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天地网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收藏本站

我有“特异功能”

所属栏目:保健养生   来源:网络   编辑:网上天地网

       

       孙幼忱


       


       老伴儿同我一样,也是肢残人——我双腿残疾,她一条腿高位截肢。就是说,她还有一条健全的腿,或者说,我俩只有这样一条健全的腿。我周围的人都知道,老伴儿全力支持我为孩子们写作,但却无人知道,我与老伴之间也有分歧。


       从性格上讲,我属于那种慢性子,老伴儿的性格却很急躁。遇到什么事,我不慌不忙,她却早已火上房;从生活习惯上看,我常凑合,甚至缺少整洁习惯,她却喜欢追求“完美”,把家里的一切收拾得有条不紊;至于平时说话,我语不惊人,但句句是“文明用语”,她的语言则生动鲜活,甚至有点“粗犷”。


       比如,我扣上衣扣子时,偶尔会将第一个扣子扣入第二个扣眼,甚至有时会将帽子前后戴反(当然是那种前后区别不大的)。老伴儿见了,常立即大声指责。我随口搪塞:“街上没人留心这些,我敢说,一个留心的也没有——我只抓‘主要矛盾。”这样的回答当然使她大动肝火。她常报以过激的语言,有时竟说得不怎么“文明”。每到这时,我总是不动声色,听而不闻。一次,她发过脾气后,终于忍不住问我:“怎么我说什么你都像没听见似的?”我认真地回答说:“听是听见了,只是我有‘特异功能,过激的语言变得很规范、很礼貌,激动的声音变得很平和、亲切……”听我这样说,她一时哑口无言。


       事实上,我知道老伴儿急躁时,通常因为我确实存在着某种缺点,她指出的总是很对。至于她说话时的语气、用词,为什么要去计较呢?我可以断言,世上能为我指出最多缺点,并不留情面加以抨击的,只有老伴儿一人。


       我还发现了这样一个规律:老伴儿有心思留意到我的毛病,并高声指出,总是在她的健康状况较好的时候。而当她生病或身体衰弱时,性格通常变得很温和。我也曾对她提起我的这一“发现”。我对她说:“宁听你喊又叫,不愿看你有气无力微微笑……”这真是我的心里话。


       最后想说的是,我与老伴儿之间的火药味并不浓,浓的是相互理解、相濡以沫的和谐气氛。我想,夫妻两人的性格如果毫无差异,那么,这个家庭可就缺少生机与活力了。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