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本大全】

    钓鱼3

    作者:佚名来源:未知时间:2019/08/13

      老徐呆若木鸡的看着那个圆滚滚从湖里抛上来的东西,他似乎是看明白了那到底是什么东西,面如土灰的站在那。

      陈老师疑惑的也静静的看着那东西,忽然转过身子去,从桌子上拿了一把锤子,走了过去,原来那东西是刚刚丢入湖中小丽的脑袋,此时已经沾满污垢和水草。老徐怎么能不认识那张曾经日日夜夜陪伴自己的脸庞呢。

      陈老师蹲下,拿着锤子狠狠的砸在了上面,骨头和血肉蹦飞出去。陈老师恼怒的看着眼前这颗被自己咋的稀巴烂的脑袋,砸着,重重的砸着,每一锤落下的都非常有力,他的衣服已经溅上了污血。

      “既然死了就死了,何必还在露头出来呢!”陈老师默默的说着,在场的所有人静悄悄的看着他的举动。

      最后他拿起一只铲子将那堆肉碎丢入了湖中,这时候当这些阔佬们看到这一切的时候,每个人都失去了玩的性质,虽然是他们在幕后指使的这一切,可是他们还是不敢接受这血淋淋的现实。

      老徐的血压有点升高,赶紧掏出几片药片吃下。

      “没事了,这只不过是开了个小玩笑!”陈老师放松的对大家说。

      可是谁的心里都对这件事记忆犹新,生怕这是个可怕的预兆,但是他们仍碍于陈老师的面子在湖边若无其事的钓鱼,最后还是几个老家伙讲述着自己以前的一些尴尬事情化解了大家的不安。

      直至最后,陈老师送走了他们,只留下张先生和自己密探。

      他们约定在下周的周末带着张先生的情人小雅来这里,决定把小雅搞定。

      张先生和陈老师很默契的在屋里面撞了一下酒杯,互相点着头。

      一周之后他们如约的带上了小雅,在车上张先生紧张的告诉小雅:“我为了你在湖中心的岛上准备了礼物!”

      小雅灵动着看着张先生笑着用自己的身子蹭着张先生的胳膊。

      “老张,都这么老夫老妻的还玩这么浪漫的事啊,说说你给我准备的是什么啊?”说话的正是二十出头的小雅。

      “还叫老张,我有那么老么?这是个秘密,你最好老实点,我的这位钓鱼教练是不允许我们俱乐部带女人来的。”

      “那叫老公吧,老公总行了吧!什么不让带女人,这么奇怪的规定?”

      张总发现前面的车正是老徐的车,看来都是约在同一时间到了。今天陈老师安排的是在早晨,由于大家都说这个周末想要享受一个完整的一天,所以大家都决定及早出发。

      当老徐的车停在了别墅的前面,张总还有后面几辆车都分别停了下来。

      车上的阔佬们纷纷下了车,彼此都打着招呼,可是当小雅下了张总车的时候,那些老头子们都眼中露出了异样的眼神,许久看着都没说话。

      小雅感觉略有尴尬。

      之后还是风趣幽默的老徐开了口:“看来这位是张总的,呵呵,金屋藏娇,张总的女朋友真是国际化水准,俏丽可人那!只可惜不知道咱们的陈老师会不会让啊?您知道的张总,不过我想美女这么漂亮应该可以网开一面的。

      几位阔佬打着哈哈一起走近了别墅里,陈老师早已经等待多时了打开了门。

      当张总挎着这位美丽的女人进到别墅的时候,陈老师面色难看的问:“张总,这位是?您不会忘了我们的规定吧?我们不希望有会员外面以外的女人参加活动的。

      “您看,陈老师,我也不是故意的,我的女朋友只是想来看看,我也想在她面前钓几只大鱼,您就通融下吧!”

      “那好吧,张总也不是外人,但是下不为例啊!”

      此刻的小雅竟然看的陈老师发了呆,第一次见面就被陈老师的外表吸引住了,如果能和陈老师这样帅气的男人在一起何必一天哄着老头子过日子呢!

      之后这帮老头子们比谁钓到的鱼多咱们暂且不提,小雅像是着了魔似得看着陈老师在面前钓鱼,整理工具,还有处理钓上来的鱼,尤其是在收拾鱼内脏的时候,简直是帅死了,一种成熟男人特有的魅力。

      而小雅今天特别的勤快,帮助陈老师左右,干这干那乐此不疲,真希望张总每次都带自己来这。

      张总看得出小雅很喜欢这里抱着小雅的肩膀说:“对了,我还摆脱陈老师一件事情,那就是把咱们送到湖心的小岛上去,去那里看我给你准备的礼物。”

      “老张,那我们怎么去呢?”

      “做小木船,不远,我带你们过去!”陈老师淡淡的说。

      “那太好了,老张,我从小到大还没做过小木船呢,这回可要体验一下子,老张你真好!”说完在张总的脸上亲了几下,抱着张总的脖子,可是她的眼睛里装的满满都是刚刚结识的陈老师。

      一路不太好走,老张自己在前面艰难的走着,陈老师在后面搀扶着小雅,小雅背着张总有意无意的就像陈老师的身上靠去。

      不一会来到了那艘白色的小木船上,两位男士把船推入湖中,陈老师让小雅和张总坐在船上。陈老师用木制船桨划着划着。

      小船行驶到了湖中间,小雅不时的兴奋的尖叫着老张的姓名。

      这时候张总突然脸色凝重突然问道:“小雅,你爱我么?”

      “说什么呢?老张,我怎么会不爱你呢?”

      “别再跟我装了,我私下查过了你的那些户头,你把钱都花在了一小白脸的身上,在外面背着我偷男人!”

      小雅脸上并没有什么表情只是淡淡的说:“叔叔,你有妻子,有孩子,我呢?跟你不是合法的,我这么年轻不可能一辈子搭在你身上,我得要属于我的生活,我想我们俩的关系也是要到此为止了。”

      老张不再去瞧小雅的那张脸,而是穿过小雅径直的看着小雅身后的陈老师,对着他点了下头。

      小雅突然感到有点奇怪,便准备回头去看,此时迎接自己面部的正是船桨的一端,生生的拍在了小雅的太阳穴上。

      陈老师的这一击简短利落,张总被小雅刚才的话激的有些恼怒,拿起船桨又在小雅的身上拍了几下,长出了一口气,松了松自己的衣领。

      二人对视了一眼之后,划向湖心岛。

      陈老师和张总搬起小雅,放入这塑料袋中,只听见张总对陈老师说:“这家伙太没有良心了,死了都太便宜她了,她母亲的癌症都是我给她家拿的钱,当时对我哭爹抹泪的表忠心,可是用完我之后从我这里拿了不知多少好处,开始在外面养男人,你说她该死不该死!”

      “该死!”陈老师利落的将她塞进了塑料口袋之中,二人将尸体放入木笼子之后,在里面加了几块石头,抛入了湖中,看着它冒了几个气泡沉入湖底。

      绳子另一头被拉直,拴在了地面上的木头上。

      这时候的张总心里多少有些后怕,陈老师安慰着他说:“他们就如同寄生虫一般,需要不断的养料,当她们成长起来,她们需要的养料就会越多!所以说是她们逼我们这么做的,好了,张总,兄弟们等你回去钓鱼呢!”

      二人来到白木船前,只听见这木船有着吱吱呀呀木头摩擦的动静,陈老师的手搭在船帮上感觉有点异样。

      他们没去理会,坐在船上,陈老师慢慢的划动,吹着口哨,湖面平静的倒映着二人的身影。

      这时候陈老师感觉有什么不对,只感觉这船吱吱呀呀发出摩擦的声音更加厉害。

      “不好!张总,这船有古怪。”

      陈老师双臂用尽全力的划着,只见这船并不移动。

      “呀,船漏水了!”张总惊讶的看着脚下!

      “咱俩还是赶紧游回去吧!”

      “陈老师,我不会游泳啊!”

      陈老师跳入水中,让张总也跳下,他们跳下去不久,那艘船就灌满了水。

      拉着张总游到了湖心岛上。回岸上的距离太远,陈老师的体力支持不到,所以只能这么办了。

      张总在岸边喘着粗气问陈老师:“这下,我们可怎么办,船没了,我们如何能回去!”

      “张总,这个不是什么问题,我早已经做好了准备,在这小岛上还有另一艘我准备好的小船。”

      “如果是这样最好,陈老师你总是能把事情办的妥妥当当,以后我要是有机会肯定要找陈老师去帮忙。”

      “哪里的话,未雨绸缪而已!”

      陈老师去了树林里面去找那艘小船,张总由于体力不支又呛了几口水在岸边休息。

      陈老师在一堆草丛里推出了一只船,用帆布盖着,他正在这解开帆布上的绳索,可是突然听见岸边的张总在那喊道:“陈老师,不好啦!不好啦!”

      陈老师几个健步跑了过去,只看见张总呆呆的坐在地上,手指向了前方。

      只看见那个木笼空空如也的漂浮在了湖面上,原本被锁链绑好的地方都被解开了。

      一项沉稳的陈老师在心里也是画了无数个问好,这笼子是自己亲手封好的没错,以自己的经验推断,即便是借助外力,打开它也是很费劲的。可是这只木笼子就这样的在那飘着。

      “陈老师,你说小雅会不会化成厉鬼,刚才咱俩的船就是被她弄沉的!”

      “不可能,这怎么会?”

      “老师,咱们还是赶紧离开这里吧!”

      二人玩了命似得火速推出那艘船向湖边驶去。

      他们有重新的行驶在了湖面上,张总脸上挂着焦躁不安,陈老师满脸狐疑,可是二人不约而同的发现一件事情。

      那就是在自己的脚下传来了啪啪的声音,那是由什么东西在敲击船底。

      “难道是她?”张总张大嘴巴看着陈老师。

      “你少在那满口胡说,不可能,根本不可能!”

      张先生也拿了一对船桨即便不会划也拼命的用力。

      “你不要乱划,用不好力道只会原地打转的。”

      这时候船旁边的湖面上,出现了一串气泡。张先生的手缩了回去。

      只有陈老师还在有条不紊的划着。

      只听见空气当中夹杂着水流的声音说出了一句话:“为什么?我那么喜欢你,你却害死我呢?”

      这话一出船上的二人脸都绿了。

      陈老师拼命的用力,但是发现右手那只船桨无论如何也动不了了。

      他侧脸去看,不看则以,一看竟有一直手抓住了它。

      陈老师用另一只船桨疯狂的拍打着湖面,张先生害怕的躲在了船头,四下观望着。

      “老张!我在这呢!”一个女人的声音。

      只看见船头的湖面上升起一颗女人的头颅……

      钓鱼完!

      打赏
      百度分享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