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本大全】

    在沟通中传递真情

    作者:佚名来源:未知时间:2019/09/10

    夏鹏

    病人都记得

    和许多其他职业不同,医生面对的工作对象是病人。协和医院的前辈们早就告诉过我,当大夫不能只看病不见人。意思是说除了在疾病的诊断和治疗上花功夫,还要关注病人和家属。虽然一些危重疾病对于我们来说已经司空见惯,但是对于病人和家属而言,则可能是难以想象的刺激和打击,也许是他们一生中最大的难关。医疗信息的专业性很强,普通民众在比较短的解释内容中很难准确迅速地理解医生要表达的意思,因此在遇到医疗决策时,病人和家属往往表现得犹豫不决、患得患失、忧心忡忡,甚至自私、矛盾、易激惹……这些,都是再正常不过的反应。

    作为大夫,我们能做的,则是在环境和时间允许的情况下,尽量耐心,选用通俗的语言反复进行沟通,尽可能让病人明白他们所面临的问题是什么。这不光需要沟通的技巧,还需要我们对病情有相对准确的把握,但更关键的,还是对病人的关心。职业式的微笑能解决的问题其实很有限,如果病人能够感受到我们真的在为他们的疾苦而着急,为了他们的问题想尽了一切办法,绝大多数人是能够理解、配合,甚至是感谢的。

    工作第一年的时候,在病房管过一个双侧肾动脉狭窄合并肾病综合征的男孩,他已在外求医近十年的时间,病历资料整整两大兜子。因为诊断疑难且病情较重,科里面组织了专业组查房。事先,我花了整整一个晚上把两兜子的病历全部看完,并且浓缩整理成一张大表格,为求准确,我又拉着男孩的父亲一起逐一核对有无遗漏和错误。结果,小孩的父亲看完表格就哭了,感动得连声说谢谢。

    在血透室轮转时,有天当班接了个临时来血液透析的病人,一看名字居然是我工作第一年管过的70多岁的ANCA相关血管炎的老爷子。当年病人住了一个来月,我们的治疗已经很積极了,奈何病人来的时候偏晚,肾功能是不可逆转的了。那一个月我天天唠叨日日嘱咐,让病人记尿量、测体重、搞清楚自己吃的药,知道如果发热该怎么办。几年过去了,病人的肾功能虽然没有改善,但是也比较稳定,暂时不用透析。直到最近可能是感染了,病情有所加重。老先生看见我有一点激动,拉着我的手说:“夏大夫,这几年你去哪里了。我们后来看门诊,人家说你不出门诊,问你去哪了,说去西院了。我们后来又去西院找你,又说你出国了。现在好了可算见着你了,你嘱咐我的事情,我这几年都很注意的……”搞得我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好。

    这些可爱的病人们啊,其实,我们说什么做什么,他们都记得的。

    “我什么都答应你”

    花时间与病人相处和解释固然好,不过危急情况又当如何处理?在做住院总值班的这一年,我也遇到了一些突发的情况。当病人和家属之前和我素未谋面,而病人病情变化急骤,抢救机会稍纵即逝,没有大把的时间进行交谈和沟通时,能依靠的可能只有我们的职业素养而已。如果我们自己遇事慌张,处理凌乱,谈话没底气,就很难让病人和家属信任我们。反之,如果我们能够遇事沉着冷静,处理紧张有序,谈话重点突出,病人是能够感受到的,也能够更好地配合诊疗。

    曾有个消化道溃疡出血的病人,病情隐匿,只是在转病房的时候发现心率偏快血压略低,我正在与住院医生说他的治疗建议时,病人突然就黑朦(眼睛视物时不能看到或看清物体)倒地了。正值周末,探望他的家属众多,见到这个状况一下子都变得很焦急。我们迅速进行治疗,抽血送全套化验,很快血常规回报血红蛋白量只有正常人的一半,但是病人没有任何呕血黑便。我对病人说你需要插个胃管,看看是不是消化道出血了,病人不太接受。我沉吟了几秒,很坚定地拉着他的手说:“听我的,胃管还是要下一个,不然我们没法更好地帮你,你要是我家里人,我也是这个意见。”病人犹豫了几分钟点了点头。后来的故事并不复杂,胃管引流出的全是血性液体,我们立即给他放了中心静脉泵药物治疗,消化内镜科的医生们火速驰援,进行胃镜下止血,病人两周后平安出院。

    还有个直肠癌的老爷子,没住院前间断便血了好几个月,每次也不多。不肯做手术只能寄希望于放化疗,结果病情还是在发展,终于在一个凌晨老爷子大出血了,从开始便血到血压掉到50毫米汞柱只用了三五分钟的时间。我在病床边组织医生护士抢救,奈何老爷子当家作主的子女不在现场,我几乎是一边进行中心静脉穿刺操作一边和床旁的家属谈话,同时安抚濒死感强烈的病人。万幸病人的出血在药物治疗下有放缓的趋势,升压药泵上之后循环也略微稳定。当天病人就做了急诊手术,最终也转危为安。

    在直肠癌老爷子的同一个病区住着一个白血病的病人,有天晚上我去查房,病人说肚子胀,我检查的时候却发现她呼吸频率也很快。一测指氧,果不其然已经呼吸衰竭,联想到她前一天夜间发热,估计肺部感染正在迅速进展。为了给病人更好的监护和无创呼吸支持,我希望给她换到一个单间病房。凑巧那天晚上单间里住的正是直肠癌出血手术后恢复的那个老爷子,但是大晚上换病床并不是所有人都心甘情愿。

    我硬着头皮进屋去跟老爷子说有事情拜托他帮忙。他一伸手止住了我继续说话,“我的命是你捡回来的,别说了,我什么都答应你。”

    曲折中前进

    并非所有的故事都有大团圆的结局。

    在工作上,最大的遗憾是对有些病人我们竭尽全力但最终还是回天乏力:血液科感染性休克的极重病人,肿瘤科肺癌心包填塞的病人,免疫科消化道出血的红斑狼疮病人,感染科蛛网膜下腔出血的病人,肺癌病房的气胸病人,导管室已经复苏了3个小时的心梗病人……尽管医生护士忙得筋疲力尽,但在病魔面前,个人有时真的非常渺小。

    每次送走病人之后,我都会重新回顾抢救的全部细节和病情的变化过程,努力去积累点滴经验,希望在下一次面对死神的时候,我们救治成功的机会能够大一些。和疾病的对抗与共存,就是在这样曲折的过程中前进的。相信,我们会做得更好。

      打赏
      百度分享