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本大全】

    沈中阳与他的肝移植“王国”

    作者:佚名来源:未知时间:2019/09/10

    希望

    躺在天津传染病院里的肝病患者李宝臣暗自流泪。在他现在住的病房里,已经有七个同病患者先后离开了人世。他的病早已进入晚期。“我不行了熚揖鸵死了吗煛彼问自己。他的不甘死去的心灵在呼喊。“谁说我不行了熕敢说我不行了熚液退拼了牎彼挣扎着。他的妻子紧紧地抱着他,肝肠寸断,爱莫能助:“天啊犓来救救他熕来救救我们一家啊牎彼的妻子发出绝望的呼喊。

    医院的袁主任说:“现在只有一个办法,就是给病人换肝。”

    换肝熇畋Τ嫉钠拮右汇,马上追问:“袁主任,到哪去换肝熕能给人换肝煛

    袁主任告诉她:“天津市第一中心医院有个移植部,移植部有个沈中阳,他是专门搞肝移植的专家。1994年,他们成功地给河北省大城县一个叫赵振海的农民换了肝,赵振海至今还活得很好。如果你们想做肝移植手术,我这里有沈大夫的传呼号。”

    李宝臣的爱人用颤抖的手拨了传呼号,心里头七上八下不落底。这位沈大夫,留洋回来的博士,能换肝的专家,天津“一中心”大医院的部长,可不是普通的人啊。给他打传呼,他能回话吗熣这么嘀咕着,电话铃响了。“喂,您是沈大夫吗熚沂谴染病院一个患者的家属……”对方说话简捷干脆:“我马上过来牎笔奔洳怀,一个鼻梁上架着眼镜的年轻人,走路带着风进了病房:“是哪位患者家属找我煛崩畋Τ嫉陌人疑惑地问:“您是沈中阳?”她想象中的沈部长应该是鬓发灰白、举止稳重、态度庄严的老学者。

    “我姓沈。”沈中阳开门见山,好像他对李宝臣夫妇的情况都已清楚:“这病能根治,就是肝移植。”浓重的东北话说得很快,语气很坚定。

    李宝臣激动了,急问:“你保我多大成功率煛

    “我保你93%。”

    李宝臣哭了,滚烫的泪水流在那灰暗无光的脸上。像在黑暗的地狱里挣扎了太久太久,突然见到了出口,见到了光明。老天有眼,可怜我命不该绝呀

    几天后,李宝臣住进了器官移植部病房。十天后,肝脏几乎全部坏死,脸色黄得不成样子,每天靠蛋白、免疫制剂维持生命的常胜利也从天津传染病医院来到了移植部病房。

    接着,又有骆继有和孙建昆两位肝病患者住进了移植部病房。

    天津一中心医院面临着一场向肝移植进军的全面挑战,上上下下都在忙碌,各个部门都处于决战前夕的紧张气氛。院长刘兵向全院职工作动员:“肝移植不是哪一个部门的事,是‘一中心全院的事。不是哪一个人的事,是‘一中心所有人的事……”

    院长的动员令下达,各个部门闻风而动。

    沈中阳到检验学部找部长黄繁嫱谈手术用血。一个病人术中要输5000~8000毫升全血,还需用其他血液制品,相当四五十人的献血量。黄繁嫱告诉他,虽然血源困难,但我们会千方百计给他备足。

    沈中阳说:“不对,我这次不是做一例,要做四例。”黄繁嫱顿时愣住了:“全世界没有这样的纪录,一次做四例肝移植。我说支持你,你别得寸进尺,你一例一例地做,要做就做得有把握。”

    “不行,我这次一定要做四例。”“我真替你捏把汗牎被品辨土⒓聪蛱旖蚴醒液中心求助,对方大力支持。

    肝切取后必须的保存液,国内不生产,从国外进口又来不及申请相关的批文,药学部长何振梅就给专程去日本买器械的沈中阳打电话说:“没辙,得靠你手提肩扛从日本弄回来了。”

    9月17日,沈中阳从日本归来。下飞机时,他如同一个二道贩子一样,鼓鼓囊囊的包里装了十几袋保存液,一袋就是两公斤!还有手术器械、管道。他的肩膀勒出了鲜红的血痕……何振梅说,他真是拼命三郎啊

    肝移植这种耗时长达十几小时的大手术,术中和术后的监护都复杂得令人难以想象,哪一个环节都不能出现差错。护理部部长曹文媚挑选技术全面的人员进行术前培训。

    急救中心主任李跃汉组织了专门的抢救小组,准备好重症监护病房。

    麻醉科孙主任参加了历次的肝移植手术,这一次也丝毫不敢大意,组织人员认真讨论,选择麻醉用药。

    内科学部、影像学部、营养学部、后勤供应等各专业都做好准备,严阵以待。天津一中心医院摆好了一场全面的、立体的、现代的科技大战的态势。

    1998年9月25日,战斗打响了。这一天要同时做两例肝移植,患者李宝臣和骆继有分别被小车送进手术室,躺到手术床上。李宝臣对自己说:“没事儿,豁出去了牎笨墒堑鹊揭还潭,一绑,他的心突突地跳起来,死的恐怖罩住了他:我还能从这张床上下来吗煛

    手术在有条不紊地进行。

    麻醉师密切监视着患者血压、脉搏、血流、酸碱平衡和凝血机制状况。

    二楼的检验学部每小时要检测60多个指标。参加手术的17个人里,有7个人负责血,8个人做化验,两个人每小时来回传送一次标本和结果。医院为他们开设了一部专用电梯。

    医院党委书记李建国率副院长刘德让等在手术室门外坐镇,鼓舞士气,协调各种情况,保证手术顺利进行。

    李宝臣的手术做了十一个小时,还没出手术室,他就从麻醉中清醒过来了。他原来那个要他命的已成粗糙不平纤维硬块的病肝已经被摘除了,换上了一副生机勃勃的健康的肝。

    骆继有的手术一直做到深夜,血管吻合完了,发现肝动脉波动有些异常,颜色也有点不对,是不是出血栓了煹笔痹诔〉娜硕既衔问题不大,可以关腹了,但沈中阳说不行,他坚持要把动脉管打开,重新吻合。陈宝公主任说:“外科大夫宁可在台上多用点时间,也不能关了肚子后自己再睡不着觉。沈中阳的认真精神正是我应该支持的。”手术完成后,已是26日凌晨三点了。

    李宝臣和骆继有先后被转入ICU病房,由急救临床部和普外科的十几个医护人员以分、秒为单位,实行24小时严密监护。因为术后人体免疫力低下,新肝还没有发挥正常作用,病人极容易出现心血管、呼吸系统、泌尿系统的合并症。如不及时抢救,病人必死无疑。果然,第二天李宝臣就出现急性尿毒症伴肺部感染、呼吸和肾功能衰竭,并且还有躁动和短暂的意识障碍。沈中阳靠近他,他就咬沈中阳的手,他不认人了。医院立刻组织专家会诊。对于呼吸衰竭,做不做气管切开熒蛑醒艏岢帧安荒芮锌牎彼说移植病人免疫力本来非常低,气管切开后带来的负面效应会很严重。那么怎么解决意识障碍熕采纳了消化内科姚主任提出的肠道酸化避免肝昏迷的办法。

    没有松一口气的功夫。9月28日这天,另外两例肝移植手术开始,又是紧张艰苦的十几小时。

    在这双休日连着国庆节、人们都在休闲度假的日子里,天津一中心医院的日日夜夜都在疲于奔命地忙碌鏖战。手术是做完了,可监护仍然毫不松懈地继续着。这四个病人每人身上光静脉管就4条,还有引流管、尿管、胆管、T形管,加起来十来条,条条要保证管路畅通,给药、换药、伤口观察、口腔清洁、体位变换………忙得人马不停蹄,屁股不沾椅子。

    移植学部的人一个月没有回家,沈中阳部长日夜守护病人,食不甘味,夜不能眠。有天深夜,他走进病房摸着李宝臣的头说:“你的病就是我的病,你的命就是我的命啊牎

    1998年11月24日,李宝臣等四个肝移植患者出院了。昔日命将尽,今日获重生,那喜气洋洋的神态,谁能相信不久前他们都是要死的人!只有当他们撩起衣服,露出那一尺多长的人字形刀口疤痕时,才证明他们接受了肝移植手术,并且已经成功

    李宝臣说:“‘一中心救了我的命,沈大夫是我的救命恩人!‘一中心的大夫护士都是我的恩人牎

    沈中阳来了,他看见四个病人都健康出院了,笑得轻松灿烂。他说:“祝贺你们犇忝亲吡,又收进来四个要做肝移植的病人。我明天又要坐飞机去日本背药……”

    天津一中心医院在短短四天里,成功地做了四例肝移植手术,创了连续做肝移植人数、间隔时间、成功率三项全国纪录,被传媒称为医学奇迹。全国各地同行纷纷来电表示祝贺和赞赏。中华器官移植学会主席、同济医科大学厦穗生教授给沈中阳来信说:“你总是创造奇迹让我吃惊。”中共中央候补委员、中华医学会副会长、中山医科大学校长黄法夫教授专程来天津一中心医院表示祝贺。黄教授对刘兵说:“非常感谢你任用了一个这么年轻的人牎

    而沈中阳说:“一中心医院是他坚实的大地,成功的摇篮牎

      打赏
      百度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