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本大全】

    "我为哥哥捐骨髓"

    作者:佚名来源:未知时间:2019/09/10

    ■ 陈文

    前不久,笔者得知成都水力发电学校工程系机电一体化专业96级学生张素蓉同学,在哥哥得了白血病后,为兄捐骨髓的消息后,火速前往采访。下面是她的自述---

    我是四川省广元贫困山区一个女孩儿。我爸爸去世早,那时我才几岁,妈妈一手拉扯着姐姐、哥和我长大,同时还要照顾年迈的爷爷,因而十分辛劳。

    为了改变家里的窘境,哥哥学习很用功,成绩总是名列前茅。1996年7月,哥哥从师范学校毕业分配到了广元市朝天小学教书。我也于1995年考上了成都市水力发电学校。谁知就在我家境遇好转时,最大的不幸降临了。

    1997年,正值青春年华的哥不幸患上白血病。为给哥哥治疗,我和姐姐争相要捐骨髓。妈妈含泪对我们说:"要是妈的血型与你哥相同,那妈妈说什么也不忍心让你们姐妹俩去冒这个风险。"做骨髓基因检查前,姐姐说:"如果我与妹妹的骨髓都能给哥哥作移植的话,说什么我也不会让妹妹给哥哥捐的。"听了她的话,我心里难受极了,我对她说,那就别争了,这个问题留待检查结果出来以后再说吧。其实在我的心里早已暗下决心:如果我跟姐姐都能给哥哥移植骨髓的话,我也坚决不同意姐姐给哥哥捐骨髓。

    检测结果表明,姐姐的血液有三个位点与哥哥相同,而我的血液却有五个位点与哥哥相同。兰医生告诉我们说,一个人的血液有六个位点,要做骨髓移植,捐体和受体有四个相同位点就行了,而我与哥哥有五个位点相同,那骨髓移植成功的可能性就要大得多。真是苍天有眼啊!

    检查结果出来以后,在我高兴不已的时候,姐姐却一个人长时间伤心地哭。我知道她的心里非常复杂,看着她涕泪交流的样子,我的鼻子酸酸的。但是,因为我能够给哥作骨髓移植,因而我的心里也充满了一种从未有过的自豪感和责任感。

    当然,心情复杂的还不仅是姐姐。在我们兄妹去作血液检查之时,爷爷和妈妈是多么希望能从我和姐姐身上找到可为哥哥作移植的骨髓呀!然而当检测结果表明我可以给哥哥提供骨髓时,两位老人家反而更忧虑了,他们担心捐献骨髓后会影响我的身体,也担心哥哥在骨髓移植后会有排斥反应或感染。

    对他们的担心,我却不以为然。说实在的,如果移植骨髓对拯救哥哥的生命有1%的希望,我也愿做出100%的努力。更何况,医生说一个健康人捐出骨髓后只要营养跟得上,对日后的生活不会有多大影响。

    然而,就在我好不容易做通了两位老人的思想工作以后,哥哥却死活不同意我将骨髓捐献给他。有一天我突然发现哥哥的绝笔书,我连忙将这一情况向爷爷和妈妈作了汇报,爷爷知道后老泪纵横,痛哭失声;而妈妈在悲痛欲绝之时对哥哥进行了严厉的批评。但是哥哥却哭着在地上长跪不起,他声泪俱下地对爷爷和妈妈说:"爷爷和妈妈好不容易将我养大成人,我非但没有报答你们的养育之恩,却得了这么个绝症,让家里欠了这么多债,如此拖累您们,您们还让妹妹给我捐骨髓,我怎能心安?求求您们,还是让我死吧,这样家里清静。"妈妈说:"孩子,你得了白血病并不是你的错。你在妈妈和爷爷心目中一直是乖孩子,尤其是在我们家最穷的那些日子里,你是那么懂事。你考上学校也给妈妈争了气,你今天得了病,怎么就不坚强了呢?你不替你自己想,也要替妈妈着想啊,妈妈的孩子可都是最争气的!你怎么能让妈妈失望呢?妈妈想尽一切办法也要救你的!"听妈妈如此说,哥哥在妈妈怀里哭得跟孩子一般。一时间,母子俩泪水滂沱。7月12日,我们三兄妹来到北京,哥哥和我先后住进了海军总医院。为了提高我身上白血胞的数量,每天都得打国外进口的针剂,注射后,我热得不得了,身上的汗水常常将床上的被褥湿得一踏糊涂,无论白天还是黑夜根本无法入睡,好在睡不着的时候正好可以学习,弥补拉下的课程。5天之后,我的身体发生了明显的变化,体内白细胞数量升至每亳升12万个(正常人为每毫升4000个),达到了骨髓移植的理想要求。11月5日,医院开始在我身上抽取骨髓,从我右手腕抽出后,在一种进口的血液分离器中分离出血液干细胞,然后又将白细胞、血小板等残液从我的左手腕输入我的体内。医生怕我紧张和疼痛,同时也怕我昏睡过去,影响干细胞的抽取质量,以及可能出现的休克和窒息等危险,他总是边抽取边跟我说话。

    经过4个多小时的抽取,共从我身上抽了400多毫升血液干细胞。当医生告诉我可以休息的时候,也许不到10秒钟,我便呼呼大睡了。

    待我醒来时,已是4天后了。这时我的精力恢复了许多,同时也了解到我的骨髓输入哥哥的体内后,他的病情渐渐处于稳定状态。这时,我的心里真是高兴极了!同时我还这样想:亲情可以挽救亲人的生命,那么普通人,素不相识的人之间,能不能用真诚的情感互帮互助,甚至为他人的生命"浇水培土"呢?(本栏目责任编辑:周石)

      打赏
      百度分享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