了下来,可是发生了刚才那一幕我心里顿时无比的恐慌起来。

      就在此时突然间我坐的沙发一下子动了,一下子把我甩了出去,立了起来,沙发的上枕头一张一合的就跟个嘴巴似得开口说话了。

      “离开这个房子,不然要你的命”

      突然厨房一阵噼里啪啦的声音,一把刀直立了起来对准了我,我一下子从地上爬起,光着脚就朝着门外跑去,那把刀忽然飞了过来几乎是擦着我的头发就扎在了墙上,我回头看了看那把刀还在动,一下子从墙上掉了下来,又对准我,我慌忙打开门飞奔了出去。

      我几乎是飞奔似得抛下了山,径直的跑到了派出所里面,我几乎是语无伦次的拉着一个警察就说了起来,可是估计那个警察都没有听懂,我发现我越想描述心里就越慌,最后眼泪都流了出来,我蹲在地上哭,那些警察都过来安慰我,最后两名警察答应说跟我回来看一看。

      我领着他们回到家里,一打开门我说什么在门外也不肯进来,于是一个警察就先进来看了看。

      “里面什么也没有啊?”里面的那个警察探头出来说了说。

      不可能,我站在门外说道。

      你自己进来看一下,这儿什么人也没有啊。

      看着那个警察说的也不想假的,于是我便鼓起勇气走回了房子里。

      “看吧,什么也没有!”小姐我们很忙的,以后没有什么事情不要随随便摆的就报警,说完那个警察就要走。

      这哪行,我刚才明明看的真真的,于是我便赶忙拉住那个警察说道。

      “就...就在刚才,就是这里”

      “电视机...电视机里面”电视机里面突然爬出来一个人。

      说要我搬离这里,如果不搬就要杀我,还有厨房,厨房的刀自己腾在半空突然的朝着我扎了过来。

      小姐,你以为演电视剧呢,刀怎么可能自己腾空,电视机怎么可能爬出来人,难不成撞鬼了啊,我看不是你就是神经太紧张了产生幻觉了,说完那两个警察便离开了。

      屋子里面只剩下我一个人了,安静的可怕,我不敢一个人呆在家里,于是换上衣服就跑到了我小姐妹家里,我这个小姐们是灵异协会的成员,专门研究人一些灵异事件的,我把我遇到的事情跟她说了一遍,以前我是压根就不信这些东西的,不过自从刚才的遭遇之后,我也是病急乱投医了。

      我那小姐妹说,其实人死之后确实有灵魂存在的,只是人死以后灵魂存在另一空间,跟我们不处同一时间点,所以一般来说我们都遇不上,但是也有意外,一些地缚灵或者是心中执念最为深刻的人他们还会存在这个世界。

      “什么是地缚灵?”我问道

      地缚灵就是说人在死后由于某一种缘故灵魂在锁在了死亡地点,所以他们只能在那一带活动,所谓执念深刻的那就是说在死时有什么未了的事,如果没完成心愿那么他们是不会离开的,其实鬼并非那么可怕,他们不会肆意害人的,有的时候人反而会更加可怕一些,所以你也不要那么怕。

      “喂!”阿婆啊,不是告诉过你我有朋友在的时候不要跑来的吗,吓到我朋友怎么办。

      “你在跟谁说话?”

      哦,你眼睛没有开过天眼,所以看不到,等下我去拿柚子叶给你洗洗眼睛,你就能看到了,是一位老婆婆,从小儿子便被拐卖了,老太太临终前最大的愿望就是再看自己儿子一眼,可是人海茫茫去哪里寻找,后来他家的房子被拆了他没有地方住,所以我让她到我这里来了,你等着我去给你拿柚子叶。

      不大一会我小姐妹就拿来一盆水,水里有几片青色的叶子,她让我用这个叶子洗一下眼睛,就能看到婆婆了,于是我便拿起脸盆里面的叶子闭上眼睛搓了搓,再睁开眼我看到一张庞大的脸庞,吓得我赶忙后退。

      隔得远了我才看到那是一个头发苍白的老太太,难道这就是我小姐妹说的鬼吗,看上去跟人也没有什么区别啊,还挺慈祥的。

      看到了吧,其实鬼跟人也一样,没有什么可怕的,只要你不去招惹到他们他们是不会对你有恶意的,电视里面所说的那些什么恶鬼冤鬼的那都是瞎编乱造的,其实再恶的人只要死了以后一切也都消散了。

      开始的时候我心里还有一丝的恐惧,可是后来老太太主动找我聊起了天,慢慢的我也放松了下来,没有那么害怕了,反而感觉有一丝新奇。

      在小姐妹家里住了一晚,白天我便回到了家里,家里还是那样寂静,我拿出两片柚子叶在眼睛上抹了抹,深吸一口气走进了房间里面。

      “喂!你在吗?”我尝试呼唤了下。

      “你在哪里,我们谈谈好吗?”没有人回应我。

      就在此时突然间窗帘被一阵风吹起,一个人就那样突兀的冒了出来,我下意识的后退几步,一个穿着连衣裙的女人站在了我的眼前。

      我心中暗暗的鼓起勇气说道;这个房子是我的,你无权赶我出去。

      “这房子是我的”那个女人说道。

      说完那个女人突然两只眼睛变得血红,脸突然狰狞了起来,我吓得一下子坐到了地上,那个女人朝着我慢慢走了过来,我心里莫名的恐慌,站起身来拔开门就跑了出去。

      走在大街上,我心里一阵郁闷,自己有家不能回,竟然被女鬼给赶了出来,就在此时口袋里面的手机响了起来。

      “喂!请问是江小姐吗?”

      “我是,你是?”

      我是一名开发商,想购买你们家的房子,用来开发成酒店,怎么样,我们按照市价收。

      如果按照市价的话,那我那套房子能翻十倍,那房子现在被那个女鬼给霸占着,还不如卖了,所以我直接就答应了下来,商定了过两天就签合同。

      我回到家里,赶紧就先去收拾一下行李,就在我收拾的时候那个女鬼又跑了出来,我吓了一大跳,慌忙拿着手里的东西戒备着她。

      只见那个女鬼悠悠然就坐了下来说道;“其实你不用害怕,只要你搬走我不会伤害你的”

      你放心我今天收拾一下行李,明天就搬出去,反正房子我已经卖了,到时候他们要开发成酒店。

      “什么...你说你把房子卖了?”还要拆掉盖酒店。

      那个女人一下子尖叫了起来,屋里的玻璃应声而碎,我捂着耳朵蹲在地上,我感觉耳膜都快要穿了。

      “不..不可以,”房子不可以拆。

      你不要把房子卖掉,我求求你,突然那个女鬼竟然带着哭腔求起我来了,看着她竟然流泪了,我了个去,鬼还有眼泪的?

      我要在这里等我老公,如果房子拆了我老公就再也找不到我了,那个女鬼突然开口说道。

      “你老公?”

      三年前我跟我跟我老公一起出去旅游,可是后来车子发生意外翻了,整车人都死在了现场,我当时找不到我老公,我以为他回到了这里,于是我便跑回来在这里找他,可是我却没有找到他,于是我便在这里等了起来,这里陆续搬进新的人来,我便把他们一一都吓跑,静静的等待他回来,可是一等三年了,还是没有他的音讯,我只是想再见他一眼,那样我心里也就放下了。

      那个女鬼一边说还一边流泪,看着实在让人可怜,我说道;你老公叫什么名字?

      他叫王林,那女鬼说道。

      这样吧我帮你寻找一下,你先不要哭,我相信你一定能够找到你老公的,房子的事情我先推脱一下,等帮你找到老公了再说好吗?

      “谢谢你!”那个女鬼说道。

      不用太客气啦,哦!对了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陈慧,那个女鬼回答道。

      跟那个女鬼哦不对应该是陈慧,跟陈慧聊完以后,我内心可谓是无尽的感慨,在现代还有这么纯粹的爱情,真的是太难得了,只为再见爱人一面,不入轮回,不转世,所以我下定决心一定要帮她,房子也不卖了,为了爸爸的遗愿我也不能卖掉房子。

      下定决心以后我拉着我小姐妹第二天就来到了公安局,跟公安局的警官咨询了当时死亡名单,可是结果确一无所获,并没有查询到王林这个人,我小姐妹说会不会说地缚灵,他的灵魂还在事故地点等待,我心想也对,于是便匆匆的朝着当时的事故地点赶去,小姐妹有事便先回去了,我一个人来到了事故地点,老规矩用柚子叶洗了眼睛,最后我站在空地上大声呼唤王林的名字,突然间冒出来十多个鬼来,不过我也算是见过鬼的人了,心里承受能力也有了,所以并没有害怕,估计他们都是当时事故死亡的人,我向他们打听王林,可是所有鬼都摇头没有见过。

      这个时候我的手机响了,我拿起手机接听了起来,是那个开发商找我谈买房子的事情,我正苦于没有头绪呢哪有心情搭理他,一口便回绝了他,电话那头慢慢的响起了他愤怒的声音,我也不理会直接挂掉了。

      我颓然的回到家中,陈慧赶忙凑过来问我有什么收获,我摇了摇脑袋,她失望的走开了。

      第二天我被一阵手机铃声吵醒。

      “喂!哪位?”

      是江雨小姐吗?你昨天查询的王林我这边查到了,当时他好像并没有死,被转移至第二人民医院了,你要寻找的话可以去第二人民医院去问一下。

      “啊..是吗?”谢谢警官,我赶忙道谢。

      挂了电话我匆匆忙就穿上衣服朝着医院赶去,一来到医院,我赶忙来到前台问护士。

      “您好,”我问下您这边有没有收容过一个叫王林的人,是大概三年前出车祸然后被送到你们这里的。

      “王林?”稍等我这边查询一下,您是他什么人呢?

      我是他妹妹,我下意识的说道。

      过了一会护士突然说道,还真的有,王林,2005年三月送入我院,当时就已经确诊为植物人,现在还在重症病房呢!

      我一听这个消息简直忍不住惊喜了一下,原来如此,怪不得陈慧等不到他老公,原来他并没有死,我立马提出去见王林。

      护士带我来到王林的病房前,全身上下都插满了管子,半边脸基本都毁了,安静的躺在床上,我看了看便就离去了,来到我小姐妹那里,请教她怎么办,我小姐妹就跟我一起赶去我的家里。

      临近家里我看到我家门前屹立着两台挖土机,还有许许多多的人围着,我跟我小姐妹赶忙跑了过去,那群人见我赶来,立马分开从中间走出一个挺着大肚子带着眼睛的中年男子。

      “江小姐是吧!”

      我听他的声音有一些熟悉,便问道;“你是?”

      江小姐贵人多忘事啊,上次还答应把房子卖给我,后来出尔反尔,这么快就把我忘了呀。

      “你是那个开发商?”我一下子想了起来,怪不得那个声音那么熟悉呢!

      可不是就是我么,今天我们来也没有别的事情,只是想江小姐你今天之内搬出去,你的房屋涉嫌违章建筑,这个是城建部门的通知,上面有大红章,你看一下,说着就拿出一张通知书。

      我一听就不对了,什么违章建筑,这房子在这儿这么多年了,也没有事情,他要开发的时候我们就成违章建筑了,肯定是他们这些人官商勾结,我愤怒的抢过那张通知书一下子撕碎说道;“滚,你们都给我滚”

      我们只是来通知你一声,如果今晚十二点你还没有搬走那么我们就要强拆了,说完就走了,他一走所有人也都走了,顿时四周就安静了下来。

      “怎么办?”我小姐妹问我。

      想要我搬,做梦,我就不信他们敢把我给埋了,我倔脾气上来谁都拉不回来,我回到家里就坐在沙发上,就连找到王林的时候都给忘记了,要不是陈慧出来。

      看到陈慧我就告诉她我找到了王林的事情,陈慧脸上喜笑颜开的,不过接着她便说道;“晚上他们要来拆房子,你还是赶紧搬出去吧,既然现在我得到了他的消息也就可以去找他了,所以这房子也不重要了。”

      “不行,这是我的房子!”他们越是想撵我出去我就越不搬走,我倒想看看他们是不是真的敢动手。

      小雨,我去办点事,一会晚上再过来,在我回来之前你们可千万不要跟他们硬来,知道吗?

      我点了点头,于是我小姐妹就先行离开了。

      时间匆匆的流逝,很快就天黑了下来,到了晚上八九点的时候,我听到了轰隆隆的机器声,透过窗户一看,果然是那群奸商来了,带了一二十个人,还有两台机器。

      “江小姐,你还是快出来吧!”不然到时候伤到你就不好了。

      想我出去,做梦,你们有本事就直接把我给埋了,我大声回应道。

      “老板,怎么办?”

      拆,我就不信了她真的不要命,她肯定会出来的。

      随着他这一声命令下达,机器轰隆隆而至,挖土机的铲子高高扬起,其实我心里确实有些害怕,不过我不想这么退缩,就在此时挖土机的铲子一下子从下至下扬了下来,我本能的大呼一声,闭上了眼睛,可是并没有听到墙倒的声音,于是我睁开眼看了看,只见陈慧她正在用自己的身体挡住了挖土机的铲子。

      一下子没有对屋子造成伤害,那个老板都愣了一下,紧接着他喊道;“发什么呆,赶紧继续给我拆啊!”

      于是挖土机的铲子又扬了下来,一下又一下,我看到陈慧越来越吃力的表情,她对我说道;“你快走,我快要坚持不住了!”

      于是我赶紧从阁楼的楼梯爬上了屋顶,拿着瓦片朝着下面扔去,那挖土机一下子杨到了我的头顶,就要挖下。

      完了完了,这下真的完了,可是突然间挖土机停住了,我一头雾水,下面的人也摸不着头脑,就在此时我周围一个又一个亮光闪起,出现了许许多多的人,不对应该是鬼。他们站在我的周围,这个时候我看到我小姐妹也不知道从哪里爬了上来说道:“让你不要跟他们硬来了,我要是再来晚一点那后果就不堪设想了”

      小姐妹站到了我的身边,对着那群鬼魂说道:各位鬼大哥桂大姐们,就是这群黑心的商人,他们害的人家有家不能回,害得人家背井离乡,现在他们就在你面前,赶跑他们。

      顿时那些鬼魂都扑向了下面的人,不一会下面的人都被附了身,跟着同伴打了起来。

      深吸一口气,危急总算也是过去了,我看了看陈慧,笑了起来。

      “哦,对了我们赶快现在赶到医院去,帮你了却心愿吧,”

      这样她怎么去,她离开不了太远的,必须要附在你身上才行,我小姐妹说道。

      于是二话不说我便让陈慧附在了我的身上,我们朝着医院跑去,过了大概一个多小时,来到了医院,可是医院已经过了探病时间,说什么也不让我们进去了,可是陈慧此时却是一刻都等待不了,她苦等了三年,现在好不容易找寻到了自己的丈夫,可想而知她此时的心情了。

      我们被赶出来以后,我们从医院的一楼厕所窗户里面爬了进去,偷偷的上了二楼,来到了王林的病房,一来到病房,陈慧一下子就扑到了躺着的那个男人身边,一下子离开了我的身体,我感觉到一阵头晕,我小姐妹扶住了我。

      “林,我终于找到你了!”等了你这么久,我现在终于等到了,伸出手触摸着王林的脸庞,神奇的是随着陈慧的到来王林竟然流出了眼泪,仪器上的指数不断的升高,瞬间升到了178,之后我跟我小姐妹就看到王林竟然从床上爬了起来,当然不是他活了,而是他的灵魂站了起来。

      我就知道你会来找我,我撑了三年,我终于等到你了。

      作者寄语:新人第一次发表,希望大家多多关照哈,文笔不太好,很多地方描写的比较随意了一些。

      打赏
      百度分享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