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本大全】

    李朝敬:又见古槐

    作者:佚名来源:未知时间:2019/07/23

    莘县莘亭街道办事处十里岔村有一棵古槐,三十多年后,我又一次见到了它。

    十里岔村是我祖母的娘家,在我很小的时候经常跟着祖母去走亲戚,那时候经常去看那棵古槐。当时,古槐在一方水坑旁边,枝杈繁茂,十分高大。老人们嘱咐千万不要折它的枝杈,因为那里住着神仙。神仙自然是常人无缘见到的,但是这传说却让它变得十分神秘,渐渐地大家都生了敬畏心,但是仍然愿意到那里去玩。

    后来,我上学、离家、参加工作,虽然也想有机会去看一看,但是这一别竟已三十多年。

    前几天,和表哥宽亮吃饭时偶然谈起,我们那棵大树还在不在。他说大树还在,但是已经很苍老,老院子也多年不住人了。他想能不能找有关部门反映一些,对它加以保护。

    我忽然很想去看看,于是约表哥一起去。

    从县城出发,十多分钟就到了。本家的大表哥已经在街口等着我们,他带我们去老宅探访古槐。当我再一次看到这棵古槐的时候,我真的惊诧于它的高大雄伟和沧桑了。

    古槐有十米高,几乎覆盖了大半个院子,虽然已是初冬,依然枝繁叶茂。主干胸径约80公分,有两米半高,树身北面有一个洞,黑魆魆的,像一只怪眼瞪着你,十分吓人。枝干向上斜出两个粗壮的枝杈,一支伸向东南,一支伸向西方,还有三处巨大的伤疤。大表哥说那是1958年大炼钢铁时锯掉树枝后留下的,当年一支伸向西北,直搭到西墙上,另一支伸向西南,搭到前院的房顶上,还有一支伸向东北,直到邻居的西墙。

    古槐是什么时候有的,是谁栽的已经没有人说的清。比较靠谱的一种说法是明朝初年,老祖先从山西洪洞大槐树迁来,因为思念老家就栽了这棵树。《明太祖实录》卷一九三载:“洪武二十二年九月,后军都督朱荣奏,山西贫民徙居大名,广平、东昌三府者,凡给田二万六千七十二顷。”《明太祖实录》卷二二三载:“洪武二十五年十月,彰德、卫辉、广平、大名、东昌、开封、怀庆等七府徙居者凡五百九十八户。”其中就包括莘县移民,按明洪武二十五年(1392年)来算,也有600多年了。现存的族谱也表明是明朝初年迁居于此,目前已发展到十六七代人。

    老宅是六姥爷家的,房子大约是上一世纪七十年代建的,底层用的是古代的青砖,表层已斑驳破碎,上面用的是红砖,也显示出岁月的痕迹。木质的旧式房门早已剥落了油漆,老旧的门吊上栓着一把锈迹斑斑的铁锁。而西面还是早年的夯土院墙,几十年雨淋风蚀,只剩下矮矮的一段。六姥爷去世后,这个小院子就没再住人,渐渐地长满了荒草,整个小院显得十分凄凉。

    一个相当古老的小村子,一所荒废的老宅,一棵谁也不记得何时栽种的古槐,还有我们几个牵挂古槐的人。

    站在小院里,我们相对默然。由于民间对古槐的看法,这里平日里几乎很少有人来,晚上就更不用说了。久而久之,也衍生出许多传说,也有一些善男信女带着香烛来这里还愿。

    对于民间信仰,我素日并不十分关注,但是看到古槐日渐衰老,而且生存环境又这么差,我还是有一些忧虑。古槐,见证了一段历史,是林木资源中的瑰宝,经历几百年的风雨沧桑,战火和离乱,能够保存下来,是大自然留给我们的遗珠。据聊城市林业局2017年的一份调查,全市保存下来的百年以上的古槐有106株,这一棵却没有统计,不能不说是一种遗憾。

    古树是珍贵的自然资源,它客观地记录和反映着社会的发展和自然界的物种变迁,是多学科领域进行研究的活文物、活标本。如果不加以保护,很快就会湮没在历史的尘烟中。现在讲绿色发展,倡导建设生态社会,也许,真的应该为古槐做点什么。

    当我又一次见到古槐时,我不禁惊诧于它的高大雄伟和沧桑了。

    【作者简介】李朝敬,山东莘县人,中共党员,1995年毕业于聊城师范学院中文系,目前在莘县莘州中学任教。工作之余喜欢文学创作,尤喜诗歌、散文,在《班主任之友》《语文周报》《语文报》等发布作品多篇。

      打赏
      百度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