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天地网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收藏本站

千鹤小透7

所属栏目:鬼故事   来源:网络   编辑:网上天地网

  我不睡但是也不困,与其躺在床上盯着天花板看一夜,不如去阳台透透气。

  睦城的夜格外的寂静,放眼望去像似一座空城,初秋的夜难免有些微凉,不由的让我想起与她接触的时候身上也是被冻得瑟瑟发抖。索性顺着铁栏杆上坐在了水泥地上,从口袋里掏出烟,打火机点上后,微弱的火星在深夜里显得很是不起眼。

  一只手讲我嘴里叼着的烟毫不顾我的掐掉了,烟头那点微弱的火星被一只黑布鞋踩灭在地。

  我抬头一看,“爷爷”

  “多大啊?不知道未成年不能吸烟啊?”

  王爷爷靠在我左边顺着铁栏杆坐下,从口袋里拿出了个细长的烟斗慢条斯理的从袋里子揪出一小块烟丝搓着球状,将烟斗塞满了烟丝。

  我趁他拿着根火柴擦火的时候一手夺过了烟斗。

  “不知道,老人家抽烟对身体不好?”我打着趣的说

  “臭小子,光会贫嘴,你不担心你小女朋友了?”王爷爷话音刚落,一针见血的刺痛了我的心。我本来打趣的笑容尴尬在了脸上。沉默了许久后。

  “爷爷,您妻子呢?”

  “都过去了,成芝麻烂谷子的事,别提了”说着他苍老的手缓缓的将我手里拿着的烟斗拿了过去,有搓了一撮烟丝塞了进去。我帮他打上了火,他漫不经心的抽着。

  “你看学校那个方向”我顺着爷爷的手指的地方望去,在这深夜里从学校的那个方向有一处微微的冷光散发着淡淡的蓝色。

  “爷爷、别人都看不见吗?”我心中疑惑,在我看来这处的冷光看似很是明显。

  “当然、不然还不登报纸、上新闻?什么不明飞行物,UFO的尽瞎扯”爷爷抽了口烟

  “您能看见我可以理解,我为什么又能看见?”我疑惑道

  “小子、我实话跟你说了吧,你不可能和千鹤小透在一起的,咱不说别的,你现在被她带的阴气甚重,就连她们老窝的怨气多聚集的寒光你都能看见,你以为是好事?”爷爷摇了摇头,又吸了口烟。

  “爷爷您能不能有话就直说啊?别和我拐弯抹角了”

  “杨乔,这次讲那个丫头片子救出来,你们只有两个结果,一是你继续和她在一起中了尸毒,浑身布满阴气,半人半鬼,二是小透生生世世不得投胎重新做人,与你牵连,纠缠不清,作为六界的孤魂野鬼,不久便会被黑白双煞顶上,注定被黑白双煞当做厉鬼打得魂飞魄散连鬼都做不成,我说的够明白了吗?”我从来没有见过这个老头这么严肃过,想必事情真的很是严重。

  “爷爷、真的没有什么办法了吗?她不能复活了吗?”我低着头淡淡的问着

  “小子、人人都能复活,那干嘛还要有死亡的存在?爷爷不屑的表情刺痛了我

  “杨乔、爷爷劝你,放下这段感情,小透本心中就无怨气,所以救完之后,我愿意将她送入地府重新投胎做人,但、她如果这样继续和你牵连,无心投胎,叫我如何帮她。”

  我听着爷爷说的话,久久不能回过神来,一直盯着栏杆前的那片天,天这么大、这么宽广、这么辽阔、呵呵什么六界、什么人鬼殊途、我真的好想再爱她一遍,为什么不给我这个机会。

  “爷爷、天亮了”我有气无力的说着

  “小年轻的,别垂头丧气的了,你这个样子怎么救得出小透啊?”一只年迈有力的手搭在了我的肩膀上。是啊,我不可以这样,我是个男人,不可以像个娘们儿似的弱,

  我站了起来,抖了下衣服领子,“爷爷,我们什么时候出发?”

  “跟鬼子干咯!走到楼下去,收拾下东西我们就走。”

  “爷爷别走那么快,等等我”我还没反应过来他就走了。

  王爷爷领着我会到了房间,掀开了床板,下面是一个阶梯,阶梯下面是类似地道的一个一米宽的通道至能容下一个人走,就像地道战里说的那种‘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那种样子。

  “爷爷,”眼看王爷爷自顾自的走了下去我在后面轻声喊道

  “傻小子,发什么愣啊?下来!”

  “哦”我小心翼翼的下去了。

  下面像是一个小储蓄库,又像是杂物间,地方不是很大,有一个很古典的小木门,门上的门框有各种八卦的图案,中间有两只狮子样子的门把手,下面有圆环的那种门把手,很古老。我好奇的打开,才发现门后面根本没有什么好玩的东西只是一堵光秃秃的墙。我仔细打量着四周,猛地吓了一跳,一个同人身高的巨大玻璃瓶,里面装着一具女人的尸体,但。。。面色红润,嘴唇有着血色,看她的样子大概在33,4岁的样子。她穿了一身碎花的裙子,不洋气,但是也不难看,很简单大方。一般泡在福尔马林里面的尸体多会有些水肿,如果不是福尔马林的声音提醒我这是句尸体,我真的会以为她还活着。

  “那就是我妻子,她已经死了很多年30年了”一个哽咽的声音从我后面传了过来

  “杨乔,要去救小透,我们不可能从地面上去,你学校现在应该是早读课,就算操场那个拐角没人,也不能保证不会被人看到。这种人最好你知,我知,越多的人知道,就会越多的人牵连进来。”

  “这个我知道”

  “来、杨乔、把这个吞下”王爷爷递给了我一个药丸

  “这是?"

  “让身体影化的药丸。名叫影化丸”

  “影化丸?”

  “是的、顾名思义 就是让身体像影子一样可以穿梭于实体之间,你可以自由穿梭于六界之间。就像这样”说着王爷爷将自己的手臂伸向了墙壁里。

  “我们要借着这个去学校吗?”我一口吞下。

  “臭小子,跟着我走,”眼看着我和王爷爷的身体开始影化,穿过那些质地坚硬的土层,与其说穿过不如说飞过更为确切,手脚变得很是灵活,我大概在离学校不远的地方看见了一个像是短刀一样的东西,我不经意的碰触了一下,划破了我的小腿,鲜血顺着小腿肚子的流,并不是夸张的留着很多,只是断断续续的滴着。

  “小子,我们到了、咦?你什么时候把腿弄破了”爷爷发现了我腿上的伤口询问着

  “我也说不好,好像就刚刚”我话音刚落看见了久违的那个阴冷的洞底,但是却不见那些满身怨气的慰安妇。

  “杨乔,这个贴在手心,可以制服她们,还有,我不可能随时保护你,自己小心!”爷爷递给了我一张类似黄符的东西,上面写着什么符号我也看不懂,不是很大,看起来很迷你只有食指那么长三厘米左右宽,正反两面并没有什么胶水之类的东西,我正犯愁着怎么粘上去的时候,之间王爷爷在我小腿上抹了一把血往我手上一涂将这个东西往我手心一贴,莫名其妙的粘了上去,我试着用手抠抠,都扣不掉,就跟平时我们用那种502万能胶不小心弄到手指上一样。

  “爷爷、我们分开找吧,不然这样只会浪费时间”我贴好以后朝着右前方的一个黑洞走去。

  “可是”

  “没关系的,你相信我,我不会有事的”我打断了王爷爷的担心。

  “杨乔,我看还是不行。。”

  “爷爷、我又不是个娘们儿,您别小瞧我好不好?”说完我朝着深洞底里走去了。

  我一个人走在深处,周围并不是我想象中的黑压压一片,而是像是飘散着萤火虫一样的淡黄色光芒,星星点点,就像我们在KTV里唱歌时的那种灯光星星点点的。如果这个不是鬼穴,我还真的很想拉着小透到这里浪漫一把。我摇了摇脑袋,收回自己的这种想法。

  “呜呜~~~~哇~~哇~~~”传来一阵女人的哭泣声和婴儿的哭声,我仔细的听着,不对、不是、应该是同一个东西发出来的声音,也就是一个“人”,发出来两种不同的声音。我正寻索着声音的由来,四处的张望着。突然身边的星星点点都消失不见,我只能用手触摸着前进。

  一股子花香扑鼻而来,经过上一次的教训,我知道了我闻到的也不一定就是我闻到的,我继续用手触摸着前进,一个潮湿黏糊的东西,有点像烂掉的食物、或者水果什么的、一碰就烂糟糟、软绵绵的。有四个亮点一闪一闪的,散发着淡蓝色的光,我正好奇到底是什么的时候,周围亮了一片,我摸到的是人的内脏。。。的确是腐烂不堪,,,那个女人呆呆的看着我伸向她肚子的手,在她敞开的肚子里,除了内脏之外,还有那个已经成型的婴儿,那个婴儿睁开了眼睛直勾勾的看着我,我想我看到的那个四个淡蓝色的亮点应该就是这对母子的眼睛吧。果然、我是打扰到他们了,母子两个都是凶恶的盯着我,那种眼神想硫酸一样的射过来,那种感觉像是我是铺在马路上的沥青,他们要用100摄氏度的温度把我给融了。

  “呵呵呵、、打扰了”我尴尬的笑着,顺便收回那只抓着她内脏的手,把上面的腐烂的粘液状东西在旁边墙上抹了抹。

  “不好意思哈~我有事,我先走了”我回过身来,一个个面容腐烂,肠穿肚烂的慰安妇直勾勾的盯着我,虽然我长得还是有点小帅的,平时在学校不敢说大把大把的妞儿,但是还是有几个女生追我的。上街回头率还是可以的,但、、但是、、谁愿意被这么一大群女鬼盯着啊。

  我在这万分着急的时候想了两个办法,一是如果她们只是盯着我,我看看能不能默默的走开。。二是我不是吞了影化丸吗?看看我能不能悠然自得的穿过去,让她们碰不到我。可是实际情况是,当她们一下子几十个扑上来恨不得要把我扯碎的时候,我发现了一个道理,我终于明白自己为什么只是考了一个普通高中,我脑子的反应、记性、真的很不好。我刚刚明明可以碰到墙壁和她的内脏了,这说明什么呢?说明、影化丸已经失效了。

  当我以为自己要被这群家伙四分五裂的时候,从身体出发出一道金光,她们一接触到就跟犯病似的,样子看起来很痛苦。

  “你不想救她了?”那个孕妇从自己的肚子里开始在那些内脏里翻着,像是在找寻着什么。那些肚子里的东西除了胎儿之外其它的腐肉和内脏掉了一地,脓水顺着她的身子往下流。突然她的手停住了,嘴上挂着一抹淡淡的笑容,我想她应该是找到了那样她要拿出来的东西了。

  她奋力的从肚子里拽着,仿佛她的肚子就是个无底洞,现实露出了一大片黑漆漆的长发,可是我确定,那个她奋力拉出来的就是小透。

  她狠狠的将从肚子里拽出来的人,扔到了地上,而我一把接住了她,在茂密的黑发下,是小透那张惨白的脸。

  “小透、小透”无论我怎么叫,她始终紧闭着双眼

  “啊、”我惨叫了一声,我感觉的到一个尖锐的东西从背后刺进了我的身体,我在看看怀里的小透,面目狰狞,虽说是原本的样子,但却丝毫找不到小透的影子。她是谁?我又该怎么办?

  “杨乔,快过来!”一个声音从我后面传来

  “爷爷!”

  王爷爷拿着一个巨大的黄符足足比他真个人还要高上一点,朝我这里扔了过来,黄符飞过来的时候,这个像小透的女人躺在我的怀里惨白的脸上路出痛苦的表情。

  那张巨大的黄符将那些慰安妇紧紧的捆绑在了一起。

  “她们数量太多,坚持不了多久的,快吞下”说着王爷爷往我嘴里塞了一粒影化丸

  “爷爷……”我抱着怀里痛苦的这个女人不知所措

  “她就是小透那丫头,快抱紧她,我们走了”王爷爷打消了我心中的疑虑

  “那她怎么会这样”我抱紧了小透也顾不得背后的伤了。

  “别问这么多了,快跟在我后面走!”

  从身边转起了一个漩涡,王爷爷带领着我掉了进去,周围漆黑一片,我们回到了香樟树下。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