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天地网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收藏本站

青春里的五个冬天

所属栏目:心理健康   来源:网络   编辑:网上天地网

       

       一路开花


       2005年11月20日


       我和你的相识,完全就是室友的一个恶作剧。


       他闲来无聊,把从网上弄来的美男照片贴到了你们外语系公共教室的课桌里,还在旁边留了一段才情外露的征婚广告,以及一串有待考证的电话号码。


       你给我打来电话的时候,我正在食堂里狼吞虎咽。饿了一早上,已经顾不得什么斯文形象。


       我几乎看都不看来电显示就按下了接听键。很少有人知道我的号码,因此给我打电话的,几乎都是熟到不能再熟的哥们儿。


       一听是个女生,我当时就懵了。入学以来,除了学工部的女老师给我打电话催缴学费之外,暂且还没任何女性拨打过我的号码。我有点意外,更有点受宠若惊。


       我以为你打错了,刚想挂断,你就说出了我的姓名、系别,还有联系电话。


       幸好,你声音还算悦耳,于是,我这寂寞而又虚伪的男人,就没头没尾地陪你聊了起来。


       后来,你又断断续续地给我打过几次电话。也不知是谁先提的头,我们竟然约定在2005的大冬天见面。


       11月23日。真巧,那天是你生日。


       2005年11月23日


       我在约定的地点站了足足半个钟头,还是没有看见你。


       直到我掏出手机按下了你的号码,我才知道,原来你就是对面那个古灵精怪的女生。


       我还没来得及对你的爆炸头做出一番评价,你就在那儿目瞪口呆地喊开了,哥哥,不带你这么欺骗人的!


       你说,就算世上有PS这种魔鬼软件存在,那也不该离谱得那么厉害。从鼻子到眼睛,再到下巴,照片和真人,除了头发颜色相似之外,几乎找不出第二个共同点。


       其实,你给我的第一印象也好不到哪儿去。先不说别的,凭你那娇滴滴的声线,我就再怎么大胆幻想也不可能把你和爆炸头扯上关系。


       行,为了保持我的绅士风度,我继续沉默。


       刚开始,我以为你在撒谎。后来,你掏出手机,亮出照片,我才确定你所言非虚。


       那三脚猫的字迹,除了我的狗血室友,估计世上再没第二个人能写出来。


       更离谱的是,你竟然对这个征婚广告坚信不移。为了不让第二个女生知道,你在当天下午就用小刀彻底毁尸灭迹了。


       2005年12月23日


       这一个月里,每次想起这段离奇的约会,我都会笑得双眼含泪。


       幸好,我们再没联系过。不然,还真不知该如何继续这个离奇的故事。


       接到你的电话,我多少有些诧异。更意外的是,你竟然主动约我在老地方见面。


       好吧,我承认,又是大冬天又是平安夜前夕,我这个单身男人,确实是有些寂寞。你刚挂完电话,我就迅速下床换了身帅气的衣裳。


       你又做了一个让我直接吐血的壮举——你捧着一大束玫瑰花站在校门口叫卖也就算了,还把自己打扮得跟个甲壳虫一样。


       你眼睛真尖,我刚打算逃跑,就被你发现了。


       你把一大束玫瑰花朝我递了过来。我见状,只好哭丧着脸跟你坦白,大姐,我学费钱都是拖了几个月才交,哪有钱买你这些高价玫瑰啊!你赶紧另找买家吧。


       结果,你的回答,给了我一个暗夜霹雳。小子,谁让你买了?这是本姑娘送你的。拿着,从今天开始,我俩就算恋爱了。这玫瑰嘛,算是表白的。你赚了,本小姐倒追你,你算是有了天大的面子!


       这故事也太峰回路转了。在这么冻的天,这么无聊的夜,你竟然跟我说那么冷的话?你还让不让我这个穷小子活了?


       2006年12月24日


       我们就这么半死不活地耗了整整一年。


       这一年,连我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过来的。更不知道那天晚上自己吃错了什么药,竟然答应和你试恋。


       这个世界真够疯狂。从商品的试用,汽车的试驾,到爱情的试婚,都是那么理所当然,毫无争议。我这土包子也被感染了,和你玩什么试恋。


       这一年,我们像朋友多过于像恋人。一周一次电话,一月一次见面,半年一次送别。


       刚开始,你的确有过火热的表现,天天嚷着要我陪你压马路,逛商场。可大姐,你知不知道,你随便买件衣服都是我一个月的生活费。我自己买不起,干陪着你逛,到底是保镖还是保姆?


       吃饭吧,也差不多。我在学校食堂,几块钱解决问题,有荤有素。跟你出去,四菜一汤,还没吃饱肚子,就是百来块钱。虽说每次都是你结账,不用我花钱,可我心里到底还是难受。自己四肢健全,大脑聪健,干嘛要吃那些不出气力的白米白饭?


       于是,我们见面的次数越来越少。最后,只剩期末完毕后的离别。


       2007年1月6日


       对于我这个可怜的晕车分子来说,其实每年的寒暑回家,都像是一场艰难的战役。


       卧铺对我来说,是一大经济上的考验。为了节省开支,我每次都是硬座回去。结果,从北京到昆明那五十几个小时的车程,我有三分之一的时间只能窝在卫生间里吐得天昏地暗。


       不知是谁向你透露了消息,更不知是谁偷偷把我的身份证号码发给了你2007年12月13日,你提前帮我预定了回家的机票。


       我知道你是一片好意。因此,那番拒绝的话,到了嘴边,又硬生生咽了回去。


       你一直把我送到了机场大厅。离别前,我玩笑式地跟你说,我从来没有坐过飞机,不知该怎么办,有点紧张。


       岂料,就因我的这句话,你临时买了高价头等舱机票,和我一道去云南。


       当你提出要和我旁边这个经济舱的小伙子换座位时,他乐坏了。


       我承认,我本身就是个土老冒。飞机上升的一刹那,我紧张坏了,死死拽住你的右手。


       你把一颗口香糖塞进我的嘴里,告诉我使劲嚼,避免耳鸣。


       印象中,那是我第一次主动握住你的手。温热,柔软,且携裹着让人心跳的悸动。


       你在那年冬天的体贴与关怀,至今仍然使我觉得感动。


       2008年8月15日


       这是你我毕业后的第一通电话。


       我们像是录制一个不成熟的节目,连彼此问答都进行得那么僵硬而生疏。


       原谅我,直到此刻,我才慢慢对你的眼泪有所难过。毕业那天,你抱着我哭得像个孩子。而我,却浑然不觉伤感。


       大夏天的拥抱,实在让人难受。最后,是我把你推开,独自一人进了机场。仍然是你默默帮我预定的机票,仍然是你前来送我。只是,我已经知道登机的每个流程。因此,你也就找不到合适的理由陪我再回一次云南。


       你问了我的工作地址,寒暄了几句,谈话也就渐然陷入了无法解开的沉默。


       这是一段多么荒唐的恋情,你我共同走过了三个凛冽的冬天,却从来没有做过一件情侣该做的事情。


       我们从来没有正式牵过手,没有在情人节的时候吃过巧克力,更没有在众目睽睽之下接过吻,我们平淡得像是初次相识的普通朋友。


       再后来,我收到过你的一封信,不知为何,读着读着,竟会嘤嘤地啜泣起来。


       “你知道我为什么有你的身份证号,为什么有你的电话么?也许,你认为这不过是那场恶作剧的后遗症……你猜不到,你的室友不过是我高中时候最好的死党。他知道我喜欢你,因此,我才会央求他,故意做出这样一个恶作剧,好让我去认识你……可惜,即便我对你放下打扰,放下女生的矜持,你还是没有对我动过一丝真心。”


       2009年11月23日


       如果不是你跑来我工作的单位找我,我想,我们也就不可能会有后来试婚的故事。


       闲来无聊,你总是把手机里的照片翻出来说事。说我当年为了追你,竟然搞了这么一张美男子的照片骗你。全家人都被你古灵精怪的表演逗得前仰后合。你真是个让人开心的活宝。


       我该说什么呢?写这篇文章的时候,你一直站在我的身后,以恶狠狠的目光逼视着我。


       怀孕后,你总算安静了些。真希望肚里的孩子将来别和你打成一气,不然,往后的日子,我该怎么活啊!


       亲爱的,不用瞪着我。此刻,我心里的确对你充满了感激。对于一个身无分文的穷小子来说,你无怨无悔的爱,就是他此生最宝贵的财富。


       最后,谢谢你在青春里给我的这五个冬天。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