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本大全】

    我不再妄谈生死

    作者:佚名来源:未知时间:2019/09/10

    赵倡文

    前几天单位组织体检,当做B超的医生问我,去年肝部检查有问题没有时,我心中“咯噔”一下,赶忙说,没问题呀!医生说,问题不大,肝部有个血管瘤,5毫米。

    医生轻描淡写,可我心中却打翻了五味瓶,说不清是什么滋味。既然是瘤,肯定不会这么简简单单,难道从此以后,我就要成为一名重症患者,人生的幸福就要从此大打折扣,乃至就要因此离开这个世界。

    从体检科出来,我一直想着医生是不是在安慰我,不敢告诉我这个血管瘤有多么严重,不行,自己得搞清楚。我的头一直昏昏的。回到单位,我赶忙在百度里搜索“肝血管瘤”。当我一口气读完有关肝血管瘤的知识后,释然了,这小病真的如医生所说不算什么,有时真的可以忽略不计。

    当我心清气闲地告诉同事时,同事们都笑了,说我在医院时的脸色吓死人了,大家都不知该怎么劝我为好。

    同事善意的笑虽让我有点尴尬,却也让我不得不反思自己对待生死的态度。

    我曾亲身经历过祖母的离世,当我拉着祖母的手,再也感觉不到她那细弱的脉搏存在时,我知道祖母的生命走到了尽头。祖母病了三年,当初当我带祖母去医院看病,医生说祖母来日不多时,我曾背着祖母一个人放声痛哭。时间稍久些,我的心慢慢放了下来。当祖母卧床后心情烦躁时,我曾坐在床头和祖母谈生与死的自然规律,想让祖母恬然面对。

    这么多年来,我一直以为自己和祖母的谈话是对的,每个人都应该认识到有生就有死,都应该像我这样参透生死。可今天当疾病降临到自己头上时,我终于意识到,过去自己的想法乃至当时对祖母的做法是何等的幼稚无知。

    我们常说“男儿有泪不轻弹,只因未到伤心时”,今天经历这次不算什么病的病,今后我是再不会妄谈生死了。

    编辑/吕毅endprint

      打赏
      百度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