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本大全】

    三生

    作者:佚名来源:未知时间:2019/08/13

    原文

      刘孝廉,能记前身事。与先文贲兄为同年,尝历历言之。一世为搢绅,行多玷。六十二岁而没。初见冥王,待以乡先生礼,赐坐,饮以茶。觑冥王琖中,茶色清澈;己琖中浊如醪。暗疑迷魂汤得勿此耶?乘冥王他顾,以琖就案角泻之,伪为尽者。俄顷,稽前生恶录;怒,命群鬼捽下,罚作马。即有厉鬼絷去。行至一家,门限甚高,不可踰。方趦趄间,鬼力楚之,痛甚而蹶。自顾,则身已在枥下矣。但闻人曰:“骊马生驹矣,牡也。”心甚明了,但不能言。觉大馁,不得已,就牝马求乳。逾四五年,体修伟。甚畏挞楚,见鞭则惧而逸。主人骑,必覆障泥,缓辔徐徐,犹不甚苦;惟奴仆圉人,不加鞯装以行,两踝夹击,痛彻心腑。

      于是愤甚,三日不食,遂死。至冥司,冥王查其罚限未满,责其规避,剥其皮革,罚为犬。意懊丧,不欲行。群鬼乱挞之,痛极而窜于野。自念不如死,愤投绝壁,颠莫能起。自顾,则身伏窦中,牝犬舐而腓字之,乃知身已复生于人世矣。稍长,见便液,亦知秽;然嗅之而香,但立念不食耳。为犬经年,常忿欲死,又恐罪其规避。而主人又豢养,不肯戮。乃故啮主人脱股肉。主人怒,杖杀之。

      冥王鞫状,怒其狂猘,笞数百,俾作蛇。囚于幽室,暗不见天。闷甚,缘壁而上,穴屋而出。自视,则伏身茂草,居然蛇矣。遂矢志不残生类,饥吞木实。积年余,每思自尽不可,害人而死又不可;欲求一善死之策而未得也。一日,卧草中,闻车过,遽出当路;车驰压之,断为两。冥王讶其速至,因蒲伏自剖。冥王以无罪见杀,原之,准其满限复为人,是为刘公。公生而能言,文章书史,过辄成诵。辛酉举孝廉。每劝人:乘马必厚其障泥;股夹之刑,胜于鞭楚也。

      异史氏曰:“毛角之俦,乃有王公大人在其中;所以然者,王公大人之内,原未必无毛角者在其中也。故贱者为善,如求花而种其树;贵者为善,如已花而培其本:种者可大,培者可久。不然,且将负盐车,受羁馽,与之为马;不然,且将啖便液,受烹割,与之为犬;又不然,且将披鳞介,葬鹤鹳,与之为蛇。”

    聊斋之三生白话翻译

      据刘先生说,前生的事情,他都记得清清楚楚:

      头一世做官,贪污受贿,强抢民女之类,样样做绝了。活到六十二岁进了阎王殿。阎王敬他是士大夫,赐坐看茶,待之甚恭。他见阎王杯中茶色清澈,而自己杯中却很混浊,心想莫非这便是迷魂汤么。于是趁阎王转头之际,偷偷将茶倒在桌下,假装喝完。之后,阎王查其生平事迹,勃然大怒,喝令鬼卒拖下,打入畜生道,罚作马。

      两个厉鬼领命上来,将其揪出。他当然也挣扎,但哪里挣扎得脱,转眼之间,已被带到一户人家,门槛极高,几度抬腿都迈不过去,踉踉跄跄,很是狼狈。而鬼卒在后极力抽打,毫不体谅。刘先生转身想要讨个饶,却被鬼卒一脚踹倒在地,起身看时,已在马槽下了。一人喊道:“黑马生下马驹子了,是公的。”刘先生心中明了,只是说不出话。忽觉饥饿难耐,不得已,爬到母马腹下喝起奶来。

      过了四五年,长得高大修伟,被选为坐骑,日日遭人鞭打,奇苦无比。主人骑时,装上鞍鞯障泥,缓缓而行,还好受许多。偏那奴仆出去办差也要骑马,不装鞍鞯障泥,跳上来便两腿一夹,简直痛彻心腑。

      刘先生不堪其苦,遂绝食而死。

      他原以为只要一死,前世罪孽便可洗刷干净,却不知阴司规矩繁多,首先一条,六道轮回依前世德行定出赏罚,若罚限未满而自杀,那非但不能减罚,还要加罪。

      阎王取簿册一查,见他罚限未满,竟敢自杀以图躲避,罪加一等,喝命剥去皮革,罚为犬。

      立时便有鬼卒上来拖他。他心中后悔,赖着不肯走。众鬼卒于是乱棒驱打。他挨了几棒,忍不住疼,夺门乱窜,逃至荒野。忽见眼前一个万丈悬崖,心想还不如死了算了,一咬牙,纵身跳下。醒来一看,却已到了狗窝,母狗正一边舔着他的毛一边喂奶。方知又不幸到了人间。

      稍稍长大一些,见了屎尿也知污秽,但闻起来却是香的,只是终不肯吃。做狗多年,一心只想怎生想个法死了才好。自杀已被证明为不可取,偏偏主人又心善,养着不肯杀,真是如何是好。一天他跟在主人后面,突发奇想,冲上去对着主人一阵狂咬,在腿上咬去一大块肉。主人大怒,终于将他乱棒打死。

      到了阴司,阎王一查,这还了得,造下这样的孽,便是前生无罪也要受罚,何况是戴罪犯罪。当即一声令下,叫鬼卒将他拖翻在地,打了几百棍,囚在暗室之中,罚作蛇。

      刘先生独居暗室,无人看管,倒也自在,但不见天日,不免气闷。他在暗室里踱来踱去,这里敲敲,那里撞撞,终于发现一处不很坚硬,便偷偷钻个洞跑了出来。

      室外阳光明媚,放眼所见,一片嫩绿,到处长着奇形怪状的植物,绿油油参天而立,像是树,却又光秃秃不长叶子,多为片状,像是放大了的草。

      他想到这里,不觉心中一惊,回看自己,原来早已变作一条蛇,不是草变大了,而是自己变小了,正伏身深草之中。

      他心中暗骂阎王歹毒,可骂完了又怕阎王知道,还要加倍罚他,慌慌张张往绿草更深处钻去,盘缩着瑟瑟发抖,仿佛鬼卒就在四近搜他似的。

      这样躲了一会,不禁唏嘘落泪,真是早知今日,何必当初。

      刘先生几番受苦,已知作恶不得,遂决心不残害生灵,唯食野果度日,宁肯今生吃苦,不可来生受罪。如此过了一年多,他连一个老鼠,一只青蛙,也没敢伤害,每遇见一个受苦的生灵,便忍不住想,不知他上辈子造的什么孽。

      除此之外,他满脑子想的,仍是要怎生想个法死了才好。前两次试验,已知自杀不行,害人找死也不行。难道要一直等到老死?想想心中不免忧虑。

      一日伏在草中,正为早死不得而发愁,忽听见不远处有车轮声,正向这边驰来。他灵机一动,忙爬出草丛横在路上。车子疾驰而过,瞬间将其轧成两截。

      阎王见了他,一脸诧异,怎么这么快又来了?

      他一见阎王表情,吓得直哆嗦,匍匐在地,自陈始末,既有忏悔也有申诉,生怕又被罚作其他什么禽兽。阎王听了他的陈述,又取簿册来查,并无一句虚言,以其无罪被杀,终于原谅了他,准其满限转世为人。这便是后来的刘先生。

      刘先生生而能言,文章书史,过目成诵。前明天启元年中了举人,是我已故族兄蒲文贵的同年。他曾将自己的三世因果,说给众朋友听。常常劝人骑马务必装上鞍鞯障泥,小心驱驾,两腿一夹是比鞭打还要疼好几倍的。

      异史氏曰:

      禽兽之中,有王公大人,是因王公大人中,本未必没有禽兽。世间事,说到底,不过因果二字。行善积德,自有福报。倘不行善,则罚其作马,令他负重受羁,日遭鞭打;再不行善,则罚其作犬,令他吃屎受辱,遭人烹割;还不行善,则罚其作蛇,令他披鳞戴甲,匍匐以行,葬身鹤鹳之腹。

      打赏
      百度分享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