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本大全】

    神秘降头术2

    作者:佚名来源:未知时间:2019/08/13

      卢名非常的失望,因为这个传奇的故事已经让他入迷了,他拉着易云龄不让他睡觉,易云龄笑着没办法,只好继续给卢名说这个故事。

      说来也奇怪,村民以为毛求道会做场什么法事,或者用什么收妖的宝物,但是那个道士只是问村里借了一个不用的屋子,然后闭门不出,谁都不让进,这下可惹恼了部分村民,他们认为毛求道就是一个江湖术士,在一个下午,这些村民冲进屋子,没有听毛求道任何解释,就把他赶走了。

      可是村民不知道,这才是一个最错误的决定,那天晚上,大家都准备睡觉的时候,突然外面声音吵吵嚷嚷,等村民们出去看个究竟的时候各个都吓得脸色煞白,尤其是先前去和怪物战斗的那群男人,这怪物已经长成了原来的好几倍大,牙齿锋利,尾巴也长出了好几条,吓得人们当时就四处乱逃,但是这怪物哪是先前弱小,一下子就杀死吸干了许多村民。说着,易云龄提上裤腿,给卢名看了看腿上的一个很大的疤痕:这就是当时我受的伤,如果我再慢一步,恐怕也活不了咯。

      卢名更急了,拉着易云龄的手急切的问:“那之后呢?”

      之后,村民们以为自己都得葬身于此了,但是只见电光火石之间,一束光打的怪物退了几步,毛求道就如神兵天降一般出现。

      这怪物正巧就落在我旁边,他的尾巴一下子就刺在我腿上,我一下子倒在地上,痛的根本无法动弹,这时候毛求道一个健步走上来,拿出符咒贴在了怪物的头上,可是怪物并没有被定住,符咒爆炸之后,这怪物就化为一缕黑烟消失在了黑暗之中。

      毛求道把我扶起来之后让村民扶着我,然后跟大家喊道:“大家心情我可以理解,我闭门不出的原因,是因为这个怪物是人炼出来的!”

      看见村民十分疑惑,毛求道继续说:“这个叫降头术,是从国外传过来的一种法术,要是被邪恶的人利用后果不堪设想,这个叫恶鬼降,用四个人的人头就可以炼成,然后不断吸食动物和人类,最后就无人能敌了,恐怕现在这怪物已经变得非常强大了。”

      不过解铃还须系铃人,这个人炼恶鬼肯定有自己不可告人的目的,你们先回去,剩下事情由我解决。

      可是村民们都不愿意离开,因为他们对毛求道已经是非常的信任了,而且都害怕怪物再次找上门,这次,没人再喊着他是骗子了。

      毛求道没有说什么,他看着倒在地上的村民,只见他口中默念,然后手指紧贴其中一个尸体的额头,他手想额头上方一挥,瞬间就出现了几缕黑气。

      村民瞬间后退了几步,毛求道又是一个健步,然后到另一个尸体旁边又重复了一遍动作,紧接着又是一缕黑气冒出,原来这是怪物隐藏的方法,藏在了死去村民的尸体内想躲过毛求道,但是这雕虫小技不能躲过毛求道的眼睛,毛求道做完之后所有动作之后,黑气凝结成了一团,怪物若隐若现,他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拿出符纸,只见他的左手的一晃,符纸就燃烧起来,然后毛求道右手一指,瞬间一条长长的火焰冲向了怪物,怪物嚎叫一声,然后轰隆一声在火光中炸成了碎片。

      围观的村民纷纷拍手,赞叹毛求道高超的法力,毛求道什么也没说,他拾起了怪物的其中一块残骸,念了一声“显!”只见又是火光出现,然而火光中映出的却是村长的脸。

      熄灭火之后,毛求道转过身对村民说:“看见了吧,这次事件的所有罪魁祸首都是村长,这个鬼是他炼出来的!”看着村民们都半信半疑,毛求道示意村民跟着他走,不一会,人们就都到了村长家,准备问个究竟,可是谁能想到,村长却早就做好了准备,门一开,无数个人头小鬼突然就跑了出来,但是毛求道反应却十分迅速,他一步越进了村长的屋子,只见屋子里放了一个神台,台子上还供奉着一个神位。

      旁门左道!毛求道愤怒的说道,然后一下踢翻了神台,并立刻抽出剑,刺穿了神位。

      外面的小鬼各个都发出了哀嚎,然后一个个都朝着村长跑过去,村长还没来得及从后院的墙爬走,就被一群小鬼咬住,小鬼们啃食着村长,村长发出一声声凄厉的惨叫声。

      拜的是邪神,那么邪神消灭的时候,这个拜邪神的自然也不会有什么好下场了。

      不过正当毛求道正准备上去消灭这些小鬼时候,却被愤怒的村民拦住了,“他一个人害死了这么多人,死有余辜!”自是村民都这样说,毛求道也没办法,也只能无奈摇了摇头:“这真是应了那句老话,多行不义必自毙。”

      等到村长死后,村民才没阻拦毛求道,让他做法。毛求道口中又是念念有词,只见小鬼们也都瞬间化为了灰烬。

      原来,村长收了同是旅游胜地的其他村的钱,要让其他村有更大的旅游利润,但是又没有什么其他的好办法,于是便使用了用降头术杀人这种旁门左道来造成恐慌。

      讲到这里,易云龄伸了个懒腰:“年轻人,我可以睡觉了吧?”

      卢名满足的点了点头,然后就到另一个房间睡觉去了。

      “卢名,醒一醒!”

      卢名被同行的朋友叫醒:“快起来了,我们找你半天了,你居然在草地睡了一觉!我们以为你失踪了,急死我们了!”

      他四处张望,发现周围聚集了不少的村民,还有村上的警察。

      他挠了挠头:“我刚才原来在做梦?”

      不一会,卢名就坐上了回去的车,车子缓缓的开动,透过窗户,他却发现,好像易云龄正在向他挥手告别,他想仔细的再看看,车子已经加速离开了。

      卢名告诉我,他以后再到那个村子去,问村民有关易云龄的事情,村民却说好像易云龄几年之前就死了。还是一个村民悄悄告诉他,他们村前几年好像闹鬼,因此还搬走了大半的村民,具体他也不清楚,因为几年前的人都搬走了,所以也无从考证了。

      打赏
      百度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