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本大全】

    知性魅力优雅绽放

    作者:佚名来源:未知时间:2019/08/29

           

           Jocelyn


           Pan of the text/《江南时报》


           2004年,36岁的杨澜重拾老本行,主持起了金鹰节开幕式。经过多年辗转与浮沉,杨澜淡化了那股初出道时的锐利,增添了一份成熟女性的魅力。现在,杨澜不仅是阳光文化集团的主席,还是一双儿女的母亲。


           我的风格是“绵里藏针”


           曾经有评论说,杨澜是中国的华莱士。但事实上,杨澜并不喜欢华莱士的主持风格:“他(有时)问问题显得有些生硬。”杨澜认为自己向来的重点不在风格,而在内涵:“风格是你在具备一定内涵后才体现出来的东西。”


           《杨澜访谈录》目前走的路线,是“温和的深刻型”。提及当初节目制作组在风格取台上的抉择,杨澜说:“到底是开着轰炸机把这块地都炸平,还是钻井取油?后来我们认为,深刻的问题也可以用一种温和的形式提出来。


           对节目风格的取舍和杨澜的性格息息相关。“平时就不是一个凶巴巴的人嘛!”杨澜对自己的定位在她的每一次采访中都表现无遗。《杨澜访谈录》采访龙永图时,杨澜问及中国加入WTO最后阶段协议时朱总理的两个让步,龙回答“具体的就不要说了”,杨当即表示“没关系”。但杨澜并不认为自己不尖锐。“采访吴基传的时候,我问了一个问题:“中国的电信改革,是改革拉着你走,还是你拉着改革走?吴基传最先回避了这个问题,我后来又把他拉了回来,问他‘那刚才那个问题呢?”


           杨澜形容自己的主持风格:“绵里藏针”。“观众要看的是内容,而不是两个人吵架。”《杨澜访谈录》没有噱头,没有八卦。一律的开头和结尾,一样的穿插和解说。杨澜认为,这类深度访谈的节目形式应该相对稳定,没有必要像娱乐节目一样三天一小变、五天一大变。


           杨澜从来不认为采访有什么特别的诀窍,除了认真:“我不是每一次都有灵感,但我每一次都很认真。”采访前做一大堆的研究,目的只有一个:“我必须了解我在说什么。”而一次成功的采访,最重要的是要让被采访者知道,你明白了他在说什么,而不是把一个问题扔给他,得到答案后又接着问采访提纲上的另一个问题。“毕竟,我不是采访的主角,应该把更多的时间留给他们。”


           吴征眼里的杨澜


           吴征认为婚姻完美与否,更重要的是看内涵,名气其实并无所谓。“如果没有共同的事业,我们的婚姻也会相当完美”,吴征说道。在吴征眼里,杨澜是不折不扣的好妻子,“杨澜有的菜做得很好,有的菜做得不好,但她总是忙着给我弄好吃的”。两人的脾气上也很和谐,一个脾气大的时候,另一个总是很耐心,到最后,杨澜总是能把两人都弄得笑起来。“杨澜更是我最好的朋友,我们俩都庆幸在茫茫的人海中,能够遇上这么一个知己”。在解析两人事业上的分工合作时,吴征说,他以资本操作和管理为主,杨澜则是创意更多一点。“我们俩的文化理念很相似,有共性,又各有所长,能够相互合作,共同创造一份事业”,吴征称之为是一种幸运。吴征:夫人的名气不是压力当记者问吴征:太太的名气比自己名气大,是不是很不舒服?吴征笑着说早就习惯了,当然一开始的时候稍微有些不习惯,现在早已无所谓。事实上,在海外的华人圈里,吴征早就是一个名气颇响的年轻华人实业家。吴征笑着说:“在香港,我们的名气应该差不多,可能还是我的名气更大一些吧。再就是无论杨澜的名气有多大,她都是我的太太。”


           儿子出生时咬了护士一口


           杨澜说她儿子的性子急,接着说了一则趣事。生儿子的时候,杨澜正在努力挣扎,突然听到护士叫起来:“这小家伙咬了我一口!大概是嫌我动作太慢了。”杨澜一时哭笑不得。后来,她在一篇思念儿子的文章里写道——“一声清脆的啼哭后,他就这样哭天喊地、风风火火地来到人间。护士把他捧到我胸前,我有气无力地握了握他那捏得紧紧的小拳头,心里说:‘那个在我肚子里拳打脚踢的小东西原来就是你呀!”


           儿子5岁时,已经是一副小大人的样子。杨澜告诉记者,当年为主持申奥演唱会,她特地准备了一条蓝裙子和一条红裙子。儿子一看,马上指着蓝的说“妈妈,你穿冷色的好看。”


           “阳光文化”成立这4年多来,杨澜每天都得工作14个小时,孩子和工作根本没法兼顾。


           儿子仍然名叫“吴所谓”


           经常有朋友问孩子叫什么名字,杨澜夫妇总是笑着说:“无所谓啦(吴所谓)。”后来,“吴所谓”的名字真的不胫而走了。


           因为杨澜和丈夫吴征都忙于事业,常年在外面奔忙,现在已经8岁的吴所谓和他4岁的妹妹,都是在杨澜的父母和公公婆婆抚养下长大的。有一次,杨澜回家看孩子。天真的儿子问她:“妈妈,你在干吗?你老是出差觉得有意思吗?”杨澜说:“有啊,妈妈做一期节目有几亿人观看。”“几亿人看就觉得有意思吗?”稚气的儿子追问。这句童言无忌的追问触动了杨澜的敏感神经。长期在外,她觉得很对不起孩子,人生名利如浮云,其实最值得珍惜的还是家庭和亲情。但这话儿子还不能理解,她亲了亲儿子说:“妈妈的工作就是讲故事,觉得有一个好听的故事就讲给更多的人听,让大家都快乐,你觉得没有意思吗?”


           杨澜的话教育了孩子。去年母亲节的时候,两个孩子送给她一幅画。杨澜看到画时非常感动:“上面是妈妈拉着一个小孩子的手,还写着‘我爱妈妈几个字。小孩子写字那么幼稚,我现在回想起来还是那么清晰,就像在眼前一样。”


           陪女儿看《哈利》感触深


           回首过去5年来在商海中的拼搏,杨澜笑称自己已经学会了“蛙泳”,经过多次“呛水”,现在能够比较“老实”地驰骋商海。


           电影院开始放映《哈利·波特2》时,杨澜马上租了碟陪女儿看,看得还很有感触。“进入儿童的世界也能学到很多东西。”杨澜说。电影中有个情节,哈利为他能说论语而感到非常自卑,魔法学校的校长于是对他说“决定我们是谁的,不是我们的能力,而是我们的选择。”这句话让杨澜心里一惊,接下来一段时间里,她经常独自思考这句话的含义,想通了之后,最近常常在公众场合引用。


           作为一个成功的职业女性,常常要面对家庭和事业之间的选择。谈到家庭的时候,事业成功的杨澜却有一些内疚。她说自己经常在世界各地奔波,很少能在家陪伴丈夫、照顾家庭,心中难免有些遗憾。但两个可爱的孩子,她哪怕走到天涯海角,都在时刻想念着他们。



      打赏
      百度分享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