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本大全】

    罪孽之血洞人颅

    作者:佚名来源:未知时间:2019/08/13

      第二十章

      隋文阁拿着那只鞋在后面气喘吁吁的,心想这个李木匠真是的,光着脚丫走什么走呢?

      有电梯不做,却爬楼梯,你他娘的体力可真好,不愧是干木匠的都能爬高。

      不过就在隋文阁停下的同时,上面的那个李木匠似乎也停下了脚步,难道是在等自己么?

      隋文阁不解的大喊道:“你个死木匠,玩什么?”

      而上面楼梯缝中那只手看不见了,隋文阁只在那缝隙当中看到了一只眼睛,一个非常大的眼睛冷冷的盯着自己。

      然后又响起了脚步声,李木匠竟然又开始向上走了。

      对于隋文阁而言,他完全是因为对李木匠的好奇心,不过他更认为在李木匠背后可能有什么事情。

      不然的话李木匠应该早就会出现的。

      隋文阁索性也不紧不慢的跟了上去,这栋楼基本工程已经完毕,所有的人都聚集在另一座新楼中施工,所以大楼里满是阴凉和微风,当然也很寂静。

      还好楼里的凉爽感觉让隋文阁的体力恢复的很快,再有几层就应该到顶楼了,隋文阁这辈子压根就没一次性爬过这么多层的楼梯。

      虽然在后面叫苦,但是他仍然想看看李木匠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为什么自己紧追不舍步伐非常快,上面的人步调一致自己怎么就是追不上。隋文阁很想找到李木匠亲自理论一番。

      很快隋文阁就看到了头顶的光亮,那是顶楼天台的出口,随之也看见一个身影迈向了楼顶。

      “这回我看你还能往哪里跑……”隋文阁这么说着,随后迈着大步一步并为两步。

      终于隋文阁也爬到了顶楼,足足有三十多层楼梯,在触碰到楼上强烈的阳光之后,隋文阁的脑子有点晕晕的,眼睛许久都为睁开。

      刚刚从大楼里黑暗的地方走了出来,他的眼睛需要适应一段时间,等到睁开眼睛的时候,楼顶出了那些高约两米的水泥通风口以外,也没瞧见这李木匠的身影。

      也许他就在某一个通风口的后面也说不定,隋文阁就这么想着,发现就在离自己脚面十多米的距离,又发现了一件东西。

      那是什么?竟然是李木匠的另一只鞋,而看到这只鞋的时候,隋文阁不禁傻在那里了。

      只瞧见在那只鞋的里面竟然有不少的鲜血在里面,而在那鞋的周围,有一条长长的血迹伸向了远方,消失在一座通风口的拐角处。

      此时的隋文阁也来不及去想,急忙上前,拿出自己刚刚捡到的鞋和这只比对着,他为什么没有直接去寻血迹呢?

      因为他害怕,害怕一个自己不敢接受的现实,那就是李木匠出事了……

      两只鞋的大小一模一样,上面同样沾着一些木刺还有木屑,这到底出了什么样的事情,鞋子里会有血……

      隋文阁开始有些害怕,放下那对鞋子,步伐缓慢甚至有些不由自主的向血迹的终点走去。

      现在的脑海里已经把李木匠的死状想象到了许多种,为什么自己会这么想?为什么?那就是因为已经有几个离奇死去的弟兄了,使得他不得不这么去想。

      终于他的身体接近了那个拐角,这时,他清晰的看见一条腿出现在自己的视野里,那条裤子分明就是李木匠平时干活穿的那条裤子。

      好半天那条腿都没有动,但是也因为这样隋文阁才感觉到那种可怕……

      隋文阁开始比起眼睛,向那座通风口的背后走去……

      没有声音,那只有一种可能……

      隋文阁慢慢睁开眼睛,此时眼睛所看到的景象根本不是自己能够凭空想象出来的,隋文阁慌乱的退后,险些从楼顶掉下去。

      没错那条腿正是李木匠的,而让隋文阁感到害怕的并不是那条腿,而是李木匠的脸。

      千疮百孔,头上已经接近有数百个窟窿,特别是那对可怕的眼睛,不对,应该说是可怕的血洞,因为眼球早已不知去处,只留下空空的窟窿,在里面还时不时的飞出几只苍蝇。

      隋文阁趴在天台边缘,此时他的身后则是万丈深渊,如果刚才踏错一步的话,自己就会成为第二个李二愣子……

      他扶住水泥台子,现在的身体开始不听使唤的发抖。

      与此同时,李木匠的身体突然动了一下,这把隋文阁吓的险些又没掉下去。

      “李木匠,南无阿弥陀佛,求求你,你死了就别来害我了,我也没做过什么对不起你的事……”

      这时候李木匠的身体又开始动了,原本靠在墙上的上半身,突然向下方滑倒,原来他的身子支撑不出墙面自己倒了下去,结果在那水泥墙面上留下沾有污血的划痕……

      最终李木匠的身体趴在了地上,与此同时从他脑部的若干个窟窿中开始爆发出来许许多多的苍蝇,从每个血洞中四散开来。

      隋文阁当即闻到那股子臭味和腥味,看见李木匠死的如此的惨,隋文阁也被吓的丢了魂似得。

      好半天隋文阁就这么跟死尸僵持着,等到终于把气儿给喘匀了,才开始想办法。

      这时候只看见自己身后几百米新建设中的大楼,自己的不少弟兄正在那座建设中的新楼上开始忙活着。

      隋文阁当即就想通知那边的弟兄,告知他们李木匠出了事儿。

      “不好了……不好了……”隋文阁朝那边大叫着,怎奈那边的各种机器声,轰鸣声实在是太大了,也没听到他在叫。

      正当他吧注意力完全集中在对面大楼的时候,他却忽视了一点,那就是身后死掉的李木匠。

      这时李木匠的身躯突然还原坐了起来,又重新的恢复到刚才靠着墙的动作……

      这时候那个满头血孔的头颅开始扭曲的转动起来,似乎是在感觉着外面的世界,大口开始涨开,漏出了许多污血,还有那根被插烂的舌头。

      他的身体开始僵硬的动了起来,一双污秽的手冲着隋文阁那边伸着。

      “不好了,李木匠死了……”隋文阁抱着边缘的水泥台拼命的喊叫着,但是他全然不知一个扭曲的身影正在接近自己的背后……

      (未完待续)

      打赏
      百度分享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