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本大全】

    出轨的单相思

    作者:佚名来源:未知时间:2019/09/10

    顾理平

    几年前,一向习惯于观看中央电视台播音员用标准的播音语调播报新闻的电视观众,忽然惊奇的发现,一些讲着不太标准普通话的记者从幕后走到了台前,开始讲述他们的“前沿故事”。本来对新闻节目并不太感兴趣的数学系三年级的学生林玫,就是在这个时候开始关注起电视新闻的,并随着主持人和记者们的镜头,观看了中国记者同联合国秘书长的精彩对话,体验了公路乱收费、假种子坑害农民、淮河严重污染等一系列触目惊心的新闻事件。一开始,林玫也许只是因为新闻事件本身的价值所吸引,但是不久,她就觉得还有另外的东西是自己所真正关注的,就是那位戴着眼镜,面容清癯并充满冷峻气质的男主持人。

    “我觉得,真正有力量的男子汉,绝不是那种有着强健体魄,但为人处事却十分幼稚的男人,而是那种脸上很少微笑,但为人处事十分干练,对事物有独到深刻见解的男人。中央电视台的白岩松就是这种真正的男子汉。”在宿舍里,林玫不止一次这样对大家宣称过。这位曾经热衷于“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切切”和“杨柳岸,晓风残月”的女孩口出此言,着实令室友们吃惊不小。为了能经常看到心目中真正的男子汉,林玫每天都要等白岩松主持的节目播完才肯离去。有时换了主持人,她就会觉得这一天特没劲。林玫的男朋友,本校中文系的张伟对她近期的情绪变化感到莫名其妙,他不知道自己在什么地方得罪了她,会遭到她如此的冷漠。于是,他决定约她出来谈谈心。

    这是一个适宜谈情说爱的春日。春风柔柔地吹着,公园里灿烂开放着的桃花、樱花,将这个季节里所有的浪漫都热烈地挥洒开来。草坪上,柳树下,红男绿女或甜蜜依偎,或喃喃细语,一片温馨。如果在以前,这种“人面桃花相映红”的场景一定会令多情的林玫动情,但是今天,她却颇有一种曾经沧海难为水的沧桑感。当张伟深情的拉着她的手问她:“玫,你最近到底是怎么啦?”时,她竟冷冷地说:“没什么,我只是觉得我需要独自考虑一些问题。”张伟怔怔地望着林玫,心中充满了困惑:“在相恋的近一年时间,只要走进充满大自然气息的氛围里,她可从来都是满怀柔肠的,何曾用这样的语调跟我说过话?”他哪里知道,在林玫的心里,还有一句话她忍了忍终于没有说出口:“又是芳草碧树情男爱女,你怎么这样俗?”

    从温馨的初恋到浪漫的热恋,情感丰富的林玫始终热情投入。然而,随着时间的流逝,曾经澎湃的热情终于渐趋平静。林玫的内心时有怅然若失之感,她似乎是情不自禁地在期待着新奇和兴奋的到来,能重新刺激她那颗趋向寂寞的心。对白岩松的那份情感,就是在这样的时候到来的。开始也许只是对那些闻所未闻的新闻事件的神往,久而久之,白岩松的音容笑貌和极富思辩色彩的话语,终于拨动了内心的那根情感琴弦。从林玫的室友那里,张伟终于弄清楚了她冷淡自己的缘由,令他深深不解的是,到底是什么魅力,令她如此钟情于远在北京的遥不可及的新闻节目主持人。有一天,他尾随着林玫,坐在了学校的电视室里。从“新闻联播”开始,林玫那种兴奋期待的神情显而易见,而当“焦点访谈”熟悉的旋律响起时,她的脸上竟出现了初恋约会时的那种淡淡的潮红。15分钟的节目中,她一会儿凝望屏幕,一会儿又低下头,两手紧张地抓住书包。看得出,她是在一种十分亢奋的情绪中度过这15分钟的。节目一结束,她便失魂落魄地站起身,旁若无人地向外走去。张伟本想叫住她,但心中泛起的那股醋意,终于使他没有开口。

    接着,林玫便有了女中学生追星族般的狂热举动:开始收集一切有关白岩松的资料和图片。可惜,报刊上虽时有介绍“东方时空”、“焦点访谈”、“新闻调查”等栏目创新意识的文章,却几乎没有关于白岩松生活经历的报道,这令林玫十分失望。很长一段时间,林玫是在无望中生活着。终于,随着节目的日渐红火,媒体中涉及主持人私人生活的内容多了一些,于是,林玫便知道了白岩松毕业于北京广播学院,曾经在某报社担任过文字记者,又曾经致力于有关音乐问题的研究,最后,因中央电视台节日改版需要而调入。她将这些个人资料收集在一个精致的手袋里,空闲时,或情绪低落时便随手打开翻阅,活脱一个走火入魔的“追星族”。

    重创她这份痴情的事情发生在她向白岩松发出了一封信后,直到现在,她的同学都不知道她在信中写了些什么,但大家都知道她是倾注了大量的真情来写这封信的。据她自己透露,为了使信写得“有水准”,以引起他的重视,她曾专门和新闻系的学生认真探讨过“焦点访淡”、“东方时空”节目。至于感情表达,对于这位自小学开始作文一直十分出色的女大学生来说,是绝对不会有什么问题的。信发出后,她一直没有收到他的回信,不知道是因为白岩松太忙了,还是压根儿就没有收到她的信。在度日如年般地过了一个月后,林玫绝望了。这种情形对于一厢情愿投入了大量感情的林玫而言,其打击是十分沉重的。她在宿舍里哭喊着:“他为什么不理我?为什么?”谁都无法告诉她这是为什么。哭过后,林玫将有关白岩松的所有资料连同那只精美的手袋付之一炬。室友们戏称为“黛玉焚稿”。心理上的痛苦,带来的直接后果是身体的消瘦。虽说林玫没有像许多失恋者那样大病一场,但在日渐失色的脸上,却明白无误地告诉人们她内心经受的痛苦。

    其实,林玫是很难走出这段情感的沼泽地了。一段刻骨铭心的单相思,岂是一把火就能将其轻易烧灭的。几个星期以后,她还在向同学们介绍着白岩松在发表的文章中表达的真知灼见。她说:“白岩松的思想特别深刻,他说:‘我现在常常有一种深深的恐惧感,也许哪一天一觉醒来,眼睛已被自己忙得盲了,像得了白内障一样再也看不到鲜活的世界了。你看他说得多好!还有他的‘渴望年老一说,简直精彩极了:‘人到中年,人生河流已冲过激流险滩,在宽广的河道上平稳流动,这时节目主持人这种职业对人的诸种要求:冷静,客观,平稳,懂得爱,万不得已才恨……中老年主持人大多具备了这样的优点。相反,看看今天那么多花枝招展的主持人,谁有这么深刻的思想呢?”可怜的林玫,始终一往情深的惦记着自己心中的偶像。幸运的是,她经过学校心理医生的疏导,已经在努力放弃那种痛苦的柏拉图式的精神恋爱,而将爱恋转化为敬佩。当好友问她:“你对这段感情经历是否后悔?”她冷静地说:“我不后悔,因为我爱过了。”

    更为幸运的是,中文系的张伟并没有因为女友的“走神”而放弃。这位小伙子在林玫“走神”的时候,为自己几乎失去的初恋情人写下了大量缠绵的诗句,而当林玫终于回过神来时,他又大度地接纳了她,并把自己创作的诗歌全部献给了她。

    林玫放声大哭。这哭声,既有万分的内疚,更有无限的庆幸。

    (编辑汤知慧)

      打赏
      百度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