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天地网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收藏本站

你被高胆固醇血症困扰吗(一)

所属栏目:保健养生   来源:网络   编辑:网上天地网

       

       沈 抒


       我不抽烟,体重也不超重,几乎每天游泳,后来又管住自己的嘴,不吃上了“黑名单”的食物,但我的胆固醇仍处于危险的高水平。我不知道该怎么办。医生告诉我:不要放弃,做该做的事情。那是什么呢?


       在过去15年里,我陷入了高胆固醇血症的深渊。直到最近,我有机会直接目睹并亲手触摸了“胆固醇”,终于使我下决心放弃对高脂肪食物的爱好。


       我承认我害怕患心脏病,我的朋友马歇尔博士对我说,虽然我不具备心脏病病人的典型特征——我不抽烟,也不超重,几乎每天游泳,但我的胆固醇达309(≥240被认为是高危的);如果再进一步分析,情况更糟,我的LDL即低密度脂蛋白胆固醇——一种特别危险的胆固醇成分是221(≥160为高危)。所有这些常使我感到惴惴不安,我不知道是应该对其置之不理呢,还是应该赶紧找一个好的心脏病专家的电话号码加在电话速拨键中以备急用。


       迈克,一个很健壮的血管外科医生,也和我有类似的心态。他告诉我他有患心脏病的危险因素:他的家族中,他父亲和所有的叔叔都死于心脏病。为了抵消在遗传上的不良影响,他进行着有规律的锻炼,回避吸烟,几乎从不吃红肉或动物脂肪甚至甜食。由于他在血管外科工作,这使他能随时监测自己血管粥样硬化斑块堆积的情况。


       为了能使我更直观地认识胆固醇,迈克安排我观看由他实施的一个手术。在手术中,迈克从病人的两条供应脑部血液的大动脉(颈动脉)上切除斑块。超重的病人被麻醉以后平静地躺在手术台上,迈克费力地用手术刀切开病人的皮肤、脂肪和肌肉,最后到达了深部的颈动脉,他间歇地停下来用手指感觉一下血管的搏动以判断内部斑块所在之处。“这里,你能感觉到斑块就在里面”。看到那与儿童的小手指般粗的动脉时,他对我说:“这不像正常的动脉摸上去感觉像是一块柔软的、富有弹性的橡皮,它摸上去是硬的、僵化的,感觉像是瓷器。”他停顿了一下又说:“你知道,这位夫人抽烟,在过去的50年里每天1盒。”


       说着,他将动脉切开一个口子,露出一个厚的阻塞物,在我看来像是一块奶酪。接下来的15分钟,迈克小心谨慎地从动脉壁上分离这个斑块,希望尽可能多地取下它们。最终,他完整地切下来一块2英寸大的斑块,就像一个有经验的厨师完美地从龙虾爪上取下一块肉一样。将这取下的斑块放在一边,迈克解释道,1个月以后,他会将另一侧颈动脉刮擦干净,这样就大大地降低了这位妇女患中风的机会。她还每日服用他汀类药物,一类强有力的抑制体内胆固醇的药物(包括普伐他汀、辛伐他汀、氯伐他汀和阿托他汀)。


       这时,迈克递给我一付乳胶手套,让我触摸一下刚刮下来的“动脉粥样硬化”斑块。我很惊讶这看上去柔软、糊状的东西质地会又硬又滑。著名剧作家田纳西·威廉斯曾有个著名宣告:“人类没有东西让我恶心。”我想,他一定没有看见过胆固醇斑块。


       在迈克让我受到这次令人惊恐的直观教育以后,我很在意医生的忠告,开始了一个苦行僧式的计划:在4个月里,我每周游泳将近11000米,每天走路1小时,严格避免摄入饱和脂肪酸,凡是上了“黑名单”的食物一概不吃。但接下来的复查结果并不如意,有一些好消息,也有一些坏消息。我的总胆固醇从309降到221,明显下降!但仍处于危险水平,LDL(低密度脂蛋白胆固醇——坏胆固醇)从221降到179(也仍在危险水平),但保护性的胆固醇HDL(高密度脂蛋白胆固醇——好胆固醇)却跌落得更快,从51降到37。事实上,它现在已低到足以成为心脏病的另一个危险因素。这整个经历类似一套抽屉式轻歌舞剧——关上了一个抽屉,而另一个抽屉又“呼”地打开了。


       为了弄清为什么我仍然有着类似“汉堡发烧友”的胆固醇水平,我决定对这件事进行仔细研究。一般认为这些被称做胆固醇的粘粘糊糊的东西主要是因为缺乏运动和吃过多的油炸食物获得的。它在你的血管里飘浮,逐渐侵入动脉壁,就像水管中的水垢。


       这显然把问题看得过于简单了。


       首先,胆固醇不仅来源于坏的生活方式,实际上,血液中三分之二的胆固醇是由肝脏制造的。像我这样的人,无论吃什么,肝脏似乎都在卖力地制造胆固醇。


       第二,胆固醇不是一个简单的实体,其中的HDL(好胆固醇)实际上是有利的。HDL载着胆固醇离开血液回到肝脏。因此,医生希望看到你的HDL水平尽可能地高。胆固醇的另一种类型,前面提到的LDL(坏胆固醇)对人体尤其有害,因为它可侵蚀动脉壁。LDL流过动脉壁上的细胞层,当沉积在那里时,身体就启动自然防御反应,让特殊的免疫细胞去清除那些污物,不幸的是这却导致了动脉壁发炎、红肿,最终形成斑块。经过足够长的时间,粥样斑块钙化,转变成那种我最近有机会触摸到的可怕的样子。


       有关胆固醇的第三个常识是:危险并不仅仅取决于动脉壁上的大量斑块,还取决于脆弱的斑块是怎样破裂的。一种说法是动脉壁的炎症可能是斑块有破裂倾向的标志。当斑块破裂的时候,那脱落的血凝块会危及你的生命。


        (待续)轩辕书社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