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天地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收藏本站

带你寻访比利时啤酒文化 这一次,让我们不醉不归!

时间:1970-01-01   栏目:情感口述   来源:网络

  比利时的特色是什么?别再说老一套的巧克力或丁丁历险记啦,要知道,比利时的啤酒可是全球有名!用作者“酒鬼”鸭子的一句话说就是:“在比利时,有事喝酒,没事也喝酒!”赶紧准备好酒壶,咱们一起走遍比利时最著名、最有故事的酒馆,不醉不归!

  布鲁塞尔今宵酒醒何处!
  “哎,你们,能不能放低点声音?!”一个老头子侧过身来,几乎是以严厉的口气说,眼镜片闪闪发光。A La Mort Subite Cafe位于布鲁塞尔Warmoesberg街7号,当晚为了给一个爵士乐队腾地方,本就不多的桌椅被撤掉了几个,剩下的也挤在一起。A La Mort Subite的顾客大多很年轻,不过并不只是年轻人会来这里,中老年的本地大叔大妈们也混迹其中。既有学生也有本地人,这让A La Mort Subite非常“布鲁塞尔”:既是大众的,也是波希米亚的。
  我要了一杯Lambic啤酒,这是我们来这里的原因―这家酒馆是布鲁塞尔为数不多的供应Lambic的地方,这种酒使用久藏的蛇麻草酿制,用野生酵母和微生物混合物发酵。要在木桶中熟化3到5年才能酿成,除了比利时人,还有谁会这样酿造啤酒?不过,第一口刚入喉,强烈的酸味直冲头顶,呛得我眉毛鼻子都拧到了一起。我在酒馆里走了两圈,好奇地看着那些裸露的红砖、古旧得可以送进博物馆的橡木桌,还有装满了酒瓶的柳条框,乐手已经开始演奏,声浪一阵阵涌到我耳里,“嗯!这是个好地方”,我在心里暗暗说。
  我们三个,我、女友五月、刚结识的老A,奋力把自己塞进最后一张角桌边,我和老A都要了Lambic,只有五月受不了酸味,独自要了2002 Loire Valley干红。老A在布鲁塞尔自由大学混迹多年,很快就和邻桌的女孩子打成一片。我们一起玩掷骰子,我很快就晕乎了,急得五月在桌子下面踢我,用中文叫我赶快上厕所躲一会儿。
  玩完骰子,我和五月开始研究壁架上的装饰品,除了令人眼花缭乱的酒瓶,还有布鲁塞尔著名的“撒尿小童”于连的迷你雕塑―这个小孩被比利时人民称为“布鲁塞尔第一市民”,当地人对他的喜爱可见一斑。酒馆还有品种丰富的奶酪和色拉下酒,不过不得不说,免费的面包给得实在太少!我们兴高采烈,脸越来越红,话也越来越多。这个时候,开头那位大爷过来嘘了我们,我很想对大爷说:“我们中国人就是这么挤在一起喝酒的,今宵有酒今宵醉!”
  安特卫普偷得浮生半日闲
  在安特卫普的任何一家酒吧里,直接叫上一杯啤酒,侍者几乎都会奉上一杯De Konick。这种酒,我和五月真的是垂涎已久,De Konick属于比利时Ales啤酒,是比利时最普遍的酒类,而且度数较低,颜色浓醇,青铜色泽简直让人心醉神迷。
  到达目的地没多久,我们甩下老A,直奔大广场旁的Ultimatum酒吧―咱打好撒完钞票直接喝酒的打算,可谁想到居然赶上人满为患的情境!这时老A才神清气爽地出现,贱兮兮地说:“让你们不跟我走吧?”好吧,酒鬼三人组顺利转战下一家。
  作为“替代品”的Quinten Matsijs酒吧,据说是低地国家历史最悠久的酒馆,从1565年开始这个身处僻静小巷中的酒馆就为顾客提供啤酒了。比起布鲁塞尔酒馆里的疯闹,Quinten的气氛始终是安宁闲适的―音乐声开到极低,五彩玻璃有效地隔离了外部世界,让人产生偷得浮生半日闲的惬意感。酒馆里多半是上了年纪的本地人,看得出来都是熟客,彼此相识聊天。几个酒保也和酒馆一样陈旧古老,倒是和顾客亲如家人,一边微笑唠嗑,一边熟练地取出顾客习惯了的某种酒,这一切都使酒馆带上了一种让人昏昏欲睡的安适和亲切感。实际上,在这里你很容易想象16世纪时的情景―几个穿长袍的教父坐在角落里打盹,已经饮干的白锡大啤酒杯和闷烧着的烟斗放在他们面前的桌上。
  酒馆菜单很丰富,甚至能找到日本菜,价格也不辣手,特别是这里的汤更是安特卫普一绝。白色猪肉香肠加厚多士、Tierenteyn芥末是这里的招牌菜,要是佐以比利时驰名的鲜酿啤酒De Konick的话,绝对是此乐只应天上有。
  附近还有安特卫普最著名的修道院啤酒厂Brewery Westmalle―据说以前每个修道院都会酿造自己的啤酒来满足教士的需求,而今天这类被称为Trappist的啤酒只在少数修道院内酿造,目前仅存6家这样的酒厂。哪怕你不是如我这般的酒客,也应该知道鲜酿啤酒的口味好于桶装啤酒,虽然Westmalle已不再大规模生产,酒厂内部还是有鲜酿啤酒可供游客品尝,试问谁又能抵挡住这样的味蕾诱惑呢?
  布鲁日撸一把文艺的胡子
  离开安特卫普,先是五月回了国,再是老A被大学导师“召回”,等到了布鲁日就剩下我一个人。但对于布鲁日这么一个从骨子里散发出文艺腔调的城市,一个人逛酒馆也许更是一种享受―古老的酒馆里,再也没人阻碍我做一场文艺的白日梦了。   我循着当地人的指引,在一条安静的小街上找到了一个毫不起眼的小吊牌和铁门,谁能想到这就是早在1515年就已经开业,一直保持原有风貌至今的酒馆Cafe Vlissinghe呢?我站在墙外,看着酒馆的招牌微微晃荡,发出嘎吱嘎吱的声响,而小街上只有一只猫斜着眼看我,老旧的木门就在眼前,仿佛一推开就是上个世纪。
  这是一家布鲁日的旧式酒馆,内部装饰相当有情调,老旧的壁炉、铁质的热水壶、摇摇晃晃的摇椅,简直就是哪位文人的隐居所。这家酒馆开业至今几乎没有什么变化(注意这里华丽的木质吧台),曾经有很多艺术家光顾,如著名绘画大师Van Dyck,他坐过的椅子仍然在这里。似乎从上个世纪初开始,欧洲主要都市中的酒馆就不再是满身汗臭的无产阶级劳动之余喝一杯的地方,而是文人雅集的场所―它既消费不高,又有着美好的异域情调,它是热烈的、有生气的,又是曼妙的、优雅的,适合思考高深的哲学问
  题和激烈的讨论。幽暗的灯光、迷离的音乐、青灰色的壁砖,面前是微微混浊但口味清爽的小麦啤酒或是口感厚重的修道院啤酒。只有在这里,才会从骨子里洗去一身的俗气,感到自己从头到脚都浸泡到了欧洲这个文化染缸里。
  红脸膛的酒保给我端上了Straffe Hendrick啤酒,打断了我的白日梦。这种酒由布鲁日的自酿酒厂Halve Maan半月酒厂酿制,现在已停产,只有少量留存在外―就像这家仿佛停留在老时光里的酒馆一样,连酒都凝固在了过往,不再继续向前。
  比利时诗人Jos Vandeloo写道:“酒液流淌之处,便是时间停滞之地。”突然我有些庆幸,自己是独自来到这里,因为有人陪伴时,在闲聊或大笑中,必定感受不到这份酒、人、酒馆全部凝固于时光之中,而酒不醉人人自醉的奇妙感受!
  马上出发去比利时!
  1.签证
  比利时属申根国家,持有任何一个申根国家的签证都可以进入,最好提前3个月开始准备材料进行递交。
  2.交通
  航班一般集中在布鲁塞尔国际机场,机场距离市中心约13公里,火车站在机场一层。有火车快线和巴士开往北方、南方各大城市。
  查询网站:www.biac.be
  www.brusselsairport.be
  3.时差
  比利时实行夏令时和冬令时,夏令时比北京时间晚6小时,冬令时则比北京时间晚7小时。(例如比利时上午10点=北京时间下午4点或5点)。
  4.气候和着装
  比利时四季分明,不会太热或太冷。夏季温度在12~22摄氏度,冬季为0~6摄氏度,冬季建议常备一把雨伞。
  5.购物
  比利时的商店开门时间为周一到周六的早上10点~晚上6点,需要注意的是,百货商场一般在周五晚上9点关门。
  6.信用卡、ATM自动取款机
  比利时接受的银行信用卡有:Visa、American Express、Diners Club和Eurocard,以及旅行支票。
  7.小费
  一般旅馆和餐厅费用已含16%的服务费,出租车的小费也已含在车费里,因此在比利时不太需要给小费。但寄存行李需要1.25~2.5欧元,而帮忙搬行李的车夫,可给每件1欧元的小费。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