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本大全】

    荒山里老爷子和他的孙女

    作者:佚名来源:未知时间:2019/08/12

      我刚懂事那会,爷爷还没去世,那时还很硬朗,大冷天时候手就跟火炉一样暖和。刺骨的冬天我都是在他老人家怀里度过来的。他很善良,心就像他手掌一样,温暖人心。至少,那个重男轻女思想横行的年代,他老人家对子孙都很疼爱,无论是男是女。

      老爷子作息很规律,每天起得比鸡还早,踩着单车就出去了。他单车上总载着一个花洒。

      我问爷爷,您干嘛老是带着花洒出去?他抚摸着我的头,默默不语。

      只是,同样一个问题,爸妈却是绑着脸,说,小孩子不准那么多事!

      我真的以为我问错话了,羞愧的以后不敢再问这事。直到有一年快清明的一天,老爷子载着我踩着单车出去了。一路都是宁静的山路,鬼魅的树影挂在两边,一切显得那么阴森。

      老爷子带着我来到一个坟前。这坟无碑文,碑上镶着一张相片,相上是个小女孩。坟身的花草却是如此灿烂,几近绚丽。老爷子说,这些花草是他修剪的。那时我正望着他提着花洒给坟身的花洒着水。

      我问爷爷,这是谁的坟?他没回答。点了香,叫我小心的插上坟身。我看见他眼角晶莹,似乎挂着泪水。

      老爷子说,她是你素未见面的亲姐姐。

      那时的我,微微感到一丝惊讶。也许是对世俗还不太懂。只是疑惑为什么爸妈一直没跟我提起我有个已经过世的姐姐。

      爷爷没在多说话了,无论我问什么。

      最后,老爷子叫我在坟前磕了几个响头,我们就回家了。留下那座孤坟在这空荡荡的山中。

      回到家后,我就发高烧,整个人像中了邪,晕晕乎乎,仿佛身体已经跟世界脱离了。后来听别人跟我讲,送到医院后,吃了药打了点滴也不管用,一直烧到半夜三更才微微退了点。

      我醒来时已经是凌晨两点,身体躺在医院床上,爷爷瞪大眼睛在我身边张望!

      我为什么会醒?因为听到一个凄凉的声音,这声音说,我好孤单。

      我有气无力的说,爷爷,我好怕。那时,空荡荡的病房只有我跟爷爷,还有这个回荡在耳边久久不散的凄凉声音。

      爷爷皱紧眉头,说,是你吗?孩子。是你吗?我知道是你。孩子,你出来吧。爷爷在这里。你弟弟还小,他什么都不懂。

      我感觉,头疼得发胀,视线越来越模糊。就在那时,昏暗的视线中,我隐约看到一个女孩站在门边,穿着一身惨白的囚服,毫无血色的脸流露着无尽的凄凉和怨恨。我没记错,是那座坟上的照片。是我那个素未谋面的姐姐!

      我当时什么事都做不了,高烧烧得麻木的身体使我只能胆颤的望着眼前这位个不属于这世界的女孩。而她也是瞪着我。

      老爷子眼角挂着泪,说,孩子,你回去吧,过几天是清明,鬼门会开,爷爷希望你投胎有个好的来世。

      女孩没搭理老爷子的话,却是手指着我,幽怨的说,都是因为你。

      “孩子,那时他就只是个几个月大的小孩。不是他的错。”老爷子说,“爷爷知道几年来你都埋怨着这个世界不肯投胎,孤零零地做野鬼在人间飘荡。爷爷每天都去坟前看你,给你清着坟种着花,就怕你孤单着没人陪伴。只是,几年来,算命师都说你的怨气久久没散去,。孩子,爷爷体会你的痛苦。你一直埋怨着你爸妈当年没救你,你一直埋怨你弟弟抢走你的温暖,怨着这个世界。今天爷爷带着你弟弟去看你,就是希望能化解你心中的幽怨,安心的去你的世界。”

      女孩的视线依旧没离开我的身体。她说,是你,都是你的存在,爸妈都不疼我了,你夺走我的幸福。都是你的错。

      那是一个小女孩的心声,但是奇怪那时年幼的我仿佛能体会到她的心声,也许是血浓于水的亲情。尽管我从来没见过她——我的姐姐,尽管我那时害怕得心脏几乎快爆破了。

      姐姐。

      我勉强从嘶哑的喉咙挤出两个字。

      几年前我有个亲生姐姐,长得很漂亮,红扑扑的脸蛋,扎着一条可爱的马尾辫。那一年我出生在这个家庭后,一切都变了。因为农村严重的重男轻女现象,爸妈从此就把所有爱投入我这个传种接代的继承人身上。

      姐姐被忽略了。她每天都寂寞着,看着爸妈逗着弟弟,爱着弟弟,却再也没爱过她。她哭了。孤单的她,得不到父母的温暖,唯有年迈的爷爷总是逗她乐,填补着童年空缺的欢乐。

      我刚出生几个月,一场大火烧到我家,那时我姐弟被困在同个房间里,火势凶猛无比。可是,破门而入的父亲一心只惦记着我这个男孩,一把抓起我就头也不回往外跑。我的姐姐就这样眼睁睁的看着父亲从她眼前抱走弟弟,却不抱她。

      最后,她也救出来了,是爷爷也冲进火场来。前后只慢了不到一分钟,我的姐姐却被严重的烧伤,在医院里离开了这个世界。

      这些事,是过了这个我第一次见到姐姐的晚上后,躺在病床上的爷爷告诉我的。

      往后的日子,家里的人无论大小都常说听见小女孩的哭声,尤其半夜更为凄凉。请了算命师来做法,才知是姐姐的魂魄怨气太重,罩在家里散不开。做了法后才驱散了怨念,一切才回复正常。爸妈从此不敢在家里挂她的相片,连坟也不敢去扫。就只有爷爷还挂念着她。

      那一年,爷爷请了法师去看姐姐的坟墓,法师掐指一算,道,人间温暖,莫过亲情。留恋不返,只因尚爱。

      老爷子发呆了好几天。他知道我父母不会去看望姐姐的坟,老爷子一咬牙,悄悄带上我就往山里去了,结果姐姐的鬼魂积怨甚重,附上我的身体,我害了病,烧得直接进了医院。那天,爷爷在医院被我父母骂的狗血淋头,说他一把老贱骨就会惹是生非。只是医生的济救也不见得多大的作用,到那晚,我的烧只退了一点。家人只好再求助于法师。

      于是那晚,法师在房间外做法,招出姐姐的魂魄,让家里人与她设法沟通,消除怨念。爸妈被要求在房外,房里只有我和爷爷。夜半,姐姐就出来了。

      那个玄乎的夜晚,过得是如此漫长,仿佛有几个世纪。也许是被附身的原因,我对姐姐的痛苦感同身受,尽管那时我根本不知,为什么会有那样的心灵痛楚。

      爷爷被姐姐一把推开好几米,撞在墙上。因为他要阻挡姐姐走过来伤害我。谁都没想到,一个女孩子的力量如此强大。老爷子的后脑勺流血了。

      我的脖子很快就被双惨白的手狠狠地掐住,而且捏得很紧。那一瞬间,我完全窒息,痛苦蔓延全身。我完全动不了,视线只能对着面前这个苍白的女孩。为何我脑海里浮现出一幅画面,画中是熊熊大火,还有一个抱着小孩飞奔的背影。它不断的在我脑中重播。

      突然,我感到脖子上的手松了。我看见她盯着我的胸口,盯着盯着,眼角竟然挂上了泪水。那么晶莹,那么剔透,仿佛一颗颗珍珠。

      我的胸前,不知何时,挂了一条吊坠,上面镶着的,是个可爱的马尾辫小女孩的照片。照片上写着,姐姐,我爱你。

      她似乎发呆了,傻傻地看着那条吊坠。一双大手伸过来,把她紧紧搂在怀里。我看见爷爷那高大的身板,还有怀里那个正在抽泣的灵魂。

      老爷子说,爷爷陪着你。你不孤单。

      我也不知是什么时候昏死过去了。等醒来的时候,天已亮了。医生量了体温,对我爸妈说没事了。

      爷爷没在我身边。他脑部受到震荡,被推到急救室。出来时,脸色无比惨白。他摸了摸在房外等待他的我的脑勺,笑着闭上了眼睛。

      老爷子最终没熬过那年的寒冬。按照他的遗愿,就葬在了姐姐坟墓的旁边。有一年,我去踏青,远远看见坟头坐着一对爷孙,女孩端正的坐在爷爷身边,似乎在听老爷子讲故事。

      打赏
      百度分享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