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天地网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收藏本站

驱灵1

所属栏目:鬼故事   来源:网络   编辑:网上天地网

  最近我的小外甥不知道是怎么了,总是白天低烧不退,晚上呢还老哇哇的哭个没完没了,一到医院就啥事都没了弄的表姐一家都快疯了。

  我知道这怪事的时候已经是一个星期之后了,便和老妈一同去看望他们。本来是不相信和平年代的今天还会有这般邪门儿的事,可是当我亲眼看到不到三岁的外甥小脸通红,仍旧撕心裂肺的哭着仿佛是在向大人们宣泄着病痛时,我就不得不相信这种现象必定不正常!

  因为想到我的一个同学苏小飞的爷爷是个半仙儿,就趁着老妈表姐她们忙着给孩子冲药降温的时候,给他打了个电话,把这件我认为已经不能用正常方法去解决的怪事说给了他听。

  嗯嗯…这样啊…行,我这就帮你问问我爷爷…电话那头小飞也有些着急,大概等了几分钟又重新拿起了听筒。语气神秘的说:我爷爷说最好让你表姐家里人过来我家一趟,不能确定但是很有可能…说着他声音就突然放低补充了后半句:很有可能是碰上那玩意儿了!

  那玩意儿?!

  说真的我本人算是个无神论者,一些怪力乱神的东西打小也没少听人说,不过也只限于当故事听,而对于苏小飞爷爷的话我却不得不多琢磨琢磨了,因为在我上中学那年的一次亲身经历改变了我对这些超自然现象的看法。

  记得那年和我同班的一个男生刘宇的爸爸得了个怪病总说自己肩膀疼认为是干活累的也没太在意,第一年还能正常生活,可到了第二年就已经卧床不起了,因为只要起来脖子就跟被什么压着似的抬不起脑袋,除此之外偶尔还会不自觉的养起来想放都放不了。去过很多大大小小的医院都没用,最后就找到了小飞的爷爷。

  小飞说看过他的症状后爷爷开始也有点摸不着门,就让那男人试着活动脖子再试着抬起头离开枕头从床上起来,可就是脑袋一离开枕头脖子就跟抻了筋似的出奇的疼,而且根本无法低头。也就是这些蹊跷的病痛让小飞的爷爷看出些许端倪便开始询问起一些发病前的事情。

  在刘宇小学毕业那年因为要到省城上中学他收拾完行李就赶去学校,竟把小他六岁的妹妹独自留在家里,没想到只因为自己的一次疏忽导致妹妹误食了地里用来打虫子的杀虫剂当场死亡。这之后刘宇本来开朗阳光的性格也被自责和懊悔纠缠到变了个人似的,而对于他的父母也遭受着同样的痛苦。还没完,妹妹死后的第二年他爸爸的病就来了,讲到这些小飞的爷爷才彻底明白一切并告诉了他。

  小女孩生前最喜欢坐在爸爸的肩膀上,然后会双臂环抱父亲的脖子转圈圈,高兴的时候还会笑着拽几下他的脖子说这样爸爸就会像长颈鹿一样有长长的脖子会很高,还可以吃到最高处的树叶了。

  而死后由于无法超生找不到前行的路就只能留在生前的地方,做着生前喜欢的事情,所以才会有上面讲到的内容。小飞说爷爷最后是去找了他的一个和尚朋友为小女孩超度然后让他们全家又去她的坟上烧了纸钱,还点上白蜡引路,意思是往生的灵魂可以早日找到他们的归宿。

  脑袋里乱七八糟的想着就到了小飞家,已经快晚上九点了,我和表姐夫一同去的。刚进门就看到小飞的爷爷正坐在沙发上等着了,闭着眼睛没等任何人说话便先开了口:你们是不是一个多星期之前去参加过谁的葬礼啊?而且是带着孩子去的,对吧?老爷子的语调缓慢却坚定,一字一句的问的表姐夫顿时愣住了,说完就睁开眼睛看着我们几个。

  呃…是啊,我的一个姨婆过世了,因为都去参加葬礼没人照顾孩子我们就带着儿子一起去的,确实有一个星期了…表姐夫一脸纳闷儿的回答着,看看我跟着又补充了一句:您…您的意思是…

  咳…嗯…小飞的爷爷轻咳一声,然后意味深长的说:那就对了,你这个姨婆生前想必很喜欢你家的小孩儿啊!

  这…几个意思呀?就在我们都云里雾里的时候,老爷子已经从沙发上站起来径直走进内屋很快拿着个黑色的麻布袋就出来了,抬抬手:走吧,我跟你们过去看看。

  一路上我们几个人几乎没怎么说话,姐夫忐忑不安的开着车,我坐在副驾驶的位置胡思乱想着,而小飞和他爷爷则坐在后排看不到表情。

  终于姐夫熬不住最先打破沉默,结结巴巴的说:那,那个…您,您说该怎么…怎么办呢?现在孩子是一到医院就好像没事了,回家就又发烧又大哭,想治都不行啊…他语气中夹杂着绝望和那么一点愤恨。

  你说什么?

  姐夫话音未落老爷子冷不丁的这么一问着实又是一剂猛药,像重重的灌进了嗓子眼儿连同手中的方向盘都开始不稳当车一歪差点撞上从旁边突然窜出来的大货车,要不是我双手紧紧拽了他一把估计我们几个也得进医院了。

  姐夫姐夫…你可要当心开车啊,我想既然苏师傅跟着咱们回家就肯定能把问题解决的,别担心表姐和程程(我的小外甥)还等着咱们呢。

  我安慰着姐夫又回头看了看小飞给他使了个眼色,可曾想这货不但没任何反应还把身子往前探过来贴到我的座位后面,只觉得有股热热的气体扑进我耳朵然后是他幽幽地声音:看见我爷爷的表情没?肯定是在想对策呢,看来这事还真的没那么容易解决啊…哎呦!你干嘛啊?没等他说完我就一巴掌拍在他脸上捂住那张破嘴,想着你这小子是在添乱么?还是看我姐夫吓的不够淋漓尽致想再渲染一下诡异气氛?我怎么会…

  不好,快!再把车开快点!

  也就是我正要转身数落小飞的那一刻,小飞的爷爷突然神色凝重的朝车窗外看着一幅大事不妙的模样,紧跟着说了这么一句,然后车里骤然就安静了谁也不敢出声。直到老头把脸赚回来,他说:

  五岁以下的小孩子眼净能够看到成年人无法看到的东西,你的孩子回去以后总是啼哭不止是因为看到了他从未见过的陌生或是害怕的东西,自然会被吓到而小孩体质弱受到某种能量的影响便会生病,我感觉到那种能量的来源现在很强烈,就是从我们正在前行的东南方向过来的,我想你家就是那个方向吧!

  好么,听着老爷子的这一番解释我身上的汗毛都竖起来了,还在小飞脸上可劲揉的手刷的一下就缩了回来,旁边的姐夫脸色大变,张着嘴愣是一个字没说出来一脚油门踩了出去。

  是啊,我顿时就明白刚才小飞爷爷那句意味深长的话是指什么了,你想想啊好比你怀里抱着个孩子,然后别人告诉你说看到有人站你旁边正冲你的小孩做鬼脸,而你却什么都看不见…我猜换谁都接受不了吧,不吓一跳才怪。

  等等,如果说那什么该死的能量是导致我小外甥发病的罪魁祸首,那老爷子所说从东南方向传过来…我去,那…那不就是表姐他们家么!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