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天地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收藏本站

井柏然 静等风来

时间:2015-03-11   栏目:人物故事   来源:网络

  2007 年,“加油!好男儿”,一名叫井柏然的男孩以冠军的姿态闯入娱乐圈,那时的他只有18岁。2010年,他开始向影视圈发展,虽然在《全城热恋》、《全球热恋》、《影子爱人》、《血滴子》和《消失的子弹》等一系列电影中仅以配角出演,但他阳光帅气的外形,出色的演技,拼命的劲头,让与他合作过的演员、导演赞不绝口。2013年,他以男主角的身份接拍了滕华涛导演的电影《等风来》,这一年他24岁。时隔六年,井柏然终于等来了属于自己的风。

  “《等风来》是一部很轻松、小清新的电影,给人一种淡淡的感觉,但是里面却包含了很多内容。虽然看后每个人的感悟可能都不同,但电影本身却教会我们‘追风的时候都会很迷惘,等风的时候要学会冷静。’”

  娱乐圈从来没有先来后到一说,人气和口碑几乎很难与出道时间的长短成正比,所以我们见惯了一夜爆红和悄无声息,甚至对此已经麻木。正因为如此,机会在某种程度上比实力更重要。就井柏然而言,出道至今的机会并不少,幸运的是,他都漂亮的抓住了,然后让我们看到他不断的变化与成长,比如《全城热恋》。井柏然就是从这部电影开始被影视圈关注,他和Angelababy搭档演绎的爱情故事成为了全片最温婉清新的段落,对于一个不是科班出身的新人来说,那种青涩与质朴往往更容易打动人心。抓住了一个机会,其它机会就会接踵而至,所以接下来的一部又一部电影他都没有辜负,唯一遗憾的是这些都是配角。终于滕华涛导演的电影《等风来》找到了他,并让他担当男主角。这个好像为自己量身订做的角色深深打动了井柏然,他二话没说就同意了。

  其实当初鲍鲸鲸在写这个剧本的时候,脑海里的“王灿”就是井柏然,所以在臻选演员时她跟导演要求,“我要井柏然”。开始导演并没有答复,当看完剧本后,觉得这个角色确实和井柏然很像,就问他是否愿意出演,答案自然是肯定的。井柏然说:“就像《等风来》电影里说的,时机成熟了,我觉得等到了我的风,那我就接了它吧。”

  井柏然坦言王灿这个角色并不好演,“当时看完剧本后,我感到非常欢乐,甚至脑海里会蹦出一些画面,觉得好笑,但那只是从书面上感知的。回归到表演上,这种东西很难表现出来,让我心理压力很大,所以一直在做功课,每天都会找导演聊,问这问那,以至于导演都受不了了,对我说‘你别再看剧本了,先回家好好过个年吧。’”正是井柏然对角色孜孜不倦的追求,我们才能看到“王灿”带给观众的精彩。

  在井柏然看来,王灿是一个很健康、阳光的男孩,对生活有些不知所措,很想去做点儿什么让父亲认可他,但是又完全没有头绪,不知道自己应该做什么,做事情没头没尾,有点儿缺心眼,又有点可爱。“比如有一场戏,王灿安慰程羽蒙,这是他们俩第一次交心。程羽蒙说,‘我怎么混的这么惨啊,从上学对未来的一些憧憬,到现在真正工作之后,跟想象的落差实在太大了,我这样做有意义吗?’如果是其他人可能是安慰一下,不过王灿很认真地说,‘我有个叔叔,他有一句人生格言,每次我沮丧的时候,想到这句话我就特别敞亮,送给你吧,就是别瞎折腾了,没什么用。’”

  第一次拍滕华涛导演的戏让井柏然既兴奋又紧张,不过拍摄的这几个月的时间,让井柏然觉得跟腾导合作很有安全感。“其实,我一直觉得他是个很严肃的人,拍摄时会挺凶的,因为知道他对很多事情要求很高。后来开始拍戏,每拍一条他都不说话,一开始我想是不是我演得不够好,为什么导演没有反应,就很郁闷。后来我鼓起勇气去问他,‘导演我演的怎么样?’导演说‘演的挺好啊’,我说‘那您倒是说一声啊,弄的我怪紧张的,以为演的不好呢。’后来慢慢发现,他其实是一个特别温和的人,拍摄三个月几乎没发过脾气,一直笑呵呵的,与他合作没有太大的压力。但同时他又是一个特别值得依靠的人,比如说他会给演员很多发挥的空间,但是如果你没有主意,他会第一时间给你判断,然后告诉你为什么。”

  拍摄《等风来》让井柏然收获颇多,他说通过这部戏找到了一个演员的状态,“因为这部戏我等了一年,中间什么事情都没做,全身心的投入在这一件事情上。虽然中间错过了一些东西,还有一些不错的电影,但如果让我重新选择,我还是会把这一年留给《等风来》,我觉得它值得等待。”

  “这个圈子太浮躁,所以我会让自己心平气和,哪怕一年只拍一部戏。因为该走的每一步都不能少,让自己慢慢学会接受,学会用这个过程给自己积累能量。现在我的心态,就像我演的电影一样,‘等风来’。”

  井柏然是一个特别矛盾的人,他从不掩饰自己性格里的倔强、任性和执拗的一面,爱与恨都极其的强烈和极端,表达方式也十分直接,原本这是不讨喜的,但他却有本事,让自己在任何一个小圈子里都成为最受欢迎的人,因为他的另一面是,通人情世故,擅察言观色,懂得审时度势。就像他有傲骨,但大部分的时候,他都是极谦卑的模样。

  这当然和他的成长环境相关,自小在奶奶身边长大,家庭的支离破碎对他的影响深远,他极其敏感,但这又赐予了他得天独厚的作为演员的天赋;他早熟,所以在以18岁的稚龄进入演艺圈后,仍可以把自己保护得很好,且每一步都走得稳健。他的稳健表现在,不会把自己弄得很忙来营造安全感,他一点也不着急,所以从进入影视圈到现在我们看到的是他的作品虽不多,但每一部拿出来都能让人品评一番。

  因为拍《李米的猜想》井柏然询问周迅,自己要不要去专业的表演院校进修,系统地学习一些理论知识。而周迅给他的建议是,在剧组里的磨炼比课堂上有用得多,演员最可贵的是自然的表演状态,与其去学理论,不如多看看《动物世界》,通过动物的肢体语言和眼神揣摩角色。而这几年,井柏然是幸运的,因为他一直都与中国一线的导演和演员们合作,“我是不管你愿不愿意,都会死皮赖脸磨也要磨到你教我的那种人,我就是这样一步步通过不断地向那些优秀的演员和导演学习来累积自己的表演经验。”

  曾经因为长得太好看,而被导演拒之门外,

对此井柏然有些无奈,“我经常被这个限制,有很多我很想合作的导演,包括很想演的角色,都是因为形象上不行,总是被导演说‘不行,你长得太漂亮了,我用不了’。”听到这话让井柏然心里特别不是滋味,“我也不能拿刀把自己的脸划花吧(笑)。后来我想通了,没关系,总有合适我的角色。你看,现在我不是也拍了这么多戏嘛,而且我还挺满足这几年的成绩,虽然拍得不多,但都还是比较有质感的。对于我来讲,拍什么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跟什么样的人合作。”

  抛开银幕、舞台、杂志上的那些井柏然,私底下的他喜欢英伦范儿的打扮,也爱穿长风衣,一般会搭配皮鞋。“我家里有上百双皮鞋,都是我的得意收藏。”很难想象,曾经那个18岁出道,稚气未脱的男孩,已经蜕变成“轻熟男”。“我每年都会去法国的买手店、二手店去淘货。一般都是饰品和包包,因为它们承载着历史,我对这些故事充满好奇。”隐藏在镁光灯背后的井柏然热爱摇滚,曾一度试图说服公司允许他尝试摇滚歌手路线,但以失败告终。“在他们眼里我很乖,但其实我也有叛逆的一面。我只能把头发剪短,看上去不奶油,一点点改变大家对我的看法。”井柏然与同龄人相比在心理年龄上成熟许多,因为他清楚自己想要怎样的生活。他或许任性,但却真实。

  记者后记:

  记得电影中有这样一个桥段:最后一天,王灿请大家去玩了滑翔伞。当几个人站在悬崖边,背着伞紧张着何时才能起飞时,教练指着山对面的树林告诉他们:别着急,我们先等风来。当树林随风摇动时,每个人都顺利的飞上了天空。在天空盘旋时,大家心里都有了一点小感慨,这一路的旅行也好,自己本来的生活也好,其实都不用急着做出任何决定或改变。当站在人生的悬崖边时,不如先不要动,不要向前冲,要做的或许只是静静的,等风来。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