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天地网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收藏本站

爱情香皂

所属栏目:心理健康   来源:网络   编辑:网上天地网

       

       无名指尖


       世上没有不滑手的香皂,


       爱情也如此。


       他愈想愈抓不住,


       她就像他的香皂,


       气息整个儿把他包住,


       却让他摸不着头脑。


       1


       流浪到这个城市,她像一只蜗牛,缩起触角,藏在旮旯深处。太阳每天都那么刺眼,她闷闷地想着自己的心事,脏乱的长发披散着,蹲在街边台阶上,眼底倒映着人来车往。


       一道阴影将阳光遮住了些许,她抬眼皮只看见一双质地很好的黑皮鞋,一丝皱褶都没有,跟爸爸常穿的一样。她轻蔑地掀了下嘴角,那人八成把她当乞丐了,浅薄而自以为是的蠢人。


       然而,这个蠢人把她带进了他的生活。他说他在对面六楼的办公室看了她三天,决定带她走。


       后来她问他,为什么?他那张俊脸俱是坦然,因为你影响市容嘛。


       他把她带回公寓,扯下领带就为她洗澡,就像刚从外面捡回一只猫,洗得很心疼也很温柔。她没拒绝,一直乖顺地任他折腾,只是奇怪为什么香皂抓在他手里竟像生了根,她总担心它会滑落,它却稳稳的,直到他把它放下。


       一块很大的浴巾裹住她,他把她放在床上为她吹干头发,乌黑柔亮的长发渐渐恢复美丽,垂及臀部。


       他满意地端详她并不很漂亮的脸,:“你几岁?”


       “十八。”


       “你有困难?”他臆测。


       “我翘家了。”她满不在乎的语气。


       “回去吧。”他叹了口气。


       “让我自生自灭好了,不要你管。”她扭过头,一片漠然。


       她就这样和他住在了一起,像个勤劳的小女佣忙上忙下。做饭,收拾房间,洗衣服。在此之前,那些事情是她家女佣做的。她默不做声地拖着地板的时候有些后悔,以前对女佣的态度不大好,如果时间能倒流,她说不定会帮她做些什么。


       有空的话,他常常会帮她洗澡。她几乎把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他掌心那块香皂上,那香皂像是他手掌的一部分,从她纤致的脖子一路滑溜到胸,到臀,最后沿着大腿滑到足尖。每当这时她总忍不住娇笑,一边情不自禁地甩腿,溅起的水花湿了他半身,也就顺理成章地演变为一幕鸳鸯浴。


       一起上街的时候,她刻意和他拉开一小段距离,像个日本小女人一样谦巧地跟在后面。他总是毫不客气握着她的小手,紧紧的,仿佛随时可能失去的感觉,像握着一块最圆滑的香皂。而她总喜欢买回各种各样的香皂,让身上每天都散发着不同的味道。


       她从不和他谈家庭,他隐隐感到这个词在他们之间是个禁忌。没有家庭,也就无所谓将来,他应该很愿意维持现状,这样可以省掉许多后事。所以,有时候他们的心很近,有时候却又很远。


       2


       季末的风少了嬉戏的味道,日子在时钟摇摆的声音中流沙般滑漏。


       为什么带她回来?这个将自己套上了一层保护膜蜷缩在马路边的女孩,浑身上下都透着一种厌世的倔强,他发现他从第一眼就很不乐意看到她目光里的冷和空,她的眼睛应该用来盛温柔与幸福的,他固执地认为。他用了三天时间才聚集起带走她的勇气和魄力。


       可他今天看到了早报,上面用大幅版图展示着她清纯的甜笑。虽然气质有些差别但他依然认出了她,那照片上熟悉的左颊上那个浅浅的酒窝第一次深深刺痛他的视神经。那是一个很远的城市跨省发布的寻人启事,两夫妇在每个城里都搜寻着他们失踪了四个月的独生女儿。他看到有关她生平的简历:一个毫无社会生活经历的某著名高校在读学生,同时也是某驰名企业董事长的掌上明珠。


       无法描述他内心的震惊,难怪他总有不踏实的晕眩,原来天上真的不会平白掉下个灰姑娘来的。


       她正在煮咖啡,熄了火,她转过身,愣了一下。他把捏出许多褶皱的早报缓缓递给她,一脸沉寂。


       摊开它,一眼看到那张扩大了许多的照片,她的脸色几乎同时“刷”地灰白。这一天终于来了,比她预料的提前了很多。


       “回去吗?”他问她,又像问自己。


       “你要我回去?”她有些落寞。


       “他们养育你十八年,而我只有三个月。”他逼自己尽量残忍。


       她蓦地抬头,她怎能自私地将十八年的养育一笔抹杀,只因为他们早已名不副实各自为家吗?她沉默了,不再重复这个话题。


       第二天,她像往常一样目送他上班去,唇边甚至还挂着一抹淡淡的笑影。


       快到下班的时候,他的手提电话响起来,一个再熟悉不过的声音,她第一次打电话给他。


       “是我。再过五分钟,飞机就要起飞了。”她恍惚着说。


       “你……”他呼吸急促了,惶然失措。


       “留住我的香皂,好吗?”


       “好,可是……”


       “我要登机了,你多保重,再见。”


       嘟嘟嘟……


       他呆呆地,不可置信她真的丢下他走了。


       但她是真的走了。他回到充满她的味道的公寓,瘫倒在沙发上。


       曾经拥有的,总会不可避免地失去。心里曾有个空的位置,一度被填满了,而今又被清空。他宁愿它一直是空的,至少那样不会痛。再也没有那样一个人,像她一样如此沉湎于握着香皂的他的手了。


       是的,还有香皂。他冲进浴室,蓦然呈现在他眼前的,是她精心摆设的许多香皂盒。他一个个细细摩挲,一共22个,22个不同的盒子,装着22种不同的香皂。这是她表达感情的方式?人去留香地封锁他的下半辈子?他突然决定认栽了。世上没有不滑手的香皂,爱情也如此。


       3


       风闻市中心的科技大楼六楼有一个不恋花丛的黄金单身汉,对名媛白领们视若无睹地公事公办。曾有丽人不甘心地逼问,难道就不能试着接受吗。他微微抬头,用温柔得让人疼痛的声音说。不能了,我等我的香皂。深情的男人最容易让女人折服,于是生出许多叹息,他背负着一个关于香皂的故事,放不下,也不愿放,而谁也没能取代女主人。


       她离开他的第四年,一个初夏微凉的早上。他望着浴室里依然精致鲜亮的香皂,心想该换掉了。随后一股空空的郁闷涨潮般袭上胸口,香皂可以换,人呢?人可不可以换?


       他想起她小巧的下巴,搁在他的肩膀上,嘴里一开一阖地说着有些稚气或忧伤的话。仿佛还在昨天,幸福的感觉都没变。


       埋首在公文堆中,他细眯了眼封杀一笔笔企划案。商场上的东西容不下人情,在这和平的乱世中,他早已学会了冷酷。将桌上需要他亲自处理的文件签收完毕,他疲倦地合上最后一个宗卷,起身走到深蓝色的落地窗前。


       四年来他已经养成了这个习惯,每当疲倦,就会站起来,久久凝视当初她蜷缩的那个角落。似乎她脆弱的灵魂还留在那里,等他一并带走。


       此时,好象又出现了这种幻觉。他伸手揉揉酸涩的眼睛,自嘲着再次睁开。


       这一刹他清晰的感觉脉络中血液的锐急加速,他屏住呼之欲出的狂喜,定睛凝望。她又在那里,小小的脸,长长的发。


       他来不及揣测就沖下楼去,等不及电梯。


       四年不见,她成熟了很多,曾经及腰的长发剪短了一截,乌黑亮丽地披在肩上。她再也不是当初愤世嫉俗的小女孩儿,她连眼神都长大了。


       他站在她面前,喘着粗气。她吓了一跳,看见他,扁扁嘴眼泪就涌了出来。


       别哭。他拥她入怀,听见自己的声音抖得异常,脸上有热热的液体流动。


       我已经22岁了,我们可不可以重新开始?她可怜兮兮地扯扯他的衣领。


       傻瓜。他突然想起浴室里的香皂,22?22岁!这小妮子,布下那么难猜的谜!


       编辑:林婷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