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本大全】

    美国人为什么很乐观

    作者:佚名来源:未知时间:2019/09/10

    晓诗

    在学校经济学院的行政办公室做学生助理已经有好一阵子了,和我的主管佩姬也俨然成为了无话不谈的好朋友。我一直调侃她的人生经历坎坷到可以写一本成功的自传,我肯定买她的第一本书,并且帮她做市场宣传,绝对大卖。每次这样调侃她的时候,这位年过五旬的女士就会开口大笑,然后说“雷,你都帮我把下半生计划好了”。认识佩姬是我在大学本科的学习生活中最幸运的一件事,她就像是美国人乐观精神的缩影,是现实版的实实在在的“心灵鸡汤”。

    佩姬在家暴氛围中长大,父亲酗酒不要命,经常打骂他的妻子和连佩姬在内的3个孩子。结果佩姬的母亲忍受不了压力,也染上了酗酒的毛病,并且将对自己丈夫的愤恨转嫁到自己的孩子身上。佩姬和她的两个兄弟姐妹经常被母亲的暴力行为伤害,几个孩子只好互相保护,在遭受母亲的毒打后默默地协助彼此包扎伤口。12岁那年的圣诞节,因为父母都离家出走,没有人支付水电费,政府将他们家的供暖停掉,结果几个孩子只能挤在角落里,把能找到的棉衣棉被都盖上,才熬过艰苦的一周。

    佩姬随后被送到寄养家庭里成长。她一心要改变自己的家庭,下定决心要成为比父母好的人,从年少的时候开始,她就决定学习心理学帮助酗酒的人改掉毛病,给受到酗酒伤害的家庭提供心理援助。佩姬最终实现的自己的梦想,考入一所文理学院,选了自己喜爱的心理学,但是学费的问题很是棘手。她的母亲和父亲根本不支持她接受高等教育,认为那是浪费钱,认为她应该早点工作赡养自己的父母,佩姬当然无法从自己的家庭中得到一点点经济上的支持。结果她晚上打工,白天上学,决定自己负担学费。她经常累得睡着在书桌前,惊醒后又赶紧补上落下的课程。在这样的环境中,她最终顺利地在第四年毕业。

    佩姬在打工时认识了她做工程师的丈夫,她说他们的婚姻是她觉得最快乐的时光。在他的丈夫的引导下,他们两人一起攻读研究生学位。佩姬想要一个女孩,但是医生说她能成功怀孕的几率只有百分之十。佩姬的丈夫安慰她,即使他们不能拥有自己的孩子,他们的婚姻也一样会幸福。在3年不断的药物治疗下,佩姬最终如愿以偿,有了一个活泼的孩子。你也许会觉得佩姬应该得到这样的快乐,她的人生会一直这样顺利下去,但是随后的一场变故接着另一场变故不断考验着佩姬的意志力。

    在她女儿7岁的时候,她的丈夫心脏病突发死在她的面前。她的母亲父亲随后得重病死去。她的女儿,因为长期不能接受父亲的离去,在青春期决定用毒品麻痹自己。佩姬最亲的姐姐患上了癌症,挣扎了一年半后,离开了世界。然后佩姬自己被诊断出来和她的母亲患有同样罕见的肺部疾病,并且没有办法治愈,除非彻底换肺。佩姬没有告诉自己的女儿这件事,但是她在第一时间告诉了我。我问她怎么办,她说自己的人生已经过得没有遗憾了,坐了直升机穿越大峡谷,探访了美国印第安人的家园,成为自己家庭里第一个接受大学教育的人,为美国著名的唱片公司工作过,最后来到文理学院认识了那么多帮助鼓励自己的教授们,自己的女儿明年也要大学毕业了,虽然自己没有体验过母爱是什么样子,但是自己已经尽力把这份遗憾弥补在了自己的女儿身上,让她拥有了最炽热的母爱。

    佩姬在诊断结果出来以后,像往常一样热情地和每个进办公室的学生打着招呼,和教授们畅谈人生感悟,和我讨论着中国的文化和历史,在下了班以后教我学车,在业余时间成功地考了一个房地产营销资格证书,兼职做房地产咨询服务,在周末继续她的绘画艺术,并且把自己的作品挂在办公室里,还将女儿房间的墙壁,画成了一个满是沙滩、阳光、海鸥的地方。她的精力反而更充沛了。她很平静地筹划了姐姐的葬礼,把自己衷爱的爱尔兰文化带到了葬礼上,大家喝酒,跳舞,唱欢乐的爱尔兰民谣,吃各种美味的点心。佩姬告诉我她希望姐姐能看到大家为她能进入天堂开心庆祝,她觉得她爱的亲人们就在自己的身边,从未走远过,所以要以一个乐观的生活方式告诉他们自己独自一人也能撑起一片天。我对佩姬说,你要活到我毕业,等我带你游遍中国。佩姬听到我这样说,咯咯地笑了起来,开玩笑地说,如果你包机票我肯定坚持和你去中国,等你毕业有了工作,雷,记得来看我呀!

    佩姬是个美国乐观主义形象的典范。我时常在想如果她是个中国五旬的女士,遇到这么多灾难性的打击,会有什么反应呢?哭得死去活来,换上忧郁症,去各大媒体报道自己的遭遇寻求社会援助,还是彻底自暴自弃每天控诉老天对自己太不公平?都说我们中国人骨子里透着悲观,悲观有时候是激励人成功的力量,但是更多的时候,是像灌了铅一样沉重的压力和责任,让人喘不过气来,将人压制在一口黑暗的井里,不见天日。佩姬是个虔诚的基督徒,我曾经问她,上帝从你身边夺走了这么多东西,你质疑过自己的信仰吗?佩姬回答道,我相信上帝的决定,因为他让我明白生命是多么可贵,让我珍惜每一天的生活,让我好好地利用每一分每一秒,因为他永远不会告诉我下一秒会发生什么。

    来到美国以后,我还遇到了不少和佩姬一样乐观的美国人。在我觉得陈述报告不理想的时候,教授却发邮件来告诉我他为我的表现感到高兴;在我面试过于紧张的时候,面试官开始调侃起当年他大学毕业面试时候的场景;当我实习工作一天后累到不想说话,和我一起下班的实习生和我说她每天一大早赶着火车来上班,因为她喜欢看窗子外早晨的太阳,阳光的温度每天都不一样;当我觉得自己不行的时候,总有美国人会大大咧咧地告诉我你肯定行;当我觉得自己犯了错误的时候,总有美国人会站到我身边说,这没有什么问题,不用担心。在将近三年沉浸于美国乐观主义的耳濡目染中,我发现我的心态也渐渐有了变化。

    用一种悲观的方式被动地激励自己做事情,不如把悲观的情绪转化为乐观向上的态度,主动地做事情,将手上的任务看成享受喜欢的东西,而不是非得做,被逼着做的东西。我也时常将这种心态分享给为自己事业奋斗着的母亲,希望她在每天的奔波中释放自己的压力,将事业看做实现自己价值的途径,是自己所享受的、所珍惜的东西。

    美国内战时期,美国国内陷入危机。当时国会大厦的顶还没有建好,政府的前途未卜,林肯总统却说,国会的顶要继续建下去,因为美国会变得更好,政治体制必将存活,危机总会解除。当今美国年轻一代,受到恐怖主义和经济衰退的双重夹击,这些刚从学校里走出来的年轻人却依旧保持热情乐观,在疲软的人才市场不断寻找着适合自己的工作,一场又一场的面试,一次又一次的摔倒、爬起,他们相信,自己的努力会改变经济的衰弱,会让美国再次充满力量。改变一下心态,让乐观代替悲观,没什么不好,也不是那么特别困难的事情。

    成在乐观,这是我对美国人特质最大的感慨。

      打赏
      百度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