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本大全】

    身边的神医

    作者:佚名来源:未知时间:2019/07/31

    杨莹

    清朝末年,桃坪镇有一富户,主人叫丁海湖,平日里只是喝喝茶,看看书,或者到镇东街的玉堂春药铺和老板张先生下下棋。

    这日下午,丁海湖睡过午觉起来,刚端起茶杯,手莫名其妙地一抖,杯子竟脱手掉下,摔到地上碎了。丁海湖也不当回事,换过茶杯,继续喝茶。

    过了两天,一家人吃饭时,丁海湖坐到桌前,才拿起筷子,手指又是一阵莫名其妙地乱抖,居然拿不住筷子。丁海湖母亲一看,脸色大变,问道:“海湖,你的手怎么啦?”

    丁海湖苦笑道:“这几天也不知怎么回事,手时不时就抖一下,好像这手不是自己的了。”

    丁母仔细地看了看他的脸色,点点头,也不再说什么。吃罢饭,她却背着媳妇,叫丁海湖到她房里。

    丁海湖来到母亲房中,一看母亲神色,一脸悲哀,不由吃了一惊,忙问母亲什么事。丁母却喃喃自语道:“唉,到底还是逃不过,逃不过啊!”

    丁海湖更加疑惑,连连追问。丁母沉默了片刻,缓缓道:“既然逃不过,我就把实情告诉你吧。”

    原来丁海湖祖上有一种遗传病,在人到三十五岁左右,这怪病就开始发作。好端端的人先是莫名其妙地手脚发抖,接着身上的肌肉一点点萎缩,也就几年的时间,最后整个人的身体只有一个孩童一般大小,无法站立,无法进食,到了那时,就只有躺在床上等死了。丁海湖的父亲、祖父及曾祖父,都是这样死的。一百多年来,他们家族还没有一个男丁能活过四十岁。丁海湖今年已经三十九岁了,母亲原以为他能逃过这一劫,没想到还是开始发作了。

    听罢母亲一番话,丁海湖差点儿瘫倒在地上,失魂落魄地坐了一阵,他不甘心地问母亲:“娘,这种病真的无人可医吗?”

    丁母摇摇头,告诉他,他祖父当年寻遍天下,也没有一个先生敢医这种病。他父亲发病时,请宝庆府一位包治百病的小华佗先生看过。那位小华佗也没见过这种病,但他愿意一试。丁海湖父亲在那里医治了半年,病情居然得到了控制,而且有好转的迹象。可惜,后来那位小华佗仍然回天乏术,他父亲也没能活过四十岁。

    丁海湖眼前一亮,忙问母亲,那位小华佗是否还在。丁母叹息道:“你父亲临终前,曾交代我,一见你有发病的征兆,就不可耽搁,马上要去找小华佗,那还有一点希望。只是现在已经过了三十年,那位小华佗当年已经是个五六十岁的老人,如今恐怕……

    丁海湖一听,心中那点希望之光顿时熄灭了。惶恐不安地过了两日。丁海湖手抖的次数越来越频繁,他不甘心就这么眼睁睁等死,即便有一线希望也该去试一试。于是,他对妻子谎称去访友,租了船,一个人往宝庆府赶去。

    三天后,丁海湖到了宝庆,找到小华佗所住的小镇。一打听,小华佗早在二十年前就去世了,倒是有几个徒弟,都在宝庆城里行医。

    丁海湖一一找到小华佗的几个徒弟。但他们一听病症,都是面露难色,摇头不止,说自己所学的只是师傅的一点皮毛而已,师傅都治不好的病,他们就更没有办法了。

    尽管丁海湖早料到这个结果,但还是禁不住失望之极。他一路慢慢地回到桃坪镇,在路上忽然就想开了:罢了罢了,多活几十年,少活几十年,到头来也是一个死字。

    回到家后,丁海湖便以前是怎么过,现在仍怎么过。只是还得瞒着妻儿,免得他们担忧。

    这日,丁海湖吃罢早饭,看了会儿书,忽然手指又一阵乱抖,他叹了口气,干脆放下书,到玉堂春药铺找张先生下棋。那张先生与他已有二十多年的交情,两人性情相投,很合得来。他家里泡有各种各样的药酒,隔三差五就送些给丁海湖。

    丁海湖到了张先生的后屋,还没摆好棋盘,张先生就倒来一杯药酒,笑道:“这是我新泡的,你先试一杯,等会儿我送你一坛拿回家,每天喝两杯。”

    丁海湖接过药酒,心中苦笑:我就只有一两年好活了,你这酒再好再补,对我也没什么用啊!可他也不愿意拂好友的一番好意,咕嘟几口就把药酒喝了下去。接着两人摆开棋盘,直杀到天黑。临走,张先生送给他一小坛药酒,再次叮嘱他每日饮两杯。

    过了几天,丁海湖又来找张先生下棋。张先生指着一旁装满药酒的小坛子,叫他下完棋记得带走。丁海湖心中又是一声长叹,脱口说道:“不用了,上次那些我还没喝呢。”

    张先生一怔,居然生气地责问道:“你怎么不喝呢?”丁海湖心中一动,心想他也是个先生,说不定能有法子治自己的病。可话到嘴边,转而一想,罢了,即便是小华佗重生,也未必能治,何况是一个平常的先生。

    于是,丁海湖赔了个罪,说回去一定记得喝,两人又下起棋来。走着走着,丁海湖拿起一颗棋子,手突然一阵颤抖,棋子啪地掉下来。他也习惯了,换过另一只手拿棋子。

    张先生把这一幕看在眼里,十分吃惊,但也没问。

    第二天,丁海湖正在家里闲坐,张先生忽然跑来找他,手里端着一个小罐。不用说,里面装的肯定是药酒。

    张先生把罐子放下,亲自拿来杯子,倒出一杯端到他面前,说:“这是我至今炮制最费工夫的酒,你尝一尝,保管对身子大有好处!”

    丁海湖眉头一皱,实在没有心情再喝什么补酒药酒。张先生却端着杯子,左劝右劝,丁海湖架不住他一番热情,只好勉强把药酒喝了。入了口,顿觉这酒与以往的果然大大不同,苦似黄连,腥味冲天。丁海湖极力忍着,这才没有呕吐出来。

    张先生见他喝了,十分欣喜,说今天没事,在这儿陪他下棋。两人一直下棋到深夜,张先生也没有要走的意思。

    丁海湖困倦极了,正要提出休战,突然感到腹内一阵剧痛,接着捧着肚子倒在地上,拼命在地上叫喊着翻滚着。

    家人都被惊醒了,跑来一瞧,吓坏了,喊道:“快去叫先生!”张先生说道:“我不就是先生?不用喊了!他是喝了我的药酒才发作的。”

    丁海湖的妻子一听,哭道:“你这人,老是给他喝什么药酒,恐怕是喝出毒来了!”

    张先生脸上也很惊慌,只是紧紧盯着在地上翻滚叫喊的丁海湖,额头冒出了大汗,却也无计可施。

    丁海湖闹腾了一个多时辰,痛晕过去,这才算平静下来。张先生擦了把大汗,叫人把他抬上床,盖上棉被,然后探了探鼻息,把了把脉,安慰一番丁海湖的家人,叫他们都退出去,自己却一直守在丁海湖床头。

    丁海湖全身汗如雨下,张先生不停地为他擦汗。到后来,丁海湖的衣服和被子都被汗水浸湿了,张先生拿来衣服、被子换过,不一会儿,又全湿透了。

    丁海湖昏昏沉沉睡了两天,这才清醒过来。张先生衣不解带地在床边服侍了整整两天,见他醒来,终于长出一口大气,忙给丁海湖赔罪。

    丁海湖心道:我也快去见阎王了,早见几天,晚见几天,还不是一个样子。于是笑道:“算了算了,您也是一番美意。不过,以后您别再要我喝什么药酒了。”

    张先生连连点头,当即把药酒抱走了。

    过了几天,张先生又来到丁海湖家,而且怀里居然又抱着一个罐子。丁海湖笑道:“张先生,打死我也不会再喝你的酒了。”

    张先生不慌不忙,仔细观察一番他的脸色,问道:“你这几天,手是否还抖?”

    丁海湖一怔,细细一想,这几天自己的手好像再也没有莫名其妙地乱抖了。张先生笑着说:“那天我们下棋,我见你的手突然乱抖,这才让你喝这种药酒的。虽然喝了要受一些苦,但它的确能治你的毛病,每隔七日喝一次就可以了。”

    丁海湖十分诧异,果真如此,倒也值得一试,死马当成活马医,说不准还能让他误打误撞治好自己的怪病呢。这么一想,他一咬牙,点头道:“好吧,我喝。”

    喝了药酒,到了半夜,丁海湖又感到腹内如刀扎针刺一般,又是折腾到了天亮才算过去。

    这之后,丁海湖依照张先生的叮嘱,每隔七日喝一杯那种要命的药酒,果真如张先生所说,这酒的确能治手抖的毛病。自喝下第一杯后,他的手就没有再乱抖了。

    丁海湖自然是把这药酒视为救命稻草,主动要求张先生为他炮制。

    一晃就过了两年,丁海湖已经四十一岁了,仍旧活得好好的,身上的怪病似乎痊愈了。丁海湖欣喜若狂,想不到张先生竟用药酒救了自己的命。

    这日,张先生告诉丁海湖,自己明天就要搬走了,请他晚上过来喝酒道别。

    丁海湖这才想起,张先生是从外地搬来的,已经近三十年了,现在不知为什么又要搬回去。他又想,自己还没有答谢张先生的救命之恩,于是备下了一份厚礼。

    晚上来到张先生家,他进门就拜倒在地:“多谢张先生的救命大恩!”

    张先生一怔,问:“这话从何说起?”

    丁海湖把自己家庭的遗传怪病说了出来,感激不尽地说:“要不是张先生的这些药酒,我现在早是阴间的鬼了。”

    张先生诧异地说:“原来你已经心中有数了,应该是你母亲告诉你的吧?早知道你们晓得了,我也不用骗你喝药酒了。”

    丁海湖惊讶极了:“张先生,原来您,您也知道我有这种病?”

    张先生点点头,忽然扑通朝北面跪下,泪流满面,喃喃祷告道:“父亲,您可以安息了!这位病人,我已经治好,明日就可回宝庆,给您老人家上香了……”

    丁海湖惊得失声叫道:“您是小华佗的……”

    张先生站起来,呵呵笑道:“小华佗是我的父亲。”他叫丁海湖坐下,一边喝酒,一边把事情说了出来。 原来小华佗临死前,念念不忘丁海湖的父亲,因为这是他行医一生唯一治不好的病人。当时,他已找到了治疗这种怪病的方法,于是叮嘱儿子等他死后,一定要到桃坪镇找到病人的后代,马上对其进行暗中治疗。丁海湖喝了二十多年的药酒,其实都是张先生治病的药方,所以他的病推迟到三十九岁才发作。那天张先生一看丁海湖已经有了发病的症状,才立刻使出发病后才能用的药方。

    丁海湖听完张先生的话,倒头又拜,激动道:“您为了我的病,守候了近三十年,我真不知怎么感谢您啊!”说完,磕头不止。

    选自《民间故事》2013.9

      打赏
      百度分享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