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天地网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收藏本站

蔡志松 精致是种乐趣

所属栏目:写作阅读   来源:网络   编辑:网上天地网

蔡志松 精致是种乐趣

  他的外表和他的雕塑一样,精雕细琢、一丝不苟。他29岁获得国际雕塑大奖,屡次打破中国雕塑拍卖纪录,却仍觉雕塑的真实价值被低估了。而他作品背后所透射出的思想与智慧,才是他真正所看重的。

  蔡志松是国际著名雕塑家,中国雕塑界最具代表性人物之一。在2001年的法国巴黎秋季沙龙上,当时29岁的蔡志松,一举斩获沙龙最高奖——泰勒大奖,成为这个活动103年历史中首位获此殊荣的中国艺术家。

  之后的三年,他的作品在各大拍卖会上屡创佳绩,三次创造国内雕塑家在国际市场上的最高拍卖记录。在第54届威尼斯双年展上,《浮云》系列其中的一件作品,在北京保利春拍上以690万元的成交价,打破了中国雕塑拍卖纪录。即使这样,蔡志松仍然觉得雕塑的真实价值被低估了,“对我来说,创作是智慧的积累”。

  蔡志松作品的特点不单纯在于造型,更在于材料语言的把握。他试图通过材料传递思想,运用各种媒材进行创作,在他看来这是艺术家能力的体现。

  “我在创作中不喜欢再现某个具体事件,或是某个具体人物。我喜欢就事论理,不喜欢就事论事。我的作品关注的都是过去、现在和未来的人所要面对的共性问题。”

  《故国》思考人性、《浮云》谈人生、《玫瑰》是因为爱情,这是他对自己作品的总结。然而,无论是探讨人性的《故国》,还是揭示无常的《浮云》,或是刻画爱情的《玫瑰》,蔡志松的艺术创作始终未曾背离对生命的探寻与思考。

  关于《故国》外界有着各种角度的解读。但在蔡志松看来,《故国》谈的是人性和历史。作品用铜皮的肌理表达出厚重的历史感,而战士则反应出刚性的特点,这些所透露的,正是艺术家以悲悯的情怀对苦难的思考。

  “一些人在错误价值观的引领下,把无常当作永恒,把痛苦当作快乐,不惜生命与外界争斗,即便得到了短暂的利益,也不过是一连串的喜悲交替罢了。却很少有人知道,努力避免痛苦,正是在不断地增加痛苦,人们被一个又一个幻想所驱使,不停地奔波。”

  而《浮云》系列作品中,蔡志松选择用坚硬的钢去反衬云朵的柔软,阐述聚散与无常的关系。“我们周围各种事物都是由聚散组合而成,正因为是这种聚散的关系,所以任何看似坚固、稳定的形体或事物,随时都有分散、分解的可能性,遵循的是无常的法则。”

  年届不惑,蔡志松对时间的流逝颇有感慨,《浮云》正是他对这一点的阐释:我们从出生的那一刻起就开始奔向死亡,在浩瀚的时空中,生命虽只是刹那一瞬,也会留下各自的痕迹。

  “小时候不觉得,总认为还有很多很多时间,自己永远也不会老。但眨眼间,看到镜子里的我,还有昔日同学发在朋友圈里的照片,才发现当年的年轻小伙儿现在都老了,生命就是这么快。”蔡志松说。

  此外,《浮云》所要探讨的还有因果关系。蔡志松觉得,生命的意义不仅是过程,更重要的在于结果。由于不重视结果,才会无所顾忌地任意行事,将有限而珍贵的生命耗损在各种无意义的尝试中,奔波于现象之间,最终一无所获。

  《玫瑰》系列运用了铅的沉闷和绚丽去传达世事无常的脆弱,给人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对蔡志松来说,每种材料都有其特殊的个性及含义。

  “玫瑰美艳,象征爱情,而铅既沉静又绚丽、既柔软又沉重、既可塑又易毁、既稳定又具毒性,虽是金属却很脆弱。将铅的材料属性和玫瑰的自然造型结合描述爱情,观点应该是明确的。爱情和其它事物一样,其真实面貌并非与自己想象的一致,爱情犹如这绽放的铅玫瑰,只有品者自知。”

  蔡志松的作品中,大多以男性为主,以女性人物为题材的创作并不多。他坦言,女性题材的作品,没有过多考虑过,或许女性人物在他的作品中,无法表达出那样的力度。对于女性的美,从男性艺术家的角度来看,蔡志松认为,女性的内在与外在同样重要,外表也是内在的显现。美是一种能力,也是综合素质的体现,光是内在美是不够的。

  就如他的作品,蔡志松所追求的精致,都已经达到了极致。有人形容他,没有一根头发丝儿是站错队的。对他而言,精致是一种修养,包括每根头发,因为每根头发都是整体的一部分。所以每天出门前,他都会用五分钟时间,让自己由屌丝变身型男。“精致对我来说已是常态,成了乐趣,一点都不累。”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