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天地网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收藏本站
下一章:爱情誓言

恐怖车站

所属栏目:鬼故事   来源:网络   编辑:网上天地网

  “每次我在这里等车都可以看见她,她似乎在等着什么,一直站在原地,动也不动。”

  大学的生活都说非常的美妙,我却浑浑噩噩的过了一年都没发觉到底美妙在哪,每天只有用不完的时间在那发呆,时常还会因为没事做而苦恼,在我看来,大学只不过是人生中最颓废的一段时光。

  小美的出现带给了我不少的乐趣,我跟她是在操场上跑步认识的,而且是在晚上。我甚至都没有看清她的脸,只是默默的与她并肩跑了许久。

  “要一起去压腿吗?”她说话了,我朝着她看了看,并没有看到什么,她还是继续往前跑,过了一会,她又说道:“你要去压腿吗?”

  这回我看到她是面朝着我的,在月光的衬托下,看起来是那么的美,我反应了过来:“当然了。”

  她停下了脚步,往单杆的地方走去,我就跟在她的身后……

  那一晚,我们只是聊了一些在学校里的事,聊了也挺久的。之后的每个晚上我们都是一起跑步,时间久了我们就自然而然的在一起了。不过事情是从与她分开后说起的。

  那天我接到她的电话,只是听到了短短的一句“我们分手吧”,没有带上一点的感情色彩,话语简洁的就像一面墙只有单纯的白色一般,我连问为什么的机会都没有,她就已经挂掉了电话。

  我有点不知所措,更是想不明白,昨天一切都还是好好的,今天就莫名其妙的结束了。我想去找她问问清楚,我忘记了自己是如何出来的,只知道到我在她寝室楼下停下了脚步,我试想了很多分开的理由,但几乎没有一种是可以说的通的,我始终只是待在楼下,前方就像是一座无法攀登的高山一般,让我寸步难行。最终我还是放弃了,既然她想分开,那去问也就是多余的了。

  我没有回寝室而是在外面开始了漫无目的散步,那一晚,我单曲循环了一夜的“我的歌声里”我仿佛就觉得唱歌的那个人就是我一样,歌词是如何完美的与我相融合。我第一次感受到了失恋的滋味,这真的很痛苦,心里总有着一种说不出的难受。

  在路过一家便利店的时候,我买了好几瓶的酒,捧着一路边走边喝,看起来我更像是一个疯子,只不过是一个不会撒酒疯的疯子。两三瓶的酒下肚,人就开始有点犯晕了,不过我的意识还是很清楚的,只是走路有点晃悠。

  我在学校的外面,绕着学校走,完全感觉不到累,只是觉得自己很难受。当指针跳向12点的时候,我还在外面,我不想回到学校里,我只是想在外面找个地方待着。我又没什么地方去,最后在学校附近的一个车站坐了下来。

  这是一个刚建不久的车站,三张长椅依次摆开,看起来都还是很新的,不像是我家附近的那些车站,脏的根本没人会去座。我试着坐下来,不过我更想躺着,索性我就直接躺了下去。

  马路上时而会有一辆车飞驰而过,带起一阵强风从我身边擦过。七月的夜晚,我并没有感到冷,这可能是我喝醉的原因。躺下没多久,眼皮就变得特别的重,我努力的想让自己睁开眼睛,可是就是那么不自觉的想闭上,最后我失去了知觉。

  我醒来的时候,天还是黑色的带着一点暗红色的路灯光,我没有直接坐起来,而是摸出手机看了一下,才2点。我感觉自己渴极了,大脑已经清醒了许多不过还带有一丝的胀痛。我慢慢的坐了起来,发现在我前方大约五六米,车站的最前端处站着一个人。

  穿着一身的黑色装,短袖、喇叭裙、平底鞋、短发。是一个女孩,不过是背对着我的。这么晚了她还会在等什么?这是我的第一个反应,莫非她也失恋了。不过这跟我并没有多大关系,我只感觉到现在非常的口渴,我需要水。

  我离开了车站,来到了一家十足店,我拿了一瓶水,敲了敲收银台,原本在打瞌睡的店员也被我吵醒了,揉了揉睡眼,面无表情的开始他的工作。我们之间除了必要的对话之外便没有更多的话了。

  出了十足门,我面临着一个选择,是否该回学校,但我现在回去也进不了寝室了,若不回去我还能去哪。我脑袋里只有网吧这一个地方,上网或许是最好的选择。

  在路过那个车站的时候我还特地的看了一眼,路边时而会有疾驰而过的车子,那女的始终站在原地动也不动,我也只是远远的从她的背后看着,走过那段路后,我的注意就全栽到了网吧里。

  网管在那好像睡着了,任我怎么叫也叫不醒,无奈之下丢了十块钱在桌子上,自己开了台机子。我漫无目的的浏览着网页,大脑里更多的是那分手时的场景,不,应该说是,手机里的那条短信和我站在她楼下时的情景。心里想着就感觉自己很难受,甚至会有种想死的冲动。

  我们在一起的时间其实也并不长,但毕竟是第一次经历这样的事,难免会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网吧里很吵闹,没有人会注意到我,每个人都在玩着各自的游戏,嘴里大吼着。

  这一夜,我都是睁着眼睛的,整整一夜都在对电脑屏幕发呆。我的状态就是满怀忧伤流不出泪,极度疲惫却不肯入睡。

  一直到早上,迈着无力的步伐回到寝室的我,打算收拾东西回家待一段时间。寝室里的人都去上课了,我的离开并没有人知道。

  我来着行李箱来到了昨晚的那个车站,靠近站牌的一张长椅上坐着一对情侣,他们很亲密,卿卿我我的不知道在说些什么,看到这样的情景我也只是冷冷的看着。我自然的将目光朝向远方,看昨天晚上那个女孩站的位置,那里并没有人,我天真的以为她会在这里等一个晚上。

  “能帮我个忙吗?”有人戳了戳我的背,听声音是个女孩。

  我转了过去,的确是个女孩,而且……而且看上去就是昨晚的那个女孩,她穿着一身黑色的装扮,加上那短发,我不会记错,肯定就是她。

  “你该不会在这里待了一个晚上吧?”

  “难道现在不是晚上吗?”女孩的话听起来是那么的诡异。虽然觉得她说的话是那么的可笑,不过事实上是,现在的确还是晚上……

  “我记得,我明明拉着行李箱准备回家的。”我嘴里嘀咕道。

  “你该不会是做梦了吧。”

  我迷茫了,甚至对面前的这个女孩感到了恐惧,她长的并不难看,而且还挺漂亮。我摸出手机看了眼,现在才2点:“可能是我真的做梦了吧,对了这么晚了你怎么一个人在这里?”

  “我在等你呀?”

  “等我?我们好像并不认识。”她说的话让我听的糊涂。

  她不说话了,只是睁大个眼睛看着我。

  我突然想到了一开始她对我说的:“你不是找我帮忙吗?要我帮你什么?”

  “你能跟我去一个地方吗?”

  “去什么地方?”

  “这个…我怕我说了你就不敢去了,总之跟我走就好了,行吗?”

  她说的越来越古怪,其实这个时候我一点儿也不怕,因为我有更痛苦的事情,如果她是鬼的话,我相信我也不会有什么过多的感觉,如果这是一场恶作剧的话,我想知道是谁在整我,正好让我发泄一下内心的不快。

  我跟着她大概走了有一个多小时的路,期间不知道绕了多少的弯,反正我已经数不清了,只知道她把我带到了一个很偏僻的地方,我仔细的看了看,这里似乎是一个乱坟场。她继续的往里头走,我还是跟在她的身后,身边经过的都是一个个随意摆放的坟墓,我心里到还是无所谓的态度,面前还是一个长的不错的女孩,她都不怕我有什么好怕的。

  最后她停在了一个小山坡上,当然这里还有一具棺材,她指着棺材说道:“你愿意陪我进去吗?”

  我感觉自己像是脑子发热了一样,竟然答应了她的事。

  棺材被打开了,里面黑的让人看不清,她进了去,我犹豫了一下,不过还是进了去。随后棺材就被盖上了,我静静的在里头躺着。身边那个女孩也不知何时不见了,但我还是继续的躺着,没有一点的感觉,我几乎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我想到了自己的女朋友,我的脑袋很混乱,我仿佛听到了身边有抽泣声,只不过周围实在是太暗了。

  “你是第一个愿意陪我的人”那女孩说话了,她的声音听着让人有种心碎的感觉,仿佛就在我的耳边一样。

  我想开口去问她,但我发现怎么也说不了话。

  “谢谢你,这样就够了。”

  我心里真是更加的肯定,她也许真的是失恋了,不过从我睡醒之后,我就不那么认为了。

  我还躺在宿舍的床上,收拾好的行李箱还放在一旁,我坐起身来,揉了揉太阳穴。

  紧接着宿舍的门被打开了,进来了两个人,一男一女。那女的正是昨晚站在车站的那个女孩,不过这时看起来挺稚嫩的,他们真的是又亲又抱的,完全无视了我这个人。过了一会男的走了,女的一个人留在了寝室里,她的情绪发生了明显的变化,面容焦躁不安,最后她跑了出去。

  正当我以为一切都结束的时候,她又回来了,回来坐在我的身边“你看到了吗?他对我说半年后回来找我的,可我都已经毕业了他都没有回来。”

  我甚至没有反应过来,为什么我可以看到那时的情景,我只是一直在听她不停的抱怨。

  “你是哪一届的?”我问道。

  “2005”她吐字是那样的清楚,这几个数字听起来是那样的不可思议,现在已经2015了,她居然在那里等了十年。

  等我回过神的时候,她已经离开了。随着时间的冲刷,接近期末,我也很少再回家,自然也就没有见过她。我不知道她是否还在那车站等待。

  直到有一天,那天天色非常的阴沉,看上去就像随时会下雨一样,我却因为被人拜托一件事而去图书管翻阅资料,偶然的翻到了一起意外事件,没错时间是2005年的,正是那个女孩,她已经死了,应该说2005年的时候已经死了,是意外车祸。

  我早应该想到的,那一切看起来是那么的不符合常理,但我却是一个相信科学的人,一直认为那一夜只是恶作剧而已。

  我脑袋一下子进入了高速运转,开始到处的打听关于这女孩的事,最后听到了一个消息让我为她感到心痛。

  她的男朋友后来回来找过她,正是半年以后,自然他没有找到,有人跟他说那女孩已经死了,他却不愿相信,最后把自己逼疯了。我之所以可以看到她,原因应该是她曾经也是睡在我这个床位,这里留下了她的身影。

  雨下起来了,我没有撑伞,始终漫步在道路上。

  我开始感觉到事情发展的越发的诡异,为什么那女孩说那男的没有回来找过她,原因跟那男的没有找到她是一样的,因为她死了,她们互相都看不见。女孩的意识中应该是认为自己还活着才对,一想到这,我就有一股想揭晓答案的冲动,我快步的跑到了车站。

  她的确还是站在那里,静静的看着远方,我默默的看着她,手中的报纸却不忍拿出来。我退到了更远的地方,将手中的报纸丢入了垃圾桶,面对着她的背影只能无奈的笑了笑“或许不知道对她才是更好的吧。”

  说好的半年,却变成了永远。我突然想到了一件非常可怕的事,为什么她能看的见我?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