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天地网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收藏本站

那场风生水起的爱恋

所属栏目:心理健康   来源:网络   编辑:网上天地网

       

       洪花梅


       沙拉抬头去看楼上,她洗的衣服还晒在阳台上,商东的衣服。


       洗的时候,沙拉还含着温柔的心,直到掉出来一张发票,假日酒店的住宿发票,时间就在昨天,可是昨天,商东晚回来的时候,说是加班。


       她蜷缩在沙发上,等商东。冷冷的街灯“忽”地亮起来,透过玻璃穿进来,刺得整个房间都生疼生疼的。


       电话响了,商东说在办公室加班,晚点回来。沙拉说“哦”,然后挂了电话。


       她打开电脑,发一条信息:谁带我走,一个叫“午夜恋情”的ID说:你在哪里,我来接你,我开一辆白色别克。


       “你好,我叫John。小姐,你遇到什么麻烦了吗?我可以帮你吗?”沙拉冷冷地望去,带着一种嘲笑,一种讽刺,玩味地说:“你做好安全措施好了。”


       John一下咳嗽了起来,带着不知所措的吃惊。“小姐,你误会了,我不找小姐。”


       网上不是说好的吗,一夜情,以后谁也不找谁。这个“午夜恋情”网上一副放荡的样子,现实里还这样羞涩。


       第二天,沙拉回到家的时候,商东还没有回来。她去洗澡,在浴室里一遍一遍冲刷自己,搓得皮肤泛起血紫点点,搓得一片一片的疼。


       商东的谎言一天比一天的多,商东给沙拉的时间越来越少。以前商东把沙拉捧在手心,呵护着疼爱着,现在呢?两个人除了在黑暗里敷衍地做爱,什么交流也没有了。


       时间总是世间最锋利的刀,割断温情、牵挂、怜惜,在最后的时候,就是彼此的冷漠,在冷漠里伤害,在冷漠里绝望。沙拉在等待里厌倦了,所以,她选择了伤害,伤害自己。


       商东回来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了,他轻轻地开门,轻轻地开灯。沙拉没有睡,她蜷缩在沙发上,空洞地望着他。


       商东有点吃惊,但是略略平静了一下,“怎么不睡?”


       “我和别人上床了。”沙拉淡淡地说,没有一丝表情。


       “你说什么?你别开玩笑了,我回来晚是我不对,可是那个报告赶着交,很多人都在忙。”


       商东走过来,坐下,一脸诚恳地说,找不到一点虚伪的痕迹。


       “是真的。”


       “啪”地一声,商东用不可置信的眼神看着她然后甩了一个耳光过来。他开始暴跳如雷!男人不管有多少女人,但是自己的女人只能专一。


       他推搡着、掐抓着、摇晃着、咒骂着。


       沙拉不屑地望着他,露出微笑,身上的疼,却是让人快乐。


       扯平了。


       下楼的时候,沙拉又看见那辆白色别克。


       John走下车,毫无掩饰地惊喜,“你要去哪里,我送你?搬家?你的臉怎么肿了,怎么回事?”


       “你走开,你是谁呀,凭什么管我。”


       John涨红了脸,像个犯错误的孩子。他只是拽住沙拉的手,非要让她上车,他的眼里是不容拒绝的坚定,带着倔强和任性。


       僵持了几分钟,沙拉终于上车了。


       “我们谈谈好吗?那天早上你什么都没说就走了,知道我的感受吗?你把我当什么了?”


       “我们两不相欠,只是一夜情,你懂不懂游戏规则?”沙拉硬着声音说。她不想和这个男人有任何纠缠,他只是她报复的工具。


       “你欠我一个解释,为什么和我发生,为什么是我?”他低喃着说。


       那个晚上,她要去宾馆。他说,去我家吧。至少这个男人是单身,沙拉少了一些愧疚。


       他的房间很清爽,很整洁。“你睡我的房间吧,舒服点。”他的话反让沙拉吃惊了,不是说好了吗,怎么他变卦了。


       她走上去,把他抵到墙边,手缠上他的腰,手指轻轻弹跳着游离在他背上。这个男人居然全身僵直了,很紧张很无措。


       “不,别。”话没说完,就被沙拉堵住。她湿润的,温暖的舌头探索着,寻觅着,渴望着。然后,他一把反手过来,抱起她,向卧室走去。沙拉很惊讶自己的投入,可是她不管了。她听见他沉重的呼吸,听见他喃喃低语,他喊她宝贝。


       沙拉醒来的时候,正在这个男人的怀里。他的鼻翼微微上翘,像婴孩样的安静。她挪开他放在她腰上的手,起身。


       John直接开车回了家,沙拉跟在后面,像个小媳妇。他铁青着脸,提着沙拉的行李,塞进了自己的卧室。


       “不管你以前发生了什么,我都不在乎。你回我这里,我养你。只要我回家的时候能看见你,就够了。”听他说“回”,而不是“来”。沙拉的眼泪决堤而下。她咬着嘴唇,望着他,隐忍住不哭出声来。


       他一把揽过她,重重地拥进怀里。头抵住她的发,摩挲着。疼爱地说:“好了,到家了,我知道你受了委屈,我会好好对你的。”


       沙拉“哇”地一声哭了出来,那些积压太久的怨恨、悲伤、绝望、无奈纷纷挤了出来。她的眼泪滴在他的手上,灼得他生疼生疼的。


       John是证券操盘手,四点钟就可以下班,之前他总是会打个电话回来:“我要回来了,乖乖在家等我。”他的电话一来就放不下,明明马上就回家了,却缠着说个不停。


       沙拉离开那个家,别无去处,也就留了下来。她下楼用公用电话给商东打了电话,说:“明天早上九点,民政局办离婚手续。”没等商东说话,沙拉就挂了。她不允许自己再听他的解释,再给自己留一点幻想。


       她穿着宽松的居家服,躺在John的书房里,翻书。沙拉终于有时间看那些书了,她向单位辞职了。


       John回来的时候,总是轻手轻脚地走到她身后。其实她明明知道的,却不回头,配合着他。他从身后拿出一把情人草,这是沙拉最喜欢的花,他却知道。


       他的笑容灿烂无比:“宝贝,我回来,想死你了!”他撒娇地腻向她,开始吻她。


       她沉醉在那吻里。就当给自己一个梦吧,在离开以前让自己迷失一下。他们整夜的纠缠、聊天,怕时间马上就结束,所以,要把每一秒都刻进去。


       沙拉已经知道John不是“午夜恋情”了。她只是下楼的时候看见John的车就上去了,他很惊讶,但是看她那么急切地要离开,也就走了。


       “我好庆幸那天我停在那里买东西,正要走的时候,一个神色苍白却美丽幽怨的女子坐上来,让我开车,那个女孩那么瘦弱、单薄,眉目之间都是忧伤。”


       沙拉听说的时候,紧紧靠进他,贴得没有一点缝隙。


       这个男人,为什么不是早一点,或者晚一点,为什么偏偏是现在遇着呢,遇着的时候就注定要分离了。


       沙拉办离婚手续的时候,商东的身边已经有一个妖艳的女子陪伴,他低着头不去看沙拉,倒是那个女子张扬地挽着商东,昂着头斜着眼望沙拉,要把素面朝天的沙拉比下去。


       手续很快,都没有什么留恋。两个曾经相爱的人终究还是成了陌路,早知今日,当初何苦还去爱一场?


       沙拉回到了小城。她仅说出“离婚了”三个字已经让本份的父母惊慌不已。但是他们还是接纳了这个女儿,帮助她开了一家书店。


       她守着书店,偶尔自己写些文章。那些文章都是快乐的,圆满的,那是沙拉在思想里的一种渴望。


       她偶尔会想起那个叫John的男子,或者已有了新欢,开始另一场风生水起的爱恋,经历一个恋爱的过程。


       这样想的时候,沙拉就有一些恍惚。


       编辑:冰蓝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