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本大全】

    坠楼怨魂

    作者:佚名来源:未知时间:2019/08/12

      天下起了倾盆大雨,这片工场已经没有人啦,这里静得可怕。由于每天都会有位工人很晚回去。今天,这块血被雨水冲流成一大片,这血红的耀眼,在雷电闪烁之瞬,这些血水一直流着,更加愤怒、不服之情。

      (二天之前)

      每天最晚回去的那位工人,在这工厂的建筑楼最高处施工,他每天的施工态度和家庭情况都很让领导同情。每位领导都是特别的关心他。今天他来到最高处,曾受到领导的严重不许。可领导最终还是答应啦。可谁也没有想到会出现如此恐怖的事情:他在高处施工的认真度让他没有看到从右边过来的叼土机所叼的大石块,重重的撞在他的腰上,直直的从高处掉下来。顿时全部的工人都人心惶惶,那个人从高处掉下来,红血流的满地都是,大脑里的脑浆都出来啦,当时值班的领导连忙赶过来,走到那里看到这样的画面,他的心不由的心痛起来,他看到那人的眼睛瞪得很大,仿佛要跳出来似的。那种不服、不心甘情愿的眼神让在场的每个人都难以忘记。可领导慢慢的走过去蹲下来,用手在他的眼往下摸了一下,可这没有把他的眼睛闭上,他的怨气太重啦吧,领导又做了一次才把他的眼睛闭上。这位领导对全部工人说:“人死不能复生,更不能因为这位工人的死而放弃建筑,每个人都是需要钱的,以后大家都小心点吧。”说完,就让别的工人继续干活,又让俩个人把这位工人抬走,具体放在那里,我们谁也不清楚。“这么好的一个人就这么走啦,善哉善哉”“人死也不能就这么罢休吧”“•••••••••”

      (二天之后)

      每天晚上这片工场的楼里都有一种悲伤的哀声,这些声音显得如此伤痛、哀伤。光听这些声音让人毛骨悚然,心里发毛。这些很恐怖的哀声,让在这里工作的工人们都很害怕,每天晚上都不敢自己一个人回家,每个人都是下班后就急急忙忙的往家走,总是觉得后面有人在跟踪自己,想要占有自己的身体,而更加让人惊讶的是一件接的一件的发生,那位工人死后,更加让人难以置信的是:第二天,还有一位工人在楼里走着,被后面的大石头直直的撞飞,这个工人的死样和原来死的那位工人的死样是一样的这些血在这里显得更加鲜红、耀眼,这些血在这里没有人去打理,只有被雨水冲洗着。那天一位工人在楼下坐着休息,却被天上不知来明、不知道怎么来的大石板砸在头上,只听见一声“啊~”接着就一命呜呼。全部工人都害怕啦,因为这些事一件一件的发生在自己的身边,害怕哪一天回轮到自己,这些领导仿佛不领这些人的情,“一定要把这座楼给盖好。”他们都用不领情的语气说着。其他工人都想离开,可谁家不需要钱啊。也可以去别的工厂找活干啊可是别的工厂都是停工,不得不在这里继续工作,有的人是走啦。这可怕的事接二连三发生,每个工人都很迫切的工作着,而每天晚上这片工地的哀声更加清澈、伤痛••••••

      (二十年后)

      上学期终于过完啦,还有一个下学期呐。今天是下学期的开学第一天,每个人都会以笑容面对这个学期吧,因为上个学期没有发生什么比较怪异的事,而这个学期应该就是奇异之事之端,善哉。

      首先我自我介绍一下,我叫吴少,今年19,在台北高中(三)班上学。自己每天都是骑着淑女车自由自在的往学校出发。今天也不例外,自己骑着车往学校驶去,在背后不远处传来了一声:“讨厌,你怎么不等等人家啊?”我停下车,转头对她说:“你妈妈说你还在睡觉,所以我没打扰你,就自己先来啦。”说罢,我暗暗的笑了笑,她好像看见啦,走到我前面,说:“你笑什么啊。”“我没有啊”“明明就有嘛”“好啦,坐上来吧,我们去学校。”她坐在车的后座位上,我载着她往学校驶去。她是我的女朋友—杨瑶瑶。她今年19,和我在同班学习,温柔、体贴、可爱,样子是哥自己的选择。

      刚一走进班级里,就看见我的几个好哥们,原来他们来的那么早啊,他们都是我的好哥们、讲义气—党世民,戚家军,郭大汉,纪哲红。他们见我来了,后面瑶瑶也跟上来啦,他们笑笑,党世民笑得说: “你看看,我们的吴少来了,昨天晚上又和瑶瑶去了哪里啊。”瑶瑶笑了笑,低下了头,我连忙说:“去你的,假期过得可好?”哥几个都点点头。我和瑶瑶走到他们前面的座位上坐了下来,瑶瑶坐在里面看书,我和哥几个聊起了天,聊到我们好像都没话说了似的。这时候,我问了哥几个一个问题:“在二十年前 ••••••”哲红惊讶的说:“二十年前??那不是还没哥几个呐?”我对他们说:“你们别打乱我。”他们都没有再说什么,只是默默地听着,好想要有什么大事发生,也许就是一件大事。我继续说:“二十年前,一片工场上发生了很多奇异死亡的案件,那片工场每天晚上伤心、痛苦的声音。由于过去了几十年,现在那片工场不再发生什么奇怪的声音啦,但不知道还会发生奇异死亡的事情。”他们几个都很惊讶,世民沉重的说:“哥们,你这信息打哪来的?”“从一个老人口中听到的。”我说。大汉说:“你说的那地方在哪,我去试探试探。”虽然大汉在我们几个中胆量是最大的,但我连忙说:“老人没有说,只是说,现在那工场建筑成了一所学校,具体那所学校他没有说清楚。”顿时,全都害怕的应该是那片那个工场所建的学校是不是我们现在所在的学校。气氛变得僵冻,我们哥几个都变得无声啦,瑶瑶看到这种气氛不对,对着我们说:“我饿了耶,谁和我一起去吃饭?我请客噢。”哥几个听到吃的就眼馋啦,异口同声的说道:“我去。”哥几个一起走出了教室,我陪着瑶瑶在后面跟着这群所谓的哥们。

      夜色暮近,天色已晚。我送瑶瑶来到女生寝室楼下,我们说了几句话(语句内容,不透漏)看着瑶瑶进入寝室。我才回我的寝室。当我走到寝室,哥几个都已经睡啦。自己这时候突然想要去厕所,我们学校厕所位置布置的地方真的很奇怪。我们这座楼最西边是厕所,其余的地方都是住处。而这中间有两个楼梯转阶口,在我住的地方前面2米处有一个,另一个在厕所旁边。自己还怕鬼,以前自己晚上不敢出门。可是现在自己对鬼很感兴趣,可是现在我实在的想要去厕所,我已经不能在忍了。于是自己狠一下心,就往西边去啦,走的蛮顺利的,自己的心“蹦蹦”的直跳,这静的非常可怕,只能听见我的心跳声。终于走到了厕所,自己心里有一丝高兴,不知后面会发生什么。随后自己便从厕所里出来,自己面前突然出现一位工人,我被他的出现吓了一跳,我刚想叫出来,却听见一声毛骨悚然的声音“别出声,死神的脚步在靠近”我的手不自然的往嘴上一捂。这时,工人所说的脚步声开始响了起来,我被这些声音吓了一跳。于是我往这位工人身上看了一眼,他穿得很单薄,上面还有一些破洞,能隐隐约约的看到里面的身体,最奇怪的是:他的头一直都低着。而且低得很低,甚至他的头像铅球一样重。但声音越来越大不知声音从何处发出的,于是我走到转阶处,往那里一看,让我非常惊讶,发出脚步声的“人”,和这位工人一样,他们都是一直低着头,身上穿的衣服和那工人一样,他们的头慢慢的抬了起来,他们的眼孔变得非常空虚,俩眼很深陷,散发出微微的蓝光,嘴里流着血,血是那么的鲜亮,滴在干净的地板上,显得很刺眼。脚步声越来越大,把我从惊讶中叫醒,这些血腥味的空气让我无法继续呼吸,当我转身看那位工人时,那工人正在用深陷的眼睛看着我,仿佛要把我吸进去,这些血腥味的空气压得我不能呼出气来,就瘫软在地板上,我想跑可是我的脚步听我的指挥瘫在那里一动不动,只能听从命运的安排,那些工人往我这里走,眼看着他们就要走到我的旁边,我急得就像热锅上的蚂蚁,不知在哪一刹间,我爬着就能动啦,于是我连忙的跑回寝室。把房门给反锁,自己害怕坐在地上,也不忙着洗漱,就走到床上睡觉,可是满脑子都是刚刚的画面,无论怎么都睡不着了。心里不由的想到一句话:这座学校应该就是那个工场。自己心里还是有点不确定,怀着疑问自己慢慢的进入梦乡 ••••••

      第二天,我刚醒来就已经中午啦,哥几个已经去上课啦,床边给我留了张纸条:吴少,你睡得很死呀,看你睡得挺香,没有把你叫醒,今天你在寝室休息吧,哥几个给你请假,午饭,我们让瑶瑶给你送去。看完,我笑笑便走进洗漱室,把水盆放在水龙口下接水,当我把水龙口开后,我被这眼前的情景吓了一跳,从水龙口里流出来的是•••鲜••红••鲜••红••的血,一直往我的水盆里流,把我的水盆给我染红啦。我站在那被眼前的情景所惊呆住。这时候,瑶瑶从寝室的方向走过来,看到我站在那里一动不动,水盆里的水都溢出来啦,她连忙走过来把水给拴住,对着我说:“吴少,吴少,你怎么啦?”他边说边慢慢地摇晃,我慢慢的回过神,瑶瑶关心的对我说:“吴少,你怎么啦?”我轻轻地在她鼻子上刮了一下,微笑的说:“没什么,你怎么来啦?”她顽皮的说:“我来给你午饭呀。”我感激的说:“谢谢我的好女朋友。”瑶瑶害羞的低下了头,我把瑶瑶拉到我的床边,对她说:“瑶瑶你先在这里坐着,休息一下,我去洗漱。”瑶瑶点了点头。我再次走进洗漱室看到水盆里的水是白色的,心想刚刚的血应该是幻想吧。没有再去想,一会洗漱完啦,走到寝室看到瑶瑶还坐在那里,我笑笑,说: “瑶瑶,你先回去上课吧,我就去班上上。”瑶瑶用不舍的眼神看了看我,说:“不,人家等着你,和你一起去。”我没有再说,只好让她留下来,我坐在床边吃饭,她看着我,微笑着,我也随即应和着她,我随便也喂她吃。不一会儿,我吃完饭,我们一起去往班级。

      走到班级的时候,正好是下课期间,世民看见我说:“你们看看那小子还知道来啊。”我们走过去,坐在位子上,我说:“当然啦,我们是哥们啊。”哲红微笑的说:“你还知道我们是哥们啊。”我微微笑一笑,立刻我变了脸,他们见我脸型突然变啦,忙问:“怎么啦?”我很小声的说:“下节课间在观察台集合,我有话要说。”他们都很疑问,更加因看到刚刚我的脸型而感到恐惧。我转过身对着正在看书的瑶瑶说:“瑶瑶你以后多和你的朋友在一起,不要自己出去做事情。”她看了看我,她全神的眼盯着我的眼,仿佛从我的眼神中看到了从未有过的严肃,她也应了一声“嗯”“还有见到陌生人的人不要讲话,和朋友在一起,千万记住噢。”“我知道啦,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你突然讲这些,但是要谢谢你少少为我担心啦。”我对她笑了笑,心想:瑶瑶,不是不让你知道,但这些事你现在不该知道。

      这节课我没有听进老师所讲的话,全脑子里只有昨天晚上所发生的那一切,心里时不时划过“这座学校应该就是那个工场。”这句出乎意料的一句话,更让我害怕,一节课的时间过得还真慢,铃声终于打响啦。

      观察台,等我走到哪里,空无几人,有一人在打扫观察台,还有我的4哥们,他们看见我来了,走到我的面前,大汉开问啦:“到底什么事,非要在外面说啊?”我看着那个打扫的人,问:“他是谁,我怎么没见过他?”还未等哥几个说话,那个人就开始说话啦:“我是新转过来的,被学校分布在这里打扫。”我顿时感到很奇怪,刚刚我说话的声音不怎么大,他怎么听见啦?随后,我向他点点头。哲红又说:“学校有很多校工,你又不可能都知道。”我说:“也许吧。”大汉好像很着急,连忙就问:“吴少啊,到底是什么事情啊,你别在磨磨唧唧的啦。”我开门见山地把昨晚的事件说了一篇,说完我不经意间,往那个人看了一眼,那人的眼睛变得好深陷,闪着微蓝光,好像要杀死我似的,感觉身后凉凉的,好像有人在吹凉风我毛骨悚然的抖了一下,我连忙说:“你们怎么看?”他们被我刚刚说的话所惊讶,大汉说:“哥们,你是在做梦吗?”我连忙说:“我也希望我昨天看到的是在做梦,可是我真的看到啦。”这几个哥们都是摇摇头走开啦,这几个哥们不相信我,我要怎么做他们才会相信啊,我该怎么办?

      在这学校的第二天夜色慢慢靠近,我还是送瑶瑶回到寝室,并让她回到寝室就休息,她点了点头,看着她回去的背影,我的心时不时的害怕。等我回到寝室,他们几个都睡啦,自己躺在床上反复想的这些奇怪的事。这时,大汉突然坐起来,然后又站起来往房门走去,我连忙坐起来,叫了声“大汉”,他没有回应我,只是一直往门边走,我又叫了几声,他没有回复我,我把家军、世民、哲红叫醒,他们看到大汉从房间里走出去,立刻就跳下床,他们叫了几声,大汉也没有恢复他们,只有上楼的声音,我们走出房间一直跟着大汉,无论怎么叫他、拍他,他都是不停,一直往上走,好像要去完成什么任务。我回头一看,看到一张流着鲜红的血,眼睛中有蓝色的光,露出很诡异的笑容,然后就凭空消失啦,我不由的抖了起来,差点失脚滑下去,幸好家军在后面扶住了我。我们继续跟着大汉,我们已经跟着他走到天台啦,没有路可走啦,只有原路返回下去,可大汉还是一直往前走,马上就要走到天台的边缘了,我们把大汉从边缘地方捞过来,家军、世民、哲红他们都惊呆了,因为他们看到了他们不敢相信的画面:大汉的眼睛没有啦,变得一个深孔,闪的微微的蓝光。哲红连问:“大汉这是怎么啦?”我不在乎的说:“昨天晚上我我看见了很多这样的‘人’,今天讲给你们说,你们又都不相信我。”“我们也没有看见真的,只是怀疑。”世民说。只听下面“扑腾”一声,大汉死啦。我们连忙跑下楼,刚走出楼房,楼房中就传来一阵一阵非常让人心惊的笑容,我们都不由得害怕起来了,看到大汉的尸体,我们不由的流出了眼泪,家军打了110。不久,警察来到了这里,处理了这个身亡案件。那里的血显得那么耀眼,这一夜,哥几个全都没有睡着,只是在被窝里默默的哭泣。

      天明啦,我们把这件事告诉了大汉的父母,让他们节哀顺变吧,人死是不能复生的啊,我们几个来到班级,瑶瑶看到我们,急忙的说:“吴少,告诉我你们怎么啦,昨天晚上来了那麽多警察,你们到底怎么啦。”我没有回答。瑶瑶看了看世民,世民说:“瑶瑶,你别伤心,大汉••••大汉他•••他死了••。”瑶瑶听罢,口里一直说到“不可能大汉••大汉他不能死的”说着说着就哭了,我走到她身旁,将她搂在怀里,在我怀里哭泣,给他一个依靠的怀抱,看着她哭得那么伤心,自己要怎么办那,也许只能默默的守护她,不让她受伤。几天如流水一般的流过,大汉的死也过去啦,人死总不能复生吧,只能祈祷他平安过下辈子。

      明天就是回家的日子啦。今天晚上我把瑶瑶接到我们的寝室,我们要吃一顿分别餐,我让家军和哲红一起去买菜,世民去买点酒回来。家军和哲红回来时,哲红突然要拉肚子,肚子痛,家军让他再忍一会,回到寝室里再去方便,可是哲红告诉家军他实在是忍不住啦,家军在四周看了一圈,发现了一个旧厕所,然后家军让哲红去方便一下。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家军见哲红还不出来,于是家军往厕所走去••••••“喂,吴少吗?”“是我,你是家军啊,什么事?”“吴少,哲 ••红••死了。”“什么,哲红死了,你们在哪”他把地址告诉了我,我拉着瑶瑶就往那里走,瑶瑶被我刚刚说的话而伤心,我一路上安慰她,也为自己安慰自己一下的心情。

      十几分钟后,我们赶到那里,娜娜看到哲红的死状不由得吓了一下,这红的眼瞪得很大,马上就要出来似的,眼里带的血丝,嘴巴张得很大。“可能是吓死的吧”我转身正要看看娜娜,听见旁边的警官说道。我扶着娜娜正要去看看家军,我突然看见哲红的眼蓝光闪了一下,我问:“警官,你看到死者的眼睛闪光了吗?”我向正在收拾哲红尸体的警官发问,警官回答:“什么闪光啊,我一直在收拾啊,我怎么没见?”我回道:“没什么,可能我看错啦。”警官也没有再问什么,埋头处理尸体。我对家军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家军哭腔着把来龙去脉说了一篇,我急忙说:“快,给世民打电话,快让他回寝室。”说完,我对娜娜说:“娜娜,答应我一件事好吗?从现在开始不要离开我,好吗?”娜娜犹豫了一会儿,还是点点头答应啦。我转头对家军说:“好啦,我们回寝室。”家军哭着说:“那•••哲•••红•••呐?”“先让警察处理吧”说罢,我就和娜娜往寝室里走,家军也跟在后面走着。

      走到寝室,看到世民一个人在那里哭,我想家军是已经把事情告诉了他,我们走进寝室,我说:“好啦,别哭啦,自己找位坐下,我有话要说。”谁都知道忍着痛不出声是很难的,更何况他是自己的兄弟。我说:“都不要怕,我是人,不能害怕,俗说‘人怕鬼三分,鬼也怕人三分’,都要坚强。”他们都知道这只是安慰,同时这句话也是在对自己说,我对家军,世民说:“这大汉,哲红的死可能是警告,他们好像非杀死我们不可。”世民说:“他们要杀死我们?为什么啊?”我对他说:“我也不清楚啊。”娜娜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情绪说:“他们?他们是谁?”我看了家军,世民一眼,他们点了点头,我说:“娜娜,你要控制住自己的情绪,我告诉你。”随后我就把这几天的事情都说了,娜娜吓了一跳,很惊讶的问:“这真的有鬼吗?”我说:“现在说应该有吧,别害怕就好。”我眼角不经意间划过门口,看见了一个工人正诡异的笑,身上流着血滴在洁白的地板上,显得特别刺眼。他一点一点的变得透明,眼看马上就要消失,自己不知哪里来的勇气喊了一声“站住,不要走。”说完,我就跑了出去。娜娜,家军,世民被我的喊声吓了一跳,呆呆的坐在那里。跑到外面周围都看了一篇,什么都没有啦,凭空消失了。看着洁白的地板,一个声音响起了:“哈哈,你猜对啦,我们就是要报复,哈哈。”突如其来的声音把我们都吓了一跳,娜娜,家军,世民都坐在那里一动不动,可能是被吓到了吧,我鼓起勇气问“他们”:“你们要复仇,为什么要找我们啊?我们没有做任何伤害你们的事。”那声音又响起了:“你们已经知道了我们的存在,如果不杀了你们,会阻碍我们的复仇计划。你们就等死吧。”随后就一阵冷笑,笑得我们心里发痒,随后就消失不见啦。我无奈的走进房间,说:“你们也听见啦,现在让我说,从今天开始我们就一起行动吧,最好不要独自行动。”他们都点了点头,随后我让他们躺在自己的床上休息,他们躺在自己的床上,可能都没有睡着吧,因为这几天都发生了很多奇异的事情和以后要怎么去面对。我把我的床整理了一下,让娜娜躺在上面休息一下,娜娜却睡不着,小声的对我说:“吴少,我真的很怕啊。”我说:“不会有事的啊,我们会保护你的。”娜娜担心地说:“我怕,我怕你们离开我。”我说:“不会的啦,我们会保护你,守护你。好啦。别说啦。好好休息吧。”娜娜看到我这么说,也慢慢地躺下休息啦,我想这一夜她也没有睡好吧,我在一旁守护着她,这一夜的分别餐是多么不应该啊。

      今天分别啦。分别的时候我对世民、家军说:“以后在家要小心,到下周来,我们在分析分析吧。”说完,我们各自双拥一下,就分散啦。看着他们的离开,心里不由得担心起来。我带着娜娜来到家,我的手机响啦,是世民打来的。我接通后,世民很焦急地说:“吴少,你快点来医院啊,家军住院啦啊。”我惊讶的说: “什么家军住院啦,他怎么啦啊?”世民说:“我说不清楚,你先来吧,来到我在告诉你。”我说:“好啦,你先别急,我们马上就到。”说完,我就挂了电话,拉着娜娜就出门啦,打了一辆出租车来到医院找到了世民,我走进加护病房,看到家军全身都绑着白色纱布,只露出一张苍白的脸。还在昏迷中。医生告诉我们:“病人还有生命迹象,还有一丝生机,暂时不会有生命危险。”我说:“谢谢医生。”说罢,医生就走啦。我对世民说:“怎么回事啊?”世民说:“我也是不太清楚,我也是刚到家就接到家军的电话,可接电话的人不是家俊是一位好心汉,他说你的朋友在医院,你过来吧。”我说:“后来怎么样,他又说什么啊。”他继续说: “当我到医院后,看到那位好心人,他告诉我,他是在路旁看到的。那时他刚从国外回来,看到一个人躺在路旁,周围都是血,于是他拨打了120来到了医院,他从家军的手机里找了一个电话,打到了我那里。然后我就赶到医院,他告诉我医疗费已经付好啦,说完他就走啦,我连忙说‘我要怎么还给你啊?’他回头笑笑说 ‘不用还啦,就当我做慈善,’说罢就走啦,后面的事你们就知道啦。”世民摇了摇头,我说:“在不知人的情况下,家军的伤,也许是一个警告。”“警告?”世民说。“可能吧,小心一点”看着病床上躺的家军,自己开始害怕会失去更多的东西。

      在家的这几天,我们的身边发生了很多奇怪的事情:小狗身上的毛变的长长地刺,在水中有的鱼能自己上岸,花朵全都变成血红色的。••••••

      转眼间,几天就过去啦。今天就要返校啦,我载着娜娜去往学校,娜娜问我:“少少,要不要我们几个换个学校啊?”我没有回头说:“娜娜,那些东西已经开始跟着我们啦,躲是不行啦,你别害怕,我会保护你的。”娜娜没有再问,只是坐好,等待着命运的安排,我们几个只能用自己的命去救自己的命。没多久就到了学校,进入班级,只看到世民坐在那里,原来的哥们已经找不回来啦,我和娜娜走过去,坐了下来,我说:“今天晚上开始行动吧。”世民好像早有准备,说:“好,晚上我们在天台见。”我点了点头。我对娜娜说:“娜娜,晚上你不要去啦,晚上你和朋友一起去寝室休息吧,无论你听到什么声音都不要出来啊。”娜娜盯了我一眼,说:“不可以,我要和你一起去,你说过你要保护我啊。”我无奈的点了点头,希望上天可以保护你。

      夜色茫茫,我们三个在这已经等候多时啦,我跟娜娜、世民对视了一眼,大吼了一声:“出来吧,我们要和你讨论几件事。”顿时,雷电交叉,晴空变浑浊,远处隐隐约约看到一个人正在向我们走来,那吼叫般的雷声更加衬出今晚的恐怖,那个人来到我们对面,娜娜吓了一跳,跑到我后面,那工人的脸,不,不,那已经不是脸啦,流着红红的血,整个脸都变得非常烂,眼瞳里闪着蓝色的光,鼻子鼻子已经没有啦,嘴变成一个洞啦还滴着血,全身破破烂烂,赤着双脚。我也被那工人的出现吓了一跳,只见世民愣在那里啦,那工人沉重的说:“说吧。”“霹雳巴拉的”的雷声把我们震醒,我说:“你们害我们一个不行,还要害我们几个啊?”我故意把后面几个字强调了一声,那工人说:“你们知道了我们的存在,所以要灭口。”世民说:“你们又不是我们杀的,你们为什么非要杀死我们?”那工人说: “我们无法-轮回,就是二十年我们领导把我们的尸体抛在荒野,骨头还没有在一起。”我开门见山的说:“我们去找你的门的骨头,,但你们这几天不能伤害我学校的任何事物。”那工人犹豫了一会,好像在想什么,说:“三天之后,三天之后又一次轮回的时间到啦,三天时间。”说完,那工人忽隐忽现的消失啦,天空变回依常的黑色,我说:“好啦,回去休息吧,不会有事啦。”他们都知道我是在安慰,我们一起下来了楼,“今晚的事情不要往外说,我们自己知道就行。”娜娜点了点头,世民也随从应了一声,我又说:“娜娜,你今晚先睡我这吧,明天再回去。”娜娜应了一声。

      第二天,我们向学校请了假,开始了我们的寻骨之旅。寻骨之旅的第一天结果一无所获。第二天也是这样,我们几乎想要放弃啦,可这关系到我们的生命啊,不由又燃起希望。心里不由得担心起来明天最后一天会不会找到啊?第三天来啦,我们来到学校后面的树林,我们在这里认真的寻找,娜娜不知怎么的就说起话来:“吴少啊,你干嘛拽住我的腿啊?”我说:“我的手在这里啊。”娜娜心慌的说:“那••••这•••?”我连忙往她的腿看上去,是一个手骨,拽住娜娜的脚腕,我说:“是骨头。”娜娜吓了一跳,连忙往我这跑,跑到我身后,骨头随娜娜的移动也开始露出来,我连忙说:“别动啦,出来啦。”娜娜没有在动,只是在我身后拉扯我的衣服。世民对我说:“吴少,这是他们的骨头吗?”我疑问的说:“可能是吧。”我蹲下来把娜娜腿上的骨头拿了下来,我在这周围开始寻找,“死的人还真多”我在心里不有的说起来。骨头都在这周围,还有些凌乱,有些是整体。娜娜害怕这些骨头,所以这些就由我们俩个人拿到墓地埋起来。事成啦,我们直接就来到了学校,这三天内学校应该没有发生什么事情吧。到晚上,我们又来到了天台,我大声地喊:“已经好啦,希望你们走好。”这时,出现那个工人站在我们前面,我们不由吓了一跳,忙往后面退。深深地鞠了一躬,随后消失在空中,一声“谢谢”留在空中。从那以后学校就没有再发生什么奇异事情。世民、我、娜娜从此也变得大胆了起来。家军坚强的活下来。大汉、哲红一路好走。

      哥们,走好。

      打赏
      百度分享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