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天地网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收藏本站

搬家惊魂记

所属栏目:鬼故事   来源:网络   编辑:网上天地网

  “爸,为什么我们要搬到这里?”我有点颓废盯着爸爸的眼睛,希望从他的眼神里找到答案。

  “壮壮,爸爸破产了,只能找这样的房子住下来了”对于我的颓废,妈妈蹲下来抚着我的头发,的声音显得更苍白无力,又透露着心疼。

  爸爸的脸色很憔悴,青黑色的胡渣几乎布满了下巴,浑浊的眼神透露着不甘,他还是低下头来对我笑:“壮壮,相信爸爸,一切都会好起来的。”我知道他笑的很勉强,但是我相信他。

  爸妈两人开始打扫房子,我想帮忙,他们却以嫌我小的理由让我在房子自己玩去。独自一人的时候显得百般无聊,我在这个未来的家逛了一圈,给我的第一印象除了陌生就是非常老旧,估计我们三人的年龄都比不过这房子,这栋房子是两层楼,一楼只有大厅和两间空房,爸爸把这两间空房改成厨房和浴室。大厅非常的宽敞,特别醒目的是大厅正中间有一根很粗大的圆柱子,一直通向二楼的屋顶,柱子很粗,有两成年人环抱的粗。通向二楼的楼梯是木制的,由于有些年代,附在上面的油漆已分不清原先的颜色,甚至用手一蹭都能脱落下来。二楼只有三个房间,我和爸妈各挑一间,剩下一间当做书房,整栋房子的墙壁都是白里泛黄,有些地方还鼓起来,或者脱落下来,露出里面的黄土层。门和窗户都是木制,除了都严重掉漆,窗户的玻璃有的已经破碎残缺,甚至有的只用铁皮钉在窗框上,只能勉强挡风。虽然岁月为这房子披上了残旧的外衣,但是我相信经过一番整修,它可以作为我们的坚固的避风港。

  一个星期后,我们住进了里面。

  “扣扣扣……”半夜里,一阵类似于敲门的声音传来,迷糊中的我半睁着眼睛,试图努力去听这声音的来源,可是声音飘忽不定时有时无,当然又处在长个子的时期,眼皮非常沉重,渐渐的伴着这飘忽不定的声音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壮壮,赶紧洗洗睡了。”妈妈在楼下喊着。“哦”的回了一声,我知道妈妈出去上夜班了,至从破产后,爸妈每天晚上都要出去上夜班,今晚家里又剩我一个人了,独自看了会儿电视后觉得很无趣,早早就专进被窝里了。“扣扣扣……”深夜里这声音又传进了我的房间里,但是我不敢出去一探究竟,我很害怕甚至有些无助,神经紧绷着,在被子里缩成一团,突然,我能感觉到有人在掀我的被子,我死死的拽住被子把自己裹成一团,但是还是被子被人掀了起来,我意识下地缩到了床角惊恐的看到一个身着黑色寿衣的老人站在床边,一手拄着拐杖,一手在空中比划着,似乎想说什么,可是我真的看不懂,我摇着头流着眼泪哀求他不要吓我,直到最后他整个人越来越激动,手舞足蹈的在比划着,我依然摇头不知道,过后,他停了下来愣愣的看着我,突然老人的眼球猛地往上一翻,瞪着白白的眼睛扑过来!!

  “啊!” 尖锐的叫声把自己拉回了现实,睁开眼睛,发现枕头和被子已经被汗水浸湿了,月光透着窗口照了进来,我抬头看了挂在墙壁的时钟,已经凌晨2点了,“是梦!” 我狠狠吐出一口浊气。“扣扣扣……”如地府传来的催命号顿时袭遍了全身,身体不由自主的颤抖,赶紧深深的把自己埋进被子里,但是声音越来越大,越来越急……“这样不是办法,出去看一看声音在哪里?”

  心里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我狠狠掀开被子,穿上拖鞋慢吞吞的走出卧室,按了下二楼的走廊电灯开关,发现停电了,没办法只能硬着头皮找下去,这时突然声音慢了下来,忽远忽近,颇有节奏的似乎在指引着我,二楼找了一遍后便下一楼看看,走在楼梯的时候,声音越来越清晰,似乎从一楼大厅传来?虽然一楼也有月光照射进来,但是视力不适应黑暗,脚下一踩空,整个人这样从楼梯滚了下来,忍着疼痛,我抬起头来,顺着部分月光,看向了立在大厅的中间的那颗圆柱,原来声音是从圆柱里传来的!我慢慢的走近圆柱,把头侧过去,耳朵贴在柱面“扣扣扣,扣扣扣……”声音很有节奏的敲打着,突然声音停了,传来一个嘶哑的声音:放我出去……

  耀眼的阳光刺进了眼皮,我有些艰难的睁开眼睛,过后,发现我躺在病房的床上,守在旁边的妈妈一看我醒了,紧紧的抱住我,哭着说我快把她吓死了。爸爸回来后问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顿时,那晚的事情如开闸的洪水涌进了脑海里,于是我把那晚的事情跟爸妈说了,后来,爸妈两人回到家里,把大厅的那根圆柱敲掉一部分,里面露出了一具竖放着的红漆的棺材,之后他们打开棺材,里面躺着一个身着黑色寿衣的老人,身边放着一根拐杖和一堆冥纸,老人没有腐烂,只是皮连着骨头形成了干尸,之后怎么样,爸妈便不跟我说了,带着这份疑问,出院后,我们又搬家了……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