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天地网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收藏本站
下一章:带你一起去阴司

夺命楼1

所属栏目:鬼故事   来源:网络   编辑:网上天地网

   我叫耿浩,我是一个高中生。我的人生转折点就在这所很多人都梦寐以求想进的学校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学校坐落于山脚下,山泉围绕着学校一整圈,然后再流向山下的村庄。山清水秀的。因此很受欢迎,城市里一些学生也来到了这学校里读书,只图学校里环境好,够安静。在学校的正对面,有一栋十几层高的楼。十几层高的楼,在镇里算是高楼了。高楼的外面装修得非常漂亮,可是这栋楼,还没有建好了,只差安装门和窗。一眼望去,高楼上面的建筑机器锈迹斑斑。塔吊在最上面,经过长时间的风吹雨打,塔吊腐蚀得很厉害。好像随时会掉下来,看上去已经不可以用了。我坐在窗口旁边,我们的教室正对着那栋楼。每天我都会望出去,看看外面也看看那栋我印象深刻的高楼。

  这天我跟往常一样,习惯性的望了出去。但是我却看见了不可思议的一幕,我看见高楼外墙的电梯动了起来,可能是长时间没有操作或可能是因为经过长时间的风吹雨打。电梯运作起来非常缓慢而且还伴随着一声声刺耳的声音。我不知道为什么隔得这么远,我还可以听得这么清楚。我转过头拍了一下正在认真听课的同桌,同桌抬起头一脸疑惑的样子看着我。

  我指了一下外面跟同桌说:“你有没有听见什么声音?”

  同桌看了外面,摇了摇头说:“没有啊!什么声音也没有。你咋了?”

  我看着同桌的反应又看了看那栋高楼,摇了摇头说:“没,没什么。可能是我听错了。”

  同桌白了我一眼,我没有理会同桌。继续看着外面,可是我再看那高楼的时候,电梯,电梯停在最下面。我睁大眼睛,张大嘴巴,揉了揉眼睛再看。电梯就在一楼,跟之前一模一样根本就没有动过的样子。

  夺命楼2

  老头子指了指面前说:“到了。”向老头子的视线望去,我张大嘴巴。不知道什么时候面前多了一些隆起的小土堆,我拉着老头子的手说:“爷爷,怎么刚才我没看见。”

  老头子摸了摸胡子说:“这里的坟墓,他们叫做迷魂墓,走进来的时候看不见,等到你要出去的时候。这些坟墓就会一一出现。这些坟墓都是当年日本侵略中国,杀害的无辜的百姓。怨气大得很。”

  我一听,后退了几步说:“如果出不去了怎么办?”

  老头子走到一个坟墓面前蹲了下来说:“不会的,明天早上太阳升起来的时候,这些坟墓都会消失。”

  我看着老头子抚摸着一快墓碑,眼里居然流出来眼泪。“爷爷,你……怎么了?”

  老头子坐着了那墓碑面前说:“这块墓碑是我老婆子的,她走了快十年了。十年了。”

  “爷爷你不是说,这里埋葬的人都是抗战时期死的人吗?怎么……。”我疑惑的问。

  老头子看着天空说:“老婆子说她是在这里活下来的,这里就是她的出生地。她去世之前要求我一定得把她带到这里来埋葬。我答应了她,之后我为了方便来看她。就在这里住了下来。”

  我没敢再去打扰老头子,我一个人走到树下坐了下去。突然一阵阵寒风吹了起来,这风比刚才还大。我坐在树下,一直瑟瑟发抖。突然,突然我看见一个女人从地低下走了出来,她一步步接近老头子。那女子,穿着一件寿衣。对,是寿衣。我回过神来,跑到老头子身边,把老头子拉到身边说:“爷爷,有个女人从地低下走了出来,而且还穿着寿衣。”

  老头子看着我情绪有点激动的说:“那女人呢?”

  我再看去,什么也没有。漆黑一片,只有一阵阵寒风。“不见了。”我看着前面说。

  我只看见爷爷坐了下去,什么也没有说。我也不敢问,就这个样子我们两个人看着满地的坟墓和墓堆过了一晚上。

  第二天,我们顶着黑眼圈回到了老头子的房子里。我们刚走到门口,同桌就跑了出来问:“爷爷怎么样了?”

  老头子没有什么精神的点了点头说:“你想得对,他确实有阴阳眼。”

  我吃惊的看着老头子皱着眉头说:“我真的有阴阳眼?”

  老头子有气无力点了点头说:“昨天晚上,你看见的那个女人是鬼魂。”

  我低下头,老头子扶着墙说:“耿浩,鬼这些东西,还是不要去招惹好。做好本分就可以了。”说完老头子走了进去。

  “常于(同桌)我先回去了。你去照顾爷爷吧!”说完还没等同桌回答我,我已经转身准备下了山。

  回到了学校里,我看着那高楼。那高楼处处透露出诡异,可是却让人琢磨不透。突然一阵困意袭来,我只能去宿舍里睡觉。

  夜晚再次降临,午夜十二点。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昨晚的事情,睡不着还是因为白天睡觉了。我出了宿舍门,看着高楼,突然发现高楼里的灯全部都是亮的。里面还有好多人,有男有女。他们都在有秩序的走着,他们在原地转圈。他们面无表情。动作很僵硬,我知道他们不是人。他们穿的衣服跟工地上那些施工工人的衣服差不多。“他们到底是谁,这么多人怎么会死了。”我一个人站在门口,看着那诡异的高楼小声的嘀咕着。

  过了一会,我看见更多的人出现在楼里,楼里的灯更亮了。十几层的楼,每一层的楼都布满了人,不,应该说是鬼。但是又好像不是,他们的动作都一样,走路的步伐大小都一样。我不知道为什么我看得那么清楚,是他们故意让我看见的,还是我的阴阳眼真的那么的厉害。可是为什么我会有阴阳眼,为什么。我越想越害怕,我害怕的蹲了下去双手抱着头一直发抖。

  第二天,我忧心忡忡的去上课。今天老师在讲课我都听不进去,我一直望着窗外发呆。“耿浩!”讲台上的数学老师点了我的名字。

  同桌捅了我一下,我看着他。他的眼睛朝着老师的方向看去。我知道他示意老师叫我。我连忙站起来,老师说:“耿浩,你在干什么。整节课都在看着外面,外面有什么东西那么吸引你。你告诉我。”

  “我……。对不起老师。”我低着头说。

  “好了,坐下去吧!”老师说。

  我坐了下去,同桌看着我说:“又怎么?”

  我看着同桌叹了口气说:“我想不明白。”同桌皱着眉头表现出疑惑的样子。我看着他继续说:“对面那楼就差一点就完成了,可为什么会停下来了。到底发生了什么,让开发商放弃了就快完成的高楼。这里面一定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同桌说:“我爷爷叫你别去招惹那些东西,那些东西真的是不可以招惹的。”

  我看着同桌又看着外面说:“我知道,可是我就想知道为什么会有那么多人死去了。为什么我可以看得那么清楚,他们是想我帮他们还是怎么样。”

  “凡事有因必有果。当年死了那么多人,警察不会不管的,这里面可能还有什么东西是警察不敢招惹的也是警察管不了的。”同桌情绪激动的说。

  “我……。”我看着同桌说。

  “耿浩你别管那么多了,不然你会把性命搭上去的。”同桌皱着眉头说。

  “好吧。”我看着同桌最终答应了他。我不知道他为什么反应会那么大,我也一直想不通老头子那天晚上的反应。这里面是不是有些什么联系,我想着。

 

  夜幕再次降临,夜自习下课后。我一个人回宿舍,我刚走到宿舍门口就看见那栋楼,那楼里还是那么的亮。感觉那楼里面现在就是白天,我看着里面那些人不人鬼不鬼的机械人。他们一直反反复复的走来走去,每到晚上他们就会这个样子。他们到底在干嘛,我开始对他们有点好奇,我索性进宿舍里拿出椅子,我坐在椅子上面观察着他们的一举一动。他们一直在走,突然电梯动了起来。那些人停了下来,我看见有几个人进了电梯里。还有几个人推着车,那车上面都是砖块。还有人背着水泥,他们在等电梯,最顶楼的塔吊也动起来了。电梯一上一下,一左一右。里面的人都好像很繁忙的样子,忙里忙外,出出进进的样子。“他们之前难道就是这栋楼的建筑工人?”我一个人在漆黑的楼道里看着那光亮的高楼自言自语的说着。

  “难道我刚才看见的都是幻觉?”我心里想。

  中午,他们都会宿舍休息了,我因为笔记没有拿。只能去教室里。我刚到我自己的位置就看见,看见高楼上面的塔吊晃动起来,电梯在一上一下,一左一右。高楼里有机器运行的声音,施工的声音。还有,还有人的声音。

  “那楼不是不让进去的嘛!那楼外面围了一圈铁栅栏,而且立了一块牌子。危楼,请止步。”我看着高楼,自言自语的嘀咕着。

  “哎,耿浩你在这干嘛?”我回过头,看见同桌看着我说。

  我拉着同桌的手,情绪激动的指着高楼说:“你有没有看见什么,例如机器的运行?”

  同桌看着外面,看了好久摇了摇头说:“没有,什么也没有看见。什么机器运行,都成那个样子了就是要操作也操作不了啊!”

  “怎么会这个样子,怎么你看不见我却看得见。”我坐了下去看着外面嘀咕着。

  同桌拉着我的手说:“你是不是太累了,所以产生幻觉了。”

  我摇了摇头说:“没,我没事。”

  同桌疑惑的看着我说:“你真的没事?”

  我摇了摇头笑着说:“没,真的没事了。我先回宿舍里。”说完我离开了教室,我走得很快。我不知道为什么我会想逃离教室,逃离同桌那疑惑的眼神。我回到宿舍,站在宿舍门口看去,又是那栋高楼。那楼又恢复平静了,我不知道为什么我会看见一些别人看不见的东西。我抱着头痛苦的蹲了下去,同桌站在我面前。拉着我的手,二话不说就把我拉下了楼。

  “你要带我去哪?”我一路上问了这句话好多次,可是同桌都没有回答我。只是说,再等等。不一会,同桌把我带出了校门口来到山下,同桌看着我说:“走,爬上去。”

  我跟同桌废了好大的力气终于爬山了山上。我们走了一会来到了一间房子面前,同桌看着我说:“我怀疑你,有阴阳眼。”

  “什么?什么是阴阳眼?”我疑惑的说。

  “等一下你就知道了,我去叫我爷爷出来。”同桌放开了我的手,走进那房子。

  一会儿,有一个老头子倚着拐杖走了出来,他看起来应该是七十多岁左右,浑身没有多少肉,干瘦得像老了的鱼鹰。可是那晒得干黑的脸,短短的花白胡子却特别精神,那一对深陷的眼睛特别明亮。很少见到这样尖利明亮的眼睛,除非是在白洋淀上。老头子微微一抬头,眉宇之间掠过一丝威严,淡淡道:“你就是耿浩?”

  我连忙点了点头说:“你就是常于(同桌)的爷爷吧!”老头子看了后面的同桌一眼说:“是,他告诉我说你可能有阴阳眼,要我帮你看看。”

  我点了点头说:“爷爷,你要怎么帮我看?”

  老头子看着前面的山头说:“今晚跟我一起去前面那山头的坟墓呆一晚上。到时候是不是阴阳眼就知道了。”

  “去,去坟墓那呆一晚上?”我因为害怕说话结巴起来。

  老头子没有再说什么,只是点了点头。然后就转身走进房子里。我一把拉过同桌问:“你爷爷怎么阴阳怪气的?”

  同桌看着房子里面的爷爷说:“我爷爷的性格就是这个样子,不喜欢说话,今天能跟你说这么多话。也是奇迹,他有阴阳眼,我想他应该可以帮你。如果你没有阴阳眼,那你就是被那些脏东西缠上了。”

  “那,那真的要去坟墓那?”我说。

  “嗯,走吧,今晚再来。”同桌说完,就转过身没有再看着我,而是准备下了山。

  “等等我。”我赶忙追了上去。

  夜晚,悄悄的降临。同桌来找我,我们一起向老头子的房子走去。晚上走山路并没有我想象中那么容易,一不小心就跌倒了。“好累。”我走着走着坐了下去说。

  同桌看着我说:“快到了,快点吧。我爷爷不喜欢等人。”听到他这么说,我只能站起来继续向前走。

  走了大约有半个小时左右,终于看见山头那有灯光。我们最后是跑了过去,怎么说呢!大晚上在山上走,确实有点瘆的慌。我想到等一下还要去坟墓前面,脚不禁发抖。“吱”老头子开了门,倚着拐杖走了出来说:“可以走了吗?”老头子用那尖利明亮的眼睛看着我,那眼睛在黑夜里显得多么明亮。我回过神来,点了点头。

  “常于(同桌),你就在这里等着我们。”老头子用沙哑的声音说着。我只看见同桌点了点头,然后走了进去。

  “爷爷,我们真的要去山头那坟墓堆里啊?”我无聊的问。

  老头子看了我一眼说:“都在路上了,你说还有假?”

  “呵呵,也是。”我摸了摸头笑了笑说。呼……一阵冷风吹过,我把衣服上的扣子扣了起来。

  “怎么突然这么冷了呢?”我回过头看着老头子说。我看见老头子停了下了,我也没再向前走。“爷爷,怎么不走了?”我疑惑的说。

  “难道之前这栋楼的建筑工人都死了,而且就是死在那楼里?如果这么说的话,那就对了。就可以解释为什么会有那么多人,而且电梯总是有人在操作。他们为什么还不去投胎转世?难道有什么人在控制着他们?”我一个人自言自语的坐在楼道里。

  第二天,我睡在了宿舍门口。同桌一开宿舍门就看见了我,他走到我面前叫醒了我说:“你怎么了,怎么在这里睡觉。”

  我睁开眼睛看着他说:“没,昨晚回来晚了怕打扰你们就没有进去。”

  同桌一脸的疑惑,我看着他咧着嘴说:“呵呵,不信我?”

  同桌摇了摇头,我接着说:“你不信,我也没办法了。我先去刷牙洗脸了。”我站起来的时候,拍了拍屁股,把椅子拿了进去。常于(同桌)看了对面的那栋高楼,脸色并不是那么的好。可是那只是一瞬间,我没有发现。

  今天又是数学老师的课,我怕又被他叫起来就早早的趴在桌子上睡起了觉。在梦里,我看见了那栋高楼,我看见了建筑工人忙里忙外,他们在说话比划着什么的画面可是就是听不见他们在讲些什么。电梯一上一下,还有塔吊一直在转动。而且速度都非常快,就像电脑里面的电视剧一样,可以快进。我看着他们忙里忙外的画面,眼睛都花了。我蹲了下去,再睁开眼睛。却看见有一个女人穿着红色旗袍背对着我,我叫她,她也没有理我。只是背对着我,身体一直不停的发抖。好像很愤怒,又好像很害怕。我走了过去拍她一下,她回头看着我。我被她吓到了,我下意识的后退,但是踩到一块石头,狠狠的摔了下去。而且抱着头大叫。因为我看见那女人没有脸,她没有五官。她的脸是平的,平得就像一面镜子,好恐怖。

  突然我听见有人跟我说话,并且敲打着我的桌子。我只能睁开眼睛,我一睁开眼睛就看见数学老师脸黑得像包公一样的站着我面前,他愤怒的看着我说。“起来。”

  我下意识的站了起来说:“老师怎么了?”

  数学老师愤怒的说:“你上课睡觉还大喊大叫的。你有没有当我存在过?”我原本想解释的,但是老师没有听我解释就走开了。我无奈的倚着墙看着朝外面望了去,我看见高楼最上面的塔吊坐了一个穿校服的孩子,看起来大概七八岁了。我看见那孩子在向我招手,我还看见那孩子一直对我笑。我不知道为什么我也跟着傻笑起来,那孩子向我招手示意要我走去他那,我一直看着他的笑容。我的身体开始有点不能控制了。我的一只脚踩上了椅子 幸好同桌及时看见,他拍了我一下。我发了一下抖,神志清醒起来。他疑惑的看着我说:“你刚才想干嘛?”

  我看着外面,可是却没有再看见那小孩。我告诉了同桌全部事情,同桌半信半疑的看着我说:“你会不会因为自己有阴阳眼,所以走火入魔了?”

  我皱着眉头跟同桌说:“刚才真的看见一个小孩子坐在塔吊上,而且那孩子一直向我招手还对我笑,可是我的身体为什么会突然不受控制了呢。”同桌望了望外面的高楼说:“什么也没有。”

  我白了他一眼说:“你当然看不见。”同桌没有看着我说:“刚才看见你把脚踩到椅子上来,还以为你要抗议呢,没想到你是要跳楼。而且梦想着从这飞到对面的高楼。”

  我推了同桌一把说:“如果你刚才没有打我一下,现在我是不是已经掉下去了。”

  同桌说:“可能噢!你要小心,如果真的按照你说的话,那么那些东西已经发现你的存在了。你要小心。”

  我看着外面说:“我跟他们无冤无仇,为什么会找上我呢!”

  同桌看着课本说:“可能是因为你的好奇心,你有没有听过一句话,好奇心害死猫。你要小心,大半夜就不要出去看那楼了。”

  “知道了。”我若有所思的说。

  同桌拉着我的衣服说:“这次不是跟你开玩笑的,你真的要小心。”我看着同桌心里想,“总是感觉同桌的反应很奇怪,他为什么会那么的关心我,而且他在每一次最关键的时候都能出现。难道他知道些什么?还是他跟这事情有一些联系?”

  一个个疑问一直在我的脑海里浮现,“高楼到底有什么秘密?同桌到底瞒了我什么?还有老头子的反应为什么是那个样子?

  为什么我会被那些脏东西缠上,是因为我的好奇心还是我因为某些东西被选上了。还有那个孩子到底是谁,如果那些死去的人都是建筑工人,那为什么会有孩子出现。而且那孩子为什么想要我死,为什么我的身体会不受控制。这一切到底是为什么,是有人冥冥之中在安排,还是什么。”我抱着头痛的呻吟起来,这些疑问一直缠绕着我。

  半夜,我无精打采的睁开眼睛看了窗外。从我的床位可以看见对面的高楼,高楼还是那么的热闹。“如果有人突然闯进去,会怎么样?那个人死还是高楼消失。”我倚着窗说。

  第二天,我在室友的闹钟声中起床。我没有什么精神不知道是被高楼的秘密折磨成这个样子还是因为有了阴阳眼后耗费的精力更多了。小洪把手放在我的肩膀上担心的说:“耿浩,你没事吧!”

  我回过头摇了摇头说:“没事。”

  小洪说:“今天晚上我们准备去对面楼冒险,你要不要一起去?”

  我惊讶的看着他说:“对面楼?”

  “嗯,咋了?”小洪说。

  我看着他说:“那楼不是危楼吗?”

  小洪大笑说:“什么啊!吓唬人的。我前几天在食堂那听到有人说,高楼有鬼,因为之前好像发生了命案。所以那楼才被废弃了。”

  “你听谁说的?”我激动的拉着小洪的手说。

  “那天在吃饭,不知道什么人说的。但是好像是食堂里人。”小洪皱着眉头说。

  “小洪,那楼有点邪门。你们还是不要去了。”说完我离开了宿舍。我下了宿舍楼,穿过羊肠小道来到了校门口旁边的食堂,我进去之后看了看,但是食堂里什么人也没有。我正准备离开,突然一个伯伯出现在我身后。“还没有到饭点,你来干嘛?”背后传了沙哑的声音。我转过身笑着说:“没,就是来看看今天吃什么。”

  “那看完了吗?”伯伯用他那沙哑的声音说。

  “看完了。”我笑呵呵的说。

  “那离开吧!”伯伯的语气上有一种让人不敢拒绝的感觉。我听了之后,连忙点了点头。然后转身跑出食堂。“什么嘛!用得这么凶吗?”我抱怨的说。

  因为我们学校有一条规矩“除了饭点去食堂之外,其他时间如果在食堂里出现,要写检讨,停课。”“如果要不是有这条规矩 我用得怕你。”我边走边说。

  夺命楼4

  因为我们学校有一条规矩“除了饭点去食堂之外,其他时间如果在食堂里出现,要写检讨,停课。”“如果要不是有这条规矩 我用得怕你。”我边走边说。

  不一会,我走到校门口。在校门口看着高楼,突然感觉那楼会吃人的。我发抖的走进了学校。“耿浩!”我听见有人叫我,我回过头看着后面的人。“小洪?怎么了?”我看着的小洪说。

  “我刚才说的那事情,你去不去。”小洪说。

  我摇了摇头说:“不去。”

  “哎,你什么时候这么怕死了。”小洪纳闷的看着我说。

  “那楼真的有点邪门。”我说。

  “你小子有没有听过一句话?鬼由心生,可以看见鬼的人那就是心里有鬼。心里没有鬼,啥也看不见。你怕啥?你是不是做了什么亏心事

  ?”小洪捶了我手臂一下说。

  “不是啦,那楼真的不对劲。”我说。

  “算了,你不去就算了。你今晚帮我打一下掩护。”小洪说完离开了。

  “哎……。”我看着小洪离去的背影说。

  时间过得很快,不一会就过了半天,我还在为早上的事情烦心。我看见小洪在宿舍里翻来覆去的找东西。我走到他身边说:“你干什么?”小洪没有抬起头说:“准备今晚的东西。”

  “你们真的不怕死?”我看着小洪说。

  “这个世界上根本就没有鬼!”小洪不耐烦的说。

  “你怎么知道没有鬼?”我疑惑的看着他说。

  “所以啊!我要去证明给你看。”小洪推开我说。

  “好,既然说服不了你。你今晚注意安全。”说完我走开了。

  因为跟小洪的争吵,放学我没有回到宿舍。而是出去外面乱逛了好久,等我回到宿舍,已经是十点了。我上了床位,向外面望去。我突然看见高楼今晚的灯不怎么的亮。而且那些鬼魂也少了很多。我坐起来认真的看着,突然我看见有一群黑影进入到了高楼。“难道他们看不见高楼里面的灯是亮的?”我自言自语的说。突然,在他们踏进高楼的一瞬间

  ……灯全部灭了,鬼魂也全部消失了。我看见这一幕激动的说:“坏了。”我赶紧的下了床跑下楼去找宿管。“宿管,我们宿舍少了一个人。”我跑到宿管房间门口说。

  宿管开了门疑惑的看着我说:“少了一个人?谁啊?”

  “叫小洪。”我说。

  宿管看着手上的名单说:“他去哪了?”

  “他,他跟另外宿舍的几个人去了对面那栋高楼……”我结结巴巴的说。

  “什么!”宿管瞳孔放大激动的说。“对面楼……,他们怎么去对面楼了,他们去干嘛?”宿管激动的抓住我的手臂说。

  我说:“他们说,要去探险。证明,证明这个世界上没有鬼。”

  “一群不知天高地厚的混小子。”宿管生气的说。

  “那现在怎么办?”我说。

  宿管看了看外面说:“现在外面漆黑一片,那高楼那么多层。你就是发动学校所有人,也不一定可以找到。”

  “那不可以报警吗?”我说。

  宿管皱着眉头说:“这里是山脚下,就算是警察来,也需要时间。”

  “那怎么办嘛!”我激动的说。

  “现在只能等。”宿管看着对面楼说。

  “等?”我疑惑的说。

  “对,现在只能等了。那楼不干净,里面有脏东西,进去了不一定可以活着回来。就是我们俩进去也是以卵击石啊。”说完宿管关了门,留下我一个人在黑夜里。我一直站在宿管的门前,想等到小洪他们回来。可是一直等不到。“起来。”我睁开眼睛看着眼前的人说:“宿管?他们回来吗?”

  宿管摇了摇头说:“没有。”

  “……”

  “我已经报警了,等一下警察就会来了。希望他们还活着。”宿管说。

  我看着眼前的高楼,看起来为什么却是那么的恐怖。

  过了一阵子,警察们风尘仆仆来到高楼门口,他们拿着手电筒,进了高楼。我也走了过去,这是我第一次近距离的观察高楼。现在虽然是太阳当空照,可是高楼却是黑暗的。一层白雾包裹着高楼。我也想进去,可是警察叔叔把我拦下来了。

  我在外面着急的等着消息,大概过了半个小时。警察全部出来了。他们看着我摇了摇头说:“里面没有看见人,就是连人进去的痕迹也没有。里面的灰尘厚厚的一层,如果有人进去应该会留下痕迹的。可是什么也没有。”

  “怎么会,昨天晚上我亲眼看见他们进去了。怎么会找不到。”我看着地下说。

  “里面确实什么也没有。”警察说。

  “会不会又是突然消失。”一名比较年轻的警察说。

  “什么突然消失?”我看着他疑惑的说。

  “没有,没有。”警察说。

  “好了,找不到我们就收队了。”一名警察说。

  我看着眼前一辆辆远去的警车,再看看高楼。突然一阵阴风吹过,我好像听到,风里夹杂着哭喊还有恐惧的声音。但是只是一瞬间。当我回过神来,却什么也听不见。

  我看着高楼,我想进去可是又不敢。那高楼在黑夜里矗立着,感觉就是一只会吃人的怪兽。我不知道小洪他是不是已经遭遇了不幸,还是根本就没有进去。我矛盾的离开了高楼。

  第二天,我早早的起床向小洪的床位看了看,可是什么也没有。我知道,小洪他是有去无回了。我跳下来床,站在床边。从窗户看出去,那楼被太阳照耀得闪闪发亮。可是在我看来却是那么的可怕。我收拾了东西,没有吃东西直接去了教室。我走进教室却看见我的同桌(常于)他看着窗口发呆,我走到他的位置看出去外面。发现他也在盯着高楼,而且他的额头留下来汗,而且全身发抖。我碰了他一下,他突然转过头。表情扭曲。我被他吓到了,我看着常于说:“你,你怎么了。”

  常于瞪大眼睛看着我说:“耿浩,你别进那楼。别招惹那些脏东西。”

  我皱着眉头看着他说:“常于,你怎么了。”

  常于激动的站了起来说:“你记住我的话,那些脏东西不能招惹。”说完常于跑了出去。

  夺命楼5

  我楞住了,我不知道为什么常于会这么反常。“难道他真的知道些什么。”我看着常于的背影说。

  我追了上去,常于没有想到我会去追他。我拉着他的手说:“站住。”

  常于想甩开我的手,我紧紧的抓住。我拉住他说道:“你发什么神经。”

  常于看着我,一脸惊恐的表情。他一直摇头说:“耿浩,耿浩。你听我一言,那栋楼的事情你别再管了。不然,你会死无葬身之地的。”

  “常于,你是不是知道些什么?”我看着常于说。

  常于看着我,皱着眉头说:“我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你别问我。”说完常于甩开我的手,跑走了。

  我看着常于离我越来越远的背影,“他一定知道了些什么。”我心里想。我以为常于离开学校后会去他爷爷那。我上了山去找老头子。我站在几间低矮的瓦房的门前,旁边几棵果树和大榆树环围着。木板钉成的院门用红漆刷了刷,这就大致构成了一个地地道道的农家小院。

  我站在门口敲了敲门,过了一会。屋里传来声音,“吱呀!”门开了,老头子从房子里探出了头。

  老头子看着我,面无表情的说:“你是来找常于的?”

  我点了点头说:“爷爷,常于在这吗?”

  老头子伸出了他那如枯树一样的手,他指了指我示意我进去。他把门推开了,我走了进去。房子里只有一张床还有一张桌子。还有一盏油灯。房子里只有那一盏油灯,看起来有点暗。我转过头看见老头子坐着椅子上,面无血色的脸,额头上还不停的流下汗水。我开口说:“爷爷,你怎么了。”

  老头子张了张嘴说:“没事,就是身体不舒服。”

  “用不用我送你去医院?”我说。

  老头子有气无力的摇了摇头,老头子继续说:“常于,他这个时间应该已经走了。”老头子说了说看了外面一眼。

  “去哪?”我疑惑的说。

  老头子说:“走了,离开人世了。”

  我张大了嘴巴激动的说:“怎么可能,常于没有什么事情怎么会走了呢?常于是你的孙子,你怎么可以这个样子说。”

  “常于差不多走了!走了,救不了他。我无能为力啊!”老头子悲伤的说。

  “爷爷,你告诉我。怎么了?”我蹲了下去说。

  老头子看着我平静的说:“你一直对你们学校前面的高楼挺有兴趣的是不是?”我点了点头。老头说:“那楼,在十几年前发生了一件事情。可以说当时惊动了不少人。我记得那天,是个天气不错的好日子。那天我吃过早饭就在房子里看着常于,突然我听见一声巨响。“砰”的一声,我朝着声音的地方跑去。我看见一块铁板下面流出来一摊血红的水。”而旁边跪着一个女人,她泣不成声的。她一直说:“求求你们,救救我的孩子。求求你们,求求你们。”可是并没有人理会她,我跑了过去。把她扶了起来,我们当时都清楚。孩子已经不行了,我报了警,警察来了之后。那铁板被吊了上去,铁板下面惨不忍睹啊。孩子的身体被压得扁扁的,都分不清楚孩子的身体跟头。血肉模糊啊!血跟脑浆混合了在一起。那女人看见了当场就晕了。可是后来不知道为什么在孩子头七的那天晚上。那女人穿着一身红色的衣服,吊死在高楼都门口。那女人眼睛里还流出来血的眼里,舌头伸得长长的。有人说是孩子回来报仇了,可是这栋楼的负责人却没有理会。工程也没有因为这次的事情停止。可是就在那栋楼竣工的前一天,高楼的负责人,建筑工人。全部在高楼神秘的消失了,有人说是那孩子真的回来报仇了,有人就说他们是逃了。之后这栋楼就被说成了鬼楼。再也没有人敢踏进去,那楼也变成了废弃的高楼。”

  我平静的听着,老头子说完看了看我说:“那女人是我的儿媳妇,是常于的妈妈。那个死了的孩子是常于的哥哥。当年,常于的哥哥,常东说要去上学,常于的妈妈就让他先走,她给常于换件衣服。可是当常于的妈妈弄好了,刚走出去惨剧就发生了。要一个母亲看着自己的孩子死在自己的眼前,而自己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这个多么大一个悲剧啊。”

  我被吓到了,我结巴的说。:“那常于知不知道?”

  老头子点了点头说:“他从小就找到了,所以他性格多少有些孤僻。难得他跟你感情不错。”

  “那你刚才说常于快走了跟他妈妈这件事情有什么关系?”我问。

  老头子说:“常于早上慌慌张张的跑了告诉我,他在高楼里看见他妈妈了,他妈妈说要接他走了。”

  “他妈妈……怎么可以这个样子呢。”我有点气氛的说。

  老头子安慰说:“常于说他有你这么一个朋友,他很高兴。他希望你不要再去插上高楼的事情了。他说好奇害死猫,如果你想死,你就可以接着查下去。”

  “可是,小洪他们。他们现在是死是活我都不知道,之前我明明可以阻止他的。可是……。”

  老头子突然吐了一口血,我慌张起来说:“爷爷,你没事吧。要不要送你去医院。”

  老头子摇了摇头有气无力的说:“生生死死,命中注定。我应该很快就要下去见常于了。”

  “不会的,爷爷你别乱说话。”我说。

  老头子看着我说:“耿浩,有些事情你无能为力就顺其自然吧。常于用自己的命换了大家的安全。”

  “为什么怎么说?”我疑惑的问。

  “他的妈妈,经常在楼里。而且每当月圆之夜,她的怨气就会加深,常于怕他的妈妈。会伤害到学校里无辜的学生,所以他选择去找他的妈妈,跟着他的妈妈还有哥哥一起下地狱。投胎转世了。那些消失了的工人也应该获得自由,过了奈何桥吧。”老头子说。“那些工人,当年都被他妈妈杀了。所以他们才会在一夜之间消失了。当年啊!那天晚上是血洗高楼啊。”

  我听了之后含着眼泪点了点头说:“好,常于的话,还有你的话。我会记得的。那些东西我也不会再去招惹了。爷爷你不会有事的。”

  老头子扶着墙走到床边有气无力的说:“我也是差不多该走了。”说完,老头子缓缓的闭上了那一对深陷的眼睛,那特别明亮的眼睛。

 

  当我给老头子下葬后,回到了学校。我再一次的看着那高楼,我似乎看见了高楼里的常于对我笑了。没有人知道常于去了哪里,也没有人知道那高楼的秘密,除了我。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