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天地网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收藏本站
下一章:鬼怨之敏儿

鬼火锅

所属栏目:鬼故事   来源:网络   编辑:网上天地网

  鱼块还是尸块

  这是一片废弃的工业园,里面摆了一个小摊,旁边插着一支旗子,上书两个歪歪扭扭暗红色的大字:火锅。

  苏普朦朦胧胧地在其中一张桌子上坐定,一阵刺骨的寒意在身上蔓延,但他也说不清为什么,如同梦游一般。

  “火锅来咯!”店家很快就端着一个黄铜火锅上来,中间烧炭,不断有幽蓝色的火苗冒出,环锅里煮着黄澄澄的高汤,不断有气泡冒出,发出“咝咝”的声音。

  为什么这个火锅感觉一点也不热还很冰?苏普有些疑惑,但身体却下意识地拿起筷子将旁边木盘里码好的鱼片鱼骨以及半透明的鱼脑豆腐一股脑都倒进火锅,涮了几下就迫不及待吃了起来。

  吃着吃着他就皱起了眉头,反胃的感觉越来越厉害,可想吐却又吐不出,几乎是机械地继续往嘴里塞食物然后下咽。

  店家意味深长地在旁看着他:“吃了我的鱼,就由不得你了!”

  “你 ——”苏普脸色涨得通红:“快让我停下来!我不想再吃了!”此刻他终于意识到自己应该是中了迷魂一类的法术。慌忙左手入怀掏出一只线香,折断后扔进火锅里。只听“嘭”一声,一股辛辣刺鼻的烟雾升腾而上,呛得苏普眼泪都要出来了。不过同时他也感觉身上一轻,急忙向后退了几步,大口大口喘着气。

  店家笑容不减:“不错,很多人中了我的迷魂术一连吃下好几条鬼鱼也感觉不出来,而你居然这么快就清醒了。”

  鬼鱼?苏普惊讶地往火锅看去,哪有什么鱼块!暗黄色的汤里翻滚着断指眼珠还有散碎的肉块,他方才吃了好多尸块下去!

  “呕!”苏普低下头干呕起来,可吃下去的东西就像是在胃里扎根一般,弄了半天就咳出一个硬硬的片状物,苏普定睛一看,居然是一片指甲!他简直要疯了。

  “混蛋!”苏普气的目眦欲裂,抽出一柄桃木剑就冲店家刺去,可眼前一阵青烟闪过,哪还有什么店家?

  苏普见状急忙取出一个罗盘,盘面光滑如镜,他捏一道法诀嘴里念念有词,很快上面就显出一个光点,正朝南方移动。

  “别想跑!”当他起身准备追过去时,光点却一下子裂开了,罗盘上逐渐显出一行字:

  吃了我的鬼鱼,三日内必死!

  迷魂之前

  “苏普!你怎么了!”此时一个人满头大汗地跑到了苏普面前。

  “孙亮?”苏普不确定地喊了一声,接着皱着眉头使劲揉了揉太阳穴,良久,他终于回想起了被迷魂前的所有事情。

  他和孙亮、谢晓静都是学校灵异社的老牌社员,最近校园里经常发生离奇的死亡事件,不断有学生心脏被挖出,死状极其可怖。他们认为是鬼魂作祟,便通过罗盘定位到郊区的这个废弃工业园里,并且相约来探秘,谁知刚来没多久他们就走散了,其中苏普摸索了老半天在一处草丛里被绊了一下,往下定睛一看登时把他吓出一声冷汗。

  因为谢晓静已经死了!她的心脏被挖了出来,眼睛瞪的大大的,透出无限惊恐。

  苏普刚要准备用召灵法术尝试让她还魂,就看到她的脸机械地扭了过来,一张惨白的脸上咧出一个诡谲的笑容。

  “啊!”苏普吓得浑身一颤,这时一阵烟雾冲他飘了过来,接着他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苏普?你怎么了?谢晓静去哪了?”孙亮疑惑地看着他。

  苏普定了定神,简单叙述了一下自己方才被迷魂的情况,但却隐瞒了谢晓静的死。

  目前他们都尚未脱困,此刻告诉他真相势必让他方寸大乱,还是不说的好。

  孙亮叹了口气:“我跟你们失散后一直在寻找出口,结果一无所获,这个地方看来是被某个厉鬼控制住了,若不杀了它恐怕我们都将是有来无回。”

  苏普闻言心头一沉,与此同时他的左臂开始痒了起来,他急忙卷起袖子,发现手臂上开始长出幽绿色的鳞片:“不好!”

  孙亮看见以后脸色也为之一变:“鬼鱼!”

  “怎么?你知道?”苏普抬起头焦急地问道。

  “所谓上穷碧落下黄泉,人死之后若魂魄不肯往生便化为鬼,以鱼的形状游荡在黄泉之中。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方才误吃的鱼火锅所用汤料便是黄泉之水,鱼骨对应地魂、鱼块对应人魂、鱼脑对应天魂——是以你方才吃了一个鬼魂下去!看来这里不简单啊……鬼魂通过鱼火锅的方式再度回到人体,并且为了永久留在阳间便不断挖人心脏为食,唉!可惜咱们明白的太晚了!”孙亮脸上满是懊恼之色。

  苏普一时间更是惶恐:“那个店家说我三日内必死,也就是说鬼鱼在这三天会逐步侵蚀我的身体,当我意识消散之时它也就全部取代了我的三魂七魄……”

  孙亮咬咬牙:“别沮丧!三天内一定能找到那个恶鬼杀了它!到时你肯定会没事的!我们慢慢找,最好能跟谢晓静汇合,咱三个人一起对付它。”

  谢晓静……大概是再也找不到了吧……苏普心中哀叹,然后勉强挤出一丝笑:“嗯,我们一起努力。”

  他在说谎

  入夜,仍是一无所获的两个人疲累地坐在草丛上。

  孙亮哀叹一声:“算了,我们轮流休息在这休息一会儿吧。等明天天亮了再说。”

  苏普点点头,不知道是不是鬼鱼开始侵占他身体的原因,他此刻有些头晕眼花,拉开袖子一看,那片幽绿色的鱼鳞面积好像也更大了一些。

  带着担心和紧张,苏普不知过了多长时间才睡着。

  “叮铃铃铃铃铃——”迷迷糊糊中一阵手机铃声传来,苏普睁开眼悄悄看去,只见孙亮似乎很慌张的样子,接通以后压低声音嗯了一下,然后转身朝远处走去。

  苏普有些疑惑,接个电话而已,需要这么神神秘秘的吗?他于是起身悄悄追了过去。

  孙亮心情看起来有些复杂,他几乎没怎么说话,随便嗯了几声就挂断了。然后迅速地从怀里掏出一张符纸,割破自己手指开始画了起来。

  随着一个个繁复的符号跃然于纸上,苏普简直惊呆了——血煞符!这是符咒里最恶毒的一种,中招者必定魂飞魄散,但由于画符太过繁杂且消耗过大,是以大家都是提前画好等体力恢复后再发出去。

  孙亮偷偷摸摸地又是接电话又是画符,到底想干什么?苏普怕被发现,快步走了回去装睡躺好,可内心里已是惊涛骇浪。

  又过了两个小时,孙亮拍了一下苏普,后者赶紧装出一副睡眼惺忪的样子:“嗯……到时间了?那你休息吧,我来守夜。”

  孙亮嗯了一声,表情淡然。

  苏普犹豫一下,试探地问道:“我方才睡着的时候好像听到一阵手机铃声,是我的还是你的啊?”

  孙亮顿时慌张起来,支吾道:“哦,你说那个啊。我那时候正好拨通了谢晓静的手机,可没说几句话信号就又断了,还是不知道她在哪里,唉。”

  “那可真是太可惜了。”苏普配合着惋惜的说。与此同时他的心脏一阵狂跳。

  孙亮为什么要说谎?谢晓静明明已经死了!

  一直到孙亮的鼾声响起,苏普才决定再去确认一下,毕竟自己才刚发现谢晓静尸体就被迷魂了,万一……之后有什么变故呢?

  心念已定,苏普慢慢起身,小心翼翼地走去。

  凭着记忆找到那片灌木丛后,他屏住呼吸拨开一看——那里一无所有。

  消失了!除了地上残留的斑斑血迹,谢晓静的尸体不见了!

  苏普难以置信地来来回回把这个地方搜了好几遍,仍是一无所获。

  “你在干什么呢?”这时一个冷冷的声音传来,苏普大惊,回头看去只见孙亮不知什么时候跟了过来。

  再遇冥火锅

  苏普勉强挤出一个笑容:“我——我刚看见谢晓静了!”他说完这句话后就恨不得咬掉自己的舌头。

  果然,孙亮明显被这句话吸引住了,惊讶地问道:“你确定?”

  “是、是啊!”苏普只能硬着头皮编下去:“我看到一个人影从这个方向一闪而过,就赶紧过来看看,谁知道跟丢了,不过从背影来看应该是谢晓静。”

  孙亮沉吟片刻:“地面上还残留有血迹……她应该是受伤了。这样吧,我们分头去找,我顺着这个方向,你往相反方向,天亮还在这里会合。”

  “等等!”苏普疑惑地说:“为什么咱俩要分开找啊?在一起不是有个照应么,还是我跟你一起吧。”

  孙亮表情明显很是不自然,仿佛不情不愿地说:“那好吧,咱们一起去。”

  可他们一直找到天亮,双目所见仍是漫天的薄雾和一望无际的荒草。

  苏普已是饿得饥肠辘辘,嗓子也干涩得厉害,他刚要说话,就闻到了一股奇香。

  “嗯?有食物的味道!太好了!”苏普双眼发直,闻着味就跟了过去,没走多远就看到了一个装潢大气的大饭店,透过玻璃橱窗可以看到里面一桌桌翻腾的火锅,切好的鱼片整整齐齐码在盘子里。

  “哈哈哈!终于可以吃东西了!”苏普舔着干裂的嘴唇准备进去。

  “笨蛋!”孙亮一把拉住了他:“你也不想想,在这么荒僻的地方能有饭店?”说着他就从怀里取出几片晒干的菖蒲叶,双手使劲一搓,登时粉末飞扬。

  待到粉末尽数散去,苏普直直地打了个哆嗦,因为眼前的饭店已经不见踪影,取而代之的是和昨天一模一样的小摊:腥气扑鼻,锅里翻滚着断手断脚,让人难以直视。

  “在地府黄泉形态为鬼鱼,可到了阳间又没了障眼法,那自然就变成了尸体。”孙亮表情凝重:“老板,出来吧!”

  话音刚落,小摊处阴风四起,一个浑身上下黑漆漆的“人”走了出来,声音时而尖利时而阴沉,分不清是男是女:“有意思,看来必须要我亲自动手了。”

  孙亮苏普同时取出桃木剑,一起朝那人攻去,几个回合后,那人明显不敌,尖啸一声,扔出几条鬼鱼,然后便化作一道青烟不见了。

  “哪里逃!”苏普正准备追过去,却被孙亮拦住了,后者坚决地说:“你别管他了,先治好你自己再说!”

  “什么意思?”苏普很是不解。

  孙亮走到摊子旁,一把提起那口大锅,然后拿出一个小瓶子,瓶口对着锅底,嘴里念念有词,不一会儿就从瓶子里源源不断涌出水,很快就把大锅填满了。

  孙亮收起瓶子,解释道:“虽然不知道那老板什么来头,不过他这口锅却是个很好的法器,水之北为阳,我把瓶子里积蓄的北海之水全倒了进去,你在里面应该可以做法逼出体内里的鬼鱼。我去追那个老板!”说着就朝老板逃走的方向追了过去。

  他的阴谋

  苏普很是无奈,不过自己手臂部分确实隐隐作疼,看来自身元气消耗太厉害,这样下去恐怕用不了三天鬼鱼就能全部侵占自己身体了。

  于是他迈步到大锅里坐定,平定心神,开始全力感应体内鬼鱼的位置。

  不知过了多久,苏普忽然睁开了眼睛。

  此刻身心合一的他视力听觉都远胜于平常,在不远处的前方好像有两个人影……

  苏普深吸一口气,凝神往那里看去,渐渐视野清晰起来。只见孙亮在跟那个老板讨论着什么,然后孙亮一挥衣袖,老板就化作一团黑漆漆的东西被其收了去。

  什么?!苏普一惊,心神顿时散了回来。原来那个老板根本就是孙亮豢养的小鬼!养鬼之说虽然很少有人听过,但苏普还是略之一二的。

  难道孙亮背后策划着什么阴谋?苏普不敢再想下去。

  “苏普!”一个声音从他背后传来,苏普慌忙回头,只见谢晓静赫然正站在他身后!

  “你怎么——”说没说完苏普就尴尬起来,因为此刻他小半个身子都泡在水里。

  谢晓静语气慌乱地说:“你千万别信孙亮!他才是幕后的主使!他引诱我们来到了这里,又设法将我们分开,接着他派他养的小鬼去对付你,自己则来追杀我。我实在打不过他就躺在地上装死,趁他放松警惕我急忙逃走。要不是他不知道我躲在哪里,恐怕早就杀了你了!”

  苏普一瞬间明白了好多事情:孙亮是因为找不到谢晓静才回来找自己,之后多次尝试把自己支开恐怕也是因为发现了谢晓静的踪迹欲除之而后快。照这么说来他让自己在这个锅里施法……

  苏普急忙从锅里跳出来,谢晓静看了一眼之后说:“放心吧,这个锅应该没什么异常,不过你这样是没办法除去体内的鬼鱼的。恐怕必须杀掉那个老板才行。”

  “那我应该——”苏普还没说完就被谢晓静打断了,后者一脸紧张地说:“孙亮回来了,我得赶紧躲开,你一定要小心啊!”她说完就急冲冲地跑远了。

  苏普也赶紧坐回到锅里,没多久孙亮就一脸晦气地回来了,看来孙亮之前发现了谢晓静的踪迹,这才找借口单独去追,可孙亮啊孙亮,你的计划已经被我们识破了!

  苏普心里想着,面上也不自觉浮现了一丝笑意。

  “你笑什么?鬼鱼已经被你解决掉了?”孙亮目不转瞬地盯着苏普。

  苏普清清嗓子:“这个……暂时还没有。”

  “按照我说的这个方法就算不能根治也会使你的情况大大改善,可看你现在的样子根本就是没用心吧?”孙亮语气有些怒意。

  “不是!我——”苏普赶紧解释:“我一直都在担心你打不过那个老板,怎么也沉不下心去,哎……”

  “算了算了,今天我们就在这个地方休息吧,养好精神再说其他的。”孙亮不耐烦地摆摆手,然后扭头朝着一个方向微微发怔,表情也渐渐阴狠起来。

  出乎意料

  苏普见状动了动嘴唇,但最终还是把话咽了下去。

  当晚他依然装睡,午夜时分果然听到孙亮起身的声音。

  苏普屏住呼吸,再次悄悄跟了过去,只见孙亮走到上次他跟踪自己到的地方,蹲下身拨开野草,露出地面上的斑斑血迹。

  苏普看糊涂了,孙亮想干什么?

  不过接下来孙亮的行为解释了这个问题,他从怀里掏出一个小盒,小心翼翼地打开,将盒子里的虫卵全部洒在上面,没多久,血迹就被虫卵吸收了,接着虫卵开始变大,开裂,最后钻出一只只血色的飞虫。

  孙亮在下蛊!他明明知道这里的血迹是谢晓静留下的,却故意用来喂养蛊虫,可以想象得到蛊虫将会顺着血腥气找到谢晓静将其脑浆吸干……

  这太可怕了!

  “住手!”苏普忍不住大喊一声。

  孙亮霍然回头,表情迅速由惊讶变成默然:“呵呵,你果然跟过来了。”

  苏普刚刚喊出口就后悔了,可此刻只能硬着头皮上:“你跟那老板是一伙的对不对?我早就怀疑你了!”

  孙亮不屑地说:“我懒得跟你说这些,直接动手吧。比法器还是比符咒,你自己选。”

  苏普深吸一口气,慢慢走上前几步:“我比——拳头!”说完他一跃而上,重重一拳打在孙亮脸上!

  “你干什么——”孙亮完全被苏普这一通王八拳搞晕了,刚刚腾出手准备反抗,就被苏普眼疾手快一把拦住,接着后者取出一个符纸迅速地贴在了孙亮头上。

  “居然是、迷魂符……你这个、卑鄙……”孙亮还没说完就头一歪昏了过去。

  苏普呼呼喘着粗气站起身来,真没想到这么快就搞定了。

  随着一道灰雾飘过,在苏普面前多了一个人,正是谢晓静。

  苏普如释重负地说:“你可算来了,我一个人对付他真不容易……”

  谢晓静微微一笑:“没错,所以你可以去死了。”

  真相揭开

  在苏普目瞪口呆之下,谢晓静不紧不慢地说起来:

  “其实我是一个鬼,冥火锅是我发明的办法,能让鬼魂重新回到人体。靠着这个我在阴间可是大赚了一笔,但时间久了我也累了,所以就让我养的小鬼接替我当了老板,我开始寻找合适的身体,你跟孙亮都学过法术,对我而言都是不错的选择。于是我混入你们的学校,想办法把你们引到这里来。至于最近学校旁边频发的死亡事件,很简单,我身为一个鬼魂,滞留阳间很费元气,需要不断用活人心脏补充。

  当你们来到这里时,我就开始第一步计划,先将你们分开。接着我在你面前假死,趁你心神分散时对你使用迷魂术,然后小鬼来引着你吃下鱼火锅,我去回头对付孙亮。可我低估了他的法术,非但没成功还险些中了他的招。我不得不变更计划,那就是让你们自相残杀,那天晚上我给孙亮打电话,告诉他你才是老板,他的语气很犹豫,并且还反问了我好几个问题。我意识到他开始怀疑我了,只好去怂恿你,你不是亲眼看见孙亮跟我养的小鬼对话吗?其实那只是我的幻术罢了。”

  苏普听得浑身冰凉,原来自己中了计!眼看着谢晓静诡笑着离自己越来越近……

  “现在你知道你错的有多离谱了吧?”一个声音懒洋洋地从苏普背后传来,苏普难以置信地回过头:“孙亮?你怎么——”

  孙亮轻笑一声:“我刚才只是假装被你打倒而已,要不然怎么引出谢晓静呢?”

  谢晓静脸色铁青,半晌不发一言。

  孙亮继续说道:“苏普,我之所以前几天一直用各种理由把你支开是为了你好,第一我若是说谢晓静才是元凶你不一定信,第二我也不清楚谢晓静的目的是什么。在事情没有明朗之前我是不会轻举妄动的。”

  苏普还没说什么,谢晓静却轻蔑地笑了起来:“照你说你现在就有完全的把握了?笑话!”

  孙亮神色沉稳:“当然!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苏普吃下去的那条鬼鱼就是你的本体,只要过了三日鬼鱼和苏普的天地人三魂合一后你就可以完全占据他的身体了。可惜今天才是第二天,如果我杀死苏普的话,你就算不死也会重伤吧?” 说完他便抽出桃木剑猛地朝苏普刺去!

  谢晓静脸色一变:“不!”她朝孙亮猛地冲了过去。

  孙亮等的就是这个时机,他嘴角微微一笑,左手捏个法诀:“血蛊,收!”

  登时一群血色的飞虫如潮涌来,将猝不及防的谢晓静裹了个严严实实,紧接着孙亮又抽出一张符纸拍了出去:“提前画好的血煞符,总算是派上用场了。”

  听着谢晓静的惨叫声越来越小最终消失,孙亮这才长出一口气,拍拍苏普的肩膀:“对不住了兄弟,事先没时间通知你让你做好心里准备。”接着拉开苏普的袖子一看,大片的墨绿色鱼鳞已经消失了,“谢晓静已死,你也不用担心鬼鱼的事情了。”

  结尾

  苏普翻个白眼,要不是孙亮救了自己一命他早就一拳打上去了,不过犹豫片刻后他问了一个问题:“谢晓静不是鬼吗?为什么会在地上留下血迹呢?”

  孙亮看了他一眼:“好吧,我就全部告诉你好了。有关冥火锅的事情我早有耳闻,只是一直摸不着门路。但我知道一个道法师的身体对于鬼来说可遇而不可求的,于是我就到处散布咱学校有很多人懂法术,果然不出我所料,它来了。”

  “它?谢晓静吗?”

  “不,那时它只是一个鬼魂,我只能模模糊糊感觉到它的存在。直到它上了谢晓静的身,我才准确地分辨出来。”

  “什么?”苏普惊讶地说:“那你为什么不阻止它?平白无辜搭上了一条性命!”

  “你不懂!只要冥火锅还在,就会有越来越多的鬼魂为祸世间。我眼睁睁看着它上了谢晓静的身,然后为了补充滞留阳间的消耗而不断去挖人心,你以为我不愤怒吗?但本着除恶务尽的原则,我必须要忍。”

  苏普默然:“那你接下来怎么办?”

  孙亮露出一丝意味深长的笑容:“只要有冥火锅在手,那些散魂野鬼一定会不断来找我,我就守株待兔,将它们全部消灭!”

  苏普摇摇头,看来以后日子别想安分了……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