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本大全】

    鬼念

    作者:佚名来源:未知时间:2019/08/13

      这个世界上就是有一些不为人知的灵异事件发生过,或者正在发生在我们周围,因为还有牵挂还有遗憾还有一股强烈的意念不肯离开。如果你说我这是在夸大其词的话请先不要妄下结论,看看我接下来要讲的这个故事吧,信不信由你。

      这事发生的时候我还没有出生,应该说是还不知道生在何时何地,那是听我妈讲的,发生在我舅妈身上的一件怪事。

      那时候我妈大概也就八九岁,家里排行老四,上头除了三个姐姐下头一个小妹就只有一个哥,也就是我的大舅。那时候没有电视,很多娱乐活动也就是闲下来大伙儿扎堆儿聊聊家长里短,有工夫串个门,顶多都没人了就听会半导体什么的,有时候赶上有搭台唱戏的就都跑过去凑个热闹。很单调但也不乏乐趣,充斥着那个年代农村特有的味道。

      那天下午,和平常一样村头的大空地上又来了唱戏的,我姥姥串门姥爷呢就跑去看戏了,我妈和我三姨在大舅那屋里,刚吃完饭没多大会正呆着,舅妈抱着我姐准备喂奶,也就是这时候她手里的动作突然停住了。

      本来一切是那么平常那么安静,舅妈却像变了个人猛地将怀里的婴孩儿用力扔向床边的角落里,然后就一屁股坐到屋里靠近北墙的椅子上,垂下脑袋一言不发。这一幕可吓坏了我妈她俩,一个八九岁一个才大她三岁的姐姐,两个孩子见状不知道发生了啥,试探性的叫着:嫂子,嫂子你怎么了?菲菲哭呢,你快看看啊,嫂子…就这么哆嗦着喊了几声,舅妈却还是低垂着脑袋不做声,任凭孩子死命的哭着。

      这还了得,我妈也都要哭了紧紧拽着三姨的胳膊,接着俩人撒腿就奔出门外....说到这里,我倒吸了一口冷气,脑袋里浮现出很多恐怖片里的场景,想着那些人编出来的画面难不成就要真的发生在现实生活里了么?

      接着说我妈和三姨赶紧跑去找回了我姥爷,和他一同回来的还有一起看戏的三姥爷、三姥姥、同村的一个老太太(我妈说她要活着,放现在我还得叫声老奶奶,至于这辈儿是怎么排过来的我也不清楚)和一个跟我妈差不多年龄的小女孩,是我舅妈的妹妹。

      话说一群人推门进了屋,舅妈还是坐在那儿,孩子们都躲在大人身后。只听姥爷叫着:秀芳啊,秀芳?舅妈闻声慢慢地抬起脑袋,斜楞着脸瞅了姥爷一眼。

      然而,就这一抬头便看清楚她的脸已然不像是个妇女的脸而是瞬间瘦了好多,颧骨高凸,两腮深深的陷了进去,面色特请,眼睛微微的眯缝着,双眸变的浑浊呈现灰色。

      她看着姥爷缓缓的开口说了句:亲…家…妈呀,所有人都不敢呼吸了,那哪儿是女人的声音啊,明明是个苍老的老头的声音,最先吓的大叫的是舅妈的妹妹一下抓住我姥爷的衣服:亲爹,我姐这是怎么了?她的声音夹杂着哭腔,看都不敢看自己姐姐一眼。

      突然,舅妈站起身伸出双手就要扑向舅妈的小妹,吓的她嗷一嗓子就哭了嘴里含糊不清的问道:你,你是谁,谁啊?边问边向一边躲着…

      我是你爸爸啊,小五…

      你这老娘们儿,这儿都干嘛呢,啊?说话的是大舅,不知道啥时候大舅和姥姥也回来了,舅妈的妹妹顺势躲到他身后低声说着:姐夫姐夫…你看我姐…只见大舅走上前表情严肃,看着已经完全变了一个人的舅妈厉声吼道:发什么疯呢,看把孩子吓的…

      你就是韩顺来?敢这么和我说话,知道我是谁么?舅妈将视线转向大舅,声音依然很粗如一个老人般。

      啊,是啊,你谁呀?

      我是你爸爸…话音刚落,大舅就不知从哪儿拿来个铁钩子,就是过去烧火炉掏煤灰子用的钩子:我还是你爸爸呢,给我这儿装神弄鬼的,我打死你…大舅说着就要打舅妈,不过被姥爷一把拽住,而舅妈也似乎吓了一跳,往后躲着还抬起双臂做出护头的姿势。害怕的说:哎呦,别,别啊…我就是想过来看看小五,看看秀芳…

      你怎么跟过来的啊?一直没有说话的姥爷张了张嘴,似乎已经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舅妈又或者说是现在附在她身上的老人慢慢说起了经过。

      原来,那天早上舅妈从娘家回来的路上,本来路程就比较远,脚下蹬着的自行车艰难的前行着,没骑多久车链子就掉了,她下车安上了链条就继续蹬车赶路,谁知道车子就好像被什么使劲往相反的方向拽着,后车架上也沉甸甸的蹬起来十分费力,不知道用了多长时间才到的家。

      舅妈心里虽然有点纳闷儿,对此却也没在意,中午吃了饭就发生了之后的事情。

      那自行车掉链子的地方正是一片坟港子,那条路不要说是大清早就算是正午艳阳高照的时候也甚少有人会走那儿,不过在那长大的舅妈为了早点赶回家就想超近道,从那条路穿出去便能上大路,比正常绕大路要近不少。

      附身的老头不是别人,正是舅妈的爸爸,老爷子过世以后也被埋在了那片坟地,趁着舅妈下车安车链的时候就跳上了后车架,然后一路就这么被带了回来。

      跟着进了院子就藏在了院里的柿子树下,因为找不到机会进屋本来想认认门看两眼就走,可曾想不知道怎么回去正犯难屋门打开了,舅妈出来倒水的工夫就飘飘忽忽的进了屋。

      舅妈说的有头有尾,让听了的人不禁心里突突的,谁也不敢出声。这时姥爷开口打破了那诡异的气氛,他说:你看,你这闺女女婿的也都看了,就赶紧回去吧,要不一会我这儿子要拿铁钩子打你我可拦不住啊,快回去吧…

      可,可我不知道怎么回去啊,来的时候是四闺女用车带的我,回去我怎么走啊…

      舅妈走到屋门口,为难的看着姥爷。只见姥爷拿来张白纸用剪刀剪了几下,然后让舅妈跟着他走出院子直接到了胡同外的一个小岔路口,面向的是正西方。他说:给你钱,坐车回去吧,以后别在这么吓唬人了啊…说罢,用火柴点燃了白纸剪成的纸钱,待那纸钱烧尽之际舅妈身子一软就昏了过去。

      妈妈讲完后,似乎仍旧心有余悸地问我:你说邪不邪,你舅妈昏了也就几秒钟就睁眼了,问她刚才发生的事一概不知,还看着围观的街坊问怎么了,这么多人都在看什么呢?大舅没好气的哼了一声,说了句没事,在这儿看戏呢,说完就回家了。

      之后舅妈便生了场病,身体虚脱似的躺了三天才好的。

      打赏
      百度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